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346章 张守永

346章 张守永

        “坏蛋,什么有趣的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李菲听到了段凌天的喃喃自语,秋眸中流露出一丝好奇,缓缓的问道。

        “回房再跟你说。”

        段凌天神秘一笑,牵起李菲的手,找到天字一号房,开门进去,反手锁上了房门。

        “坏蛋。”

        李菲刚想继续问,却现段凌天双眼流露出饿狼一般的目光,顿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娇躯一颤,俏脸绯红。

        段凌天扑向李菲,就好像饿狼扑食。

        一阵缠绵之后,段凌天搂着一脸满足的李菲,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坏蛋,你还没跟我说,你刚才现了什么呢?”

        李菲靠在段凌天壮硕的肩膀上,好奇的问道。

        很显然,李菲对于美女掌柜的事,很感兴趣。

        段凌天微微一笑,将自己的现一一告诉了李菲,没有遗漏,接着又问道:“是不是很有趣?”

        “不会吧?”

        听到段凌天的话,李菲失神片刻,喃喃说道:“刚才那位掌柜那么出色,竟然喜欢上了一个邋遢、不修边幅的酒鬼?那个酒鬼,还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还有,最气人的是,那个酒鬼竟然还不领情?”

        说到后来,李菲有些气愤,为美女掌柜打抱不平。

        让段凌天一阵无语。

        女人的心思,他还真的是捉摸不透。

        在他看来。

        那邋遢青年男子,就算是酒鬼,那又如何?

        一样有选择的权力。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并非一副美丽的皮囊所能影响。

        又休息了一阵,天色渐暗,段凌天拍了一下李菲那翘挺的臀部,“小菲儿,起来。穿好衣服,我们去对面的酒楼吃饭,然后逛逛这天荒古城的夜市。”

        李菲被段凌天这一巴掌拍得俏脸红润,目光迷离,直到穿好衣服,戴上面纱,才遮住了脸上的红润。

        这时。段凌天也穿好了衣服。

        段凌天带上李菲出门,招呼熊全一声。三人离开了客栈。

        离开客栈之前,段凌天现,那个美女掌柜,还是依靠在柜台之前,托着香腮望着对面的酒楼。

        难道……

        当段凌天走出客栈,抬头望去,才现那个邋遢青年男子果然还在那里依靠着窗户喝酒。

        “哼!”

        李菲也现了邋遢青年男子,低哼一声,似乎对邋遢青年男子很是不满。

        “走吧。”

        段凌天摇头一笑。牵起李菲的手,带上熊全,走进了眼前的琼永酒楼,踏上青翠植株环绕的楼梯,走上了酒楼二楼。

        酒楼二楼,虽有不少人在用餐,却显得宁静无比。

        段凌天和李菲刚坐下。就有一位容貌不下于宣池客栈那位美女掌柜,年纪和宣池客栈美女掌柜相仿的美丽女子走了过来,微笑的问着段凌天和李菲:“二位客人,吃些什么?”

        就在这时。

        段凌天现,依靠在窗前喝酒的那个邋遢青年男子,在女子出现以后。原本平静的目光,突然亮起,落在了这个女子的身上。

        此时此刻,在邋遢青年男子眼中的世界里,仿佛就只剩下这个女子……

        再无其它的任何东西。

        这种目光,段凌天很熟悉,只有在面对挚爱之人的时候。才会出现。

        “看来,这个邋遢青年男子喜欢的是这个女子。”

        段凌天恍然大悟。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角恋?

        “姐姐,你是这家酒楼的掌柜吗?”

        李菲看着女子,眨了眨秋眸,好奇的问道。

        “算是吧。”

        女子微笑点了点头。

        “算是?”

        李菲一愣,不明白女子话中的意思。

        女子继续说道:“这家酒楼,是我和我家当家的一起开的……”

        段凌天眼尖,可以现,女子在说到当家的三字时,目光忍不住有些黯然,夹杂着一丝丝莫名的情绪,极不自信。

        段凌天疑惑,这个女子,在提起自己丈夫的时候,似乎很是不自信。

        有些奇怪。

        “原来是这样。”

        李菲笑了笑,她也现了女子眼中的不自信,不过也没多问。

        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李菲柳眉微蹙,看向依靠在窗前喝酒的邋遢青年男子,缓缓的对女子说道:“姐姐,你们酒楼怎么什么人都让他上来啊……这个邋遢酒鬼,好像在你们酒楼待了很久了吧?不影响你们店里的生意吗?”

        “要不要我们帮你把他赶走?”

        说到后来,李菲眼中夹杂着一丝丝兴奋。

        段凌天嘴角一抽。

        看来,李菲对于邋遢青年男子不理会客栈女掌柜的事,还是难以释怀啊……

        站在段凌天和李菲面前的酒楼美女掌柜,听到李菲的话,愣了一愣,旋即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很好看。

        “姐姐,你笑什么?”

        看到这个酒楼女掌柜突然笑了起来,李菲的秋眸中夹杂着一丝不解。

        “姑娘,他……他就是我家当家的。”

        女掌柜摇头一笑,缓缓的说道。

        “啊!”

        女掌柜的话,不只让李菲一愣,就算是段凌天也愣住了。

        那个邋遢青年男子,是这个酒楼女掌柜的丈夫?

        那个能让她生出不自信情绪的丈夫?

        段凌天有些无语。

        这个世道变了不成?

        这么一个美丽的酒楼女掌柜,提起那个邋遢丈夫的时候,竟然会不自信?

        “小兄弟。”

        突然,段凌天耳边传来一道声音,让段凌天脸色一变。

        目光一凝,段凌天这才现,不知何时,那个邋遢青年男子站在了酒楼女掌柜的身边,对他微微一笑,“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心跳微微加。

        这个邋遢青年男子是何时出现在酒楼女掌柜面前的,他那敏锐的精神力,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少爷,他不简单。”

        就在这时,段凌天的耳中传来了熊全的元力凝音。

        熊全的声音中,明显夹杂着几分忌惮。

        其实。就算熊全不提醒,段凌天也现了这个邋遢青年男子的不简单。

        这个邋遢青年男子。看似邋遢、不修边幅,实则却是一个极为讲究的人……

        刚开始,段凌天没有仔细观察邋遢青年男子,还没现。

        现在,段凌天却能从邋遢青年男子光洁的面容中看出这一点。

        原来,对方的邋遢、不修边幅,只是一种伪装。

        “你……你们认识?”

        酒楼女掌柜眼见段凌天和她的丈夫打起了招呼,一脸的错愕。

        邋遢青年男子一伸手,挽住了女掌柜的纤纤玉手。紧紧握住,方才微笑说道:“我刚才见他进了宣池的客栈……”

        宣池!

        陡然之间,女掌柜娇躯一颤。

        “嗯?”

        段凌天有些惊讶。

        此时此刻,他可以现,在听到邋遢青年男子口中的宣池二字时,女掌柜明显有些异动……

        而且,那一刻。女掌柜身上的不自信,更加明显。

        “宣池……难道就是那个客栈女掌柜的名字?”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自猜道。

        看来,眼前的酒楼掌柜夫妇,跟那个客栈女掌柜是认识的。

        段凌天的思路,逐渐清晰。

        那个客栈女掌柜。明显是喜欢这个邋遢青年男子。

        而邋遢青年男子,是酒楼女掌柜的丈夫,而且心里明显只有酒楼女掌柜……这从他刚才对客栈女掌柜的无视和对酒楼女掌柜的怜惜中就能看出来。

        只是,邋遢青年男子的心,虽然都在酒楼女掌柜的身上,但酒楼女掌柜似乎还是很不自信。

        这一点,段凌天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太复杂了!

        按理说。酒楼女掌柜的不自信,完全没必要。

        因为她丈夫的心完全在她一个人的身上,除了她以外,再无旁人。

        “或许,是有别的原因吧。”

        段凌天只能这样想。

        邋遢青年男子,轻轻的捏了捏妻子的手心,看向了李菲,转移了话题,“小姑娘,你刚才是在问我妻子,需不需要你帮她赶我走是吗?”

        “我……我……”

        李菲面纱下的俏脸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早在知道邋遢青年男子是酒楼女掌柜的丈夫以后,她就知道自己误会了邋遢青年男子,邋遢青年男子并非是看不上客栈女掌柜,而是有妻子了。

        “都是误会。”

        段凌天为李菲打圆场,对邋遢青年男子和酒楼女掌柜微微一笑,“不知道这位大哥和嫂子如何称呼?”

        他帮着转移了话题。

        这个邋遢青年男子,深不可测,让他心生忌惮……

        邋遢青年男子听到段凌天的话,看了酒楼女掌柜一眼,似是在寻求着她的意见。

        酒楼女掌柜轻轻点头。

        “小兄弟,我叫张守永,这是我的妻子王琼。”

        邋遢青年男子对段凌天点头一笑,显然也没有再计较李菲刚才所说的话,极为大度。

        “原来是张大哥。”

        段凌天点头一笑,“我叫段凌天,这是我的未婚妻李菲……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张大哥和嫂子恕罪。”

        “凌天兄弟说笑了,小事而已,正所谓不知者不为罪。”

        张守永摇了摇头,一脸的无所谓、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