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0章 一切的缘由

第370章 一切的缘由

        “段凌天……你,很好。  ”

        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看向段凌天,自始至终古井无波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刚才之事,我不再追究,就此作罢!”

        就此作罢!

        令狐锦鸿这么说,明显是没打算再和段凌天计较刚才所生的事。

        “宗主!”

        赵林目光微冷,一脸的不甘心,“这段凌天……”

        赵林话没说完,就被令狐锦鸿打断,“赵林,你在质疑我的决定?”

        令狐锦鸿的声音,平静中夹杂着冷意,让赵林一个激灵,惊慌失措的摇头道:“赵林不敢!”

        这时,天枢峰峰巅之上,又是一阵闹腾。

        “宗主还真是看重段凌天,这就算了?”

        “看来,武道天赋强,确实有特权。”

        ……

        一些七星剑宗弟子,言语之间,对段凌天羡慕不已。

        如今,关心段凌天的一群人,诸如李菲、可儿等人,都是松了口气。

        至于恨不得让段凌天死的人,像吴永前、柳诗歌之流,却是脸色阴郁。

        “没想到,让这个小畜生逃过了一劫!”

        胡雪峰看了一眼跟在段凌天身后的李菲和可儿,咬牙切齿。

        这个段凌天,凭什么得到这么多美人的青睐?

        先是一个李菲。

        现在,又多了一个姿色不下于李菲的女子!

        而且还是天璇峰峰主的亲传弟子。

        一时间,胡雪峰满腔嫉恨的妒火升起,仿佛能燃尽一切……

        “多谢宗主。”

        段凌天对令狐锦鸿道谢一声,不卑不亢。

        令狐锦鸿看着段凌天,赞赏的点了点头,心里微动,“这个段凌天,倒是和其他七星剑宗弟子不同……其他弟子,站在我面前时,毕恭毕敬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段凌天却是不知道。

        就因为他此时的随意,又让令狐锦鸿高看了他几分。

        “宗主,你要为我义父做主啊!”

        突然之间,吴永前的声音响起,宛如一根导火线,彻底点燃了天权峰峰巅的气氛。

        这时,在场之人才回过神来。

        想起了今日他们汇聚在这里的原因……

        “天权峰峰主不会真的是段凌天害死的吧?”

        “不太可能……天权峰峰主。一身修为窥虚境九重,段凌天怎么可能害死他。”

        “这倒也不一定。你别忘了段凌天过去所创造的种种奇迹……”

        “是啊,不管是什么奇迹,只要是生在段凌天身上的,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如果天权峰峰主真是被段凌天害死的,那今日就算宗主再如何看重段凌天,段凌天恐怕也是难逃一死了。”

        ……

        一群七星剑宗弟子,又开始窃窃私语。

        此刻,令狐锦鸿看向段凌天的目光,陡然凌厉了起来。沉声问道:“段凌天,吴永前说,是你害死了天权峰峰主……你,可知罪?”

        吴永前也适时的看向段凌天,双眸赤红,宛如化作一只嗜血的凶兽,蛰伏在一侧旁窥视着段凌天。

        随时准备扑上去!

        “宗主。吴道峰主之死,与我无关,我何罪之有?”

        段凌天摇了摇头,矢口否认。

        虽然,吴道是因为服下断魂果而死。

        可在他看来。

        吴道之死,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若非吴道窥伺他的元力运用手段。他也不会随口描述那断魂果的特征。

        吴道找到断魂果,服下身亡,根本就是自己倒霉,咎由自取!

        “段凌天,你胡说!”

        吴永前听到段凌天否认,脸色大变,近乎咆哮道:“若非你误导我义父去找那枚毒果。他也不会服下毒果,毒身亡……都是你,是你骗了我的义父,让他误以为那是一枚可以让元力变异的灵果!”

        “到底怎么回事?”

        令狐锦鸿剑眉一抖,凌厉的目光,宛如化作一柄剑,直掠吴永前,让吴永前身体没来由一颤,额头上直冒冷汗。

        这一切,吴永前之前并没有提起过。

        只说是段凌天害死了天权峰峰主……

        “还是我来说吧。”

        段凌天抢先一步开口,看向令狐锦鸿说道:“宗主,当日,吴道峰主看穿了我的秘密以后,就想要从我的手里得到能以弱胜强的元力运用手段……”

        说到这里,段凌天顿了一顿。

        “元力运用手段?”

        令狐锦鸿剑眉一挑,有些惊讶。

        “宗主,我之所以能以弱胜强,就是因为我的元力可以施展出一种极为玄妙的手段!吴道峰主,正是看穿了我的手段,所以召见我,想要从我手里得到那种手段,据为己有!”

        段凌天直言道。

        “哼!”

        吴永前冷哼一声,“段凌天,当日,我义父想要得到你的元力运用手段,也是想要贡献给宗门……你别血口喷人,污蔑我的义父!”

        “污蔑?”

        段凌天笑了,淡淡的说道:“吴永前,我很好奇,你现在说的这番话,你自己信吗?吴道峰主若是真想让我将那种元力运用手段贡献给宗门,为何不先禀报宗主再做决断?”

        “由此可见,他是为了一己私欲!”

        段凌天说到后来,直言无忌,丝毫不留情面。

        “你!!”

        吴永前脸色难看,此刻,他可以感觉到四周扫来的怀疑目光。

        显然,没人相信他说的话。

        段凌天继续说道:“后来,我就将有关我那元力运用手段的秘密告诉了吴道峰主……”

        段凌天说到这里的时候。

        在场之人,除了吴永前以外,目光几乎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管是七星剑宗的一众高层,还是一群七星剑宗弟子。

        此刻,他们对有关段凌天那元力运用手段的秘密,充满了兴趣。

        只因为,那是段凌天以弱胜强的手段。

        是段凌天的底牌!

        “段凌天就是凭借那种元力运用手段,以元丹境九重修为,杀死元婴境一重内门弟子的?”

        “应该是。”

        ……

        一些七星剑宗弟子。窃窃私语,双眼放光的盯着段凌天。

        可以想象。

        要是他们能掌握那种手段,他们的实力必然也将得到极大的提升。

        他们也不想想。

        就算真有那种神奇玄妙的手段,段凌天会共享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再次开口。

        “我告诉了吴道峰主有关我那元力运用手段的秘密……我的元力,正是因为我在原始森林内遇到的一枚灵果,而生的异变。当初。我服下那枚灵果以后,元力就生了变异。所以才拥有了一身以弱胜强的手段!”

        段凌天的话,引起了一阵叹息声。

        “原来,段凌天是服下了灵果,才拥有那一身诡异的手段!”

        “灵果,特别是如此神奇的灵果,乃是一种极为难得的奇遇,旁人难以复制。”

        ……

        一些七星剑宗弟子,忍不住感叹。

        段凌天继续说道:“后来,我向吴道峰主描述了那枚灵果的特征……自那一次离开天权峰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吴道峰主。”

        说到这里,段凌天看向吴永前,淡淡的说道:“至于他为何污蔑我害死了他的义父,我就不得而知了。嗯,或许是因为当初我废掉了他的右臂,所以他才想到用这种污蔑的手段找我报仇……”

        “又或许,吴道峰主之死。也是他一手造成!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污蔑我,为了得到吴道峰主的六品灵剑秋水。”

        段凌天说到后来,嘴角泛起一抹冷意。

        “你胡说!”

        听到段凌天的话,吴永前脸色大变,身上元力动荡。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了一只残暴的凶兽,扑向了段凌天。

        咻!

        在吴永前手中,六品灵剑秋水再现……

        一百六十多头远古巨象之力,全爆!

        面对来势汹汹的吴永前,段凌天目光平静,猛然抬手。一柄窄剑凭空出现。

        也是一柄六品灵剑!

        顷刻间,段凌天出手了。

        拔剑术!

        “锵!”

        两柄六品灵剑相撞,段凌天手中颤劲一抖,逼迫吴永前弃剑。

        在吴永前手中剑脱手落地的刹那。

        嗖!

        段凌天一脚踢出,将吴永前踢飞了出去,后者狠狠摔落在地,狼狈不堪……

        “我要杀了你!”

        吴永前挣扎着站起来,再次扑向了段凌天。

        “冥顽不灵!”

        段凌天目光微冷,动了杀念。

        “哼!”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宛如自冰窟内传出,让空气都凝结了几分。

        刹那间,飞掠向段凌天的吴永前,诡异的停在半路上,身体僵硬,半天没有动静,额头上直冒冷汗……

        “好强!”

        段凌天双眸一凝,心中一颤。

        在令狐锦鸿的气势凝聚而出,落在吴永前身上的那一刻,他敏锐的精神力就清晰的感应到了……

        令狐锦鸿,仅用气势,就让吴永前难以动弹分毫。

        不愧是七星剑宗宗主,入虚境强者!

        直到令狐锦鸿收起气势,吴永前才恢复了动静,涨红着脸,激动的说道:“宗主,你别听段凌天信口雌黄!我的义父,正是服下了他所描述的那种灵果,这才毒身亡……”

        “他肯定是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的!”

        说到后来,吴永前有些歇斯底里。

        这时,在场之人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一切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