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62章 元婴境之下第一人

第362章 元婴境之下第一人

        “柳大哥,你别听这段凌天的,你……”

        范建脸色大变的同时,有些慌乱,因为他现柳诗歌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让他一起登上生死台和段凌天一战。

        他有自知之明。

        他远非段凌天的对手!

        段凌天想要杀他,一剑足矣。

        只是,范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柳诗歌打断了,“范建,你放心,有我柳诗歌在,保证你少不了一根汗毛!”

        柳诗歌言语之间,充满了强大的自信,属于元婴境武者的自信。

        “怎么,你不信我?”

        眼见范建的脸色依然难看,半天没有回应自己,柳诗歌有些下不来台了,脸色不由一沉。

        “柳大哥,我……”

        范建一脸苦涩,他想要和柳诗歌说,段凌天既然让他一起上生死台,肯定是有所把握。

        但他终究是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柳诗歌眼中的决然。

        他和柳诗歌早就认识,知道柳诗歌的为人。

        他心里清楚,柳诗歌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没有人能阻拦,他再多说也没用。

        “放心,我刚才对这个段凌天出手,就是为了试探他的深浅,看看他这一年来的修为进境……既然他没有突破到元婴境,我自然不惧他。”

        就在这时,柳诗歌的元力凝音传入范建耳中,让范建心中一定。

        原来,刚才柳大哥出手,是为了试探段凌天的深浅……

        眼见柳诗歌如此自信,范建心里担忧少了几分。

        骤然。

        范建看向段凌天,冷声道:“段凌天,你的条件,我范建可以答应!我就和柳大哥一起,登上生死台,与你一战!”

        段凌天听到范建的话,神容一滞。脸上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

        就好像是难以相信范建会答应这个条件一般。

        只是,他的脸色,落在柳诗歌和范建的眼中,却让后者觉得他是在心虚,让后者自信大增。

        “范建,胆小如……竟然也敢和我登上生死台一战,真是让人意外。”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日后你段凌天注定将成为无信之人,在这七星剑宗之中,将难以立足。”

        范建冷笑,一脸的得意。

        眼见段凌天如此,他自然以为段凌天刚才是故意说出让他一起登上生死台的条件,想让他知难而退。

        到时,这段凌天就可以冠冕堂皇的拒绝柳大哥的生死台之约。

        这一刻,范建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聪明。

        “哼!”

        段凌天冷眸一扫范建,嘴巴微动。元力凝音,破入范建的耳膜,“范建,就算我不是柳诗歌的对手,我也会在他对我出手之前,杀死你!然后,我会跃下生死台。到时,有郑松师兄庇护,柳诗歌,注定无法杀我。”

        范建听到段凌天的元力凝音,脸色微变,却不遑多让。“那就看是你先杀死我,还是柳大哥先杀死你。”

        接着,范建将段凌天元力凝音跟他说的一番话转告给柳诗歌,让柳诗歌的一双眸子忍不住凝起。

        “范建,你大可放心,有我在,他杀不了你。”

        柳诗歌元力凝音回复范建。语气间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我相信柳大哥。”

        范建连忙应声。

        现在,柳诗歌和范建二人,对于段凌天应下这一次的生死台之约,再无怀疑。

        段凌天,并非是真有自信。

        而是想要浑水摸鱼。

        与他们二人登上生死台一战是假。

        想要杀死范建,然后逃遁才是真。

        “段凌天师弟,你是否再考虑一下?”

        郑松皱了皱眉,想要进一步制止段凌天。

        郑松的作为,让柳诗歌和范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此时此刻,他们真担心这件事会被郑松给搅黄。

        “郑松师兄,人活一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既然我段凌天放下话来,那我自然是一诺千金。”

        段凌天摇了摇头,拒绝了郑松的好意。

        周围一阵哗然。

        “这个段凌天,还真要和柳诗歌、范建登上生死台一战?”

        “他简直疯了!”

        “元丹境九重,也想对抗元婴境一重?异想天开!”

        ……

        围观的一群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没有人看好段凌天。

        “走,去生死台!”

        柳诗歌冷眸一扫段凌天,招呼范建一声,往峰巅另一侧而去。

        七星剑宗主峰天枢峰的生死台,就在这天枢峰峰巅,位于悬崖一侧,耸立而起,铺满了染血一般的地砖。

        呼!呼!

        到了生死台,柳诗歌和范建身形一动,率先登上。

        这时,段凌天和郑松并肩而行,后面跟着一群内门弟子,缓步往生死台而来,浩浩荡荡。

        “段凌天师弟,你真有把握?”

        虽然段凌天的元力凝音中透露出强大的自信,但郑松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对段凌天,他一直很感激。

        是段凌天让他的父亲一举突破到入虚境!

        这是天大的人情!

        难还。

        “郑松师兄,我并非第一次登上七星剑宗的生死台,可在生死台上死去的,向来都是我的对手……放心,我不会有事。”

        段凌天一脸的云淡风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郑松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他选择相信段凌天。

        以段凌天过去的事迹来看,段凌天,并非冲动之人。

        他每一次登上生死台之前,都没有人看好他,可他每一次都能出乎他人的意料,将对手一一杀死。

        段凌天,创造了太多的奇迹。

        只可惜,他都无缘亲眼所见……

        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机会。

        他,很期待。

        不一会儿。段凌天来到了生死台前。

        而生死台周围,也站满了人。

        只要是在天枢峰峰巅的人,不管是内门弟子,还是内门长老,如今都汇聚过来看热闹……

        “生什么事了?”

        一些刚过来的内门弟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很快,随着其他内门弟子的解释。他们恍然大悟……

        原来,段凌天要和柳诗歌、范建登上生死台一战。

        以一敌二!

        “段凌天突破到元婴境了?”

        这是他们听说这件事以后。第一个念头,忍不住惊呼出声。

        “没有。”

        一些知情的内门弟子摇头,“段凌天还没有突破到元婴境,只是元丹境九重……他之所以愿意登上生死台,多半是因为范建。”

        “不错,他和柳诗歌师兄的冲突,追根究底,还是因为范建这个罪魁祸。或许,他是想要借着这一次机会。将范建杀死!”

        ……

        “杀范建?”

        “有柳诗歌师兄在,他想要杀范建,很难。”

        “确实很难。”

        ……

        不管一群内门弟子如何议论,生死台之约,都已经定下,难以改变。

        生死台上,柳诗歌站在那里。身上的内门弟子服饰随风而动,猎猎作响,看起来风度翩翩。

        而范建,如今却站在柳诗歌的身后,仿佛只有躲在柳诗歌背后,他才能得到安全感。

        “段凌天!”

        柳诗歌那凌厉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充斥着暴戾和嗜血。

        段凌天对郑松一点头,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了一条灵蛇,轻飘飘的落在了生死台上,与柳诗歌对峙。

        “范建,你就打算一直躲在柳诗歌身后么?”

        登上生死台后。段凌天没有去看柳诗歌,而是看向了柳诗歌身后的范建,淡淡的问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范建脸色忽青忽白。

        “哈哈……这个范建,真是胆小!”

        “不奇怪。范建近来虽然也突破到了元丹境九重,但面对一年前就有实力废掉元丹境九重的吴永前师兄一臂的段凌天,却是还不够看。”

        “是啊,一年前,段凌天只是元丹境八重,就连元丹境九重内门弟子的臂膀都能废掉……如今,他突破到元丹境九重,横扫元丹境这一境界的所有武者不在话下,堪称元婴境之下第一人!”

        ……

        生死台周围,一群内门弟子在取笑范建的同时,丝毫不吝啬对段凌天的赞美之词。

        “只可惜,段凌天还是太冲动了。”

        “是啊,若是再过两年,他未必就不能过柳诗歌师兄。”

        “他太心急了。”

        ……

        很快,一些内门弟子又忍不住叹然,为段凌天感到可惜。

        在他们看来,就算今日段凌天能杀死范建,也很难活下来。

        毕竟,除了范建以外,段凌天还要面对的柳诗歌,乃是一位元婴境层次的内门弟子。

        眼见段凌天登上了生死台,柳诗歌嘴角泛起一抹冷意,“段凌天,你胆子不小,竟然真敢登上生死台……今日,我,柳诗歌,就送你上路!”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柳诗歌一眼,就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柳诗歌身后的范建身上。

        在旁人看来,段凌天的目标不是柳诗歌,而是范建!

        察觉到段凌天灼灼的目光,范建脸色一变,心头一阵压抑。

        在同为元丹境九重的段凌天面前,他只感觉,他那一身元丹境九重的修为,形同虚设。

        “范建,当日看在鲁秋长老的面子上,我有心和你冰释前嫌……只可惜,你没有好好珍惜。今日,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段凌天的眸子,泛着冷意,言语之间,夹杂着彻骨的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