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38章 古怪印记

第438章 古怪印记

        “也不知道,小金服下幽魂果,灵魂壮大以后,是否能觉醒有关那神鬼莫测的魂技的传承。”

        通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得知。

        碧睛通天鼠的后代,一旦成长到某种程度,就会接受相应的碧睛通天鼠一族的传承。

        其中,就包括那神鬼莫测的魂技。

        “魂技,乃是一种以精神力进行攻击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妖兽的魂技,一般都是通过天赋传承的灵魂烙印施展,就算人类武者知道了妖兽的传承魂技的运用之法,也施展不了。”

        段凌天从轮回武帝的记忆中知道了这些以后,忍不住一叹。

        要知道,刚才他还升起过念头,一旦小金鼠觉醒了有关传承魂技的记忆,就让小金鼠传授给他。

        那样一来,他也可以凭借精神力施展魂技!

        只可惜,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念头陡转之间,段凌天离开了水下通道,回到了洗灵池中。

        就在他往上游去,到了洗灵池的上半部分时,就感应到有一道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席卷而来……

        “空老!”

        第一时间,段凌天就猜到了这道强大精神力的主人是谁。

        当段凌天跃出洗灵池的时候。

        凤无道、凤天舞和空老,已经等待在那里。

        “段大哥!”

        此刻的凤天舞,已经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了绝世的容颜,但她此刻却是有些失落,“对不起……我没看好小金。小金它不知道跑哪去了。”

        段凌天刚才还在奇怪,为何凤天舞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现在听到凤天舞的话,不由摇头一笑。

        “小家伙在这里呢。”

        段凌天一伸手,将小金鼠抓了起来。

        刚才他一路游上来,将陷入沉睡的小金鼠系在了身后的腰带上。

        “小金!”

        凤天舞看到小金鼠。绝美的容颜恢复了神采,当她看到小金鼠没有任何动静后,一脸担心,“段大哥,小金怎么了?”

        “没事,它只是睡过去了而已。”

        想到小金鼠睡过去的原因,段凌天就恨得有些牙痒痒。

        “城主。空老……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洗灵池的铭纹之阵关闭,在段凌天的意料之中。

        小金鼠的出现。已经出乎他的意料。

        凤无道三人身处洗灵池内,就更加出乎他的意料了。

        “还不是舞儿见这只小金鼠跑进来后,就跟着进来了……我和空老担心她,就跟着一起进来了。这丫头现没了这小金鼠的踪影后,不知道有多着急……”

        凤无道一边说着,一边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

        “天舞。”

        段凌天看向凤天舞,心里微颤,脸上露出微笑,“抱歉。让你担心了。”

        “段大哥,你和小金没事就好。”

        凤天舞摇了摇头,脸上露出颠倒众生的笑容,“对了,段大哥,你和小金去哪里了?我和我爹,还有空爷爷找遍了洗灵池。都没有现你们的踪影。”

        凤无道和空老也默契的看向了段凌天。

        段凌天缓缓说道:“洗灵池下,有一条隐蔽的水下通道,通往一个全封闭的洞府……这两天,我就是在那座洞府里面度过的。那座洞府,好像有人在里面居住过,沾满了灰尘。以我估计。那座洞府的主人,很可能就是在洗灵池上布下铭纹之阵的铭纹师。”

        段凌天话音刚落。

        凤无道、空老纷纷动容。

        “段兄弟,你说洗灵池下有一条水下通道,通往留下这座铭纹之阵的铭纹师的洞府?”

        空老看向段凌天,一脸的激动。

        作为铭纹师,他自然看得出笼罩洗灵池的这座铭纹之阵的玄妙,九道铭纹相辅相成。只有灵魂层次达到第四虚境化虚境的铭纹师,才能布置出来。

        而现在,那个铭纹师的洞府,就在眼前?

        “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不一定是他。”

        段凌天自然猜到了空老激动的原因。

        “这两日,你在里面度过,应该是有所现吧?”

        凤无道目光灼灼的看向段凌天。

        “算是吧。”

        段凌天的苦笑,吸引了凤天舞和空老的注意。

        面对三人的注视,段凌天无奈的看了手里的小金鼠一眼,缓缓的说道:“三日前,我进洗灵池后,就去搜寻洗灵池中灵力的根源……最后,被我现了那条水下通道。后来,我进入了那个洞府,并且在洞府之内,现了一枚幽魂果!”

        “幽魂果?”

        段凌天一番话下来,凤天舞没有什么反应,而凤无道和空老却是瞬间色变。

        特别是空老。

        像他这个级别的铭纹师,灵魂强大,就算是蜕魂果,对他的帮助也极为有限……

        然而,那幽魂果却是凌驾于蜕魂果之上的珍贵灵果。

        就算是他服用,也最少能让灵魂提升两三个层次。

        “你……服下了幽魂果?”

        空老怔怔的看向段凌天,浑浊的眸子亮光一闪,充满了羡慕。

        紧接着,凤天舞也从凤无道口中得知了幽魂果的珍贵之处,她看向段凌天,微笑道:“恭喜段大哥。”

        “我没服下幽魂果。”

        段凌天摇了摇头,同时忍不住瞪了手里陈沉睡过去的小金鼠一眼。

        凤无道三人看向段凌天,一脸不解。

        “三天前,我现那幽魂果……”

        段凌天叹了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

        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

        听完段凌天的话后,凤无道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段凌天手里的小金鼠的身上,充满了错愕。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凤无道忍不住摇头感叹,“早知道这小家伙会掠夺你的际遇,刚开始我就应该看住它,不让它闯进来。”

        “段大哥,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小金,让它偷吃了你打算服用的灵果。”

        凤天舞一脸的歉意,楚楚可怜,含泪欲滴。

        “无妨。”

        段凌天无所谓一笑,摸了摸手里的小金鼠,“小金服下那幽魂果,也算是它的一场造化。”

        “段兄弟真是豁达。让人敬佩。”

        空老忍不住一眼,旋即目光亮起。“凌兄弟……”

        “空老,你若是对那座疑似铭纹师留下来的洞府有兴趣,我带你去看看就是。”

        不等空老说完,段凌天出声打断,将小金鼠放在一旁后,身形一动,再次进入了洗灵池。

        这一次,不只是空老,凤无道和凤天舞父女二人。也跟了下去。

        “这个水下通道,竟隐藏在水草之下……难怪我没有任何现。先前我以精神力查探时,刻意避开了这些水草,没想到我最没在意的东西,暗藏玄机。”

        眼看段凌天拨开水草,进入树下通道,空老元力凝音和段凌天交流。

        段凌天眉头一掀。也是他当初细心,否则,他会和空老一样,错过这水下通道。

        终于,在段凌天的带领下,空老和凤无道父女二人一起来到了洞府之中。

        空老到了洞府后。就四处搜寻了起来。

        起初,段凌天还觉得空老是在做无用功。

        可谁知。

        “段兄弟,你快过来看!”

        空老的惊呼,传入段凌天的耳中,同时惊动了凤无道和凤天舞父女二人。

        三人走了过去。

        只见,随着空老抬手拍打洞府一侧的洞壁,随着上面灰尘掉落。密密麻麻的文字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这是……铭纹之术心得?”

        段凌天粗略一看,就看出了这洞壁上雕刻的文字记载着什么,是一个铭纹师留下来的毕生铭纹心得。

        “看来,这座洞府真如段兄弟猜测的一样,是那位在洗灵池上布下铭纹之阵的铭纹大师所留下……这位铭纹大师,是一位洞虚境强者!”

        空老看着洞壁上的文字,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喃喃自语。

        洞壁上的文字,都是那位步入了第四虚境洞虚境的铭纹师所留下来的毕生铭纹心得,对铭纹师而言,乃是无上至宝。

        只是,对段凌天而言,却不值一提。

        “那个铭纹师留下的铭纹一道心得,跟轮回武帝记忆中的铭纹一道心得,根本没法比!这些铭纹心得,对空老或许有用,可对我而言,却是没什么用处。”

        段凌天只是扫了几眼洞壁上的铭纹心得,就兴致乏然的转过身,观察起了周围。

        先前,他还真的没现洞壁上的那些文字。

        “这边也有。”

        凤天舞的声音传来,段凌天这才现,在另一边的洞壁上,一样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咦。这是什么?”

        本来,段凌天对另一边洞壁上的文字一样毫无兴趣,但凤天舞的低呼,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段凌天走了过去。

        “段大哥,你看这里……这是铭纹吗?”

        凤天舞指着墙壁上的一处,对段凌天说道。

        段凌天一眼看去。

        墙壁之上,除了那一段密密麻麻的有关铭纹一道的心得以外,一抹淡淡的灰尘后面,还有一个古怪的印记。

        这印记,不像是雕刻上去的。

        灰尘后面,似是隐藏着一抹金色……

        “有些像铭纹,似乎又不是……”

        段凌天好奇之下,伸手准备抹去印记上面的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