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25章 能不能不娶你?

第425章 能不能不娶你?

        在城主府外比武招亲擂台的上空。

        云雾之后,正有两道身影,凌空而立。

        其中一人,是一个身穿镶着金边的赤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容坚毅,站在那里,眉宇间不怒自威,无形之间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中年男子的身侧,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凌空而立。

        “有趣,有趣。”

        身穿灰衣,一脸平静的老人,那浑浊的眸子陡然一亮,就好像是现了新大6一般。

        “空老,你现了什么?”

        中年男子好奇问道。

        “大少爷,或许……小小姐宿命中的那个人出现了。”

        灰衣老人缓缓的开口,一脸的高深莫测。

        “空老,你的意思是……”

        中年男子双眸一凝,一脸惊骇。

        比武招亲的擂台上,城主千金站在那里,俏然而立。

        而擂台周围的人虽然多,大多却都是来看热闹的,半天没有人上去。

        “我来见识见识城主千金的实力!”

        随着一声暴喝,一道迅疾的身影,飞掠登上了擂台。

        这是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容貌清秀,眉宇间夹杂着几分傲气。

        “你,年纪了……下去!”

        城主千金还没反应,站在擂台一侧的青衣老妪,淡淡的抬起头,望了青年男子一眼。

        “我……”

        青年男子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完。

        轰!

        一声巨响传来,在青年男子刚才站立的地方,多出了一道年迈的身影。

        一眨眼的功夫,在场之人看到,在擂台另一头的青衣老妪,不知何时,站在了青年男子刚才所在的位置上。

        至于那个青年男子,直接被轰下了擂台。

        “我家小姐比武招亲,仅限二十五岁以下的青年才俊……过二十五岁的。就别上来丢人现眼了。是否过年纪,老婆子一眼就能看穿,别存有侥幸心理。”

        青衣老妪缓缓的开口,语气间夹杂着无比的自信。

        然而,在场之人,却没有人敢怀疑青衣老妪的话。

        “好快!”

        段凌天站在擂台之外,目光一凝。

        青衣老妪的度。快得让人心惊。

        虽然好奇青衣老妪的实力,但段凌天却不敢再用精神力去探查……

        “难道刚才的那股强大的精神力。就是源自于这个老妪?”

        段凌天的心里,忍不住暗道。

        他早就现了这个站在招亲擂台一侧的老妪,只是,刚开始只以为这是城主府的普通仆人,却没想到,老妪如此深藏不露。

        “我来!”

        一道轻盈的身影,落入了擂台,却是一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

        嗖!

        青年男子看向立在远处的城主千金,双腿一蹬。宛如化作一阵风,先制人。

        哗!

        虚空之上,六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奔腾而出,声势浩瀚。

        咻!

        青年男子手中三尺青锋现,元力肆虐。横扫而出。

        瞬间,那六百头远古巨象虚影侧一侧,再次平添了一百六十八头远古巨象虚影……

        元婴境四重!

        七品灵器!

        这一剑,蕴含了七百六十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眼看青年男子的一剑,就要点在城主千金的身上。

        在场之人的心,忍不住悬起。

        呼!

        几乎在顷刻之间。仿佛一阵清风吹过,那城主千金终于出手了,随意一挥衣袖,衣袖瞬间鼓胀,元力咆哮,扫向了青年男子。

        轰!

        没有任何的悬念,青年男子连人带剑。直接被轰下擂台去。

        与此同时,在城主千金头顶虚空之上,八百头远古巨象虚影,若隐若现……

        这一刻,城主千金并没有动用灵器。

        “元婴境六重!”

        “天啊……城主千金果然还隐藏了修为,她竟然是元婴境六重武者!”

        “二十岁的元婴境六重?如此天赋之人,在黑石帝国的历史上,似乎还没有出现过吧?”

        “就算是放眼大汉王朝,也少有如此妖孽的武道天才。”

        ……

        围观的人群,噪杂一片。

        全都被城主千金展现出来的修为震撼了……

        “二十岁,元婴境六重?”

        段凌天脸上浮现出几分惊容,这个城主千金,真的只有二十岁?

        “嘻嘻……凌天哥哥,她的天赋好像比你还强呢。”

        小金鼠元力凝音,传递到段凌天的耳中。

        段凌天眉头一掀,眼中也夹杂着几分骇然……

        二十岁的元婴境六重。

        单论修为,确实比他强。

        至于天赋,段凌天不置可否,他的天赋,可以算得上是云霄大6武者的极限天赋。

        就算这个城主千金的天赋再高,也顶多和他持平。

        而他的天赋,在近三年前才被万年石钟乳的乳液掘出来,比起城主千金,起步较晚。

        城主千金展现出元婴境六重的修为后,再无人上场找虐。

        时间悄然流逝。

        “半个小时后,比武招亲正式落幕。”

        那青衣老妪,淡淡的开口。

        “看来是无人能战胜城主千金,抱得美人归了。”

        “还有那蜕魂果,据说就算不是铭纹师,一样可以服用。一旦服用,灵魂将得到升华,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悟性。”

        ……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

        “凌天哥哥,你还不上?”

        小金鼠的元力凝音,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段凌天眉头一掀,脚下用力,飞跃而起,落在了比武招亲的擂台之上。

        一时间,一人一鼠的组合,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又有人上去找虐了。”

        “还是一个看起来最多二十二岁左右的年轻人……”

        “咦,这个年轻人不是刚才我们在酒楼见到的那个吗?”

        “好像是……他肩头的那只小金鼠可不简单。是一只强大的妖兽!那常家少爷常辉,被它一尾巴甩过去废掉了一条手臂呢。”

        “那只人畜无害的小金鼠,竟是一只窥虚境妖兽?”

        ……

        很快,随着刚才在酒楼见过段凌天的人爆料,所有人都知道了站在段凌天肩头上的小金鼠是一只妖兽。

        “妖兽?”

        青衣老妪听到人群中的议论,看向段凌天,淡淡的说道:“我们城主府比武招亲的规矩。不得借助除灵器以外的任何外力……”

        “吱吱”

        小金鼠听到青衣老妪的话,对着她张牙舞爪。旋即扭转了身体,屁股对着青衣老妪扭了扭。

        让青衣老妪一阵愕然。

        擂台周围的一群人,也纷纷傻眼。

        “这真的是妖兽?”

        “简直毁掉了妖兽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

        “这只小金鼠,怎么看都不像妖兽……倒像是一只宠物。”

        ……

        这时,那一直没有动静的城主千金,一双如秋水般的美眸,看向段凌天身边的小金鼠,柳眉微动,“好可爱的小金鼠。”

        城主千金开口。声音轻柔而动听,让人如沐春风。

        “放心,它不会出手。”

        段凌天对青衣老妪一点头,旋即看向城主千金,微微一笑,“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想知道?先打败我。”

        城主千金看向段凌天,缓缓的说道。声音空灵,仿佛自山谷内回荡传出。

        “嗯?”

        段凌天一怔,旋即点了点头,又道:“这位小姐……那个……却不知,如果我击败了你,能不能不娶你?我只要那蜕魂果……可以吗?”

        段凌天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也有些为难。

        毕竟,这话有点伤人。

        但他不得不说。

        他之所以登上这比武招亲的擂台,为的不是这城主千金,而是那枚蜕魂果。

        蜕魂果,对他而言,太重要,太难得。

        他不愿意错过。

        随着段凌天话音一落。现场一片死寂。

        半响,擂台周围,围观的人群彻底沸腾了起来:

        “我靠!我没听错吧……这小子竟然说他只要蜕魂果,不要城主千金?”

        “他傻了吗?蜕魂果虽然难得,可哪里有城主千金好……娶了城主千金,那可就意味着一飞冲天了!”

        “疯子,疯子!”

        ……

        人群一片哗然,都被段凌天的话惊到了。

        当然,也有人觉得段凌天过于狂妄自大。

        “这小子,看起来也就二十二岁左右……竟敢放下如此狂言,真以为他能击败城主千金?”

        “就是!若不能击败城主千金,他现在说这些根本无用。”

        “太狂了!”

        ……

        高空之上,红袍中年男子忍不住一怔,一脸的古怪,“空老,我现在有些相信了……或许,他真的是天舞宿命中的那个男人。他,只是为了女子蜕魂果而来。”

        “蜕魂果,对铭纹师而言,诱惑太大了。”

        空老点了点头,“他的精神力,只差分毫,就能步入窥虚境层次……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家伙,身负如此强大的精神力,我还是第一次见。”

        “空老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红袍中年男子笑道。

        空老没有回应,但他精光闪烁的眸子,足以暴露他的想法。

        比武招亲的擂台上。

        “小子,大言不惭!”

        青衣老妪脸色一沉,凌厉的目光扫向段凌天,“你若是来捣乱的,现在就下去!”

        段凌天有些尴尬。

        这年头实话也不让人说了?

        “想要蜕魂果,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城主千金娇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