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6章 元丹境九重!

第356章 元丹境九重!

        熊全,依靠自己的努力,从一个山野小子,成长到无涯宗的护法……

        这一点,令人惊讶。

        而熊全在成为无涯宗的护法后,还能不忘本,谨记自己的出身,照顾自己的家乡,这一点,更是万分难得。

        令人钦佩!

        正因如此,熊全才能得到家乡一群村民的认可。

        因为熊全的关系,一群村民爱屋及乌,段凌天几人在村子里也得到了热情的招待。

        在村子里住了几天,享受了一阵田园生活,段凌天四人才准备离开。

        离开前,段凌天找到了熊全。

        “熊全,这是解药……以后,你不用再担心每隔半年,体内的毒会复,这解药足以根除你体内之毒。”

        段凌天取出了一枚丹药,递给了熊全。

        当初,为了控制熊全,他在给熊全服用的九品清灵丹中做了手脚,下了毒。

        那是一种慢性毒,只要过半年不服用缓解毒性的解药,必死无疑!

        现在,段凌天将根除那种毒的解药交给了熊全。

        “谢谢少爷。”

        熊全深吸一口气,接过丹药服下,诚恳道:“少爷,以后熊全不在你的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保护自己……熊全的事,少爷不必内疚,万般皆是命。”

        “命?”

        段凌天摇了摇头,“熊全,我问你,什么是命?”

        熊全闻言,一时哑然。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熊全,记住,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命……如今,你丹田虽然被废,但你的入微剑势还在,你既然打开了势之门,就算没有一身元力,一样可以继续领悟剑之意境!”

        段凌天缓缓的对熊全说道。

        “都不重要了。”

        熊全摇头一笑。看起来极为洒脱。

        没有元力,就算领悟剑之意境又如何?

        也就手中剑强,攻击强。

        论度,和普通的淬体境九重武者没什么区别。

        “熊全,我知道,你的丹田被废,让你万念俱灰……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的丹田。我有办法修复!”

        段凌天一脸凝重的对熊全说道。

        “什么?!”

        熊全被段凌天的话吓到了,整个人就好像化作惊弓之鸟,“少爷,你说有办法修复我被废的丹田?是真的吗?”

        现在的熊全,哪里还有之前淡定、洒脱的模样。

        一脸激动和失态。

        刚才他之所以装成那般模样,也是为了不想让段凌天担心、内疚……

        其实,他的心,一直没从丹田被废的阴影中走出。

        这几年相处下来,段凌天并没有因为以药物控制他。而将他视作奴隶,反而将他当做是家人一般,这让他一直心存感激。

        现在,纵然没有了药物的控制,他还是尽可能为段凌天着想。

        “你跟了我几年,我说过空话?”

        对于熊全的激动,段凌天并不觉得意外。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会选择成为废人。

        得到确认,熊全脸色涨红,激动不已。

        “不过,我虽然有办法帮你修复丹田,但恐怕还要过一段时日……少则五、六年。多则八、九年,乃至十几年。”

        段凌天眼见熊全如此激动,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只是,熊全却是不以为意,咧嘴笑道:“少爷,我能等。”

        段凌天点头,拍了拍熊全的肩膀。“那我就先离开了……不用送我。好好领悟你的入微剑势,以你的悟性,领悟剑之意境不是难事。希望我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领悟了剑之意境。”

        “少爷,我会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熊全连忙点头。

        段凌天满意一笑,转身离去,和李菲、张守永和王琼汇合,一起离开了这偏僻的群山。

        “坏蛋,你还在想熊全吗?”

        李菲眼见段凌天一路上都没说话,忍不住问道。

        段凌天叹了口气,“熊全落得如此下场,我的责任不小。”

        李菲握住了段凌天的手,安慰道:“别自责了,当时你也无能为力……那个枯叟老人,太强了。不过,张大哥杀死了那枯叟老人,也算是帮熊全报仇了。”

        段凌天点了点头,看向身边另一匹汗血宝马上的青年男子,“张大哥,谢谢。”

        张守永摇头一笑,“凌天兄弟,你无需客气……当日,你在宣池客栈,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事实证明,你我之间,脾气相投,注定能成为朋友。”

        “是啊。”

        坐在张守永前面的王琼也点头,“我和李菲妹妹也是一见如故,我心里可是将她当做是我亲妹妹的……以后,你可不许欺负她。要不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却是能让永哥帮我教训你。”

        说到后来,王琼语气间多了几分护短之意。

        “那我以后岂不是要被这丫头吃定了?”

        段凌天夸张一笑。

        “哼!坏蛋,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不。”

        王琼的话,让李菲眉开眼笑,俏脸上充满了得意。

        接下来的一路上,段凌天四人走得并不快,一路游山玩水,往七星剑宗的方向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

        在即将抵达墨竹城的时候,段凌天的一身修为,再次突破。

        元丹境九重!

        “如今,我突破到元丹境九重,一身力量堪比一百三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比起一般的元丹境九重武者,多出了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九龙战尊诀第三变蛟蟒变,终于圆满大成!”

        “颤劲的作用范围,也提升到了极限……只要我的对手的力量,不过我一百头远古巨象之力以上,我都不惧!”

        自从突破以后,段凌天的心情一直有些激荡。

        “柳诗歌!”

        段凌天目光闪烁着寒光,嘴角泛起一抹冷意,“这次回去,你欠我的帐。我们也该好好清算了……”

        柳诗歌,当初将他重伤,乃至击昏过去。

        对此,他一直引以为耻。

        希望有朝一日,能凭借自身的力量,让柳诗歌十倍、百倍奉还!

        现在,他虽然还没有突破到元婴境。但他的一身修为,在步入元丹境九重以后。已经不惧一般的元婴境一重武者……

        “只要柳诗歌没有突破到元婴境二重,以我现在的实力,足以完虐他!”

        段凌天心里想着,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

        回过神来,段凌天闻着身前李菲的香,感受着纵马狂奔吹来的劲风,双眼微微眯起,一脸的温柔似水。

        如今,距离他当初离开七星剑宗。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这一次,不只他的修为再次突破。

        李菲的修为,也在半个月前突破了,突破到了元丹境七重!

        当然,李菲的进境之所以如此迅,紧跟段凌天的步伐,还是因为当初服下了万年石钟乳乳液的缘故……

        现在。李菲的一身武道天赋,和段凌天一样,都抵达了武者所能达到的极限。

        一年过去。

        段凌天也已经二十一岁了。

        “凌天兄弟,前面那座城市就是墨竹城?”

        张守永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一个小黑点上,缓缓问道。

        “是。”

        段凌天点头。他知道,墨竹城到了,也就意味着他们即将和张守永夫妇分道扬镳。

        这一路走来,他、李菲,和张守永夫妇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难免不舍。

        “到了墨竹城后,我们再一起吃顿饭吧。”

        张守永看向段凌天和李菲,建议道。

        段凌天和李菲自然没有意见。

        “李菲妹妹。以后有空,我一定和永哥来探望你。”

        王琼对李菲说道,脸上充满了怜爱。

        “王琼姐姐,我会想你的。”

        李菲秋眸隐隐多了一丝丝雾气,轻声道。

        段凌天安慰李菲道:“好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开心点。再说,以后又不是没机会见面了……还有,一会还要一起吃饭呢,你这个样子,王琼姐姐看了也难受。”

        李菲轻轻点头,脸上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

        这半年多以来,她和王琼一见如故,亲如姐妹,如今要分开,自然是极为不舍。

        远处的小黑点,逐渐变大。

        最后化作了一座城市。

        这一座城市,伫立在远处,宛如化作了一尊巨兽,将车马行龙都一口吞了进去。

        段凌天四人进城以后,随便找了一家酒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接着,就是点菜。

        “凌天兄弟,他们好像在看你?”

        突然,段凌天耳边传来了张守永的声音。

        段凌天这才现,酒楼中的一群客人,如今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古怪。

        其实,刚才进城的时候,他就现,有些人看到他,就好像是见到了钱一般,双眼放光,一脸的贪婪。

        “怎么回事?”

        段凌天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石家府邸。

        “族长,我要见族长!”

        一道迅疾无比的身影,掠入了石家府邸,一路狂奔,最后,闯到了石家大殿之外。

        石家大殿之内。

        “最近,还是没有那个段凌天的消息?”

        身穿锦衣的老人,面容冷峻,淡淡的看向眼前的中年男子,问道。

        中年男子,正是石氏家族的族长,石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