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10章 石浩的霸道

第310章 石浩的霸道

        第二轮外门武比,接下来的挑战,除了段凌天、何东和左晴以外,另外暂时名列前十席位的另外七人,相继被人挑战。

        有人保住了自己的前十席位,也有人被取而代之。

        斗擂之上。

        战况,愈激烈!

        剑影纵横,剑啸之声,连绵起伏……

        虽然,段凌天在大多数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的眼中是最弱的,但却没有人点名挑战他。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石浩内定了的对手……

        谁要是敢挑战段凌天,无疑会得罪石浩。

        他们,不敢得罪石浩。

        至于何东和左晴,两人都是七星剑宗外门中出了名的外门弟子,和胡雪峰其名,只略微逊色于外门第一人石浩……

        所以,在起挑战的一群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的眼中,挑战何东和左晴,根本就是在浪费挑战机会!

        每个人只有一次挑战机会,他们必须好好珍惜。

        所以,他们尽量选择自己有把握的对手。

        随着一个名列前十席位的外门弟子落败,被取而代之,又轮到了下一个外门弟子起挑战……

        就在这个时候。

        热闹、噪杂的开阳台,彻底沉寂了下来,变得一片宁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面容狰狞而扭曲,一双三角形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寒光,正凝视着正中的斗擂上的一人。

        “终于轮到石浩师兄了!”

        “石浩师兄,就在等这一刻……这个段凌天,看来要倒霉了。”

        “如果我是他,我肯定直接认输。”

        ……

        在场的一个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的目光,顺着石浩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窃窃私语。

        段凌天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一脸云淡风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段凌天!”

        石浩冷喝一声的同时,身形掠动,宛如化作了一只猎豹,扑上了第一斗擂,站在那里。冰冷的目光,始终不离段凌天左右。

        他。挑战段凌天!

        他,要杀死段凌天!

        石浩冰冷的目光中,夹杂着极致的愤怒和杀意,恨不得将段凌天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易筋洗髓经……”

        第一斗擂不远处的角落,天权峰外门长老赵林站在那里,一双眸子流露出贪婪和欣喜,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得到那套神奇的功法易筋洗髓经的一幕。

        为了易筋洗髓经,他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

        特别是这一次的外门武比临时更改规则,变成生死之争。也是他在后面力……

        他所做的一切,只为了得到段凌天的修炼功法。

        易筋洗髓经!

        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希望,得到易筋洗髓经的希望。

        “哼!”

        胡雪峰站在远处,脸色阴沉无比,一双冷厉的眸子,择人而噬。

        这个石浩。竟然抢了他的猎物!

        他的目光,落在石浩的身上,他的心里已经有所打算,一旦石浩杀死段凌天,将段凌天取而代之,名列前十席位……

        那么。他,会直接挑战石浩!

        过去,他对上石浩没太大的把握。

        可现在却不同了。

        他的手里,多了一柄增幅二成九的七品灵剑,实力大增……

        他有信心,击败、乃至杀死石浩!

        “坏蛋。”

        虽然,段凌天在李菲的面前透露出强大的自信。但李菲还是有些担心,皓齿轻咬诱人的红唇,目不转睛的盯着段凌天。

        毕竟,外门武比,是不能动用铭纹的。

        眼看段凌天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

        开阳台上,再次沸腾了起来。

        “难道段凌天是打算认输了?”

        “看现在的这个架势,应该是……”

        “不会吧?我还想看他出手呢……我很好奇,这么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到底是如何杀死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又如何通过第一轮外门武比,晋级到第二轮外门武比的。”

        “我也好奇……可惜,我们估计是看不到了。”

        ……

        大多数的七星剑宗外门弟子,都以为段凌天已经打算认输。

        赵林嘴角泛起的笑容,彻底凝固。

        “这个段凌天,不会真的想要认输吧?”

        赵林心急如焚,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揪起段凌天扔上第一斗擂,让段凌天和石浩一战。

        “哈哈……石浩,看来你把段凌天吓得不轻啊。要不然,你另外挑选一人?这个段凌天,让给我,如何?”

        胡雪峰哈哈一笑,戏虐的看了远处站在第一斗擂上的石浩一眼。

        石浩却没有理会他,冷厉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段凌天,你既然敢参与第二轮外门武比,不会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吧?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懦夫,不折不扣的懦夫!”

        懦夫!

        石浩,再次当着所有人的面,肆意羞辱着段凌天。

        就在这时。

        再次吸引了一群人目光的段凌天,终于有了动静……

        段凌天跨前一步,平静的眸子,落在石浩的身上,沉声说道:“石浩,你恨我入骨,恨不得立马杀死我,为你妹妹石燕报仇……这些,我都清楚。”

        “哼!”

        石浩目光微冷,一双三角形的眸子充满了暴戾,“清楚就好。今日,除非你想要做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否则,一旦你敢登上这第一斗擂,我,石浩,石燕的哥哥,让你尸骨无存!”

        听到石浩的狠话,段凌天脸色不变,缓缓的说道:“那你可知我为何要废掉你妹妹石燕的丹田?”

        石浩有些不耐烦道:“我管你为何废掉我妹妹的丹田!在你废掉我妹妹的丹田,废掉我妹妹的一身修为的时候……你,就注定要成为一个死人!你。注定只能到黄泉路上去忏悔!”

        这一刻,段凌天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

        “你的意思是……就算我废掉石燕的丹田,是事出有因,是因为石燕主动挑衅、主动出手……即便如此,你,也不会觉得有愧?你,也不会觉得这一切是石燕咎由自取?你。也不会觉得是你教妹无方?”

        段凌天脸色微沉,目光冷漠。凝视着石浩,一字一句问道。

        哗!

        开阳台上一阵沸腾,所有的七星剑宗弟子恍然大悟。

        原来,段凌天废掉石燕的丹田,是事出有因……

        “早就听说石燕仗着她哥石浩是外门第一人,在摇光峰横行无忌,到处欺负人……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次,石燕算是踢到铁板了。更因此被废掉了一身修为。”

        “如果真是这样,石燕确实是活该!”

        “是啊,段凌天这样做,也算是为摇光峰,乃至我们七星剑宗,除去了一颗毒瘤。”

        ……

        一群七星剑宗弟子,议论纷纷。

        石浩听到段凌天的话。扭曲而狰狞的五官本就纠结在了一起,现在,听到一群七星剑宗弟子的议论,他的脸就好像是变成了麻绳一般,完成拧在了一起。

        “段凌天!”

        石浩陡然爆喝一声,声如炸雷。

        冰冷到极致的目光。透过一双三角形的眸子,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我,石浩,现在就告诉你!不管我妹妹做了什么,不管我妹妹是否有错在先……在我眼里,无论我妹妹做什么……你。段凌天,都没有资格废掉她的一身修为!”

        “没有资格?”

        段凌天笑了,笑得很灿烂,“那你的意思是,你妹妹石燕都要出手废我丹田了……我,还不能反抗?我,只能站在原地,等着你妹妹废掉我的丹田?我,只能任由你妹妹宰割?”

        “不错!”

        石浩冷声道:“这,是你最好的选择……只可惜,你没有这样选择!你如果这样选择了,或许你只是成为一个废人,不会死。而现在,你,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是否后悔了?只可惜,你再后悔也是无用。今日,你,段凌天,必死无疑!”

        石浩一字一句,蕴含着肃杀之意,透露出必杀段凌天的决心。

        言辞之间,充满了暴戾和杀意。

        让在场大多数七星剑宗外门弟子,只感觉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当然,也有一些七星剑宗外门弟子,气愤不已:

        “石浩好霸道!”

        “是啊,按照他的话来说,不管是他妹妹要废谁的丹田,那个人还不能反抗……否则,就会被他盯上,乃至杀死!”

        “他真以为七星剑宗是他家开的吗?”

        “段凌天,别理他!你就算认输,也没人会看不起你。”

        “对,以你的武道天赋,几年后,轻而易举就能过石浩……没必要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而丢了性命!”

        “你前途似锦,远非石浩所能比,一定要三思。”

        ……

        石浩的话,就好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彻底引起了开阳台上的轰动。

        许多七星剑宗外门弟子,气愤的同时,更是在不断的劝着段凌天认输。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

        虽然,他们和段凌天算不上有什么交情。

        但,此时此刻,他们心里的那一杆秤,无疑都偏向了段凌天这占理而又弱势的一方……

        段凌天的遭遇,让他们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