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7章 青奴

第327章 青奴

        吴永前的握剑之手,鲜血淋漓,手随剑颤,但他还是咬牙硬撑。

        “哼!看你能撑多久。”

        见此,段凌天嘴角上泛起一抹冷笑。

        颤劲的频率,提升到极致!

        顿时。

        “啊!”

        吴永前惨叫一声,松开了手里的六品灵剑秋水,但还是晚了,他的腕骨被颤劲碎裂,一条臂膀完全瘫软了下来,软弱无骨。

        整条手臂的骨骼,都被震碎!

        锵!

        六品灵剑秋水,被段凌天手中的七品灵剑震飞出去,轰然落地。

        嗖!

        段凌天收剑,一掌拍出,元力肆虐,将一身元力被颤劲震得暂时崩溃的吴永前拍飞了出去。

        轰!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吴永前轰然落地。

        脸色惨白的吴永前,死死的扣住了自己刚才握剑的那只手,任由他用另一只手如何摇晃,握剑的那只手,整条手臂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废了!

        “不……不!不!!”

        吴永前的惨叫,戛然而止,疼痛在这一刻仿佛彻底麻木,他的脸色惨白,瞪着一双凌厉的眸子,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的右手,最重要的一只手,彻底废了!

        “死!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吴永前猛然立起身来,目露森然仇恨,飞掠奔向段凌天,要和段凌天拼命。

        右手废了,他还有左手!

        吴永前左手元力弥漫,对着段凌天拍出,要将段凌天轰杀,以泄心头之恨。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嘴角泛起冷笑。

        这个吴永前,凭借六品灵剑都不是他的对手,难不成以为空手就能是他的对手?

        天真!

        可笑!

        “够了!”

        骤然之间。一道怒喝传来,让奔向段凌天的吴永前,身体一顿,僵在原地,虽然还是一脸的不甘心,却也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你还嫌不够丢脸吗?”

        天权峰峰主吴道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一双凌厉的眸子。落在吴永前的身上,沉声道。

        吴永前羞愧的低下了头。

        但他低下头的瞬间。一双眸子扫向段凌天,充斥着嗜血的仇恨……

        恨不得将段凌天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峰主,我可以离开了吗?”

        段凌天看向吴道,语气平静,淡淡的说道。

        “哼!”

        吴道正在气头上,冷哼一声,没有理会段凌天。

        段凌天也没在意,对鲁秋一点头,两人一起离开了大殿。离开了天权殿。

        一时间,宽敞的大殿之中,只剩下吴道父子二人。

        吴道收起了六品灵剑秋水,一抬手,手中一枚丹药射出,直掠吴永前,“哼!这枚六品大还丹。应该可以让你的右臂痊愈。”

        “谢谢义父,谢谢义父!”

        吴永前接过六品大还丹,一脸狂喜,连忙服下。

        云霄大6,疗伤丹药分九品。

        最低级的无疑就是金创丹。

        金创丹,又分为九品金创丹、八品金创丹、七品金创丹。

        中级疗伤丹药。就是大还丹。

        分为六品大还丹、五品大还丹、四品大还丹。

        至于高级疗伤丹药回生丹,别说是青林皇国,就算放眼整个大汉王朝,那也是传说中的存在。

        传说,回生丹也分为三个品级。

        分别是三品回生丹、二品回生丹、一品回生丹。

        一品回生丹,据说能生死人、肉白骨,只要还剩下一口气。都可以用一品回生丹救回……

        当然,这些都只是一个传说。

        只是,很快,吴永前欣喜的脸色彻底凝固,失落的晃着脑袋,一脸的悲凄和失神,“没用,六品大还丹,没用……”

        “什么?!”

        吴道一惊,他知道吴永前在刚才和段凌天的一战中伤及到了筋骨,所以才会赐下六品大还丹。

        六品大还丹,只要没有伤到骨髓,都能帮助裂骨愈合。

        可现在,六品大还丹没用?

        呼!

        吴道身形一晃,掀起一阵风,转瞬之间就到了吴永前的身前,他的度之快,比之吴永前,何止快了十倍!

        吴道的手,扣在吴永前瘫软的那条臂膀上,元力融入其中,探查着伤势。

        最后,他的瞳孔一缩,一脸的骇然,“那个段凌天,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竟然将你的臂骨碎到这等程度……臂骨之内的骨髓,完全被破坏!”

        骨髓被破坏……

        这样的伤势,除非是有传说中生死人、肉白骨的回生丹,否则,根本不可能恢复。

        而且,必须在受伤后的一个小时内服用回生丹。

        否则,就算是一品回生丹,也是回天乏力。

        “义父,我的手……我的手废了。”

        吴永前脸色惨白,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的这只手,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他自小修炼武技,用的都是这只手。

        如今这只手被废,他的实力将大打折扣,若想用另一只手将他的玄级高阶剑技幽冥剑诀重新修炼到圆满境界,无疑又要花费数年苦功。

        如此一来,必然会耽误他在修为上的修炼。

        他这一生,彻底被毁了!

        想到这里,吴永前只感觉自己好像坠落了冰潭之中,全身上下冷的可怕,他的心里,升起源自骨子里的恨意,“段凌天……段凌天!我和你不共戴天!不共戴天!!”

        吴永前的一双眸子,瞪得浑圆,几乎要被他瞪碎!

        “刚才生了什么事?你详细告诉我。”

        站在一旁的吴道,呆滞片刻之后,回过神来,一双眸子,流露出璀璨的光泽。看向吴永前,沉声问道。

        至于吴永前的手被废,他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或许,他早就不对吴永前抱有任何期望。

        吴永前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心冷如冰,内心深处,对段凌天的恨意更深!

        但他还是老实的回答着吴道。“我本以为以自己远胜他的力量,足以直接辗压他!谁知。就在我的力量宣泄而出的时候,他的元力,好像颤抖了起来,而且颤抖的度越来越快……”

        “最后,他那元力的颤抖,直接崩碎了我的元力,让我后继无力……不只如此,当他的元力通过他的七品灵剑传递到我手中剑上的时候,我的剑和手都随之颤抖了起来。我强撑了一瞬,虎口就被他震裂!”

        说到这里,吴永前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后来,我继续坚持……他元力的颤抖,瞬间蔓延我的整条手臂。现在看来,若非我及时收手。或许我全身的骨骼,都会被他震碎。”

        吴永前的心里,充满了懊悔。

        早知道对方有这样的手段,在他虎口被崩裂的时候,他肯定会选择弃剑。

        那样一来,他最多虎口被震伤。右臂绝不会有事。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纵然他现在再悔恨,也是无济于事,于事无补。

        “段凌天!”

        最后,吴永前将这一切的懊悔,化作了森然的仇恨,全部宣泄到了段凌天的身上。

        他的一双眸子。流露出嗜血的光泽,简直比那最毒的毒蛇还要凶狠。

        “元力?颤抖?”

        吴道听完吴永前的描述,微微沉吟了起来,“那个段凌天,就是靠这个以弱胜强的?这,似乎并非武技,也并非势……难道是他修炼的功法自带的手段?又或许是,脱离于武技的元力修炼手段?”

        “看来,要找个时间,找他私底下好好聊聊了。”

        想到后来,吴道的心里有了决定,一双眸子,泛起了一丝丝贪婪的光泽。

        如果他能掌握这种手段。

        他敢说,入虚境之下,无人能是他的对手!

        原始森林之外。

        平静的高空之上,两道迅疾无比的身影,自原始森林飞掠而出,悬浮在高空之上。

        这两道身影的主人,是一个少女和一位老妪。

        一身青衣的老妪,恭敬的跟在少女的身后,一脸的谦卑,就好像是一个地位卑贱的仆人。

        少女一身黄衣,长得俏丽可爱,一双眸子微微转动,闪烁着古灵精怪的光泽。

        突然。

        “嘶嘶”

        两个小脑袋,在少女的衣袖之下探出来,却是两条小蟒蛇,不断的吞吐着蛇信。

        两条小蟒蛇,一黑一白,它们的金眸和银眸,如今望着远处同一个方向,其中夹杂着一丝丝依依不舍……

        “小黑,小白,你们又想凌天哥哥了吗?”

        黄衣少女摸了摸两条小蟒蛇的小脑袋,俏皮一笑,脸上的两个小酒窝,可爱至极。

        “嘶嘶”

        两条小蟒蛇人性化点了点头。

        “我们要离开了……以后我再带你们来找凌天哥哥好不好?等下次凌天哥哥见到你们,一定要让他大吃一惊。”

        黄衣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嘶嘶”

        听到黄衣少女的话,两条小蟒蛇雀跃了起来。

        “小姐,我们该走了。”

        悬浮在黄衣少女身后的青衣老妪,躬身对黄衣少女说道。

        “嗯,青奴,我们走。”

        黄衣少女点了点头。

        哗!

        顷刻间,青衣老妪抬手,强大至极的无形之力,笼罩在她和黄衣少女的身上。

        陡然之间,空气震荡。

        下一刻,两道身影,化作肉眼捕捉不到的流光,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