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5章 碾压

第385章 碾压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段凌天刻意为之。

        他,只用了一柄增幅强度和开山宗弟子手中七品灵刀相当的劣质七品灵剑……

        他,不想在灵器上占对方的便宜。

        他要让对方败得心服口服,彻底威慑对方。

        历经两世,段凌天深知。

        杀死一个人简单,可是想要让一个人彻底怕了你,不敢再兴起任何与你为敌的念头,却是极难。

        现在,段凌天要做的就是后者。

        他要让这个开山宗弟子彻底怕了他,日后看到他都要胆寒……

        嗡!

        咻!

        携带着力劈华山之威的一刀,和快如惊鸿闪电的一剑,直接对上。

        硬碰硬……

        锵!

        刺耳的铁器撞击声传来,伴随着两股浩瀚元力的冲撞……

        顷刻间,元力对撞影响了空气,在空气中形成了一圈圈涟漪般的波纹,扩散而出。

        满地的灰尘席卷、弥漫而起。

        这一刻,除了七星剑宗的几人以外,另外四大宗门的所有人,包括宗主、长老在内,尽皆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他们想知道,这对战的二人硬碰硬,最后会是谁胜出。

        他们的心里,更偏向于那个开山宗弟子。

        毕竟,开山宗弟子修炼的武技,一般都是偏向于力量。

        青林皇国五大宗门的弟子,论蛮力,开山宗弟子屈一指……

        据说,千年之前,开山宗的开山祖师,就是一位拥有怪力的第三虚境洞虚境的存在。

        凭借至强武力,仅一刀,就将一座绵延广阔的山脉斩成了两半,那被硬生生撕开的峡谷,正是开山宗现在的驻地所在。

        那里。原是被广阔山脉埋葬的灵穴之地,被开山宗的祖师现,从而掘了出来。

        正因如此,那位洞虚境强者传下来的宗门,被称之为开山宗。

        锵!!

        刺耳的声音,犹如还在会武院中众人的耳边回响。

        “小子,死!”

        开山宗弟子陡然爆喝一声。额头上青筋凸起,手中七品灵刀上元力暴涨。意欲碾压段凌天手中的七品灵剑。

        “想让我死?先问问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面对暴走的开山宗弟子,段凌天一脸的平静,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镇定无比。

        骤然。

        段凌天目光微冷,嘴角噙起一抹邪异。

        “不好!”

        段凌天嘴角泛起的邪笑,正好被开山宗弟子看到。虽然,他不知道段凌天为何会在这个时候露出这样的笑容,但潜意识里。他意识到自己应该主动退开。

        只是,他如果就这样退开,在旁人眼里,岂不是会以为他不如这个七星剑宗弟子?

        就在开山宗弟子内心不知该如何抉择的时候。

        颤劲!

        段凌天手中七品灵剑上的元力,猛然一颤,频率越来越快……

        可怕的颤劲,自段凌天手中的七品灵剑上宣泄而出。涌入了开山宗弟子手中的七品灵刀之内,毫无保留,去势汹汹。

        刹那间,开山宗弟子脸色大变。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眼前的七星剑宗弟子手中剑上传来的颤动之力,这颤动之力,到得后来。让他虎口一麻,连带五脏六腑在内,全身上下似乎都随之动荡了起来。

        “撒手!”

        陡然之间,段凌天爆喝一声。

        而就在这时,虎口被震裂、鲜血淋漓的开山宗弟子,适时的松开了手中的七品灵刀。

        在放下七品灵刀的刹那,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颤动停止了。

        这一刻。他有一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快感。

        只是,还没有仔细的品味这种快感,他就感觉到一股劲风迎面而来,携带着惊人的雷霆之威……

        “不!!”

        开山宗弟子只来得及爆喝一声。

        段凌天以颤劲让开山宗弟子撒手丢掉七品灵刀后,手中七品灵剑猛然一颤,直掠那开山宗弟子。

        “饶他一命!”

        就在这时,段凌天耳边传来了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的元力凝音。

        此刻,除了七星剑宗的几人以外,恐怕没有人是清醒的……

        其他人,都被段凌天刚才的一声撒手给吓懵了。

        在这些人的眼里,随着这个七星剑宗弟子一声惊喝,那开山宗弟子竟然真的撒手丢掉了手里的七品灵刀……

        这一幕,对他们而言,是那么的诡异,那么的不可思议!

        他们难以想象刚才生了什么。

        “魔鬼!”

        不少五大宗门的弟子,心里突兀冒出这一个念头,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惊喝一声撒手,就能让对手丢弃武器?

        这是什么手段?

        太诡异了!

        当然,也有不少细心的人现了开山宗弟子被震裂、鲜血淋漓的虎口……

        呼!

        刺耳的风啸声,在这寂静的会武院中,显得格外清晰。

        啪!

        段凌天手里的七品灵剑,在关键时刻,将剑刃转成了剑身,狠狠的拍在开山宗弟子的身上。

        后者被这股巨力轰中,五脏六腑一颤,飞出去的同时,连吐几口淤血,最后狠狠的摔下。

        而就在这时。

        风卷残云!

        段凌天动了,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阵飓风,在开山宗弟子的身体落下时,先一步到了对方的落地之处。

        嗖!

        眼看开山宗弟子落下,段凌天一腿横扫。正中开山宗弟子小腿和大腿的交接处。

        咔擦!

        “啊!”

        清脆的骨折声、凄厉的惨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刺耳无比,让在场之人一阵毛骨悚然。

        轰!

        终于,开山宗弟子一边惨叫,一边摔落在地,正好跪在了段凌天的面前。

        他的五官扭曲而狰狞,痛到极致。

        “放肆!”

        终于,那开山宗宗主回过神来。脸色大变,霍然站起,意欲掠向段凌天。

        几乎在同一时间。

        “滕宗主。”

        令狐锦鸿淡淡的看了开山宗宗主一眼,“他们一战之前,你开山宗弟子对段凌天说过什么,想来你也听得一清二楚。小辈的事,就让小辈自己去解决吧……如何?”

        开山宗宗主哑然。

        这才想起。在他开山宗的弟子和这个七星剑宗的变态弟子交手之前,他开山宗的弟子。似乎大肆羞辱了对方。

        更扬言要让对方改名改成什么凌跪地……

        自知理亏,他只能压下心中的怒火,坐了回去。

        但他那看向段凌天的目光,还是夹杂着一丝丝慑人的寒光……

        七星剑宗,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妖孽的天才弟子。

        年仅二十二岁,元婴境四重!

        如此天赋,简直比那青林皇国当代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五大公子还要妖孽……

        就算是那五大公子之,堪称青林皇国百年来武道天赋最为妖孽之人,一身天赋似乎也远比不上这个七星剑宗弟子。

        看着这个七星剑宗弟子。他的心里又羡慕、又嫉妒。

        为什么他开山宗就收不到如此妖孽的弟子?

        “现在,你觉得如何?”

        段凌天俯瞰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开山宗弟子,目光平静得可怕,“你,现在跪在地上,跪在我的面前……你,是否还觉得我配不上段凌天这个名字?你。是否还觉得你有资格帮我改名?”

        你,是否还觉得有资格帮我改名?

        段凌天的话,落在会武院中众人的耳中,让所有人一阵叹然。

        很明显,段凌天的愤怒,正是源自于开山宗弟子之前的一番话。

        开山宗弟子本就在尽量忍受着折骨之痛。咬紧牙关,身体瑟瑟颤抖……

        如今,听到段凌天的话,他想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心生羞愧之感,一时之间,只感觉气血上涌。难以抑制。

        “噗!”

        最后,开山宗弟子胸膛宛如风箱般起伏了一阵,脸色涨红,吐出一口淤血,硬生生栽下,昏死了过去。

        段凌天皱了皱眉,没想到对方这么没用。

        返回凉亭,虽然只需要几步路,但就是这几步路,段凌天却可以感觉到一道道目光,好像下雨一般,纷纷落在了他的身上。

        “段凌天师弟,我真没想到,你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境四重,都追上我了。”

        郑松将段凌天迎到身边坐下,兴奋一笑。

        但他的目光深处,却夹杂着几分黯然。

        他比段凌天年长七岁,一身修为,才和现在的段凌天相当,让他源自内心感到羞愧……

        不过,很快,他又释然了。

        他的这个段凌天师弟,根本就是一个变态,谁要是拿自己跟他比,简直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黄济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刚才,他一昧的挤兑段凌天,让段凌天和那开山宗弟子一战,就是想让那开山宗弟子教训段凌天一顿。

        “这个段凌天,竟然突破到了元婴境四重!”

        只是,黄济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眼中应该只是元婴境二重的段凌天,竟然隐藏得这么深,一身修为步入了元婴境四重!

        孟秋坐在黄济的身边,脸色忽青忽白。

        他知道,从今日开始,他算是和段凌天彻底走上对立面了……

        这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懊悔。

        黄济挤兑段凌天,那是黄济自己的事,他为何要去凑热闹?

        若非如此,他和段凌天也不至于走上对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