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14章 黄衣少女

第314章 黄衣少女

        十个呼吸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然而,却还是无人登上斗擂,与段凌天一战……

        “既然如此,今日外门武比的第一,毫无悬念,就是段凌天。”

        开阳峰峰主郑凡,语气平静的宣布。

        段凌天,成为今日外门武比当之无愧的第一!

        “段凌天!”

        “段凌天!”

        “段凌天!”

        ……

        开阳台上,沉寂片刻之后,彻底沸腾了起来。

        一个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脸色涨红,兴奋的大喊着段凌天的名字。

        他们心里清楚。

        从今日开始,段凌天,将成为七星剑宗外门中的一个里程碑……

        二十岁出头,外门第一人!

        在七星剑宗数千年的历史上,还没有人能在这个年纪取得这样的成就。

        面对一个个热情激昂的七星剑宗外门弟子,段凌天站在那里,一脸的云淡风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好一个段凌天。”

        郑凡一直在留意段凌天,眼看段凌天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镇定,不由又高看了段凌天几分。

        “段凌天!”

        陡然间,郑凡惊喝一声,声音压过了在场的所有七星剑宗外门弟子。

        在一群七星剑宗外门弟子的注视下。

        郑凡抬手之间,一道流光掠出。

        嗖!

        段凌天在郑凡开口的时候,就警惕了起来,如今眼看郑凡扔来一件东西,他连忙伸手接住。

        仔细一看,却是一枚纳戒。

        这时,郑凡开口了,“这枚纳戒里面,是这一次外门武比第一名的奖励……除了和过去的外门武比第一相差无几的奖励,另外还有额外的奖励,也就是那一枚玄元果。”

        玄元果!

        虽然。今日外门武比开始之前,在场的七星剑宗外门弟子,就听说了玄元果会成为这一次外门武比第一的额外奖励。

        可真的到了玄元果被人得到的这一刻,他们的心里还是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一道道灼灼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手里的那枚纳戒上。

        里面,有一枚玄元果!

        “多谢峰主。”

        段凌天对郑凡点头一笑,将手里的纳戒收了起来。准备回去以后再看。

        身形一动,飞掠而出。落在了李菲的身边。

        “坏蛋。”

        李菲脸上浮现一抹笑容,段凌天能在外门武比中名列第一,她也为段凌天感到高兴。

        这是她的男人,她李菲的男人!

        段凌天看着李菲,一双凌厉的眸子,温和了下来,柔情似水……

        跟刚才与石浩一战时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啧啧……段凌天和这位摇光峰的师妹,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是啊,也只有段凌天这样的青年才俊,才能配得上这位师妹。”

        “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

        一群七星剑宗外门弟子,纷纷感叹。

        “哼!”

        胡雪峰的脸色极为难看。

        刚才,眼看段凌天得到了玄元果,他的心里就升起了一阵怒火,在他看来。那玄元果本来应该是他的。

        段凌天却半路杀出来,将他的玄元果夺走了!

        这也就算了。

        现在,段凌天竟然和他垂涎的这个堪称倾国倾城的女子打情骂俏,让他心里又升起了一阵邪火。

        “段凌天!”

        此时此刻,胡雪峰恨段凌天恨得咬牙切齿。

        胡雪峰的目光,段凌天自然也现了。却是根本就懒得理会。

        段凌天眸子一凝,看向了远处的赵林。

        赵林瞪着一双阴森的眸子,凝视了他一阵,转身离开了开阳台。

        看到赵林那阴森的目光,段凌天就知道,日后,赵林肯定还会从各方面对他下手。只为得到他手里的那套子虚乌有的功法易筋洗髓经……

        “赵林!”

        对于赵林的喋喋不休,段凌天的心里,升起了无尽的怒火。

        与此同时,除了段凌天以外,另外九人继续进行外门武比的前十排名之争……

        虽然外门武比第一被段凌天夺走。

        但排名越前面,就能得到越多的奖励,所以,另外的九人也是奋力一搏。

        九个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中,又以左晴、何东和胡雪峰的实力最强,三人和另外的六人交手,几乎是单方面的辗压……

        段凌天也看出来了,三人之所以能为稳压其他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一筹,是因为他们所修炼的剑技比较高明。

        就如左晴的剑技,每一剑信手拈来,都好像是神来之笔。

        何东的剑技,大开大合,暗藏杀机,让人防不胜防。

        胡雪峰的剑技,共有十三剑,一剑接一剑,宛如浪涛重叠,威力无穷。

        最后的结果。

        胡雪峰凭借手中增幅二成九的七品灵剑,施展出一百二十九头远古巨象之力,力压左晴和何东,名列这一次外门武比的第二。

        仅次于段凌天。

        至于外门武比第三,被何东所得。

        左晴,只名列第四。

        随着开阳峰峰主郑凡将另外九人的奖励也放下去,声音锵然,传递而出,“这一次的外门武比,到此结束!没有得到奖励的人,也不要气馁,一年后还有机会。”

        七星剑宗的外门武比,一年一次,风雨不改。

        “段凌天,好好努力,早日进入内门……我看好你。”

        郑凡看向段凌天,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郑凡的态度,让一群开阳峰外门长老大吃一惊。

        作为开阳峰外门长老,他们自然知道这位峰主大人的脾气,就算是面对内门中的杰出内门弟子,也从来没有这样放下架子和善过。

        “我会的。”

        段凌天微笑点头,旋即在一群七星剑宗弟子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牵起李菲的手。和左晴一起并肩而行,离开了开阳台。

        随着人流,抵达了开阳峰交易殿附近,踏上了索桥,离开了开阳峰。

        段凌天跟着李菲回了她的住处,的一双男女,又缠绵了一阵。方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玄元果……一旦服下玄元果,我能在第一时间突破到元丹境七重!到时。不只是我一身的力量可比元丹境八重武者,就算是颤劲也将再次提升。”

        离开摇光峰,回天权峰的路上,段凌天心情激荡。

        “最重要的一点……一旦我突破到了元丹境七重,我就能凝出七品丹火、七品器火,成为七品炼药师和七品炼器师!”

        现在,段凌天归心似箭,踏上主峰天枢峰后,走上了前往天权峰的索桥。回到了天权峰。

        “段凌天师兄!”

        “段凌天师兄!”

        ……

        段凌天现,他刚刚踏上天权峰的石台,遇到的一群天权峰弟子,一个个恭敬的跟他打着招呼。

        论年纪。

        这些天权峰弟子,都比他大。

        可现在,一个个叫他师兄,叫得热切无比。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实力,才是立足的根本。我刚拜入七星剑宗,刚入天权峰的时候,默默无闻,无人理会。现在,我夺得外门武比第一。这些人,一个个就好像是附骨之疽一般贴上来。”

        段凌天心里不由感叹。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想要得到他人的尊重,就必须足够强大。

        否则,只能成为他人脚下的蝼蚁,任由他人践踏。

        实力强者,命比天高!

        实力弱者。命比草贱!

        面对这些天权峰弟子,段凌天微微一笑,淡淡点了点头,方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心里一紧。

        “那个赵林,现在很可能就隐藏在暗中,窥视着我……不过,想要跟上我,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想到赵林之前的阴森目光,段凌天深吸一口气,顺着人流,身形掠动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才在天权峰一条偏僻的山路上现身。

        现在,段凌天才敢大摇大摆的回天权峰峰巅,回石钟乳洞,“现在回去,服下玄元果,我的修为,将一举突破到元丹境七重!”

        走在路上,想着想着,段凌天的心里一阵激动。

        在段凌天抵达天权峰峰巅的时候,天权峰半山腰上,山路一侧。

        轰!

        一道凝形的掌印,呼啸而出,落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顿时,山石破裂,碎石横飞。

        “又让他跑了!”

        赵林脸色阴沉,气急败坏。

        段凌天回到天权峰峰巅后,跟往常一样,顺势一跃,穿过云雾,落在歪脖子树上。

        只是,刚踏上歪脖子树,他的脸色就变了。

        他的精神力,清晰的感应到,在山洞通道之内,似乎有着两股强大的气息……

        这两股强大的气息,极为可怕。

        最少,对现在的段凌天而言,极为可怕。

        很快,他就现,两股气息越来越近,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段凌天警惕起来,看向山洞通道里面。

        只一眼,段凌天就愣住了。

        如今,山洞通道里面,缓步走出了一个黄衣少女。

        少女约莫十五、六岁,略显稚嫩的双颊,就好像经过粉雕玉琢一般,嘴角边有一个小小的酒窝,肤如凝脂,笑靥如花,容貌明媚动人。

        “你是谁?”

        少女吐气如兰,越看越美,令人舍不得移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