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30章 ‘赔礼’

第430章 ‘赔礼’

        城主府,大殿。      .

        段凌天走进大殿,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位上的城主凤无道。

        凤天舞重新戴上了面纱,站在凤无道的身边,容貌虽然被面纱遮掩,姣好的身姿却是一览无遗,让人怦然心动。

        除了凤无道父女以外,大殿中还有另外四人。

        两个身穿华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一个断臂青年男子,一个年轻女子。

        “吱吱”

        在段凌天认出断臂青年和那个女子的时候,他肩头上站着的小金鼠,也看向断臂青年,张牙舞爪,一双碧青色的眸子充满了挑衅。

        这断臂青年,正是上次在酒楼强买小金不成,对他出手,结果被小金废掉一条臂膀的那人。

        好像是叫常辉。

        “城主。”

        段凌天看向凤无道,微微点头招呼道。

        凤无道点了点头,旋即看向那两个中年男子,缓缓的说道:“这两位,是我们凤栖城常家和钱家的家主……他们这一次是来找你的。”

        段凌天眉头一掀,看向常家和钱家的家主。

        两人的修为不俗,都是窥虚境的存在。

        “两位家主是来兴师问罪的?”

        段凌天看向两人,淡淡一笑。

        “不敢!”

        那常家家主连忙摇头,旋即一抬手,取出了一颗成人拳头大的夜明珠,递向段凌天,谦卑道:“这位少爷,前几日犬子无礼,还望你能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犬子计较。”

        段凌天的目光落在常家家主手里的夜明珠上,有些惊讶。

        这么大的夜明珠,要是拿到拍卖行去拍卖,少说也能拍卖个几千万两黄金。

        这种夜明珠,在一定程度上,算得上是稀世珍宝。

        “常家主客气了。只是小事而已,我已经忘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段凌天手上的度却是一点也不慢,利索的接过了常家家主手里的夜明珠,掂量了一下,“那我就多谢常家主的厚礼了。”

        “少爷看得上就好。”

        常家家主挤出笑容,心里却在流血。

        这颗月明珠。可是当年他在黑石帝国皇城的拍卖会上,以三千万两黄金竞拍所得……

        如今。就这样送出去了。

        但他心里也清楚,他必须送出去……

        眼前的这位,可是城主大人的乘龙快婿!

        作为在这座城市传承了数百年的常家的当代家主,他亲眼目睹了城主凤无道的崛起。

        凤无道,几年前刚到他们这座城市。

        初来乍到,就强势击败了他们这座城市当时的城主,入主城主府,成为这座城市新的主人,更是将这座城市更名为凤栖城。

        没有人知道这个城主的实力有多强。

        他只知道。被凤无道击败的那个前城主,被驱逐出凤栖城后,心有不甘,找了一位强大的入虚境武者对付凤无道。

        最后的结果。

        前城主和他找来的入虚境强者,死!

        那个时候开始,凤栖城中,无人再敢质疑凤无道的实力。

        “少爷。这是我们钱家的赔礼。”

        钱家家主,也取出了一串七彩宝石组合而成的项链,递给段凌天。

        段凌天看得出来,这一条项链上串着的七颗颜色各异的宝石,都是纯天然的宝石,价值非凡。

        七颗宝石合在一起。论价值,不下于常家家主送来的那颗夜明珠。

        “多谢钱家主。”

        段凌天丝毫不客气的收了下来,接受了常家和钱家两个家主的赔礼道歉。

        “两位家主放心,我当日也就是和常兄、钱小姐闹着玩……小事而已,我不会放在心上。”

        段凌天对常家和钱家的两个家主说道。

        让后者嘴角一抽。

        常辉的脸色极为难看。

        闹着玩?

        闹着玩,就把他的一条臂膀给废了?

        当然,他不敢说出来。

        他知道。既然眼前的年轻人已经是他们凤栖城城主大人的乘龙快婿,就算倾尽常家、钱家之力,也奈何不了对方。

        城主大人一人,足以横扫他们常、钱两家。

        所以,这一切苦楚,他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常家、钱家的四人,眼见段凌天没有追究的意思,都松了口气。

        跟城主凤无道告辞一声后,四人直接离去。

        “段凌天!”

        陡然,凤无道的一声惊喝,让段凌天心神大震,转身看向凤无道,一脸苦笑。

        他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

        “城主。”

        段凌天看向凤无道,不卑不亢。

        “你当真不愿意娶我女儿?”

        凤无道言语之间,可怕的气势席卷而出,笼罩向段凌天。

        而就在段凌天脸色一变,准备调动一身元力抵御的时候。

        呼!

        一阵香风扑鼻,一道倩丽的身影,先一步拦在了他的身前,拦下了凤无道的气势。

        “噗!”

        窈窕的娇躯一颤,硬生生吐出了一口淤血,身体摇摇欲坠。

        “舞儿!”

        凤无道脸色大变,连忙收起气势,宛如化作一阵风,顷刻间就到了凤天舞的身前,喂给她一枚丹药。

        凤天舞脸色惨白,半响才恢复了几分,刚一恢复,就对凤无道说道:“爹,你不要为难段大哥了。”

        “天舞!”

        眼看凤天舞为他受伤,段凌天心中一颤。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看向凤无道,“城主,有关天舞的事,徐婆都跟我说了……火灵之体,我也有一定的了解。只是,我并非水灵之体、冰灵之体,怕是难以帮上天舞。”

        “段大哥,你……你都知道了?”

        凤天舞俏脸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红润,听到段凌天的话,忍不住看了过去。

        段凌天点头,叹了口气,“天舞。你早该跟我说的。如果我真的有办法帮你,我不会袖手旁观。”

        凤天舞听到段凌天的话,不知不觉间,俏脸染上了一抹绯红。

        “小子,你这话的意思是,你愿意娶天舞为妻了?”

        凤无道看向段凌天,目光如炬。

        “城主。我觉得你心中所想的,并非是要将天舞嫁出去。而是想要为她解除火灵之体的祸患吧?”

        段凌天没有回答凤无道,反问道。

        “不错。”

        凤无道点头,旋即又道:“只是……据我的祖母,也是大汉王朝唯一一位可以窥透天机的祭司的占卜,只有天舞和她宿命中的那个男人结合,才能化解她三十岁时要面临的劫难。”

        “城主,这个我知道,天舞跟我说过……只是,据我对先天灵体的了解。天舞是火灵之体。想要避开三十岁时的那场劫难,只有两个方法。”

        段凌天缓缓的说道:“其一,找到水灵之体或冰灵之体的拥有者,和天舞结合。其二,让天舞在三十岁前,步入化虚境,以化虚境强者的力量。镇压那三十岁时爆的火灵之力!”

        段凌天说的有板有眼,让凤无道的眉头忍不住皱起。

        半响,凤无道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你说的有道理。只是,先天灵体本就是极为罕见的存在……在大汉王朝的历史上,上一个先天灵体拥有者的出现。都要追朔到一千年前。”

        “想要找到水灵之体、冰灵之体的拥有者,谈何容易?而且,你怎么就知道你不是水灵之体、冰灵之体?据我所知,先天灵体的拥有者,有许多是接近三十岁时才觉醒的。”

        凤无道说到这里,看向段凌天,“或许。你就是这种隐藏的先天灵体。”

        段凌天一滞,旋即苦笑道:“先天灵体拥有者,极其罕见,怎会这么巧……”

        “巧?”

        凤无道淡淡说道:“那我倒是要问你,我为了舞儿的宿命之说,提前就来到这凤栖城,准备了几年……你,为何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你既是来自于南方,又是为了我祖母留下来的作为舞儿嫁妆的蜕魂果而来。”

        “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吗?”

        凤无道反问。

        段凌天哑然,无言以对。

        这确实是巧,巧得离奇。

        段凌天叹了口气,“好吧,就当我是还没有觉醒的水灵之体、冰灵之体的拥有者……只是,城主你就这么唐突让我娶了天舞,你不觉得太过于草率了吗?我的品行、来历、家世,你一无所知,你就不怕天舞跟着我会受苦?”

        “你敢?!”

        凤无道陡然爆喝一声,无形的气浪席卷四方,大殿中的桌椅都动荡了起来,就好像是地震了一般。

        段凌天暗自摸了一把冷汗。

        实力强,就是牛。

        随便大喊一声,都好像地动山摇一般。

        “爹,你别吓段大哥。”

        凤天舞蹙了蹙柳眉,有些不高兴的道。

        凤无道身上气息收敛,叹了口气,“都说女生外向,果然如此……这都还没嫁过去,就已经护着他了。”

        “爹,你瞎说什么呢?”

        凤天舞俏脸浮现绯红之色,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同时偷偷的看了段凌天一眼,现段凌天也正在看她以后,羞得低下了头。

        段凌天愕然。

        他和凤天舞之间,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

        只是,现在,他看得出来,凤天舞似乎对他生出了情愫。

        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我的魅力真就这么大?”

        段凌天一本正经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