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43章 假的?

第443章 假的?

        郑凡父子二人都能感觉到段凌天语气间的决然,也没再劝。

        “人各有志。你既然有了决定,我就不多说了……不过,那琴公子紫殇两年前就是元婴境七重武者,如今两年过后,以他的天赋,就算未能突破到半步虚境,想来也已经突破到元婴境九重。”

        郑凡看向段凌天,一脸凝重,“所以,你和他一战,千万不可进行生死一战……你现在败了没什么,以后胜回来就是了!否则,你一旦被杀死,那就什么都没了。”

        “不错。”

        郑松也看向段凌天,“段凌天师弟,后天,那琴公子若是要和你进行生死一战,你千万不能答应!”

        郑凡父子的关心,让段凌天心里升起暖意,“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段凌天的眼中,还是闪过一缕寒芒。

        如果那琴公子坚持要和他生死一战,他不会介意。

        论力量、度。

        他或许不如琴公子。

        可在其它方面,那琴公子却是别想占到他的任何便宜。

        段凌天和郑凡父子二人聊了一阵,便告辞离开。

        “凌天哥哥,他们还真是小看你。”

        段凌天袖子微动,却是小金鼠在捣蛋,与此同时,略显稚嫩的女童声音,通过元力凝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段凌天摇头一笑,没有理会小金鼠,往天权峰而去。

        “也不知道,那赵林有没有修炼易筋洗髓经……如果他修炼了,并且自宫了。却不知,他看到我还活着,又会是什么表情。”

        踏上通往天权峰的索桥,段凌天心里一动,嘴角上泛起一抹邪笑。

        赵林!

        当初他刚到七星剑宗没多久,那赵林就千方百计为难他。

        他随口杜撰出子虚乌有的易筋洗髓经。赵林费尽心思想要从他手里夺取……

        为此,有一段时间,他很是哭笑不得。

        不过,当赵林为了子虚乌有的易筋洗髓经对他动了杀意时,他彻底怒了。

        特别是当初在这索桥之上,那赵林竟然直接对他下杀手,若非有天权峰的鲁秋长老出手。他已经被杀死了。

        对赵林,段凌天没有任何好感。

        不一会儿。段凌天通过了索桥,踏上了天权峰。

        “段凌天师兄!”

        “段凌天师兄!”

        ……

        段凌天所过之处,一个个天权峰弟子恭敬行礼。

        段凌天离开七星剑宗的事,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以为段凌天最近都在闭关修炼。

        “段凌天!”

        突然,一道充满不可思议的惊喝,陡然在远方传来。

        段凌天一眼看去。

        远处,一个中年人缓步而来,看向他的时候。就好像是见了鬼一般。

        “赵林长老。”

        中年人是段凌天的老熟人了,看到老熟人,段凌天自然是微笑的打了一声招呼。

        打招呼的同时,段凌天精神力延伸而出。

        “嗯?这个赵林,竟然没有散去一身修为?”

        段凌天眉头微微皱起,“难道他现了易筋洗髓经是假的?又或者,那套易筋洗髓经被赵昱父子私吞了?”

        赵昱。正是当初七星剑宗驻古河商会天荒古城分会的外务长老。

        段凌天当初随手杜撰出来的易筋洗髓经,正是到了赵昱的手里。

        “段凌天,你竟然没死?!”

        段凌天耳膜一颤,传来了一道冷厉的元力凝音。

        “赵林长老,你这话又是何意?”

        段凌天和赵林远远对视,元力凝音回道。故作惊讶。

        “段凌天,如今你我元力凝音,旁人无从听到……你少在我面前装蒜!当日,我那堂哥得到的易筋洗髓经,莫非是假的?”

        赵林元力凝音的同时,面容略微狰狞扭曲了起来。

        “假的又如何?你不是还没修炼么?”

        段凌天淡淡说道。

        “你……你害我儿散去了一身修为!”

        赵林面容可怖,元力凝音之中。夹杂着一丝丝冷厉。

        可以想象。

        若非周围有一群天权峰弟子在注视,他或许已经直接对段凌天下杀手。

        段凌天可以从赵林的元力凝音中,感受到无尽的怒意……

        对此,他不以为意。

        “赵林,你搞清楚……并非是我害了你儿,是你自己害了他。若非你觊觎我手中那一套子虚乌有的易筋洗髓经,你觉得这一切会生?”

        段凌天看向赵林,元力凝音中,夹杂着冷笑。

        “子虚乌有?”

        赵林瞳孔一缩,元力凝音有些急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段凌天哼了一声,元力凝音道:“在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易筋洗髓经。那只是我当初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随口杜撰出来的功法而已。”

        “不……不可能……你当初身上明明生过脱胎换骨的变化,难道那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在算计我?”

        赵林几近到了暴走的边缘。

        “算计你?”

        段凌天冷笑,“赵林,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当初,我并不认识你,何来算计你之说?至于那脱胎换骨的变化,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一开始就猜中了。我,正是服用了万年石钟乳乳液,才得以脱胎换骨!”

        “万年石钟乳!”

        赵林身体一颤,如遭雷击,眼中泛着腥红,看向段凌天,“段凌天,你……你竟敢欺骗我!”

        “欺骗?或许吧。”

        段凌天耸了耸肩,淡淡的扫了赵林一眼,“当日,我随口杜撰出易筋洗髓经,只是想要打消你的贪念……谁知,你为了易筋洗髓经。竟然那般疯狂!先是让两个外门弟子为难我,随后更是一手操控让那外门武比变成生死之争,更想让石浩杀死我。”

        “只可惜,你的一切阴谋都没有得逞,都被我粉碎了!”

        段凌天元力凝音传入赵林的耳中。

        听到段凌天的话,赵林脸色铁青,身体更加难以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段凌天!”

        赵林深吸一口气。元力凝音缓和了几分,“你只要将万年石钟乳的乳液交出来。你我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

        赵林的话,让段凌天一怔。

        这个赵林,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想着那万年石钟乳乳液?

        “赵林长老,我想你可能要失望了。那万年石钟乳的乳液,当初就被我用完了。”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赵林一眼,缓缓的元力凝音说道。

        “你以为我会信?”

        赵林的元力凝音中,充满了暴戾。“段凌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给我万年石钟乳乳液,你我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否则,就算你天赋异禀,以后你在这七星剑宗之中,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想让你死。并不难。”

        说到后来,赵林的语气间尽显威胁之意。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赵林一眼,不以为意,迈步离去。

        “你!!”

        赵林面容再次狰狞了起来,望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双眸之间充满了冷意。

        深吸一口气。赵林看向周围一道道扫过来的目光,顿时喝斥道:“看什么看?!”

        顿时,一群天权峰弟子被吓得散开。

        “不好!那易筋洗髓经是假的……不能继续让柯儿继续修炼下去!”

        赵林脸色一变,慌忙踏上了通完天枢峰的索桥,往天枢峰而去。

        很快,赵林就抵达了天枢峰接近峰巅的一座宫殿。

        “柯儿!”

        很快,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赵林见到了自己的儿子赵柯。

        如今,赵柯正和赵磊聚在一起,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两人的眉头纠结在一起,看着放在他们之间的小册子,眉头紧锁。

        “爹!”

        “堂叔!”

        赵柯和赵磊看到赵林,连忙招呼。

        呼!

        赵林一抬手,将桌上的那本小册子拿起,手中元力绽放,直接将小册子绞得粉碎。

        “爹,怎么了?”

        赵柯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

        那可是易筋洗髓经啊!

        “堂叔,你这是?”

        赵磊也愣住了,脸色白,没有了易筋洗髓经,也意味着他的未来将一片黑暗,再无光明可言。

        毕竟,他现在已经散去了一身修为,破釜沉舟!

        如今的他,虽然重新修炼,却也只修炼到凝丹境九重。

        “假的!这易筋洗髓经是假的!”

        赵林脸色铁青,怒气升腾,“那个段凌天没死,他根本没死!这易筋洗髓经也是他杜撰出来的,天下间根本没有这样的功法……他之所以能有那么强的天赋,是因为他服用了万年石钟乳的乳液!”

        “什么?!”

        赵柯和赵磊听到赵林的话,脸色大变。

        “假的?”

        两人身体一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绝望。

        “不……不!!”

        赵柯身体颤抖了起来,面容狰狞,不愿意相信着一切是真的。

        “柯儿,没事,你还年轻,很快就能恢复一身修为。”

        赵林安慰道。

        “不,爹,不是因为这个!我……”

        赵柯伸手摸了摸下腹某个位置,空荡荡的感觉传来,让他忍不住绝望的闭上了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