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8章 范建

第328章 范建

        段凌天和鲁秋一起离开天权殿后,沿着来路返回。

        “段凌天,你……”

        路上,鲁秋有些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似乎又有所顾忌。

        “鲁秋长老,你救过我的命,对我有再造之恩……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段凌天微微一笑,笑容如春风拂面。

        鲁秋点了点头,方才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凭借什么手段以弱胜强,击杀石浩,乃至败了峰主大人的义子吴永前……然而,正所谓匹夫无罪,怀壁有罪。今日,你在峰主大人面前展现了如此可怕的手段,恐怕……”

        “恐怕峰主会对我掌握的手段兴起贪念,是吗?”

        段凌天接过了鲁秋的话头,嘴角泛起一抹难以言表的笑意。

        鲁秋脸色凝重点头。

        “多谢鲁秋长老关心。只是,当时我别无选择,只能那么做。”

        段凌天双眼眯成一条线,淡淡一笑。

        确实,他别无选择。

        若是不用颤劲,他不可能是吴永前的对手。

        一旦败在吴永前的手里,按照他和天权峰峰主吴道之间的约定,他,必须成为吴道的亲传弟子。

        为了让吴道打消这个念头,他自然要全力出手,击败吴永前!

        只有这样,他才能脱困。

        “我真想不明白,你为何不答应了峰主大人……你若是成为了峰主大人的弟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得到他的庇护。最少,赵林会因此对你多有忌惮,不敢乱来。”

        鲁秋摇了摇头,对于段凌天的决定,很是不解。

        在他看来,段凌天若是拜他们天权峰峰主吴道为师,百利而无一害。

        听到鲁秋的话,段凌天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他有他的想法。

        且不说他继承了轮回武帝毕生的记忆,根本没有必要去拜比轮回武帝弱的人为师……

        就那个吴道想要收他为亲传弟子的目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

        吴道,并非真心要收他为亲传弟子……

        而是想要利用他,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段凌天相信,只要自己愿意,那七星剑宗的宗主恐怕都会抢着收他为亲传弟子。

        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凌驾于青林皇国之上。

        青林皇国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在他这个年纪。拥有这一身修为的存在。

        突然。

        “是你!”

        走在山路上的段凌天,耳边传来一声惊雷般的炸响,让他如梦惊醒。

        一眼望去。

        段凌天看到,如今,正有一人沿着山路往天枢峰上走来。

        这是一个身穿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服饰的青年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

        只一眼,段凌天就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这个内门弟子,如今看着段凌天,双眼冒火。仿佛恨不得直接冲上来跟段凌天拼命。

        “范建?”

        段凌天身边的鲁秋,明显认得这个内门弟子。

        这时,内门弟子才现鲁秋,深吸一口气,略微恭敬对鲁秋行礼,“鲁秋长老。”

        “怎么,你认识段凌天?”

        鲁秋看向范建。有些惊讶的问道。

        刚才,范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他看的一清二楚,那是充满仇恨和愤怒的目光

        他不由有些奇怪。

        据他所知,范建半年前就离开了七星剑宗,出远门去了。看范建现在风尘仆仆的模样,明显是刚刚回来。

        而段凌天是半年前才拜入的七星剑宗,又是青林皇国麾下一方小王国的人。

        范建,按理说不可能认识段凌天才对。

        “何止认识!”

        范建看向段凌天,目露凶光,面露愤恨。

        “我认识你吗?”

        段凌天皱了皱眉,有些无语。这个内门弟子,脑子没毛病吧?

        虽然觉得对方有些眼熟。

        但他记得,自己来到七星剑宗半年,好像根本没和任何内门弟子打过交道。

        “看来,你真的是忘了。那我就好好提醒你……半年前,墨竹城,酒楼。”

        范建咬牙切齿,这家伙,当初让身边的人将他从酒楼里面丢出去,害他丢尽了脸面,现在,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

        范建原以为,那件事已经被他抛之脑后。

        直到再次见到对方,他才现,他心里的恶气未消。

        半年前?

        墨竹城,酒楼?

        很快,段凌天双眸一闪,彻底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初和霍信、袁勿一起,在墨竹城酒楼,意欲强买我手中幼鼠的那个内门弟子?”

        “哼!看来你终于想起来了。”

        眼见段凌天认出了他,范建冷笑。

        心里却有些疑惑。

        这个青年男子,如今竟然也成为了外门弟子,看来当初他和霍信、袁勿的猜测没错。

        他,当初出现在墨竹城,果然是准备拜入七星剑宗。

        而且,这个青年男子,好像知道霍信和袁勿……

        难道霍信和袁勿已经教训过他了?

        霍信?袁勿?

        站在一旁的鲁秋,听到段凌天的话,嘴角一抽。

        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他还记得,半年前,段凌天刚拜入七星剑宗没多久,就和霍信、袁勿起了冲突,更是上了生死台……

        霍信和袁勿,于天权峰生死台上,被段凌天一个照面杀死!

        也正是那一战后,段凌天成为了天权峰的名人。

        当时,他就觉得有些奇怪,段凌天刚拜入七星剑宗,按理说不可能和霍信、袁勿生那么大的冲突,竟然到了要登上生死台一决生死的地步。

        现在,他听到段凌天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霍信和袁勿,曾经想要强买段凌天的东西……

        或许,正是因此生的冲突。

        “范建当时是和霍信、袁勿一起跟段凌天生的冲突?”

        鲁秋心里一跳。升起不祥的预感。

        “嗯,我想起来了。”

        段凌天淡淡点头,平静的看着范建,一脸云淡风轻。

        “哼!”

        看到段凌天像个没事人一样,范建脸上升起几分怒意,沉声道:“你叫段凌天是吗?既然你知道当初和我在一起的两个外门弟子是霍信和袁勿,想必你已经被他们教训过了……”

        “不过。一码归一码,他们教训你。是找你算你们之间的账。你,欠我范建的账,却是到现在还没清算!”

        范建看着段凌天,目光逐渐冰冷。

        “嗯,我确实被他们教训过了。”

        段凌天一本正经点头,深深的看了范建一眼,暗暗的道:

        不过,他们为了教训我,把自己的命也给搭进去了。

        “很好。“

        范建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当日,在墨竹城,你身边有元婴境武者庇护……可现在,却是在七星剑宗!没人能庇护你。”

        “那又如何?”

        段凌天笑了,笑得很灿烂。

        现在,他看出来了。

        这个范建,估计是刚刚回到七星剑宗。

        他记得。当初不知道是霍信还是袁勿,好像说过这个范建离开七星剑宗,出远门去了。

        现在看来,范建应该是刚回来。

        “如何?”

        范建看到段凌天脸上的笑容,脸色一沉,眼中寒光闪烁。“段凌天,当日,你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脸面……今日,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从我的裤裆下面钻过去,我们之间的事,一笔勾销!”

        听到范建的话。段凌天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了。

        钻裤裆?

        刹那间,在段凌天双眸深处,跳动着肆虐的火焰,仿佛能点燃一切……

        段凌天,怒了!

        这个范建,真以为他怕了他不成?

        鲁秋脸色骤然大变,看向范建,惊喝道:“范建,马上对段凌天道歉!”

        鲁秋感觉到了段凌天的怒意。

        范建被鲁秋突如其来的惊喝吓到,皱了皱眉,有些不悦。

        他虽然出自天权峰,和鲁秋关系也不错,但鲁秋这样,无疑是要让他当众丢脸。

        “鲁秋长老……”

        范建脸色一沉,就想要说什么,但他的话还说完,神容一滞,一双眸子,流露出一丝丝不可思议和惊惧。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鲁秋的元力凝音。

        “范建,半年前,段凌天刚拜入七星剑宗,就在生死台上杀死了霍信和袁勿,后来又杀死了一个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数日之前,外门武比上,段凌天杀死外门第一人石浩!”

        “就在刚才,我天权峰峰主吴道义子,吴永前,元丹境九重的存在……仅一个照面,败在了他的手里!你,若不想招惹是非,最后落得霍信和袁勿一般的下场,马上道歉!”

        鲁秋的声音,宛如炸雷,轰得范建一阵惊骇。

        这个段凌天,刚拜入七星剑宗半年,就做了这么多惊人之事?

        而且,吴永前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

        霍信、袁勿和石浩也就算了,只是外门弟子,他不放在心上。

        可吴永前……

        却是连他都自愧不如的内门师兄。

        现在,连吴永前都败在段凌天的手里,他对上段凌天,结果可想而知。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范建心里清楚,鲁秋长老不可能欺骗他。

        “哼!”

        段凌天目光微冷,看到范建招呼鲁秋一声后,喉咙就好像被人掐住,再也说不出话的时候。

        他就已经猜到。

        肯定是鲁秋长老以元力凝音提醒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