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0章 索桥冲突

第320章 索桥冲突

        “鲁秋长老,我们走吧。  ”

        段凌天淡淡一笑,对鲁秋说道。

        这些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说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鲁秋看了赵林一眼,略微有些不悦,听到段凌天的话后,点了点头,“嗯。”

        既然段凌天都不计较,那他也没有任何理由再跟这些刚拜入七星剑宗,刚进入天权峰的新弟子计较。

        “哟,心虚了?”

        “还师兄呢……现在还不是怕了我们?”

        ……

        一些新弟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很得意。

        段凌天脸色一沉,他刚才不跟这些新弟子计较,那是因为他觉得没必要,他现在站的高度,早就和这些新弟子不同了……

        他若是计较,就显得有失气度。

        无疑是以大欺小。

        可现在,这些新弟子,竟然喋喋不休……

        真当他好欺负不成?

        “心虚?怕了你们?”

        段凌天猛然转过身,冰冷的目光,一一在二十个新弟子的身上掠过,“就你们,也配?!”

        就你们,也配?!

        段凌天的声音,宛如炸雷,让二十个新弟子一阵懵。

        半响,他们才回过神来,尽皆恼羞成怒。

        “小子,你以为比我们早拜入七星剑宗,就真的有资格做我们的师兄吗?”

        一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新弟子,脸色一沉,眼中寒光闪烁。

        “不错!云霄大6,向来讲究强者为尊……你若是想要做我们的师兄,实力必须强过我们!就你这么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崽子,我一只手就能将你从这里丢下去,你信不信?”

        另一个新弟子看向段凌天,嘴角泛起冷笑。

        其他新弟子虽然没说话,但他们现在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无疑都在表达着同一个意思。

        他们。看不起段凌天!

        他们,不认为段凌天的实力能比他们强。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外门弟子而已!

        赵林身后的两个天权峰弟子,一时间都傻眼了。

        这群愣头青,竟然敢在段凌天师兄面前这么嚣张?

        就算是他们两人,见到段凌天,都要毕恭毕敬喊一声段凌天师兄……

        这些愣头青倒好,人还没到天权峰。就将他们天权峰第一外门弟子,不。应该说是七星剑宗第一外门弟子给得罪了。

        在他们看来,这些愣头青简直就是在找死!

        一时间,他们就准备开口,喝斥这些愣头青。

        这些愣头青,刚才难道没听到他们都恭敬的称呼段凌天为段凌天师兄吗?

        只是,他们还没开口,就被赵林凌厉的目光制止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赵林为何要制止他们,但既然赵林都插手了。他们自然也乖乖的闭上了嘴。

        段凌天,虽说是七星剑宗外门第一人。

        可要是论地位,论实力。

        却是拍马也赶不上现在的天权峰外门长老赵林。

        毕竟,赵林的年纪和资历摆在那里,根本不是现在的段凌天所能比的。

        或许,未来的某一日,段凌天可以全方面过赵林。但现在却是不行。

        所以,在段凌天和赵林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

        “你刚才说,一只手就能将我从这里丢下去?”

        段凌天看向了刚才说话的新弟子,嘴角噙起一抹邪笑。

        如果有熟悉段凌天的人在这里,看到段凌天现在的笑容。肯定会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然而,那个新弟子却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妥,以居高临下的目光俯瞰着段凌天,冷笑道:“不错,就你这二十岁出头的小崽子,老子只需要一只手。就能将你从这里丢下去!”

        这个新弟子长得膀大腰圆,是一个壮硕青年男子。

        段凌天的精神力,可以隐隐探查到,这个壮硕青年男子的修为,应该在元丹境三重无疑。

        元丹境三重武者,说能将他从这里丢下去?

        段凌天心里一阵好笑。

        站在段凌天身边的鲁秋,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冷笑,在他看来,这个新弟子实在是太嚣张了,真以为段凌天是一般的外门弟子?

        “口口声声自称老子,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将我从这里丢下去。”

        段凌天看向壮硕青年男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话音刚落,段凌天整个人掠动而出,瞬间到了对方的身前,掀起一阵凛冽的劲风。

        在段凌天头顶之上,一百一十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栩栩如生。

        这一幕,吓得壮硕青年男子脸色惨白,彻底呆滞,一身刚刚蓄势而起的元力,瞬间湮灭……

        双腿宛如灌铅了一般,不能移动分毫。

        开什么玩笑!

        元丹境八重武者,要对他出手,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啪!

        段凌天出手了,一只手拍在壮硕青年男子的肩膀上,扣住了他的右臂。

        猛然间,段凌天手上用力。

        嗖!

        一抬手,壮硕青年男子被段凌天扔到了索桥之外,段凌天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悬在空中,目光冷然,“现在,你觉得如何?是不是只需要一只手,就能将我丢下去?”

        段凌天的声音,夹杂着慑人的冰冷,让身体悬浮在半空的壮硕青年男子脸色惨白,目露绝望,慌忙求饶:“师兄,饶命!师兄……饶命!”

        如今他身在半空,无处借力。

        他可以想象,只要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元丹境八重外门弟子一松手,他必将坠入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壮硕青年男子额头上冷汗直流,心里恨极了自己,为何要当这个出头鸟!

        “元丹境八重!”

        这时,一群被段凌天施展出来的力量吓住的新弟子,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一幕。脸色大变,一个个目露惊恐……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二十岁出头,比他们任何一人的年纪都要小的外门弟子,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年仅二十岁出头的元丹境八重武者……

        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都这么变态吗?

        现在,大多数新弟子都有些心有余悸。庆幸自己刚才说话没有太过分,否则。现在被揪出索桥、悬在万丈高空的,就不会是那个壮硕青年男子,而是他们。

        一时间,他们的心里都开始为那个壮硕青年男子默哀。

        “元丹境八重!”

        赵林的脸色极为难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段凌天服下玄元果以后,竟然一举突破到了元丹境八重。

        段凌天出手,虚空之上凝聚出一百一十头远古巨象虚影,分明就是元丹境八重的标志!

        相比于赵林的脸色难看。鲁秋却是一脸的惊喜。

        虽然知道段凌天得到了玄元果,也猜测段凌天会有所突破……

        但元丹境六重和元丹境七重之间,却是隔着一道犹如鸿沟的分水岭!

        在他看来,段凌天服下玄元果以后,最多突破到元丹境七重。

        谁知,事实并非如此。

        段凌天,一举突破到了元丹境八重!

        鲁秋又怎会知道。段凌天其实确实如他所想的一般,只突破到了元丹境七重,但因为修炼的九龙战尊诀的特殊,却是比一般元丹境七重武者多出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就算是现在出手,段凌天有心立威,也尚且隐藏了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会被人误认为段凌天是元丹境八重武者。

        这也是段凌天的目的。

        他就是要让人知道他现在是元丹境八重武者!

        赵林身后的两个天权峰弟子,如今也是一脸的呆滞,“段凌天师兄……竟然一举突破到了元丹境八重?!”

        他们都被吓到了。

        “师兄,饶命,饶命!”

        被段凌天抓住肩膀,悬浮在索桥之外、万丈高空的壮硕青年男子。一身的衣服被汗水侵湿,声音凄凉的向段凌天求饶。

        “怎么?你不是说要把我丢下去吗?我很好奇,如果我现在松手……”

        段凌天脸色阴沉如水,平静的看着不断求饶的壮硕青年男子。

        “师兄,不要……不要啊!我刚才就是开玩笑的,对,我就是开玩笑的!”

        壮硕青年男子被段凌天吓得面无血色,不断求饶着。

        “段凌天,够了!”

        赵林终于是插手了,脸色一沉,看向段凌天,声音冷漠无比。

        “够了?”

        段凌天听到赵林的阻止,回过头,看向赵林,冷笑道:“赵林长老,刚才他们挑衅我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什么……现在,我不过是对出言不逊之人略施惩戒,你就看不下去了?”

        虽然和赵林矛盾不浅,但赵林的作为,还是让段凌天感到无比的愤怒。

        赵林,在这件事上,有失偏颇,愧为天权峰外门长老!

        “放开他!”

        赵林看着段凌天,目光冷漠,声音低沉。

        “赵林长老,你确定要我放开他?”

        段凌天听到赵林的话,愣了一愣,旋即忍不住笑了,看了一眼被他丢出索桥悬空的壮硕青年男子,“看来,赵林长老是想要你去死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听赵林长老的话,放开你呢?”

        “不……不要!不要放开我,师兄,求你了,不要放开我。”

        壮硕青年男子被吓得都快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