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2章 ‘刀势种子’

第392章 ‘刀势种子’

        紧接着。

        在刀公子头顶虚空之上,一千一百头远古巨象虚影的一侧,竟又平添了八十头远古巨象虚影!

        这八十头远古巨象虚影,时而变成五十多头,时而变成六十多头,乃至七十多头……

        好像很不稳定。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凝聚出来的数十头远古巨象虚影,数量一直在波动,极不稳定。

        “刀势种子!”

        刹那间,各大宗门的一些长老,忍不住惊呼。

        就在会武院中大多数人纷纷骇然的时候。

        “刀势种子?”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段凌天,突然睁开了双眸。

        只一眼,段凌天就看到,在那刀公子龙云手中六品灵刀掠出的时候,有一缕奇异的气息弥漫于其中,席卷向那刘月施展出来的漫天刀影形成的刀网。

        刀公子手里的六品灵刀,好像长了眼睛一般,直掠刀网一侧。

        仿佛能看出刘月那真实一刀的所在。

        下一刻。

        锵!

        铁器撞击声传来,刺耳无比。

        两股浩瀚的元力对轰,气流逆转,无形的涟漪波纹扩散而出,仿佛在会武院中掀起了一阵席卷向四面八方的飓风。

        轰!

        刀公子手中六品灵刀上蕴含的力量,完爆刘月手中六品灵刀上的力量,将刘月碾压。

        刘月手中的六品灵刀,直接被卷飞出去。

        锵!

        六品灵刀落地的声音,清晰可闻。

        “果然是刀势种子!”

        段凌天望着刀公子头顶虚空之上,那极不稳定的数十头远古巨象虚影,一脸惊讶。

        刀公子的刀势种子,赋予刀公子的力量,一直在五十多头远古巨象之力到八十多头远古巨象之力之间波动……

        段凌天看得出来。

        这,确实是势的种子。

        就如当初他顿悟后所领悟的风势种子。

        如果没有九龙战尊诀第四变风蛟变附带的地级高阶身法武技风卷残云,段凌天所领悟的风势种子,不可能蜕变成真正的风势。

        按照云霄大6上的铁律。

        一般来说。只有渡过了那六九雷劫的窥虚境武者,才能悟势。

        九龙战尊诀,乃是轮回武帝历经两世所创,打破了这个铁律。让段凌天能在元婴境时,凭借风卷残云领悟风势……

        当然,也只有修炼了九龙战尊诀的段凌天,才能做到这一点。

        若只是将这地级高阶身法武技风卷残云给其他元婴境武者修炼。却是不可能领悟风势。

        只因为,其他元婴境武者。并没有修炼九龙战尊诀,不能挥出风卷残云真正的奥妙……

        对其他元婴境武者来说,风卷残云和别的地级武技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等他们真正步入窥虚境时,才能修炼风卷残云,以此悟势。

        “就如这刀公子,他的刀势种子,虽然还可以成长……但极限,也就是堪比一百多头远古巨象之力!到时,将无法再次提升。只有等他真正突破到窥虚境时,才能让刀势种子蜕变成真正的刀势。”

        段凌天很清楚这一点。

        别的武者,毕竟和他不同。

        他是修炼了堪称逆天的级功法九龙战尊诀的人,而其他的武者,却没有如他这般的底蕴,所以,其他武者不可能在元婴境时领悟真正的势。

        “不过。这个刀公子能在元婴境六重时,能领悟出刀势种子,他的悟性,确实惊人。”

        念及至此,段凌天暗惊。

        当段凌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刀公子已经干脆利落的一腿扫出。将那没有了六品灵刀凭借的刘月踢飞了出去,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或许,在痴迷于武道的他的眼里,男人和女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轰!

        刘月狠狠的撞在一座凉亭的柱子上,身体一震,连吐几口淤血,脸色惨白。看着刀公子的一双眸子,流露出震撼之色…

        刀势种子。

        这个刀公子,竟然领悟了刀势种子!

        能在元婴境时就领悟势之种子之人,无疑是武道悟性群之辈……

        如此存在,一旦步入窥虚境,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领悟真正的势!

        “败了,我败了。”

        刘月一脸的失落。

        “龙宗主,你这义子当真了得,竟然在元婴境六重时,就领悟了刀势种子……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归元宗宗主动容,看向妖莲刀宗的宗主,一脸的羡慕。

        “刀公子悟性惊人,元婴境六重时就能领悟刀势种子,步入窥虚境前,定能让刀势种子成长到极限……日后,刀公子一旦步入窥虚境,必然能在短时间内领悟初悟刀势!”

        开山宗宗眼中夹杂着羡慕之色,感叹于妖莲刀宗宗主的运气。

        为何他就收不到这样的义子?

        “这个刀公子,竟然领悟了刀势种子?”

        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原来还对段凌天颇为自信,可如今见识到刀公子的手段,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悬了起来……

        “刘月,刀公子已经领悟了刀势种子,你败在他手中,不丢脸。”

        雪月门门主看着一脸失落的刘月,声音清冷,循循善诱。

        “是,师尊。”

        刘月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脸上的失落逐渐散去。

        “哼!”

        就在这时,刀公子龙云冷眼一扫刘月,淡淡的说道:“刘月,在我眼里,你对我的威胁,远没有段凌天对我的威胁大……我想跟你说的是,不要小看任何人!”

        谁也没想到,刀公子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言语间。有抬高段凌天,贬低刘月的架势。

        刘月脸色一沉,“刀公子,败在你的手里,我心服口服……只是,你现在说一个元婴境四重武者比我强,我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刘月的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段凌天的手段虽然诡异,更是能以弱胜强……

        然而。段凌天毕竟只是元婴境四重武者,能击败元婴境五重武者,已经让人震惊……

        如果说段凌天能跨越两阶击败元婴境六重武者,他们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嗯?云儿竟如此高看那段凌天?”

        妖莲刀宗宗主虎眉一掀,有些惊讶。

        据他对自己这个义子的了解,若非是被他这个义子真正放在眼里的人,是绝对不会被他这个义子高看的。

        “段凌天……”

        妖莲刀宗宗主的目光,不易察觉的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很快,他就现。

        自始至终。这个段凌天一脸云淡风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就算是他的义子,青林皇国当代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五大公子之一的刀公子龙云的赞赏……

        这个段凌天,似乎也没有放在眼里。

        “难道我看走眼了?”

        妖莲刀宗宗主心里一动,暗道。

        从段凌天现在的神态,他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段凌天能如此镇定,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他在故弄玄虚。

        其二,他是真的不屑于他那义子的赞赏。

        他更希望是前者。

        否则,这个段凌天就真的是太可怕了,可怕得让他心惊……

        “不信?”

        刀公子冷哼一声,淡淡的扫了刘月一眼,“那你就擦干净眼睛。好好的看清楚……”

        很快,刀公子的目光离开了刘月,微微扫出,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段凌天,我和刘月之间已经分出胜负……现在,我。龙云,是否有资格让你起挑战?”

        段凌天没有接话,身形一动,掠入场中,与刀公子对峙。

        他用行动回答了刀公子。

        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刀公子好像很是高看这个段凌天。”

        “难道刀公子看出了什么?”

        “哼!刀公子定是因为段凌天的一身武道天赋,才如此高看段凌天……”

        “我也觉得是这样。刀公子的天赋,确实不如段凌天!再过几年,刀公子或许真不是段凌天的对手……至于现在,段凌天比起刀公子,却是差得远了。”

        “不错!刀公子,乃是领悟了刀势种子的元婴境六重武者。刀公子的刀势种子,蕴含着过五十头远古巨象之力的力量……刀公子的实力,堪称元婴境七重之下无敌!”

        ……

        各大宗门的弟子,并不看好段凌天,一个个说到刀公子的时候,一脸的敬畏。

        刀公子,是他们这一代人眼中的偶像、楷模……

        是他们遥不可及的存在。

        “段凌天师弟。”

        郑松双拳紧握,有些担心。

        自刀公子施展出刀势种子以后,他对段凌天的信任,忍不住动摇了几分。

        势,对他而言,太遥远了。

        一般来说,那是虚境强者才能接触的存在。

        “哼!段凌天,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个元婴境四重武者,如何与领悟了刀势种子的刀公子抗衡!”

        黄济一脸的幸灾乐祸,仿佛已经看到了段凌天被刀公子击败的一幕。

        “段凌天……希望你能再创奇迹。”

        孟秋眼中流光闪烁,默默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