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9章 两个选择

第409章 两个选择

        跨坐在汗血宝马上的那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伸手接过段凌天递来的书信。

        唰!唰!唰!

        ……

        甚至没有打开,直接三两下就将书信撕成了碎片。

        呼!

        随手一挥,碎片随风飞舞,散落于荒漠之中,再也找不到完整的一块。

        “小子!”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俯视着脸色阴沉的段凌天,讽笑道:“你倒是聪明,还懂得准备一封伪造的书信瞒天过海……宗主的书信?我,赵磊,七星剑宗内门弟子,都还没有资格让宗主为我写信。你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手里能有宗主的亲笔书信?”

        “谁信?!”

        说到后来,赵磊横眉冷对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讽笑。

        一副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把戏的模样。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躁动的怒火,沉声道:“赵磊是吗?你看我年轻,不信我是内门弟子,我不介意,只当是一个误会……可现在,我拿出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书信,宗主让我交给赵昱长老和封平长老的书信,你竟然一眼都不看就撕了?”

        “你,就那么肯定,那不是宗主亲笔所写?”

        段凌天说到后来,眼中跳动着一丝丝冰冷的光泽。

        这个赵磊,起初不相信他,他不介意。

        虽然,他如今在七星剑宗算得上声名远扬,前不久,更是在五大宗门的会武中,夺取了第一的无上荣耀……

        然而,天荒古城毕竟地处偏远,驻守天荒古城古河商会的七星剑宗弟子没有听说过他,不足为奇。

        可现在,他将宗主的亲笔书信交给赵磊辨别真伪,这个赵磊,竟然看都不看。直接撕了?

        “可笑!”

        赵磊听到段凌天的话,脸上的嘲弄更加浓郁,“小子,你还真是冥顽不灵!我若是你,被看破伪装,早就有多远滚多远了……书信?一封伪造的书信,能证明什么!”

        “是不是我拿出一封书信。信上说青林皇国的皇帝陛下要收我为义子,更要立我为下一代皇帝继承人……你也信?”

        说到后来。赵磊脸上的讽笑,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让围观的一群人哄堂大笑。

        段凌天脸色一沉,冷漠的扫了赵磊一眼,转身向天荒古城而去。

        这个赵磊,既然不信他的身份,那他现在就到那天荒古城中的古河商会分会去。

        找那赵昱长老和封平长老……

        到时,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站住!”

        就在这时,赵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段凌天缓和下来的脸色。再次沉下,转过身,看向那赵磊,“你还有事?”

        现在,段凌天面对赵磊时,有些兴致乏然,懒得理会。

        “你。假扮我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赵磊跨坐在汗血宝马上,目光冰冷,俯瞰着段凌天,冷声道。

        “那你想如何?”

        段凌天冷笑。

        他刚才是不愿和赵磊计较,现在。这个赵磊真当他是软柿子,任其揉捏不成?

        “脱掉你这一身仿做的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服饰,再脱掉你的里衣……光着身子进城。”

        赵磊的嘴角上泛起一抹邪笑。

        赵磊的话,让围观的人又增加了不少。

        “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倒霉,假扮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也就算了,竟然还被真正的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抓了个现成。”

        “是啊,他还真是够倒霉的。如果我是他。我就仿做一件七星剑宗外门弟子服饰,这样一来,根本不会被怀疑。”

        “或许,这个年轻人是觉得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身份,可以满足他的虚荣心。”

        “毛都没长齐,就想要假扮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简直找死!”

        ……

        围观的人群,目光纷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仿佛已经看到段凌天光着身子进城的一幕。

        一些妇人,更是双眼放光。

        仿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段凌天这个英俊青年光着身子进城的模样。

        一些年轻女子,则是羞得双颊绯红。

        “光着身子进城?”

        听到赵磊的话,一开始,段凌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半响,段凌天回过神来,察觉到了围观一群人的古怪目光……

        这才意识到,这个赵磊,确实是让他脱掉一身衣服、光着身子进城。

        顿时,段凌天目光微冷,看向赵磊,沉声道:“赵磊,你现在还不能确认我身份的真假,就对我动用如此死刑,是否有些过分了?”

        “过分?”

        赵磊冷笑,“小子,你少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你这种小瘪三在想什么,我一眼就看穿了。今日,你要是不给我脱掉衣服、光着身子进城,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不光着身子进城,就要打断腿?

        瞬间,段凌天的脸上,仿佛笼罩上了一层薄冰,冷到极致。

        “赵磊,我的身份是真是假……你,还没资格定夺!我要见赵昱长老和封平长老,让两位长老亲自辨别我这个七星剑宗弟子是真是假!你若是不信,大可和我一同前往。”

        段凌天的声音,宛如自冰窟内传出,夹杂着慑人的寒意,但他还是很有耐心的说完了这一句话。

        现在,他忍,是因为这赵磊是七星剑宗弟子。

        而他,给宗主令狐锦鸿面子。

        否则,以他的脾气,赵磊如此喋喋不休的羞辱他,他早就将这个赵磊干掉了。

        段凌天的话,让围观的人群又是一阵起哄。

        “这个年轻人说得不卑不亢,似乎不像是假的……难道他真的是七星剑宗弟子?只是,就算他是七星剑宗弟子,也不可能是内门弟子吧?”

        “从没听说过七星剑宗有这么年轻的内门弟子。”

        “我看他就是在故弄玄虚……”

        “故弄玄虚?我觉得不太像……他都说了要进城去找七星剑宗长老辨别他的身份,难道他还有把握在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眼皮子底下逃掉?”

        “谁知道呢。”

        ……

        听到段凌天的话,赵磊脸上的讽笑更甚。“找两位长老?没那个必要!”

        “没那个必要?”

        段凌天眼中寒光凛冽,再也按耐不住,沉声道:“赵磊,你今日是一定要与我为难了?”

        “与你为难?”

        赵磊先是一怔,旋即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了一阵,方才再次俯瞰着段凌天。一脸的不屑,“小子。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让我与你为难!”

        “识相的,赶紧脱掉衣服,光着身子进城……否则,你这两条腿就保不住了!”

        赵磊对着段凌天冷喝的同时,继续俯瞰着段凌天。

        就好像段凌天在他的眼里,只是一只蝼蚁,一只他可以随便踩死的蝼蚁!

        “你,确定要这样做?”

        现在的段凌天。脸上的冰冷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或许,在他眼里,赵磊这样的人,不值得他为之生气。

        赵磊,不配!

        “我如何做,还轮不到你这个毛头小子指手画脚!”

        赵磊眼看段凌天脸上的怒容消失。还以为段凌天是怕了,冷笑道:“小子,我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十个呼吸以后,你身上要是还有哪怕只是一件遮羞布,我就打断你的两条腿,让你爬着进城!”

        “两个选择。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决定。”

        赵磊说到后来,一脸的暴戾。

        段凌天平静的看着赵磊,站在原地,不动如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就好像眼前生的事,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还有七个呼吸的时间。”

        赵磊冷漠的声音,传递而出。

        看到段凌天依然不为所动。他只以为是被他吓呆了……

        围观的人群,除了一部分幸灾乐祸,也有一部分怜悯的看向段凌天。

        一些好心人,更是劝导着段凌天,“这位小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丢脸,总比丢掉两条腿强!”

        “是啊,小兄弟,忍忍就过去了。”

        “小兄弟,你就不该穿着仿做的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服饰招摇过市,这可是七星剑宗的大忌!”

        ……

        听到这些劝导的话,段凌天没有任何动静,依然平静的看着赵磊。

        平静的目光中,不蕴含任何的情绪。

        “凌天哥哥,他太过分了!竟然让你脱掉衣服,光着身子进城……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干掉他!”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了小金鼠的元力凝音。

        让段凌天一阵无语,元力凝音回道:“小金,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有时候,解决问题不一定要杀人。”

        言语间,循循善诱教导着小金鼠。

        段凌天的这句话,要是被他前世所在的雇佣兵组织里面的其他雇佣兵听到,怕是会被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前世的那个雇佣兵之王凌天,解决问题向来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

        喋血杀戮!

        “还有三个呼吸的时间。”

        赵磊再次开口,在他的身上,俨然多出一缕缕呼之欲出的元力。

        对此,段凌天不以为意,依然不为所动。

        让围观的一群人,只感觉一阵头皮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