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3章 ‘暗夜无泪’

第323章 ‘暗夜无泪’

        郑凡的笑声,肆意、洒脱。

        另外还夹杂着一丝丝难以言表的兴奋……

        郑凡为何兴奋,段凌天自然清楚。

        否则,他刚才也不会向郑凡道喜了。

        “段凌天,你看得出刚才在我身上生了什么?”

        终于,郑凡压下了内心的狂喜,看向段凌天,一双眸子闪烁着睿智的光泽,仿佛想要看穿段凌天。

        段凌天淡淡一笑,“恭喜峰主领悟刀之意境,一举突破到入虚境!”

        他自然看得出刚才在郑凡的身上生了什么。

        他的一番话,让郑凡如醍醐灌顶。

        虽然,那只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但却是郑凡的一个心结。

        或许,连郑凡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就因为那个心结,困住了他,让他迟迟未能领悟刀之意境,突破到入虚境!

        根据轮回武帝记忆,段凌天清楚,窥虚境武者想要突破到入虚境,除了要有一身窥虚境九重的修为,还必须有足够的悟性……

        只有让势蜕变成意境的窥虚境九重强者,才能突破到入虚境!

        这是云霄大6上的铁律!

        所以,这也是入虚境强者不能用天材地宝直接培养出来的最主要原因。

        正因如此,当日,段凌天才会否认神秘黄衣少女韩雪奈是入虚境强者。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在他眼里,在曾经的轮回武帝眼里,就算悟性再高、再逆天,也不可能领悟意境。

        “段凌天,我还是小看你了。”

        郑凡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睿智的目光,仿佛能洞穿一切,“你一个来自青林皇国麾下一方小王国之人,竟然也能知道意境?看来。你真的是不简单呐。”

        段凌天眉头一掀,有些惊讶的看了郑凡一眼,“峰主你对我倒是挺了解的。”

        郑凡知道他来自青林皇国麾下的王国,他并不觉得奇怪。

        半年前,他刚到七星剑宗的时候,就当着鲁秋和一群新弟子的面说过这件事。

        所以,如今。七星剑宗之内,肯定有不少人知道他的来历。

        “段凌天。无论如何,今日要不是你,我不可能顺利突破多年以来的瓶颈……我,郑凡,欠你一份人情。”

        郑凡看向段凌天,脸色凝重了起来,许下了承诺。

        他深知,今日若非段凌天点醒他,他不可能直接突破。

        这份人情。很大。

        重若泰山。

        听到郑凡的话,段凌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之色,也没有客气,“那我就先谢过峰主了。”

        眼前之人,今日开始,不只是开阳峰的峰主。

        更是一位强大的入虚境强者!

        入虚境强者……

        就算是纵观整个七星剑宗,那也是屈指可数。是七星剑宗之中绝对的顶梁柱。

        一个入虚境强者的承诺,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郑凡的承诺,对段凌天而言,无疑是一大底牌。

        郑凡点了点头,一双眸子,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段凌天。问,“段凌天,如果我有意收你为弟子,你可愿意尊我为师?”

        郑凡话音刚落,段凌天就愣住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郑凡会突然冒出这一句话……

        让他拜师?

        看到段凌天愣住,郑凡还以为段凌天在迟疑,继续说道:“你若是尊我为师。我愿意将我这柄暗夜无泪赠予你,当作是给你的见面礼……”

        言语之间,郑凡手中出现了一柄薄如蝉翼的窄刀。

        窄刀呈暗紫色,宛如暗夜中的幽灵,闪烁着一缕缕慑人的寒光……

        正是郑凡随身携带的六品灵刀。

        六品灵器,在青林皇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

        青林皇国之中,六品炼药师有不少,但六品炼器师,却是屈指可数。

        这时,段凌天也回过神来。

        六品灵器?

        说实话,这柄六品灵刀,他还真没有什么兴趣。

        他现在已经是元丹境七重武者,可凝聚出七品器火,是七品炼器师。

        一旦他突破到元婴境,更是可以凝聚出六品器火。

        成为六品炼器师!

        到时,他自己就可以炼制出六品灵器。

        “峰主,七星剑宗上下都用剑……没想到你用的却是刀。”

        段凌天看了郑凡手中的六品灵刀暗夜无泪一眼,微微一笑。

        郑凡轻轻的抚过暗夜的刀身,目光略微有些迷离,良久,方才叹了口气,“这柄六品灵刀,是我和我的妻子当年在原始森林深处现的……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开阳峰的峰主。”

        “当年,这一柄六品灵刀在一只强大的元婴境凶兽的巢穴之中。我本打算放弃,可她为了让我能通过考核,成为开阳峰峰主的继承人,却坚持要去取这柄六品灵刀。”

        “结果……为了这柄六品灵刀,她被那只凶兽杀死。”

        虽然郑凡说的平静,但段凌天还是能从郑凡的语气间,感觉到一丝丝悲凉的气息。

        “她,当时也是摇光峰的佼佼者,天赋实力不比我弱……我这一生,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阻止她,反而陪着她一起去疯。”

        郑凡说到后来,身体微颤,有些失落,“后来,那只元婴境凶兽,也被我以这柄六品灵刀杀死!她临死之前,为这柄六品灵刀取了一个名字……暗夜无泪。”

        “暗夜,是刀的名……至于无泪,我心里清楚,她是让我和松儿不要为她落泪。”

        “后来,凭借这柄可增幅四成力量的六品灵刀,我轻而易举的通过了开阳峰峰主继承人考核,被上一代开阳峰峰主培养,后来接掌了开阳峰。”

        “可以说,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她给我的。”

        郑凡说着说着,一双眸子。略微有些湿润了起来。

        增幅四成的六品灵刀?

        段凌天双眸一凝。

        虽然,等他突破到元婴境,成为六品炼器师,也能炼制出增幅四成的六品灵器……

        可那是因为他继承了轮回武帝作为皇品炼器师的所有记忆!

        可以想象,炼制这柄六品灵刀的炼器师,不简单。

        不过,心里震撼的同时。段凌天可以深深的感受到,开阳峰峰主郑凡的妻子对郑凡的爱……

        为了丈夫的未来。不惜一切代价。

        甚至是自己的性命!

        他内心深处的那根弦,被拨动了。

        郑凡的妻子,可敬!

        “后来……为了这柄暗夜无泪,我开始弃剑练刀,转修刀技。”

        郑凡舒了口气,看向段凌天,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弟子,想必。我的妻子也会赞成我将这柄意义非凡的暗夜无泪赠予你。”

        “峰主。”

        段凌天摇了摇头,“抱歉,我现在还没有拜师的打算……至于这柄暗夜无泪,对你意义非凡,你还是好好收起来吧。”

        郑凡没说话,认真的看着段凌天。

        段凌天与之对视,目光坚定不变。

        他继承了轮回武帝毕生的记忆。就等同于继承了轮回武帝的骄傲……

        轮回武帝的骄傲,让他注定不会拜一个弱于轮回武帝的人为师!

        良久,郑凡似乎也意识到了段凌天的坚决,点了点头,“罢了,人各有志……就算你真的拜了我为师。我恐怕也没什么可以教你。”

        说到后来,郑凡没有再强求。

        “峰主,那我就先告辞了。”

        段凌天对郑凡微微一笑,身形一动,借力跃下了楼阁,稳稳的落地。

        郑凡站在楼阁之前,望着段凌天的身影。目光复杂,“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面对可增幅四成力量的极品六品灵刀,可以表现得如此镇定……此子,他日必当不凡!实乃我七星剑宗之福。”

        这时,本就在等待段凌天的鲁秋,看到段凌天现身,和身边的郑松打了声招呼,向段凌天走去。

        段凌天和鲁秋并肩而行,继续往主峰天枢峰上而去。

        目标。

        天权殿!

        眼看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山路另一头,郑凡才回过神,叹了口气。

        他和段凌天,注定无师徒之缘。

        “爹。”

        这时,郑松来到了楼阁之中,问,“他可答应了?”

        显然,郑松也知道郑凡的打算。

        郑凡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

        郑松一愣,“那个段凌天,真就那么傲?连爹你这个开阳峰峰主屈尊,要收他为亲传弟子,他都拒绝?”

        “何止。”

        郑凡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我连你娘留给我的暗夜无泪都拿出来了……可他,却好像根本不屑一顾。”

        暗夜无泪!

        郑松瞳孔一缩,他没想到,他爹为了那个段凌天,连那柄意义非凡的六品灵刀都拿了出来。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面对那柄六品灵刀的诱惑,段凌天竟然不为所动!

        如此定力,让人震撼。

        要知道,他爹手里的这柄六品灵刀,放眼七星剑宗,也只有宗主手里的那柄五品灵剑比得上……

        其他峰主,乃至护法长老手里的六品灵剑。

        论增幅能力。

        远不如他爹手里的六品灵刀暗夜无泪!

        “爹,我刚才听到了你的笑声,你为何而笑?”

        郑松看向郑凡,一脸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