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19章 ‘老狐狸’

第419章 ‘老狐狸’

        古河商会分会,宽敞的大厅之中。

        包括段凌天在内,七星剑宗之人,齐聚一堂。

        “段凌天,你隐藏得还真是深……要不是看了宗主的亲笔信,我还不知道你拜入我们七星剑宗不到三年,就干了那么多了不起的事!”

        再次见到段凌天,封平目光亮如繁星,脸上绽放出亲切的笑容。

        段凌天微微一笑。

        他心里清楚,既然封平拿到了宗主令狐锦鸿的亲笔信,必然是对他的过去有所了解。

        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已经确认无疑。

        封平的话,让除了赵昱父子二人以外的另外两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一脸的疑惑。

        “封平长老,你是不是应该跟我们说说宗主的亲笔信里面的内容?”

        “是啊,我们也对段凌天的事迹很感兴趣。”

        两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看向封平,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们这两个小子。”

        封平摇头一笑,刚想开口,就被人打断了。

        “段凌天,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刚入七星剑宗不到一年,以二十岁之龄,杀死外门第一人石浩,成为新的外门第一人。一年后,以元丹境九重修为,杀死元婴境一重内门弟子柳诗歌。”

        “前不久,五大宗门会武,段凌天更是击败了妖莲刀宗的刀公子龙云,为七星剑宗夺取了第一的无上荣耀!”

        却是赵昱站前一步,一口气说完。

        让两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一阵懵。

        他们虽然知道段凌天的实力强,却也没有想到,段凌天在七星剑宗还有如此惊人的事迹。

        简直就是开了七星剑宗的先河!

        一时间,他们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愈的敬畏了起来。

        “段凌天!”

        突然,段凌天现,赵昱说完介绍自己事迹的一番话后,看向了他,一脸诚恳的说道:“上次。我不能确认你的内门弟子身份,所以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赵昱长老客气了。”

        眼见赵昱客气,段凌天自然是回予一笑。

        看来,这个赵昱并不像他的儿子一般不堪……

        身为七星剑宗长老,竟然愿意向他一个内门弟子低头道歉,难得。

        “孽子,忘了我刚才在路上跟你说的了吗?还不道歉?”

        很快。段凌天看到,赵昱的目光从他身上转移到赵磊的身上。俨然夹杂着几分怒意。

        赵磊深吸一口气,看向段凌天,低下了头,“段凌天,上次的事,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做。至于后面生的事,是我咎由自取!以后,我不会再记恨你,希望你能冰释前嫌。”

        赵磊的这一番话。让段凌天彻底愣住。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赵昱逼赵磊这样说的……

        不过,不管过程如何,赵磊现在既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无疑多了几分服软之意。

        他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淡淡一笑,“赵磊师兄。此事虽因你而起,但最后我的解决办法也有些过激……抱歉了。”

        赵磊点了点头,默默退下。

        “现在好了,雨过天晴……段凌天,就是我们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如假包换!”

        封平哈哈一笑。很是高兴。

        为七星剑宗出了这么一个妖孽之才而高兴。

        “封平长老,赵昱长老……我有一件事,想提前跟你们说一下。”

        段凌天看向封平和赵昱,缓缓说道。

        “什么事?”

        “你说。”

        封平和赵昱一起看向段凌天,一副不管有什么事我们都给你解决的模样。

        “是这样……我打算离开天荒古城,自己出去闯荡一段时间。”

        段凌天说道,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这个打算。两个月前还没随商队出行之前,他就决定了。

        如今,既然他的身份已经确认,也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他总觉得,留在天荒古城,起不到什么历练的效果……

        或许,独自一人出去闯荡,能起到更好的历练效果也说不定。

        段凌天的话,让封平眉头皱起,“段凌天,宗主让你到我们这里来,就是希望你能在我们这里得到历练……不只如此,我想宗主之所以下这个决定,也是觉得你在天荒古城,有我和赵昱长老照顾,就算遇到什么危险,也能迎刃而解。”

        “是啊,段凌天。你若独自一人出去闯荡,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出了什么事,你让我们如何向宗主交代?”

        赵昱点头,赞同封平的话。

        “两位长老放心,我会量力而行……绝对不会乱来。”

        段凌天摇头一笑,一副心意已决的模样。

        眼见段凌天如此坚持,封平和赵昱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封平一脸凝重告诫道:“段凌天,你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你要知道,你现在不只是一个人,你肩负着七星剑宗的未来。”

        “是啊,一定要小心。”

        赵昱也道。

        “二位长老放心,我会的。”

        段凌天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既然如此,那我即刻就启程离开……”

        “不急。”

        赵昱微微一笑,制止道:“段凌天,你今天刚回来,沾染了一身风尘……今天晚上,就让我们父子做东,我们几人好好上酒楼吃上一顿。你明日再出也不迟,如何?”

        “也行。”

        段凌天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对他而言,早一日晚一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好好宰赵昱长老一顿。”

        封平笑道。

        一时间,宽敞的大厅,充满了笑声。

        当晚,赵昱父子设宴,七星剑宗驻守古河商会分会的所有人,齐聚一堂。

        “这一桌酒菜,既为我们父子赔罪,也为段凌天你送行。”

        赵昱举起酒杯。然后瞪了赵磊一眼,父子二人一起向段凌天干杯。

        “赵昱长老客气了,我和赵磊师兄也是不打不相识。”

        段凌天微笑点头,举起酒杯和赵昱父子干了一杯。

        很快,封平和另外两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也一起加入……

        六个人,一直喝到夜深才回去。

        “段凌天。等你下次回来,我们继续喝。”

        赵昱对段凌天一笑。扛起醉死过去的赵磊,回自己的小院去了。

        “好。”

        段凌天应声,和封平并肩而行,一起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跟封平告辞一声,段凌天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回到小院,段凌天醉醺醺的模样,荡然无存,原本浑浊的眸子,恢复了清明。

        “凌天哥哥。那姓赵的父子突然这么和善,肯定有阴谋……”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了小金鼠的元力凝音。

        “小金,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连这个都能看得出来。”

        段凌天将小金鼠从袖子里揪出,轻轻的给它顺毛,一双眸子闪烁着慑人的光泽,“赵昱那个老狐狸。演戏本事不差,差点连我都骗过了。只可惜,他的那个草包儿子,早就露出了马脚!”

        先前,还在这古河商会大厅的时候,他就从赵磊的身上现了端倪。

        在赵昱建议他明天再离开的时候。他就更加感觉不对。

        赵昱,更像是在拖延时间。

        “凌天哥哥,要不我们趁着夜深离开吧。”

        小金鼠元力凝音建议道。

        “没事,我们就明天离开……我倒是要看看,那个赵昱能耍什么花样!”

        段凌天双眸一寒,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

        在古河商会分会大院另外一边的一个小院里,赵昱浑浊的眸子之中。精光一闪,哪里还有半分刚才醉醺醺的模样?

        与此同时,被赵昱放下来的赵磊,也醒转了过来,一脸清醒。

        这哪里是醉死过去的人?

        “爹,那个段凌天既然明天离开……那你明天就可以跟踪他出手了。只要将他杀死,夺取他身上的易筋洗髓经,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

        赵磊说到后来,一脸的兴奋。

        “不……”

        赵昱摇头,“明天,他离开的时候,我不只不会跟踪他,还会去找封平长老一起喝茶。”

        赵磊傻了,“爹,你不去跟踪他,那他岂不是要跑了?”

        “磊儿,我要是去跟踪他,一旦他被杀死的事曝光,而我又不在这古河商会分会……宗门若是真的追查起来,肯定会怀疑到我的身上!所以,明天我会找封平长老一起喝茶,一旦宗门追查起来,封平长老也可以为我作证,我不可能去追踪段凌天。”

        赵昱的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如此一来,确实是万无一失。可是……那易筋洗髓经怎么办?如果这次让段凌天跑了,我们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这么好的机会。”

        赵磊眉头皱起,一脸的不甘心。

        “磊儿。”

        赵昱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时候,你要多用脑子想想……我不去跟踪段凌天、追杀段凌天夺取易筋洗髓经,并不代表我不会让别人去杀他,夺取易筋洗髓经。”

        “对我们来说,他是被谁杀死的,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易筋洗髓经!”

        听了赵昱的话,赵磊目光亮起,“爹,还是你想得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