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31章 洗灵池

第431章 洗灵池

        可以想象。

        如果凤无道知道段凌天现在的想法,肯定会直接一巴掌甩过去,将段凌天打飞。

        不过,凤天舞对段凌天情窦初开,倒是真的。

        凤天舞,天之骄女。

        作为火灵之体拥有者的她,自小天赋决然,同辈之中,无一人能出其左右。

        这也养成了她内心的孤傲。

        然而,这一切孤傲,随着段凌天出现,乃至击败她,彻底瓦解。

        再加上她认定了段凌天就是她宿命中的那个男人,所以,段凌天在她眼中的地位尤为不同。

        这也是段凌天觉得凤天舞前后判若两人的原因。

        凤天舞的一颗心,如今都已经在他的身上。

        不对他温柔,对谁温柔?

        感情的事,本就极为奇妙,难以说清道明。

        “城主!”

        段凌天看向凤无道,又道:“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和天舞说一声……我,已经有两个未婚妻了。”

        “什么!?”

        凤无道脸色一变,怒道:“你这小子,不只有未婚妻,还有两个?告诉我她们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解决了她们……我凤无道的女儿,岂能和别的女人共事一夫!”

        凤无道的话,让段凌天脸色沉下,“凤城主,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哼!”

        凤无道怒哼一声,还想继续开口,却是被凤天舞打断,“爹,你要是再这样,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凤天舞气呼呼的,吹气如兰,让脸上的面纱随之动荡。

        听到凤天舞的话,凤无道就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好。爹不说就是了。”

        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这个宝贝女儿。

        “小子,我女儿嫁给你,必须是正妻……至于你身边的那两个女人,我退一步,让她们给你做妾。”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凤无道的元力凝音。

        段凌天皱了皱眉。元力凝音回道:“凤城主,不好意思……我的女人。没有妻妾之分。而且,我也从来没有答应过要娶天舞为妻。”

        “小子,我女儿有什么不好?”

        凤无道的元力凝音,夹杂着几分怒意,却不敢直接作。

        毕竟凤天舞就在他的身旁。

        “天舞很好……只是,我目前对她并没有那种感觉。另外,我会尽我所能帮她……如果我真的是水灵之体、冰灵之体的拥有者,我可以娶天舞,和她结合。并且和她慢慢培养感情。”

        段凌天元力凝音回道。

        凤天舞,无疑是他在这一世见过的最出色的女子之一。

        论容貌,不下于可儿和李菲。

        论气质,或许是因为出身不凡的缘故,更胜过可儿和李菲几分。

        “哈哈……”

        段凌天的元力凝音刚传入凤无道的耳中,凤无道就大笑了起来。

        让段凌天和凤天舞都是一阵懵。

        良久,凤无道笑声停歇。看向凤天舞,“舞儿,爹听你的,不再逼他……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你能和他会走到何等地步,爹不再过问。但爹还是提醒你。有时候,幸福是靠自己去追求的。一旦错过,可能会遗憾终生。”

        “我知道了,爹。”

        凤天舞被凤无道说得俏脸更加红润了起来。

        段凌天舒了口气,看来,自己的一番话打动了凤无道,让凤无道打消了逼婚的念头。

        “段凌天。”

        凤无道看向段凌天。淡淡的说道:“既然你现在不算是舞儿的未婚夫,那她的嫁妆蜕魂果,自然不能给你。等什么时候,你真的成为了我的女婿,我会将蜕魂果作为舞儿的嫁妆,赠予你。”

        段凌天点头。

        蜕魂果虽然珍贵,对他的帮助更是极大。

        但他却不会为了蜕魂果,而去假意应下和凤天舞之间的婚约。

        如此一来,对凤天舞太不公平了。

        “看来,我真的变了不少……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段凌天心里暗叹一声。

        若换作是前世的他,对于凤天舞这个级别的美女,绝对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而这一世的他,多了一份责任。

        在他看来,在他对凤天舞产生感情之前,若是盲目的和凤天舞定下婚约,不只对凤天舞不公平,对可儿和李菲一样不公平。

        “虽然,蜕魂果不能给你……但是我知道一个地方,应该能助你打破精神力的枷锁,让你的精神力步入窥虚境!”

        凤无道继续说道。

        段凌天脸色一变,“城主,当日那股强大的精神力,是你所有?”

        段凌天想起,当日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之外,他想用精神力去探查凤天舞的修为时,曾经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将他的精神力反压回去。

        幸好那股强大的精神力没有恶意,手下留情,否则,他的灵魂必将受创!

        毕竟,精神力源自于灵魂。

        而且,灵魂受创和肉身受创完全是两个概念。

        后者,可以用一般的疗伤丹药辅助痊愈。

        前者,却是需要三品以上的特殊疗伤丹药才能辅助痊愈。

        现在,听凤无道说出了他精神力的深浅,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道强大精神力的主人,就是凤无道。

        “不是我的。”

        凤无道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是空老的。至于你的精神力层次,也是空老跟我说的。”

        空老?

        段凌天一怔。

        “段大哥,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空爷爷……空爷爷很厉害的。”

        凤天舞微笑说道。

        段凌天点头,没有怀疑凤天舞的话。

        当日,那股强大的精神力,压得他的精神力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段凌天初步估计。

        那股精神力的主人,也就是那位空老,最少也是入虚境以上的存在,甚至更强!

        “城主,你刚才说有一个地方,能助我的精神力打破最后的灵魂枷锁,突破到窥虚境?”

        很快。段凌天回过神来,想起凤无道刚才所说的话,一脸炙热。

        他想要得到蜕魂果,无疑就是想让自己的精神力突破。

        如今,蜕魂果得不到,听说有另一个办法能让他的精神力突破,他自然不会错过。

        “爹。你说的是洗灵池吗?”

        凤无道还没开口,凤天舞已经问道。

        “不错。正是洗灵池……再过三个月,就是洗灵池开启的日子了。”

        凤无道点了点头。

        “洗灵池?”

        段凌天一怔。

        “具体的,一会让舞儿跟你说……据空老所说,你和他一样,都是铭纹师。洗灵池开启之前的三个月,你有时间多往空老那边走走,让空老这位铭纹大师指点你铭纹之术,足以让你受用无穷。“

        凤无道一口气说完,挥了挥手。“你们下去吧。”

        段凌天和凤天舞并肩离开城主府,路上,段凌天好奇问道:“天舞,那洗灵池是怎么回事?”

        “洗灵池,是黑石帝国以南区域的一个神奇的池子……那个地方,被一些铭纹组合而成铭纹之阵笼罩,每隔三年会开启一次。每一次开启。洗灵池都会积蓄一定的灵力。”

        凤天舞缓缓的介绍道:“而洗灵池中的灵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一个武者的悟性……按照空爷爷的话来说,无非就是淬炼灵魂。”

        “淬炼灵魂?”

        段凌天瞳孔一缩,面露惊容。

        “嗯,淬炼灵魂。”

        凤天舞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洗灵池对灵魂的提升极为有限……甚至于,进入过一次之人,再进去的话,效果递减,近乎于没有效果。”

        “这一点,倒是和服用灵果差不多,服用同一种灵果。药力将大幅度递减。”

        段凌天心里暗道,同时开口问道:“天舞,那洗灵池内的所谓灵力,一旦被人吸收,需要一定的时间积蓄、恢复?”

        “嗯。”

        凤天舞点头。

        “那你……去过没有?”

        段凌天又问。

        “我三年前进过一次洗灵池,空爷爷说我的灵魂壮大了一些……空爷爷说过,那洗灵池,只针对窥虚境以下武者的灵魂有所提升,窥虚境以上武者进入其中,只是白费功夫。”

        凤天舞又道。

        段凌天点头,对于那个什么洗灵池,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类似的地方,他曾经在第二世时,遇到过一次。只是,那个地方,却没有什么人为的铭纹之阵笼罩,乃是天然形成。后来,他在那个池子的深处,一路挖掘下去,竟然找到了一枚可以壮大灵魂的灵果!”

        “而那个池子里的池水中蕴含的灵力,其实就是那枚灵果散出来的力量……类似于猴王酒的酒香!”

        段凌天心情激荡。

        “看来,那个洗灵池中或许有一些秘密。”

        段凌天暗道。

        “也许,在那个洗灵池深处,也隐藏着一枚可以壮大灵魂的灵果……只是散出来的灵力,就足以助人提升灵魂,一旦服用,药效肯定更加惊人!”

        段凌天心情激荡。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

        轮回武帝第二世时得到的那枚灵果,远比那蜕魂果珍贵。

        “如果里面真的隐藏了一枚那样的灵果……那我就赚大了!”

        想到这里,段凌天一阵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