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3章 真正的‘势’

第393章 真正的‘势’

        如今,孟秋摒弃了对段凌天的偏见,自然也希望段凌天能击败刀公子,为七星剑宗争光。

        可以想象。

        今日,段凌天和刀公子一战,一旦取胜……

        段凌天,必将成为青林皇国的一个传奇。

        年仅二十二岁的七星剑宗弟子,击败青林皇国当代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五大公子之一的刀公子……

        这将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乃至令人震撼的事!

        念及至此,孟秋一脸的期待,期待段凌天能再创奇迹!

        在他看来。

        现在的段凌天,已经和七星剑宗绑在一起,一荣俱荣。

        段凌天若胜。

        他身为七星剑宗弟子,也能沾光。

        “段凌天!”

        刀公子龙云和段凌天对峙的时候,一脸的凝重,仿佛将段凌天视作生平大敌。

        要知道,就算刀公子刚才面对那雪月门的刘月时,都不曾这么严肃。

        他和刘月一战,自始至终,压根就没将刘月放在眼里。

        说三个呼吸之内击败刘月,就不过三个呼吸……

        干净利落!

        “刀公子,久仰大名。”

        段凌天也对刀公子微微点头,一脸的云淡风轻。

        刀公子虽然名声远扬,却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压力……

        会武院中,一阵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段凌天和刀公子的身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段凌天,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竟然能让刀公子如此高看,竟说你比我还要强。”

        雪月门的那个女弟子刘月回到凉亭之中,服下丹药的她,伤势恢复了不少。双眸一凝,死死的盯着段凌天。

        “段凌天,与我一战,希望你用出全力……否则,我怕你会没有机会。”

        刀公子好意提醒。

        “放心。”

        段凌天淡淡一笑,这个刀公子,倒是有点意思。虽然狂,却也似乎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

        刀公子一点头。一脸凝重的他,选择了先制人。

        呼!

        刀公子身形一动,整个人宛如化作了一道迅疾无比的闪电,直掠段凌天的所在,好像想要在段凌天反应过来之前将段凌天压制。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衍变出八百头远古巨象虚影,随之奔腾而出,去势汹汹。

        刀公子所过之处。气爆声连绵起伏,刺耳无比。

        哗!

        在刀公子迎面掠来的时候,段凌天就感觉好像有一阵凛冽的劲风扫向了自己。

        顿时,段凌天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下一刻。

        轰!

        刹那间,段凌天双腿之上元力暴涨,头顶虚空之上,凝聚出六百一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

        六百一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很显然。现在的段凌天,爆出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

        只是,这点力量跟刀公子比,差多了。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邪异。

        下一刻,在他双腿之上的元力之中,突然跳动着一缕缕奇异的气息。

        虚空之上。那六百一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一侧,再次平添二百头远古巨象之力……

        风卷残云!

        段凌天动了,整个人宛如化作了一阵飓风,在刀公子手中六品灵刀出鞘的刹那,让开了刀公子。

        论度。

        还在刀公子之上!

        刀公子手中六品灵刀刚出鞘,还没来得及出手攻击,就现段凌天消失在眼前。顿时脸色一变,和段凌天交错而过,换了个位置。

        转过身,继续和掠到他身后的段凌天对峙。

        “段凌天,你那是……”

        刀公子看着段凌天双腿上肆虐的元力,他可以意识到其中蕴含着一缕缕奇异的气息。

        这气息,他很熟悉。

        势!

        不只如此,他可以意识到,段凌天的势,远比他的刀势种子强。

        “段凌天刚才躲开刀公子正面攻击的时候,似乎动用了八百多头远古巨象之力……难道他也是元婴境六重武者?”

        “不可能吧……他才二十二岁!二十二岁的元婴境六重武者,怎么可能?!”

        ……

        各大宗门的弟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段凌天。

        段凌天刚才展现出来的恐怖度,竟然还在刀公子之上,让他们只感觉一阵头皮麻。

        这个段凌天,到底是什么怪物?!

        啪!啪!啪!啪!啪!

        ……

        就在这时,一阵阵捏碎茶杯的声音突兀响起。

        却是在场的五大宗门的宗主和长老,一脸惊愕的看着段凌天,握着茶杯的手下意识用力,直接将茶杯捏碎了。

        “风势种子?”

        “不……那不是风势种子!那是风势,真正的势……引动天地之力,平添二百头远古巨象虚影,是初悟风势!”

        “元婴境武者领悟初悟风势?可能吗?”

        “不管可不可能……这个段凌天施展的,确实是初悟风势!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他,确实打破了常理。”

        ……

        妖莲刀宗、雪月门、归元宗和开山宗的宗主、长老们,纷纷色变,议论纷纷。

        元婴境武者领悟真正的势……

        完全脱了他们的想象!

        “初悟风势……段凌天,竟然领悟了初悟风势?他,似乎只是元婴境四重武者。”

        七星剑宗宗主和两大峰主所在的凉亭里,天玑峰峰主柯震一脸的骇然,怔怔的感受着段凌天腿上肆虐的元力中蕴含的奇异气息。

        那是风势,真正的势。

        并非势的种子。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开阳峰峰主郑凡失神了一阵,方才反应了过来,看着段凌天,摇了摇头,一脸的苦笑。

        虽然,他早就意识到段凌天非比寻常。

        可他从来没有想过。段凌天能在元婴境四重时领悟初悟风势……

        完全打破了常理!

        根据常理,只有窥虚境以上的武者,才能领悟真正的势。

        元婴境武者,悟性好的,虽然也能接触到势,却也只是势的种子,而非真正的势。

        刚才。那刀公子龙云和雪月门的刘月一战,施展出刀势种子。已经让他们感到震撼……

        元婴境六重就领悟了刀势种子,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段凌天倒好,直接施展出来真正的势。

        最重要的是,他只是元婴境四重武者!

        “元婴境四重领悟真正的势?”

        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平时向来稳重,但此时此刻,他的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了起来,眼中夹杂着一阵阵激动。

        段凌天还真是给了他一个惊喜……

        这惊喜。太大!

        大到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但眼前的一切,却又告诉他,他并非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天佑我七星剑宗,天佑我七星剑宗!”

        令狐锦鸿的心情,彻底激荡了起来,久久难以平复。

        “真正的势?”

        五大宗门高层的议论声。毫无意外的落在了各大宗门弟子的耳中。

        一时间。

        唰!唰!唰!

        ……

        各大宗门弟子的目光,同时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这个段凌天,领悟了真正的势?而且还是风势?”

        “风势,乃是自然之势,不同于剑势、刀势和棍势一类的器势,后者只能用来攻击……前者。既可以用来攻击,又可以用来提升度,可谓是攻兼备!”

        “自然之势,比器势要难领悟。这个段凌天,就算只是领悟风势种子,也足以令人震惊……可他倒好,直接领悟了真正的风势。虽只是初悟风势,却也堪比二百头远古巨象之力!”

        “真正的势,不是只有窥虚境以上的武者才能领悟的吗?这个段凌天不过是元婴境四重武者,他怎么可能领悟真正的势。”

        “这个段凌天,不能用常理推断……按我说,他就是一个变态,级变态!”

        ……

        各大宗门弟子议论纷纷。

        对于段凌天是级变态的说法,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段凌天自然听到了这些议论,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苦笑。

        还真是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他都无法逃避变态这个称号。

        “段凌天师弟……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败的!”

        郑松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

        段凌天施展出初悟风势,意味着什么,他心知肚明。

        意味着段凌天的度,已经不下于那刀公子龙云……

        刀公子虽然领悟了刀势种子,但刀势却无助于度。

        现在,段凌天凭借初悟风势,施展出身法武技,度稳稳胜过郑松一筹,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

        “不可思议!段凌天才元婴境四重,就领悟了风势?”

        孟秋双眼放光,一脸的惊喜。

        “该死!”

        不同于郑松和孟秋的心思,黄济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个段凌天,竟然领悟了真正的势,而且还是攻兼备的风势……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我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黄济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伸手去捏自己的大腿。

        大腿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如遭雷击。

        他这才意识到。

        自己并非是在做梦……

        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