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8章 一号签

第308章 一号签

        段凌天话音刚落的瞬间,身形一抖,猛然掠动而出。

        灵蛇身法!

        整个人好像化作了一条灵蛇,灵动的掠上了斗擂,落在了左晴的身边。

        段凌天,用他的行为表明着他的态度……

        他,没有弃权!

        他,要参与这第二轮外门武比!

        “段凌天竟然真的要参与第二轮外门武比,他不怕死吗?”

        一些天权峰弟子,看到这一幕,彻底愣住了。

        这三个月来,石浩每次到天权峰,对段凌天展现出来的滔天恨意,他们都清晰的感觉到了……

        石浩,恨不得将段凌天挫骨扬灰!

        所以,在他们看来,段凌天执意参与第二轮外门弟子考核,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们并不看好段凌天。

        毕竟,石浩可是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更是七星剑宗外门第一人!

        “段凌天,你的易筋洗髓经,很快就是我的了。”

        赵林看到段凌天登上了斗擂,脸上的阴郁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阴谋得逞的笑意。

        他突然觉得,他暗中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

        一切都值了!

        “段凌天,你怎么上来了?”

        左晴看向身边的段凌天,柳眉微皱,“胡雪峰的话,你根本无需理会。”

        段凌天知道左晴是关心自己才这么说,心里升起暖意的同时,微微一笑,“师姐,我并非是因为他的话才上来……我本来就打算参与这第二轮的外门武比。就算他一句话都没说,我也会上来的。”

        左晴一愣,当她看到段凌天坚定无比的目光时,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

        在她看来,段凌天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知天高地厚!

        “不错。段凌天,你还算是个男人。”

        胡雪峰看向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眼中寒光闪烁,“不过,是否能在第二轮外门武比当中活下来,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反正,如果你对上我,我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面对胡雪峰的挑衅。段凌天丝毫不予理会,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石浩身上。

        石浩那扭曲而狰狞的面容。如今纠结在了一起,一双三角形的眸子,闪烁着森然的杀意,正凝视着他。

        “你就是段凌天?”

        这时,开阳峰峰主郑凡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段凌天,“早就听说了你的事迹……不过,你虽然能杀死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却不一定能战胜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今日,只要你能好好的活下来。以后,七星剑宗的舞台,是你一个人的。”

        郑凡言语之间,对段凌天充满了赞赏。

        却也让胡雪峰脸色一沉,眼中杀意更甚。

        至于石浩,却是不知可否,在他看来。郑凡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因为,今天他是绝对不可能让段凌天活下来的。

        “峰主过奖了。”

        段凌天面对郑凡时,依然不卑不亢。

        郑凡又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以后,方才看向开阳台上的一群七星剑宗外门弟子,“现在,可还有获得第二轮外门武比资格的外门弟子登上斗擂。参与今日的外门武比?”

        等了一阵,都没有人登上斗擂。

        郑凡大袖一挥,高声宣布,“第二轮外门武比,正式开始!”

        “第二轮外门武比,规则很简单。”

        郑凡看向段凌天和另外二十八个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缓缓说道:“我会让你们进行抽签……总共有二十九个标号签。抽到一号签的人,可以轮空两场,暂时名列前十席位。”

        “另外的二十八人,将决出十四人,然后再决出七人,暂时名列前十席位。”

        “如此一来,就有八人暂时名列前十席位。”

        “先前被淘汰的七人,再次抽签,抽到一号签的人,暂时名列前十席位。”

        “到了那个时候,前十席位就只剩下一个空缺,由另外六人决出最后一人,补上这个空缺。”

        “暂时名列前十席位的十人定下以后,剩下的十九人,若是不服其中任何一人……可起挑战,只要你能战胜对方,乃至杀死对方,你就可以将其取而代之,位列前十席位。”

        “当无人再起挑战,前十席位之人,就是名列这一次外门武比的前十,可得到宗门赐予的奖励!”

        “因为前十之人的奖励各不相同,所以,最后还要决出前十的具体排名……名列第一之人,额外得到一枚玄元果!”

        “现在,你们可有不明白的地方?”

        郑凡看向段凌天等人,问道。

        段凌天等人都摇头,郑凡刚才的介绍,有条有理,再清楚不过。

        “最开始抽到一号签的人,无疑是运气最好的……可以省去前面的两场对决,暂时名列前十席位。”

        段凌天心里一动,对于一号签充满了兴趣。

        当然,就算最开始抽到一号签,也不代表可以后顾无忧,后面还是会有人起挑战的。

        只是前面省了一番手脚而已。

        很快,开阳峰的一个外门长老,迈步上前,将准备好的抽签盒放在了地上。

        “里面一共有二十九个标号签,你们自己上前抽取吧。”

        开阳峰峰主郑凡,看向段凌天等人,淡淡说道。

        很快,有几个靠近抽签盒的外门弟子,率先抽取了标号签。

        段凌天和左晴并肩而行,也来到了抽签盒一旁,段凌天对左晴微微一笑,“师姐,你先。”

        左晴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直接取出了一个标号签。

        九号。

        段凌天也将手放进了抽签盒,就在这时,他下意识的将精神力延伸而出,融入抽签盒里面……

        本来段凌天不抱任何希望。他的精神力毕竟不是眼睛,看不到标号签上的数字。

        可他的精神力延伸进去的时候,却是清晰的感应到,标签盒里面的标号签之中,有一个标号签的气息好像跟其它标不同……

        “难道是一号签?”

        段凌天心里一动,直接抓住了那一个标号签,取了出来。

        仔细一看。

        果然是一号签!

        看着一号签上面的数字。段凌天恍然大悟,难怪他的精神力感觉一号签的气息和其它标号签不同。原来这一号签上的数字,是用红墨写的,而其他签上的数字,是用黑墨写的。

        想来一号签之所以用红墨,也是为了和其他签更好的区分出来。

        也正因如此,让段凌天毫无悬念的抽到了一号签。

        “一……一号签?”

        左晴就站在段凌天的身边,看到段凌天取出的标号签,忍不住低呼一声。

        一号签?

        左晴的低呼,传遍了沉寂的开阳台。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靠!不会吧?段凌天运气这么好?二十九个标号签,被他抽到了一号签?”

        “这运气也太逆天了!”

        “哼!巧合而已。而且,就算抽到一号签又如何,也就是暂时名列前十席位……如果实力不够,后面还是会被人刷下来。”

        “说的也是。”

        ……

        一群七星剑宗外门弟子,忍不住低呼。

        有人感叹段凌天的运气,有人觉得就算段凌天抽到了一号签也没什么。

        “一号签?”

        开阳峰峰主郑凡有些惊讶于段凌天的运气。

        “哼!一号签……”

        然而。斗擂之上,却有两人嘴角泛起邪异的冷笑。

        正是石浩和胡雪峰。

        “抽到一号签,只能怪你命不好。只要我前面暂时认输,不入前十席位,到时候,我就可以直接挑战你……乃至杀死你!”

        胡雪峰看向段凌天。心里微动,眼中跳动着暴戾的光泽。

        石浩一双三角形的眸子,也泛起了一丝丝冷意。

        他现在的想法,跟胡雪峰的想法一模一样。

        “段凌天,你运气好像不怎么好。”

        这时,何东也抽取了属于自己的标号签,看向段凌天。摇了摇头。

        他清晰的看到了石浩和胡雪峰看向段凌天时,眼中流露出来的杀意和兴奋……

        在他看来。

        段凌天拿到一号签,单从表面上看,是运气好。

        实则,却是给了石浩和胡雪峰直接点名挑战他的机会。

        何东话中的深意,段凌天自然明白,却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一笑,“该来的,总是会来。”

        何东没想到段凌天到了这时候还能如此淡定,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段凌天,你今天要是能活下来……我,何东,交你这个朋友。”

        段凌天年纪不大,却有如此豁达的心性,震撼了何东。

        让何东源自心底感到钦佩!

        段凌天淡淡一笑,算是作出了回应。

        “段凌天,如果石浩和胡雪峰挑战你,你就直接认输吧。”

        左晴看向段凌天,有些担心的说道。

        “左晴,他要是会认输,那他就不是段凌天了。”

        段凌天还没开口,何东就已经先一步对左晴说道。

        段凌天笑了,“何东,你好像很了解我?”

        “了解算不上,但我看得出来,你不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而且,在你的眼中,我看到了自信。”

        何东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缓缓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