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1章 妖兽‘乌鹏’

第371章 妖兽‘乌鹏’

        “故意?”

        面对吴永前的歇斯底里,段凌天忍不住笑了,“你说我是故意要害死吴道峰主?”

        “没错,就是你害死了我的义父!”

        吴永前双眸赤红,弥漫着噬血的杀意,择人而噬。

        看白痴一般扫了吴永前一眼,段凌天又看向了令狐锦鸿,“宗主,我当时在吴道峰主面前形容的灵果特征,确实和我当初服用过的灵果一般无异……至于吴道峰主找到的那枚灵果,以我的猜测,应该只是和我服用的那枚灵果特征相似。”

        “只是,我很好奇,就算是我,都懂得用银针先试探灵果是否有毒,才敢服用……难道,吴道峰主没有试探过他得到的那枚灵果,就直接服下了?”

        段凌天的语气间,充满了疑惑。

        “吴道峰主试探过那枚灵果的。”

        就在这时,七星剑宗一众高层中走出了一个白苍苍的老人,老人慈眉善目,对段凌天微笑点头后,说道:“吴道峰主得到的那枚灵果,他用银针试探过,并没有试出毒性……后来,他还是不放心,便找了我和另外几位炼药长老,让我们帮忙。”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可根据我们的试探,那枚灵果,确实没有任何毒性!现在看来,那枚灵果里面的毒性极为隐秘,根本无从试探……我管仲这一生,还是第一次知道世间竟还有如此灵果存在。”

        说到这里,老人叹了口气。

        管仲!

        段凌天眸子一凝。

        据他所知,七星剑宗之中,唯一的一位六品炼药师,就叫管仲。

        也是掌控七星剑宗炼药堂的炼药长老。

        嘶!嘶!嘶!嘶!嘶!

        ……

        一阵阵倒吸冷气之声,此起彼伏。

        让天枢峰峰巅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就算是管仲长老,都无法试探出那枚灵果的毒性?”

        “那天权峰峰主,运气还真是……”

        “看来。以后就算我们得到了某种灵果,也不能直接服用,最好是先抠出一小块给凶兽服用,凶兽若是不死,我们再服用。”

        “那吴道峰主,若是懂得用这种方法试毒,也不至于中毒身死。”

        “或许。就连吴道峰主自己都没有想到,那枚灵果之毒。竟是无法用常规手段试探出来的。”

        ……

        一群七星剑宗弟子忍不住感叹,都觉得天权峰峰主吴道死得冤枉、死得憋屈。

        “段凌天,你肯定认得那种灵果,所以故意让我师尊去找,是吗?”

        吴永前死死的盯着段凌天,厉声质问道。

        “白痴!”

        段凌天冷眸一扫吴永前,语气平静,“你没听到管仲长老的话?那种灵果,就算是他。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难不成,你觉得我的见识还能胜过管仲长老?”

        “而且,据我所知,有许多灵果,特征相似,但药力却不尽相同。”

        段凌天看向管仲,缓缓的问道:“管仲长老。可是如此?”

        管仲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云霄大6中,灵果种类无数,但药力却不尽相同……就我所知道的,有好几种灵果,和其它灵果特征相似。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管仲话音一落,毫无意外的在天枢峰峰巅引起了一阵骚动。

        “看来,那吴道峰主应该是刚好找到了特征类似的灵果……只是,他找到的那枚灵果,特征虽和段凌天服用的灵果相似,但药力却是两个极端。”

        “不错。段凌天服用的灵果,给了他极大的好处。让人羡慕!可吴道峰主服用的灵果,却是一种连管仲长老都无法试出毒性的灵果。”

        “这种灵果,闻所未闻!恐怕也只有让人或兽亲身试毒,才能试出这种灵果的毒性……只是,一般人得到灵果,又岂会和其它人、兽分享。”

        “吴道峰主,将成为我们七星剑宗有史以来,死得最是憋屈的天权峰峰主!”

        ……

        这些七星剑宗的窃窃私语,落入段凌天耳中,让段凌天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

        那吴道,确实倒霉,死得憋屈。

        断魂果,都能让他遇上。

        这个事实,现在还让段凌天有些回不过神来,有一种好像在做梦的感觉。

        当初他随口杜撰出断魂果的毒性,只是为了敷衍吴道。

        却没想到,那吴道真的去原始森林找断魂果……

        更没想到的是,那吴道竟然真的找到了断魂果!

        或许,在吴道找到断魂果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宗主,事情的来龙去脉,你都已经知道……如果吴道峰主真是因为那枚毒果而死,那也只能说是阴差阳错。我也没想到,原始森林内还有另一种毒果和我服下的灵果特征相似,而且还让吴道峰主找到了。”

        段凌天看向令狐锦鸿,缓缓的说道。

        令狐锦鸿一抬手,元力动荡,笼罩而落,卷起那地上的六品灵剑秋水……

        片刻,这柄原属于天权峰峰主吴道的六品灵剑,落在了令狐锦鸿的手里。

        “天权峰峰主吴道,误服毒果而死,与他人无关……六品灵剑秋水,暂由我代为保管,留给下一任天权峰峰主。”

        令狐锦鸿说到这里,双眸一凝,猛然看向那正要再次开口的吴永前。

        凌厉的目光,让吴永前一个激灵,紧紧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半句……

        “散了吧!”

        令狐锦鸿的声音传递而落,宣告着今日闹剧的结束。

        下一刻,在所有七星剑宗弟子的眼中,令狐锦鸿的身体逐渐的淡化,先是化作虚影,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凌天,三日后,到天枢殿。”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了一道温和的元力凝音。

        段凌天听得出来。

        这。正是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的声音。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在令狐锦鸿离去之后,吴永前一阵咆哮,扛起了吴道的身体,狂奔下天枢峰……

        所过之处,七星剑宗弟子纷纷避让。

        “我原以为这吴永前有什么铁一般的证据,可以证明是段凌天害死了吴道峰主……没想到。到了最后,这一切竟是一场闹剧。”

        “不过。我们总算是知道了段凌天以弱胜强的秘密。”

        “段凌天不只武道天赋强,运气也好得离谱,让人眼红!”

        ……

        在一阵阵热闹的议论中,七星剑宗弟子逐渐散去。

        “哼!”

        胡雪峰冷眸一扫段凌天,咬咬牙,一脸不甘的转身离去。

        高空之上,一群七星剑宗高层,也逐渐散去。

        “段凌天,我迟早会得到易筋洗髓经。”

        赵林深吸一口气。御空远去。

        前一刻还热闹无比的天枢峰峰巅,一时间沉寂了下来,只剩下一些稀稀落落站在交易殿附近的内门弟子,以及段凌天几人。

        呼!呼!

        两道身影,掠空而下。

        开阳峰峰主郑凡,摇光峰峰主秦湘。

        就在他们落在段凌天几人身边的时候。

        嗖!

        在天枢峰峰巅远处的云雾之后,传来一阵刺耳的风啸声……

        风啸声越来越近!

        “嗯?”

        秦湘柳眉微蹙。凝眸看向那声音传来之处,喃喃的道:“是妖兽。”

        一时间,段凌天、郑凡等人也看了过去。

        远处高空,云雾动荡,一道迅疾无比的黑影,正穿云纳雾飞掠而来。所过之处,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气流,气势如虹。

        片刻之后。

        那一道黑影,靠近了天枢峰峰巅。

        只要再穿过几层云雾,就能现于众人的眼前。

        “窥虚境一重妖兽!”

        这时,段凌天那敏锐的精神力,隐隐探出了这黑影的底细。

        “不对!”

        突然。段凌天精神力一荡,脸色微凝,“这只妖兽还携带着一人……好像是一个元婴境七重武者!”

        嗖!

        终于,一道庞大的黑影,穿过了段凌天几人眼前的云雾,现身而出,悬浮在高空之上。

        “那是什么?!”

        “好像是妖兽……什么妖兽这么大胆,竟敢闯我们七星剑宗!”

        ……

        天枢峰峰巅,交易殿附近的内门弟子,纷纷围了过来,仰望着空中的那一道庞大黑影。

        如今,段凌天的目光也落在了黑影之上。

        这是一只飞禽类妖兽,似鹰非鹰,通体闪亮的黑色羽翼,双翅张开,宛如垂天之云,翅尖上的羽翼,更是宛如利刃,在稀薄的阳光下,闪烁着慑人的光泽。

        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乌鹏!”

        很快,就有一些内门弟子惊呼。

        乌鹏?

        段凌天闻言,开始搜掠轮回武帝的记忆……

        片刻,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乌鹏,窥虚境妖兽,成长到极致,一身实力堪比窥虚境三重武者……

        乌鹏,是鹏类飞禽妖兽和鹰类飞禽妖兽结合的产物。

        “乌鹏,既有鹏类飞禽妖兽的度,又有鹰类飞禽妖兽的攻击……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妖兽。”

        段凌天心里微动。

        此刻,他最好奇的,还是坐在乌鹏后面的那人。

        骤然。

        呼!

        乌鹏落空而下,在它背后盘腿而坐,膝上放着一张琴的身影,也落入了段凌天的眼中。

        陡然之间。

        “铮!”

        来人伸手抚琴,琴音一颤,传递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