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18章 洞虚境强者

第418章 洞虚境强者

        席卷而出的气流,卷起了凛然的劲风,掠向四面八方,吹在秦湘、可儿和李菲的身上……

        但她们此刻却毫无察觉,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轰!

        白衣女子一掌落下,那化作小山般的掌印,仿佛携带着盖世之威,和两个老人的攻击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

        随着两个老人闷哼一声,他们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宛如化作离弦之箭,狠狠的撞在天枢峰一侧的崖壁上……

        顿时,碎石飞溅,洒落悬崖,连回声都听不到分毫。

        “噗!”

        “噗!”

        两个老人,几乎同一时间吐出了一口淤血,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骇然之色。

        与此同时,他们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白衣女子的头顶虚空之上。

        那里,如今正有二十头远古角龙虚影盘旋而落,栩栩如生。

        “她没用灵器,没用意境……仅凭自身元力,引动天地之力,就衍变出二十头远古角龙虚影?洞虚境……她是洞虚境强者!”

        青衣老人脸色一变,有些失态的惊呼道。

        洞虚境!

        灰衣老人的脸上露出苦涩。

        他知道,白衣女子刚才手下留情了。

        否则,就他和他身边的老家伙,不可能在对方的手下活下来。

        “洞虚境!”

        秦湘、可儿和李菲听到青衣老人的声音,纷纷呆滞。

        嗖!

        就在这时,一道迅疾无比的的身影,冲天而起。

        “玄师伯,冥师叔!”

        眼见两大护法长老同时受伤,令狐锦鸿一脸骇然,旋即看向白衣女子的所在,“你到底是什么人?到我七星剑宗有何目的?”

        “宗主,她是洞虚境强者!”

        这时,身穿青衣的老人。也就是七星剑宗两大护法长老之一的冥老,苦笑道。

        “洞虚境强者?”

        令狐锦鸿来时,白衣女子头顶虚空之上的二十头远古角龙虚影,已经逐渐消散,所以,他并不知道白衣女子的一身修为具体有多强。

        现在,听到冥老的话。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洞虚境强者!

        如此存在,别说是青林皇国。就算是黑石帝国,也没有。

        而且,这个白衣女子,还这么年轻。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大汉王朝之中,有如此年轻的洞虚境强者。

        “宗主师兄,都是误会。”

        这时,秦湘牵着可儿和李菲的手,踏空而起。

        她知道。该是他出面的时候了。

        “秦湘师妹。”

        令狐锦鸿疑惑的看向秦湘,“你,认识她?”

        “师兄。”

        秦湘微微一笑,介绍道:“她,就是我曾经跟你提起过的那一位姐姐的亲传弟子……她这次来,是想要邀请我去参与她师尊的五十大寿,对七星剑宗绝无恶意。”

        “原来如此。”

        令狐锦鸿恍然大悟。同时松了口气。

        对于秦湘的那一段机缘,作为和秦湘交好的师兄,令狐锦鸿还是听说过的。

        秦湘的那一位师姐,好像是来自域外!

        “域外之中,果然是强者如云……这个白衣女子,如此年轻。就已经是第三虚境洞虚境的存在。”

        在白衣女子面前,令狐锦鸿一阵无力。

        但他也知道,那个层次,不是他能企及的。

        “什么?!”

        远处,青衣老人冥老一愣,“误会?”

        一旁的玄老,嘴角一抽。

        这个误会。差点送了他们两个老家伙的命……

        “女娃娃,你直接说你认识秦湘丫头不就行了?”

        冥老看向白衣女子,一张老脸满是苦笑。

        “冥师叔,抱歉。”

        秦湘看向冥老,一脸歉意,“雪儿自小执迷于修炼,不通人情世故,还望玄师伯和冥师叔见谅。”

        “罢了,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代表七星剑宗无事,我这个老家伙也该回去了……枉我修炼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连一个女娃娃都远远不如。”

        玄老叹了口气,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柄冲霄之剑,隐没在云端。

        “我也走了。”

        冥老对令狐锦鸿和秦湘一点头,化身成青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宗主,我们也该走了……”

        很快,秦湘现有不少人察觉到动静,踏空而起,跟令狐锦鸿说了一声。

        旋即带上可儿、李菲,与白衣女子一起,隐入云端。

        “师兄,段凌天是我这弟子认定的男人……希望你能保他平安,秦湘不甚感激。”

        令狐锦鸿的耳边,传来了一道元力凝音。

        “放心吧,段凌天关系到我们七星剑宗的未来,我不会让他出事。”

        令狐锦鸿应承道。

        “宗主!”

        “宗主,刚才出什么事了?”

        ……

        一道道身影,踏空而起,却是七星剑宗各峰的峰主,以及各峰的长老。

        “没什么事。”

        令狐锦鸿摇了摇头,疏散众人后,只留下了郑凡。

        “郑凡峰主,这几日,你将手里的事交代下去……然后去一趟天荒古城,务必保段凌天无恙。”

        为了安全起见,令狐锦鸿将郑凡这个开阳峰峰主派了出去。

        “是,宗主。”

        郑凡点头。

        段凌天对他和他儿都有恩,这件事,于公于私,他都责无旁贷。

        天荒古城。

        几日之后,段凌天终于随商队归来,回到了古河商会分会。

        回来后,封平长老找到了派出去的古河商会之人,“你可拿到了我们七星剑宗宗主的亲笔信?”

        “封平长老,这是贵宗宗主的亲笔信。”

        古河商会的人,恭敬的将一封书信交给封平。

        封平打开一看,瞳孔忍不住一缩。

        段凌天,七星剑宗不世出内门弟子。

        刚入七星剑宗不到一年,以二十岁之龄,杀死外门第一人石浩。成为新的外门第一人。

        一年后,以元丹境九重修为,杀死元婴境一重内门弟子柳诗歌。

        前不久,五大宗门会武,更是击败妖莲刀宗的刀公子龙云,为七星剑宗夺取了第一的无上荣耀!

        看完过后,封平脸色涨红。

        “段凌天。竟然夺取了这一次五大宗门会武的第一?好小子,竟然从没听他提起过……不骄不躁。确实是好苗子。”

        封平哈哈一笑。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赵磊也从他父亲赵昱口中,得知了验证段凌天身份的结果。

        同时,他也知道了段凌天在七星剑宗的事迹。

        “没想到,这个段凌天的来头这么大!”

        赵磊咬牙切齿,一脸的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叹了口气,“爹。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既然这个段凌天真的是我们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那我就将他给我的羞辱埋藏在心底。”

        “不用。”

        赵昱摇头一笑。

        “嗯?”

        赵磊愣住了,不知道他爹这是什么意思。

        赵昱突然站了起来,望了望院外,确认没人以后,将赵磊叫到了房间里。

        “爹。什么事这么神秘?”

        赵磊一脸的疑惑和好奇。

        “磊儿,爹接下来要说的话,你不能对第三个人说,知道吗?”

        赵昱一脸凝重的告诫道。

        赵昱越是如此,赵磊就越是好奇,“爹。我知道了。你快说……是不是跟那段凌天有关?”

        紧接着,赵昱将赵林信中所说的有关那易筋洗髓经的一切,一一说出。

        “易筋洗髓经,可让人脱胎换骨,提升一身天赋到绝顶?”

        赵磊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眼中流露出一丝丝炙热,“爹。那岂不是说,只要我转修了那易筋洗髓经,就能凭此一飞冲天……乃至拥有和段凌天一般的天赋?”

        “是。”

        赵昱微笑点头,旋即又道:“磊儿,我和你堂叔如今年事已高,一身窥虚境修为来之不易,想要散掉一身修为,转修那易筋洗髓经,还要好好思量一番……你和你那堂弟却是不同,只要得到了段凌天手里的易筋洗髓经,你和你的堂弟可以直接散掉一身修为修炼。”

        “到时,我们赵家必将强势崛起!”

        说到后来,赵昱一脸的激动。

        赵磊连忙点头,兴奋不已。

        “原来,那段凌天是就是因为修炼了易筋洗髓经,才有那一身惊人的天赋和修为……”

        赵磊目光闪烁,眼中流露出狠毒之色,“爹,你打算将那段凌天如何?”

        “自然是杀死,以绝后患!同时,也为你出一口气。”

        赵昱眼中寒光一闪,直言道。

        “谢谢爹。”

        赵磊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一双狠毒的眸子,夹杂着慑人的寒光,“段凌天,让你得意,让你狂……很快,我就会夺取你的一切,修炼那易筋洗髓经,迈向武道巅峰!”

        “好了……磊儿,我们也该去找那个段凌天赔礼道歉了。”

        赵昱对赵磊说道。

        “赔礼道歉?”

        赵磊闻言,皱了皱眉,一脸不愿和不解,“爹,为什么还要跟他赔礼道歉?”

        “磊儿,你大可放心,那个段凌天必然难逃一死……现在,你向他赔礼道歉,一是显示出我们赵家人的气度,二是日后如果他的死曝光,也没人会怀疑到我们的身上。”

        赵昱脸上流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毕竟,在旁人看来,我们和他之间的关系,已经修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