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21章 增幅‘四成二’!

第421章 增幅‘四成二’!

        要知道,轮回武帝记忆中的功法,随便拿出一部,放在这青林皇国,都是一等一的至宝。

        段凌天相信。

        赵林、赵昱等赵家之人,在这套功法面前,不会有任何的免疫力。

        “赵林,你不是一直以为我手里有易筋洗髓经吗?既然你那么想要,那我就弄一部出来给你。”

        想起赵林,段凌天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骤然。

        呼!

        段凌天站起,看向那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我手里的这套功法,你拿去交给那赵昱……就说是你杀死我所得。如此一来,你也无需得罪那赵昱。”

        “这……”

        中年男子有些迟疑,眼中夹杂着几分怀疑。

        要知道,他可是亲眼看到这个年轻人奋笔疾书、书写这套功法的……

        一个年轻人书写的功法,能骗过赵昱那个老狐狸吗?

        他心里很是怀疑。

        “怎么,担心会被那赵昱识破?”

        段凌天淡淡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将手里的易筋洗髓经递过去,“你自己翻阅看看。”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接过易筋洗髓经翻阅了起来。

        很快,中年男子的眼珠子彻底直了,完全沉迷在易筋洗髓经的前半部分中……

        时间悄然流逝。

        一刻钟过去,中年男子只看了前半部分的一个开头,就已经惊为天人,“这功法……你,真的要让我交给那赵昱?”

        中年男子感觉很奇怪。

        他看得出来,这部功法极为珍贵,甚至连他都为之心动。

        可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要将这部功法交给赵昱,那个想要杀死他的人……

        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让你交给他,你就交给他。不该问的少问……小金,你陪他走一趟。他要是敢耍花样,直接干掉他!”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中年男子一眼,说道。

        “吱吱”

        小金鼠兴奋点头,手中的六品灵剑流光转动,仿佛随时准备送进中年男子的喉咙。

        中年男子脸色惨白,他心里明白。如果他不想死,只能照做。

        否则。他必死无疑!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将这部功法交给赵昱以后,就离开天荒古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他总觉得,他手里的这部功法,另有乾坤。

        这个年轻人,他虽然不熟悉,却可以意识到,对方不可能那么好心……

        那个赵昱。可是想要杀死他的人。

        他抿心自问,换作是他,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这套功法,肯定被做了手脚。”

        中年男子离开的时候,暗道。

        段凌天目送中年男子离去,等候在客栈里面,拿出了一堆炼器材料。准备炼器。

        “上次走的匆忙,都没来得及为自己和那两个小妮子炼制六品灵剑……嗯,先炼制一柄自己用,两个小妮子的,后面有时间再给她们炼制。“

        段凌天心里一动,反掌之间。一缕绿色的火焰跳动而起。

        六品丹火!

        一堆材料,触及丹火,纷纷化作了一滩滩液体,最后融合在了一起。

        段凌天双手掠动,宛如化作了一道道残影……

        手法之快,骇人听闻!

        若是有炼器师在这里,必然会极为惊骇。只因段凌天的炼器手法太过于骇人。

        很快,材料熔炼得差不多的时候,段凌天取出了自己之前用的那柄窄剑,融入了一堆材料之中……

        紧接着,紫薇软剑也被他丢了进去。

        渐渐的,所有的材料,化作了一滩液体,形成了一块剑胚。

        最后,化作了一柄暗紫色的软剑。

        软剑薄如蝉翼,看似和紫薇软剑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威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段凌天握紧软剑,手一抖,元力融入其中。

        顷刻之间,元力肆虐、暴涨!

        哗!

        在段凌天头顶之上,先是出现了六百头远古巨象虚影,继而又平添了二百五十二头远古巨象虚影……

        一共八百五十二头远古巨象虚影!

        “增幅四成二……常挥了。”

        段凌天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他原以为手中的六品灵剑,最多也就增幅四成一的力量,谁曾想到,竟然可以增幅四成二!

        要知道,一般的六品灵剑,如段凌天之前用的那柄窄剑,也就只能增幅三成八。

        七星剑宗开阳峰峰主郑凡手里的六品灵刀暗夜无泪,可增幅四成的力量,堪称极品中的极品……

        而段凌天现在手里的这柄六品灵剑,已经完全过了暗夜无泪。

        这样的六品灵剑,放眼整个云霄大6,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能炼制,独此一家。

        要知道,就算是轮回武帝当年,也只炼制过一件增幅四成二的六品灵器。

        “这柄六品灵剑,恐怕将是我的巅峰之作。”

        段凌天叹然,握着软剑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以后,还是叫你紫薇软剑。”

        段凌天轻轻的抚摸着手中软剑的剑身,目光专注而温柔,就好像是在抚摸着自己的情人。

        嗖!

        突然,一阵风啸声传来,打断了段凌天的思绪。

        段凌天只感觉肩膀一沉,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回来了,“小金,怎么样?还顺利吗?”

        “嘻嘻……凌天哥哥,那个赵昱看到那家伙带回去的功法,欣喜若狂呢。我看他的样子,恨不得直接就修炼……凌天哥哥,你在那部功法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小金鼠的元力凝音中,充满了好奇。

        “我能做什么手脚。”

        段凌天摇头一笑,他自然不会说出真相。

        毕竟,那个真相有些儿童不宜。

        而这个小家伙,今年才七、八岁,按照人类来看,只是一个小屁孩。

        “哼!凌天哥哥。难道你真的那么好心传他们功法?”

        小金鼠明显不信。

        “好了,你这个小鬼头……走吧,我们也该离开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带上小金鼠,离开了天荒古城。

        出了天荒古城,吹一声口哨,天边一道黑影落下。正是那元婴境一重凶兽乾鹰。

        “走!”

        段凌天盘腿坐在乾鹰的背上,被乾鹰带着掠动而行。身上的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服饰,随风而动,猎猎作响。

        在他的肩头,小金鼠站在那里,好奇的左顾右望,对于周遭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天荒古城,古河商会分会。

        “磊儿。”

        眉飞凤舞的赵昱,走进一个小院。语气间夹杂着几分兴奋。

        “爹!”

        很快,房间里的赵磊打开房门,将赵昱迎了进去。

        关上房门后,赵磊一脸激动,“爹,我看你这么高兴,难道得手了?”

        “你看。”

        赵昱将手里的古朴小册子。递给了赵磊。

        “易筋洗髓经!”

        看到小册子的封面,赵磊目光一亮,有些激动,“爹,确认吗?”

        “放心……爹看过前面的一部分,玄妙无比。绝对是正宗功法!纵观青林皇国,不,就算纵观黑石帝国、大汉王朝,也未必有如此神奇的功法。”

        赵昱脸上遍布灿烂的笑容,“现在,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何那个段凌天能在如此年纪拥有那一身天赋和实力……全是因为这易筋洗髓经!”

        “太好了!以后。我赵磊的人生将彻底改变。”

        赵磊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激动,看向赵昱问道:“爹,那个段凌天?”

        “放心,已经处理掉了……要不然,你以为这易筋洗髓经从何而来?”

        赵昱说到后来,哈哈一笑,“磊儿,爹想好了……你今日就启程,赶回七星剑宗,拿着这部易筋洗髓经去找你堂叔。你堂爷爷的修炼之地,七星剑宗九大灵穴之一,更适合你散去一身修为,转修这易筋洗髓经!”

        “堂爷爷?”

        赵磊目光一亮。

        他自然知道他爹的口中的堂爷爷是谁,那可是七星剑宗之中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

        七星剑宗两大护法长老之一!

        人称冥老。

        “是,爹。”

        赵磊连忙点头。

        很快,在赵昱的安排下,赵磊驾驭着元婴境飞禽凶兽,一路往七星剑宗而去。

        赵磊心情激荡。

        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不可一世的未来……

        天荒古城另一个方向。

        嗖!

        高空之上,一只庞大的飞禽掠过,

        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这一只飞禽,乃是元婴境一重凶兽乾鹰。

        在乾鹰的的背上,一个身穿紫衣便装的青年男子盘腿坐在那里……

        青年男子闭目养神,明显是在修炼。

        而在乾鹰的脑袋上,一个金色的小毛团卷缩在那里,却是一只毛茸茸、肉嘟嘟的小金鼠。

        小金鼠站在乾鹰的脑袋上,元力凝音催促着乾鹰,“快快快……哎呀,你太慢了!你要是再慢,我就让凌天哥哥把你炖了吃了。”

        乾鹰毕竟是元婴境凶兽,初具人性,听到小金鼠的元力凝音,一双锐利的眸子,夹杂着几分无奈和惊惧。

        “小金,你又在欺负乾鹰了?”

        陡然间,乾鹰背上的紫衣青年男子,睁开了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

        这一刹那,在青年男子的身上,俨然多了一些什么。

        让人难以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