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42章 ‘域外’

第342章 ‘域外’

        这一切,只生在转瞬之间。      .

        包括段凌天在内,所有人都没想到,身为元婴境一重武者的内门弟子柳诗歌,会突然对段凌天这样一个刚进入内门的元丹境八重内门弟子出手……

        以偷袭手段,重创段凌天!

        “段凌天,你没事吧?”

        何东反应过来,脸色一变,身形掠动,到了段凌天身前,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

        段凌天取出一枚七品金创丹服下,运转元力,化解了药力,伤势恢复了几分,勉强站了起来,但脸色依然苍白如纸。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的目光,落在范建身边的柳诗歌身上,夹杂着慑人的怒意。

        “怎么,生气了?”

        柳诗歌笑了,迈步走到段凌天的身前,目光一冷,“你一个刚进入内门的小子,听到我这个内门师兄的问话,竟然嚣张的直接无视……今日,我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免得你仗着一身天赋,以为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

        “柳诗歌是吗?”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柳诗歌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冷漠的笑意,衬托着淤血,显得无比的邪异。

        “不错,我就是柳诗歌!小子,我知道你天赋不错,但你既然进了内门,以后在我这个内门师兄的面前,最好还是老实点……懂吗?”

        柳诗歌一脸的倨傲。

        豁然之间,柳诗歌大手一挥,元力暴涨,再次对段凌天出手。

        二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再次在柳诗歌头顶虚空之上凝聚成形……

        咻!

        这一次,有所准备的段凌天,手中七品灵剑闪电般掠出。

        拔剑术!

        颤劲!

        意欲阻拦柳诗歌元力肆虐、横扫而出的一掌。

        “雕虫小技!”

        下一刻,段凌天耳边传来了柳诗歌那不屑的声音,手中七品灵剑一震,虎口一颤。

        柳诗歌那蕴含二百头远古巨象之力的一掌。完全无视段凌天的颤劲,拍开七品灵剑,又一次印在了段凌天的胸前。

        轰!

        可怕的力量,宣泄而出,涌入段凌天的体内。

        段凌天被再次击飞出去的同时,极致的疼痛传来,让段凌天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在昏死过去之前。段凌天只听到耳边传来了两道声音。

        “段凌天!”

        其中一道是何东的声音。

        “住手!”

        另外一道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但段凌天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了。

        下一刻,段凌天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段凌天恢复了意识,睁开眼,这才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

        “啊……好疼。”

        很快,段凌天感觉胸前传来一阵疼痛。

        内视一看,现五脏六腑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被拍裂的胸骨,也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

        “七品金创丹没有这等药力!”

        段凌天心里一蹬。拥有轮回武帝毕生记忆的他,对于七品金创丹再了解不过。

        以他的伤势,就算是服下七品金创丹,没有几个月时间,不可能恢复到这等地步。

        段凌天自然不会以为自己躺了几个月时间。

        “是六品大还丹!”

        很快,段凌天就现了残留在体内的一丝药力,那是属于六品大还丹的药力。

        “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过神来。段凌天打量着这个整洁的房间,房间摆设不多,实用的家具却是应有尽有。

        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段凌天目光一凝,“灵穴……这里是灵穴?”

        段凌天现了体内元力的律动。这个地方给他的感觉,跟当初在开阳殿和天权殿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开阳殿、天权殿,都位于七星剑宗主峰天枢峰的灵穴之上。

        修炼环境极佳。

        “柳诗歌。”

        回忆起昏迷前的一幕,段凌天眼中流露出慑人的寒光,他的心里,升起了杀意。

        那个柳诗歌,仗着自己是元婴境一重武者。两次对他出手,出手之狠辣,让人不寒而栗。

        “我会加倍还给你的。”

        段凌天的心里升起一丝丝冷意,立下了森然的誓言。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压下心中的怒火,段凌天下了床,打开了房门。

        “你醒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段凌天一眼望去,在房外过道右侧的尽头,是一座开阔的楼阁,一个中年男子正背对他而站。

        虽然没回头,却好像还是能察觉到他的动静。

        “峰主!”

        段凌天离开房间,走上了楼阁,跟背对他的中年男子打了一声招呼。

        “我听松儿说,你是被一个元婴境一重的内门弟子打伤的,你和他有仇?”

        中年男子转过身,现出了真面目。

        正是开阳峰峰主,郑凡。

        而段凌天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开阳殿,七星剑宗天枢峰九大灵穴之一的所在。

        “原来是郑松师兄救了我。”

        段凌天心里一动。

        他想起来了,难怪他觉得在他昏迷过去之前,听到的另一道声音有些熟悉……

        原来那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开阳峰峰主之子,郑松!

        “我和他倒是没什么仇,只是和他身边的另一个内门弟子有些矛盾……不过,今日过后,我和他的仇恨却是不浅了。”

        段凌天说到后来,眼中掠过一丝丝寒光,嘴角泛起森然的冷笑。

        柳诗歌给他的,他会让柳诗歌加倍奉还!

        “峰主,是你给我服下了六品大还丹?”

        平复下心情的段凌天,看向郑凡,问。

        郑凡点了点头,“我看你伤得不轻,若只是服用七品金创丹,就算能痊愈,恐怕也是几个月后的事了……所以。我给你服下了一枚六品大还丹,让你的伤势在短时间内恢复。”

        “峰主的赠丹之情,段凌天记在心里。”

        段凌天一脸凝重的说道。

        “比起你送我的那份大人情,一枚六品大还丹又算得了什么。”

        郑凡摇头一笑,旋即在一旁的桌前坐下,捣鼓起茶具,“你也昏迷了几个小时。刚醒来,想来精神也是不继……陪我喝两杯腾云茶。尽快恢复精神。”

        “多谢峰主。”

        段凌天坐了下来,望了一眼天边,如今烈日高悬,已经是正午了。

        郑凡给段凌天倒上一杯腾云茶,微笑问道:“段凌天,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段凌天抿了一口腾云茶,精神一振,缓缓的说道:“暂时没有具体的打算……不过,以后。我应该会到域外去看看。”

        “域外?”

        听到段凌天的话,郑凡打了个哆嗦,手里的茶杯都差点摔落。

        郑凡摇头感叹,“段凌天,我真没想到,你的志向这么大……域外,就算是我。暂时都没想过。据说,在那域外之中,就算是像我这样的第二虚境入虚境的存在,也算不了什么!”

        “甚至于,就算是第三虚境洞虚境的强者,也是随处可见!”

        “据说。在那域外的中心区域,更是有不少的第四虚境化虚境的存在!”

        说到后来,郑凡有些心有余悸。

        域外强者如云,也意味着步步杀机……

        没有一定的实力,根本不敢到域外去闯荡。

        “峰主,有时候,目标定远一些。在武道之上的路,或许能走的更远……否则,到了垂暮之年,蹉跎之时,才意识到自己只是井底之蛙,岂不晚矣?”

        段凌天摇头一笑,不以为意。

        域外,在旁人眼中,或许如洪水猛兽。

        但是在融合了轮回武帝记忆的段凌天眼中,却只是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

        在域外。

        窥虚境武者满地走,入虚境武者多如狗!

        “目标定远一些,在武道之上的路,或许能走得更远?”

        “井底之蛙?”

        听到段凌天的话,郑凡沉默了下来。

        良久,郑凡才回过神来,看向段凌天,感叹道:“段凌天,我还是太小看你了……难怪你在如此年纪,就有了这一身成就!你的武道意志,你的强者之心,就算是我这个七星剑宗开阳峰峰主都自愧不如。”

        “我现在都有些期待……再过十年,你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了。可以肯定一点,那时候的你,实力必然比我还强!”

        郑凡言语之间,很看好段凌天。

        “峰主过奖了。”

        段凌天淡淡一笑,但眼中却流露出一抹自信之色。

        再过十年?

        那个时候,他或许都已经在域外闯荡了。

        喝了几杯腾云茶,段凌天站起身,对郑凡微微一笑,“峰主,如果你其它事的话,那我现在就先回去了……郑松师兄那边,还请代我替他道一声谢,这份人情,我段凌天记下了。”

        郑凡点了点头,“去吧。”

        段凌天转身,在楼阁一侧借力,落在开阳殿外广阔的平台上,身形一动,飞掠远去。

        “或许,我这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和这个小家伙交好吧……”

        郑凡望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直到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他才回过神来,摇头一笑,“只要他能平安的成长起来,他的未来,非我所能想象……这份善缘,甚至能让我受用一生!”

        多年以后,郑凡就会意识到。

        他此刻的想法,是多么的正确,多么的有先见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