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5章 ‘会武’

第375章 ‘会武’

        天枢殿,作为七星剑宗宗主的修炼之地,比起天权殿、开阳殿都要大上一些。

        刚到天枢殿外,段凌天就看到一个灰衣青年男子迎面而来。

        青年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长相普通,面无表情,手握入鞘之剑,缓步走来……

        看青年男子衣服上的标记,明显是一位内门弟子。

        “你就是段凌天?”

        青年男子立在段凌天身前,一双眸子流露出精光,语气平静的问道。

        “是。”

        段凌天点头,心里暗惊。

        凭借敏锐的精神力,以及轮回武帝毕生的经验。

        他可以看出,这个青年男子的年纪,虽不如那开阳峰峰主之子郑松,可一身修为却比郑松还要高深。

        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误。

        此人的修为,已经步入了元婴境四重。

        “他的年纪,感觉比那琴公子还要小……”

        段凌天心里微动。

        “师尊等你多时了。”

        青年男子招呼段凌天一声,旋即转身,带着段凌天走进了天枢殿大殿。

        “师尊。”

        青年男子将段凌天带进大殿后,毕恭毕敬的向大殿中的中年男子欠身,随后才转身离开大殿,守在了大殿之外。

        宛如化作了一尊门神。

        “宗主。”

        段凌天看向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算是行过礼了。

        中年男子,正是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

        “刚才那人,竟是宗主的弟子。”

        段凌天恍然大悟。

        令狐锦鸿紧紧的盯着段凌天,对于这个飞崛起的七星剑宗弟子,他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这个段凌天的崛起,简直就是七星剑宗的一个传奇!

        “段凌天。”

        令狐锦鸿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我听说。三日前,那琴公子曾经降临我们七星剑宗……你,和他定下了两年之约?”

        “是。”

        段凌天点头,对于令狐锦鸿知道这件事,并不觉得意外。

        开什么玩笑!

        令狐锦鸿,乃是七星剑宗宗主,整个七星剑宗上下。到处都是他的耳目。

        “不愧是我们七星剑宗立宗以来的第一天才……段凌天,我很期待两年后你和琴公子交手的一幕。”

        令狐锦鸿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旋即岔开话题,“你可知我这次找你来所为何事?”

        段凌天摇头,表示不知。

        “那你可知,在青林皇国,除了我们七星剑宗以外,还有另外四大顶尖宗门?”

        令狐锦鸿又问。

        “听说过。”

        段凌天点头,这个他倒是听熊全提起过,“宗主,你叫我来。难道和那四大宗门有关?”

        对于段凌天一针见血,令狐锦鸿有些惊讶,点了点头,“一年后,是我们青林皇国五大顶尖宗门的会武之日……我今日找你来,主要就是想跟你说说这件事。”

        “会武?”

        段凌天眉头一掀,有些好奇。

        “会武。是我们青林皇国五大顶尖宗门多年前就留传下来的传统……三年举行一次。会武之日,五大宗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弟子,会进行武比交流。”

        令狐锦鸿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们七星剑宗年轻一辈,近来年都没出过什么出彩的弟子。两年前的那一次会武,还有五年前的那一次,我们七星剑宗参与会武的弟子,甚至无一人进入前三。”

        段凌天双眸一亮。

        会武?

        似乎有点意思。

        此刻,段凌天可以感受到令狐锦鸿的无奈。

        七星剑宗,好歹也是青林皇国公认的第一宗门,连续两次会武。竟无一个七星剑宗弟子杀入前三,无疑也是在说明着七星剑宗后辈子弟的不济。

        如今,七星剑宗强势,依靠的都是老一辈强者。

        可以想象,未来的七星剑宗,当老一辈强者逐渐退隐,若无后起之秀,必然会走向没落。

        “其它宗门的年轻弟子很强?”

        段凌天好奇的问道。

        令狐锦鸿点头,“青林皇国五大公子,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其中两人,便是出自于另外两大宗门。还有,那四大宗门之中,还有几个天赋仅逊色于五大公子的人物。”

        “宗主的意思是,让我参与一年后五大宗门年轻一辈子弟的会武?”

        段凌天问。

        “是。”

        令狐锦鸿点头,目光炙热的看着段凌天,“如今,我们七星剑宗,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弟子,天赋比较出彩的,除了我的弟子黄济、天玑峰峰主的弟子孟秋、开阳峰峰主之子郑松,也就只有你一人……”

        “他们三人,实力虽比你强,但年纪却远比你大……你,和他们不同,有着无限的潜力!一年后,我并不奢望你能名列五大宗门会武前三,主要是想让你去见识见识。”

        “等再过四年,我相信,你想要拿到会武第一的荣耀,无疑是一件极其简单之事!”

        令狐锦鸿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见识见识?

        段凌天嘴角一抽。

        看来,这个七星剑宗宗主,是真的对他没信心。

        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他虽然展现出强大的天赋,但他现在毕竟只是元丹境九重武者,别说是和那四大宗门的杰出弟子比,就算是七星剑宗内门中比较出色的三人,他也远远不及。

        宗主的打算很明显。

        一年后,带上他去见识见识那五大宗门的会武。

        等到四年后的会武之日,才渴望他能为七星剑宗争光,一举拿下会武第一的殊荣!

        “段凌天,在接下来的四年,宗门会不遗余力的栽培你……从今往后,你就待在我这天枢殿修炼吧。我这里,乃是七星剑宗九大灵穴的主灵穴所在,修炼环境是七星剑宗中最好的。”

        令狐锦鸿看向段凌天,缓缓说道。

        明显将七星剑宗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令狐锦鸿此言,段凌天不觉得意外。

        毕竟,现在的令狐锦鸿,是铁了心想让他拿到四年后会武第一的殊荣……

        这个殊荣,对七星剑宗意义非凡,代表着七星剑宗年轻一辈的再度崛起!

        “最好的修炼环境?”

        虽然,段凌天刚来到天枢殿的时候。也现这里的修炼环境胜过那天权殿和开阳殿。

        只是,和他的石钟乳洞比。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宗主,我已经习惯了我现在的修炼之地。”

        段凌天婉言拒绝了令狐锦鸿的好意。

        在他的眼里。

        他现的那个石钟乳洞,才是当之无愧的七星剑宗最好的修炼之地……

        当然,他没有说出来。

        石钟乳洞,是他的秘密。

        最少,在他离开七星剑宗之前,是他的秘密。

        “段凌天,你……”

        令狐锦鸿没想到段凌天会拒绝他的好意,一时间愣住。继续劝道:“段凌天,好的修炼之地,能提升你的修炼度……天枢殿,是你最好的选择。”

        “你大可放心,我只是让你在天枢殿修炼,并无收你为徒的意思……以你这一身的天赋,我自问没资格做你的师尊。”

        说到后来。令狐锦鸿自嘲一笑。

        “宗主,你误会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我这人习惯了一个地方,最少也要一两年才能适应……说实话,我现在还只是勉强适应了天权峰的修炼之地。你让我突然到天枢殿修炼,我担心我的修为进境会更慢。”

        令狐锦鸿的坦荡。让段凌天源自心底感到敬畏。

        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位真君子。

        绝非死去的那个天权峰峰主吴道所能比。

        “原来如此。”

        令狐锦鸿恍然大悟,并没有怀疑段凌天此言的真假。

        在他看来。

        若非如此,段凌天不可能不愿意到天枢殿修炼。

        毕竟,天枢殿的修炼环境,远胜七星剑宗其它地方。

        当然,令狐锦鸿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石钟乳洞的存在。

        否则,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强迫你……这四年之内,你但凡有修炼上的需要,诸如丹药一类,可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帮你。”

        令狐锦鸿对段凌天许诺道。

        为了让段凌天能在四年后的五大宗门会武上为七星剑宗争光,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培养段凌天……

        只为了让段凌天得到会武第一的殊荣!

        “那我就不客气了。”

        段凌天点头一笑,没有拒绝,眼中流露出一缕精光……

        看来,往后的修炼,他又可以省下一大笔钱了。

        向令狐锦鸿告辞离开的时候,段凌天再次见到了守在大殿之外的青年男子。

        这个青年男子,应该就是宗主令狐锦鸿刚才提起过的亲传弟子黄济。

        这个黄济,年纪比郑松小,却远比郑松强。

        想来,那一年后的五大宗门会武,宗主令狐锦鸿也将大部分希望寄托在黄济的身上。

        “这黄济,乃是元婴境四重……一年后,如无意外,应该可以突破到元婴境五重。”

        段凌天眼中流光闪烁,充斥着难以言表的情绪,“也不知道,一年之后,那五大宗门会武开始之时,我的修为能突破到何等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