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40章 破阵而出

第440章 破阵而出

        段凌天的表情变化,都被凤天舞收在眼里。

        只是,她根本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事,只能默默的站在那里。

        “嗯?”

        很快,段凌天彻底回过神来。

        这才现,空老还在另一边认真察看着那个铭纹师留下来的毕生铭纹心得。

        “这些铭纹心得,对我而言,毫无用处……不过,也算是成全了空老。”

        段凌天摇头一笑。

        意识到空老看完洞壁上的铭纹之术心得,还需要一段时间以后,段凌天干脆盘腿坐在石床上,跟凤天舞打了一声招呼后,彻底沉侵在修炼之中。

        九龙战尊诀,风蛟变!

        和那琴公子的两年之约迫在眉睫,段凌天不敢有丝毫怠慢。

        段凌天的作为,被凤无道收在眼里,不由满意的点头。

        天才,并非全靠天赋和际遇,更多的还是依靠自身的努力。

        就如一个绝世天才,如果没有心思修炼,只顾着吃喝玩乐,注定成就不了大器,就算有再高的天赋也没用。

        很快,凤无道和凤天舞父女二人,也坐在了石床上,闭目修炼。

        石床很大,三人盘腿而坐,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全身心沉侵在修炼之中,段凌天彻底忘记了时间。

        他只知道不断的提升体内的元力,不断的提升一身的修为……

        直到他的一身修为抵达元婴境五重和元婴境六重之间最后的临界点,他才松了口气,睁开了双眸。

        “城主,空老,天舞。”

        段凌天这才现,三人如今坐在洞府的石桌前,正在轻声聊着天。

        三人现段凌天醒来后,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特别是凤天舞,一双如秋水般的美眸,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

        “段大哥。你醒了。”

        凤天舞站了起来,微笑着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点了点头,察觉到腹中传来的一阵饥饿后,忍不住问道:“我这次修炼了多长的时间?”

        “一个半月。”

        凤天舞说道。

        “一个半月……”

        段凌天眉头一掀,也就是说,距离他和琴公子的两年之约,还剩下四个半月的时间。

        “空老。你都看完了?”

        段凌天看了一眼洞府四周的洞壁,又看向一身灰衣的老人。

        “嗯。”

        老人笑着点头。红光满面,显然收获不小,“段兄弟,你不看看?”

        “这些铭纹之术的心得,对我没什么帮助。”

        段凌天摇头。

        老人恍然。

        如果他没有见识过段凌天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或许会觉得段凌天这句话太过张狂。

        “看来,段兄弟那位来自域外的老师,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还要胜过这座洞府的主人。那位突破到了第四虚境洞虚境的铭纹大师!”

        现在,他的心里只剩下震撼。

        “既然如此,我们离开吧。”

        凤无道缓缓说道。

        段凌天三人都没意见。

        很快,一行四人离开了洗灵池。

        “咦,小金还没醒。”

        凤天舞将小金鼠抱了起来,现它还在熟睡以后,有些惊讶。

        毕竟。这都过去一个半月了。

        “它估计还要再睡一段时间。”

        段凌天摇头一笑,本来想要去破开铭纹之阵的他,现空老好像有心出手,他也就收回了延伸出去的精神力,让空老出手。

        只是,过了半天。空老汗如雨下,还是没能破开铭纹之阵。

        “空老,还是不行?”

        凤无道有些惊愕。

        空老不是掌握了那个铭纹师留下来的毕生铭纹心得了吗?

        为何连那人的铭纹之阵都无法破开。

        空老闻言,有些尴尬,“我可能还要先熟悉一下……”

        “我来吧。”

        段凌天摇头一笑,精神力横扫而出,凭借轮回武帝毕生的记忆。轻而易举就洞穿了这一座铭纹之阵的核心。

        段凌天的精神力虽然远不如空老,但他却找到了铭纹之阵的核心,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铭纹之阵。

        哗!

        眼前灰蒙蒙的云雾动荡,铭纹之阵再次开启。

        段凌天四人,飞掠而出。

        随着段凌天的精神力再次延伸而入,铭纹之阵再次被关上。

        不只如此,他还将铭纹之阵那三年开启一次的设定给改掉了。

        “以后,这洗灵池将不再对外开启。”

        段凌天对凤无道三人说道。

        三人点头,并没有觉得段凌天的作为过分。

        毕竟,那幽魂果都被小金鼠吃了,以后的洗灵池,将不会再孕育出任何灵力。

        就算铭纹之阵的开启设定没被段凌天改掉,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人能在洗灵池中得到任何的好处。

        很快,段凌天四人再次登上了飞禽妖兽,回了凤栖城。

        凤栖城中,一阵平静,和当初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一次,回到城主府住了三日,段凌天打算告辞离开。

        “段大哥,你这么快就要离开了吗?”

        凤天舞那绝美的俏脸上,尽是依依不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而且,我有些事情要去做。以后,我一定会来看你的。”

        段凌天微笑说道。

        凤天舞轻轻点头,她看得出来,段凌天去意已决。

        “凌天小子,记得你说过的话。”

        凤无道看向段凌天,元力凝音说道。

        “城主你大可放心。我段凌天一诺千金,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反悔……只要有一天我真的觉醒了水灵之体或冰灵之体,我会娶天舞为妻,救她性命。”

        段凌天对凤无道点头,眼里凝音回道:“到时,我会再来凤栖城。”

        “不必了。”

        凤无道的元力凝音传来,让段凌天忍不住一愣,“不必了?城主。你这是……”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不必再来凤栖城。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会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他日,你若是要寻我们,就去大汉王朝的国都!到了国都,你只需要打听凤氏家族即可。”

        凤无道的元力凝音再次传来。让段凌天恍然大悟。

        凤氏家族。

        向来就是凤无道几人所在的家族。

        他记住了。

        “段大哥,你还没跟我们说过你来自哪里。”

        凤天舞看向段凌天问道。

        “怎么?还怕我失踪了不成?”

        段凌天开了句玩笑。让现场凝重的气氛缓和了几分,“我来自黑石帝国以南的青林皇国……如今,我正是拜在青林皇国五大宗门之的七星剑宗门下。如无意外,未来几年,我应该都在七星剑宗。”

        “七星剑宗。”

        凤天舞轻轻点头,默默的记住。

        “好了,我也该离开了……空老,告辞!”

        段凌天又跟空老告辞一声后,方才离开了城主府。

        段凌天离开后。

        “好了。舞儿,他已经走了。”

        凤无道看了一眼还在翘以望的女儿一眼,摇了摇头。

        他心里清楚。

        他这个女儿的心,已经跟着段凌天那个小子走了。

        “段凌天,真有你的……我这女儿,自小天赋无双,眼高于顶。竟然这么快就被你虏获了芳心。”

        这一点,凤无道虽然不爽,但也不得不服气。

        “嗯。”

        凤天舞收回了目光,俏脸上尽是失落。

        气氛,再次变得压抑。

        凤栖城外。

        “驾!”

        一匹染血一般的高头大马,飞掠而出。马上坐着一个紫衣青年男子。

        正是刚刚离开凤栖城的段凌天。

        “忘了小金还在沉睡……暂时只能以这汗血宝马赶路了。”

        段凌天一脸苦笑。

        他离开城主府后,才想到这一点。

        虽然,如果他返回城主府,可以向凤无道讨要一只飞禽凶兽,但他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他现在不赶时间,就不去麻烦人了。

        凤无道的人情,他不想欠。

        段凌天纵马飞驰。一路往北而去。

        日夜兼程,餐风饮露。

        就好像根本就没有目的地一般。

        “四个半个月……这段时间,就随便到处走走,历练一下自己。”

        段凌天的心里下了决定。

        七星剑宗,主峰天枢峰。

        一座宽敞的宫殿,伫立在天枢峰的半山腰上,宛如一尊蛰伏在那里的异兽。

        “磊哥!磊哥!”

        急促的声音,在宫殿里响起。

        一个身穿绿衣,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推门闯进了一个房间。

        “噗!”

        坐在床上修炼的蓝衣青年被惊动,气血攻心,硬生生吐出了一口淤血。

        蓝衣青年睁开眼,眼中寒光不易察觉的一闪,很快又收敛起来,看向闯进来的绿衣少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柯弟,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他心里清楚,眼前的绿衣少年,虽说算是他的堂弟,但地位却远非他所能比。

        甚至于,他能在这里修炼,还是托了这个堂弟的福。

        要知道,他现在所在的宫殿,可是七星剑宗两大护法长老之一的冥长老的修炼之地。

        冥长老,是他这个堂弟那一脉的祖爷爷。

        “磊哥,你看这个……”

        绿衣少年看向蓝衣青年,随手取出了一本小册子,翻到中间,递向对方,“这二十四个字……”

        蓝衣青年男子看了过去。

        小册子中间的一页,有着显眼的二十四个大字:

        欲练后续,必先自宫;

        若不自宫,神功难成;

        一旦自宫,脱胎换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