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20章 《易筋洗髓经》

第420章 《易筋洗髓经》

        清晨,万物复苏。

        “呼!”

        盘腿坐在床上,修炼了整整一夜的段凌天,舒了口气,睁开了双眸。

        “劈里啪啦……”

        段凌天微微伸展着双臂,一阵轻微的骨骼摩擦声响起。

        “只差一点,就能突破到元婴境五重!”

        感受着自身现在的修为,段凌天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下了床,带上小金,段凌天离开了房间。

        解决了古河商会分会的人准备好的早饭后,段凌天去找封平几人告辞离开。

        七星剑宗的几人,以封平和赵昱为,全部到场,目送段凌天离开了古河商会分会……

        当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才回过神来。

        “封平长老,半个月前,蓝会长送了我一些茶叶,去我那尝尝?”

        赵昱看向封平邀请道。

        封平目光一亮,欣然应诺,“蓝会长送的茶,肯定是好茶……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随着赵昱和封平返回大院,赵磊等三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跟着返回。

        没有人现。

        此时此刻,在赵磊的嘴角上,隐隐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邪异笑容。

        另一边,段凌天转入小路以后,精神力警惕了起来。

        “嗯?难道是我多想了?”

        第一时间,段凌天的精神力并没有现任何端倪,忍不住暗道。

        只是,当他穿过小路,却是可以察觉到一道目光,紧紧的锁定了他……

        不得不说,这人很是小心谨慎,就算是一般的窥虚境武者,都未必能现他。

        只可惜,段凌天前世的兵王生涯,让他掌握了出神入化的反追踪能力。第一时间就现了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

        不只如此,通过敏锐的精神力,段凌天还探查到了对方的修为。

        “窥虚境一重?那个赵昱,还真是看得起我!”

        段凌天摸了摸鼻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晃了晃袖子,元力凝音道:“小金。等下帮我把那个倒霉家伙揪出来……还有,别杀他。我要问他几个问题。”

        “好吖好吖!”

        小金鼠的元力凝音中,夹杂着几分雀跃和兴奋。

        对此,段凌天并不觉得意外。

        这两个多月以来,小金从没有出过手,或许早就憋了一把火……

        现在,这把火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

        接着,段凌天绕进了天荒古城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

        凭借敏锐的精神力,段凌天可以感应到,跟踪他的那个窥虚境一重武者。依然隐藏在一旁,仿佛随时准备伺机对他出手。

        “小金,把他揪出来!”

        段凌天以元力凝音,告诉了小金鼠那个窥虚境一重武者的具体位置后,直接让它出手。

        “吱吱”

        小金鼠兴奋一叫,瞬间化作一道金光,从段凌天袖中飞掠而出。

        片刻。段凌天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炸雷声。

        正是小金鼠的半步入微雷势。

        下一刻。

        轰!

        “啊!”

        沉重的落地声,伴随着一阵凄厉惨叫传来。

        段凌天转过身,可以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趴在地上,狼狈不堪,在他的身侧,小金鼠凌空而立。手里握着一柄袖珍灵剑。

        “别杀我,别杀我!”

        小金鼠虽然只是小不点,然而在中年男子的眼中,却犹如洪水猛兽,让他一脸慌张,不断的求饶。

        “你是什么人?赵昱派你跟踪我做什么?”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中年男子一眼,问道。

        只是。中年男子却没有理会段凌天,兀自盯着小金鼠,一脸的惶恐和不安。

        “小金,三个呼吸之内,他要是不回答我的问题,你随便给他一剑。”

        被中年男子无视,段凌天眉头一皱,对小金鼠说道。

        “吱吱”

        听到小凌天的话,小金鼠连忙点头,一双碧青色的眸子闪烁着寒光,手里的袖珍灵剑上,闪烁着森然的元力光泽。

        “你……你们……”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跟踪的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和这只古怪的鼠类妖兽竟然是一起的。

        “赵昱,你可真是把老子害惨了!”

        中年男子咬牙切齿,心中陡然一寒,“早知道这小子身边有这样的妖兽庇护……就算那赵昱给我再多的好处,我也不会接这份差事。”

        “还有一个呼吸的时间。”

        段凌天的声音平静,就好像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中年男子没想到,自己念头陡转,竟然就浪费了两个呼吸的时间……

        如今,段凌天的话传入他的耳中,就好像是夺命音符,让他脸色大变。

        “我说,我说!”

        眼见力压自己的那只鼠类妖兽,手中灵剑元力绽放,中年男子连忙看向段凌天,慌张道。

        “吱吱”

        小金鼠有些垂头丧气,对着中年男子张牙舞爪,就好像在对他说: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怂?我还没出手呢。

        “说吧。”

        段凌天看向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是,是。”

        中年男子慌忙点头,“是赵昱许诺了我不少的好处,让我来杀你……”

        “杀我?”

        段凌天脸色一沉,目露寒光。

        “是。”

        中年男子继续说道:“他让我将你处理干净,然后夺取你的纳戒……他说,其它东西他都不要,只要你手里的一套功法。”

        段凌天皱眉。

        他刚开始还以为赵昱只是为了替他儿子报仇,所以才收买这个窥虚境一重武者对他下杀手。

        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什么功法?”

        段凌天问。

        中年男子不敢迟疑,连忙道:“好像是什么洗髓易筋经,不对,好像是易筋洗髓经……”

        “易筋洗髓经?!”

        段凌天瞳孔一缩,心头大震。

        “那个赵昱,怎么可能会知道易筋洗髓经?这套我杜撰出来的子虚乌有的功法,除了我自己以外。按理说只有那天权峰外门长老赵林知道……对了,赵昱、赵林……都是姓赵!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段凌天念头陡转,凌厉的目光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沉声道:“那个赵昱既然找你帮他办事,想来你和他也算得上是熟人……那个赵昱在七星剑宗的背景,你可知道?”

        “我好像听他提起过,他的堂爷爷。乃是七星剑宗的护法长老。”

        察觉到小金鼠手中灵剑上闪烁的慑人寒意,中年男子一个哆嗦。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一说了出来。

        “果然!”

        段凌天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原来,这个赵昱和那个赵林是堂兄弟……

        “或许,赵昱派人到七星剑宗去询问有关我的事,正是让那人去找赵林……然后,赵林知道了我在天荒古城,便与赵昱说了我身负易筋洗髓经的事!赵昱,同样对我杜撰出来的那套子虚乌有的易筋洗髓经起了贪念。”

        这一切,段凌天不难猜到。

        “赵林。赵昱……既然你们那么想要易筋洗髓经,那我就给你们!”

        段凌天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泛起一抹邪笑。

        这邪笑,落在中年男子眼中,让他脸色大变,惊慌道:“这位少爷,我把我知道的全都跟你说了……别杀我。别杀我!”

        “放心,我不会杀你……只要你帮我办一件事,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段凌天淡淡说道。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中年男子松了口气,连忙点头。

        “在附近。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我有用。”

        段凌天平静的扫了中年男子一眼,又看向小金鼠,“小金,你就跟在他的身边……他要是敢妄动,你一剑将他杀了!”

        “吱吱”

        小金鼠连忙点头,接着化作一道金光,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肩膀上。

        中年男子身体一僵。“不敢,不敢。”

        很快,中年男子帮段凌天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客栈。

        段凌天在房里的桌前坐下,取出一本空白的古朴小册子、一支笔,然后就开始奋笔疾书。

        中年男子站在一旁,动都不敢动。

        小金鼠趴在他的肩膀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正在奋笔疾书的段凌天。

        现在,段凌天正是在抄录一套功法。

        前面一部分,段凌天随便在轮回武帝的记忆中,找了一套还算不错的功法,抄录了开头。

        后面,段凌天则是随便杜撰。

        中间的空白处,他加上了二十四个刺眼的大字……

        欲练后续,必先自宫;

        若不自宫,神功难成;

        一旦自宫,脱胎换骨!

        最后,段凌天在古朴小册子的封面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五个大字:

        易筋洗髓经。

        “这套功法的开头,算是精妙,足以吸引任何人……只是,没有后半部分,终究是领悟不到精髓。我倒是想要看看,当你们散功、修炼这套功法,为之着迷,修炼到中间以后,看到那二十四个字,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段凌天脸上浮现出一抹邪异的笑容。

        他相信,到了那个时候,赵家人的表情,肯定极为精彩。

        段凌天书写这套易筋洗髓经所用的墨,乃是上等古墨,再配上古朴的小册子,难以辨别真假。

        “只要他们看了开头,肯定会为之着迷。”

        这一点,段凌天很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