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7章 玄元果

第307章 玄元果

        “懦夫!”

        石浩喊出这一声的时候,心里有些急躁。

        他虽然不认识段凌天,也没有见过段凌天,可如今登上斗擂的一群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他都有印象,他可以肯定,绝对没有那个段凌天!

        也就是说,他今天的主要目标段凌天,并没有上来。

        很可能是因为怕死,所以弃权了。

        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随着石浩一声冷喝,整个开阳台寂静无声。

        一群前来围观的天权峰弟子,目光忍不住汇聚在远处的段凌天身上……

        很快,剩下的七星剑宗弟子,也随着一群天权峰弟子,看向了段凌天。

        段凌天眉头一皱。

        他刚准备登上斗擂,就听到石浩在那里叫唤。

        如今,意识到自己随着石浩的一声懦夫,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他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了一抹冷笑。

        “他就是段凌天?”

        在场一些从没见过段凌天的七星剑宗弟子,惊讶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都觉得段凌天比传闻中还要年轻。

        就是这个人,杀死了一个天玑峰的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

        不可思议!

        “段凌天实力虽然不错,但今日的外门武比,无疑是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的争锋……他就算真的参与,最后也只能沦为陪衬,乃至可能会被杀死。”

        “不错。我倒是觉得,弃权,是他最好的选择。”

        “他才二十岁出头,面对一群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就算弃权也不丢脸。”

        ……

        一群七星剑宗弟子,窃窃私语。

        就在这时。

        开阳峰峰主郑凡再次开口,“今日的外门武比,名列前十之人,都可以得到宗门赐予的奖励……名列第一之人。还能额外得到一枚玄元果。”

        玄元果?

        一石激起千层浪!

        嘶!嘶!嘶!嘶!嘶!

        ……

        开阳台上,倒吸冷气之声,此起彼伏。

        玄元果是什么?

        在场的七星剑宗弟子,就算没有见过,也听说过。

        玄元果,对元丹境武者而言,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灵果……

        据说。这玄元果,就算是元丹境八重武者服下。都能直接突破到元丹境九重!

        就算是元丹境九重武者服下,一身元力也将提升到最后的瓶颈,无限接近突破到元婴境的边缘。

        “玄元果,竟然是玄元果!”

        “玄元果,对元丹境武者而言,简直就是至宝!可遇而不可求。”

        “元丹境七重武者,一旦服下玄元果,必能一举突破到元丹境八重……甚至于,很可能接近突破到元丹境九重的瓶颈。”

        ……

        开阳台上的一群七星剑宗弟子。彻底沸腾了起来。

        斗擂之上,郑凡身边站着的二十八个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包括石浩在内,一个个双眼放光,对玄元果充满了渴望。

        “玄元果,我志在必得!”

        胡雪峰英俊的脸颊上,笼罩上一层冷意。“无论是谁,若敢阻挠我登顶第一……杀!”

        胡雪峰言语之间,充满了自信和狂妄。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石浩冷哼一声。

        玄元果,他一样志在必得!

        何东和左晴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也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玄元果。让他们都为之动心。

        “没想到,七星剑宗竟然得到了玄元果,还拿出来作为这一次外门武比第一名的奖励……”

        段凌天有些惊讶。

        玄元果的珍贵,他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如果说,在此之前,他想要在这一次外门武比中夺取第一,是为了对胡力的承诺。

        现在。他又多了一个目的。

        他要得到玄元果!

        “如果能得到玄元果……我的修为,将直接突破!”

        段凌天眼中流露出炙热的火焰,仿佛能焚尽一切,霸道无匹。

        李菲看出了段凌天的渴望,轻声道:“坏蛋,外门武比禁止动用除灵器以外的外力,你的铭纹不能用……若是不敌,你一定要跃下斗擂认输。我和可儿,不能失去你。”

        说到后来,李菲紧张的看着段凌天。

        虽然,她知道段凌天身边有很多凭借,诸如两条元婴境的小蟒蛇,还有一堆强大的铭纹。

        然而,在这外门武比之上,这些却是都不能用。

        只能依靠自己的实力!

        段凌天伸手抚过李菲光滑如玉的俏脸,轻声笑道:“小菲儿,你要对你的男人有点信心。下次再敢怀疑我,小心我打你屁股。”

        说到后来,段凌天压低了声音,只有李菲一人能听到。

        李菲没想到段凌天竟然在这样的场合调戏她,俏脸绯红,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

        “哼!”

        斗擂之上,胡雪峰遥遥的望着段凌天和李菲,特别是看到李菲在段凌天面前露出娇羞的模样,他的心里莫名的燃起了一团嫉妒的火焰……

        他向来无女不欢。

        而且眼界极高。

        这个女人,绝对是他来到七星剑宗以后,见过的最美的女弟子。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他就想要让这个女人成为他的禁脔。

        可后来他才现,这个女人已经有主。

        段凌天!

        “只要杀了段凌天,你……就是我的了。”

        胡雪峰看向李菲,一双眸子,闪烁着贪婪的光泽,仿佛李菲已经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

        “段凌天!”

        胡雪峰目光微凝,落在段凌天的身上,陡然低喝一声,“听闻三个月前,你曾杀死天玑峰的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邵英。据我所知,邵英距离元丹境七重,也只是一步之遥……你能杀死他,想必实力并不下于我们这些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

        “如今三个月过去。你的实力肯定更强。你,不会真的是想要弃权吧?”

        胡雪峰说到后来,声音中多了几分讥讽。

        “胡雪峰,段凌天是否弃权,那是他个人的选择,与你无关。”

        一旁的左晴,听到胡雪峰的话。哪里还不知道胡雪峰存了什么心思,脸上再次笼罩上一层冰霜。冷笑道。

        胡雪峰没有回应左晴,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段凌天,“呵呵……段凌天。你,难道就只会躲在女人的后面,依靠女人的庇护?如果真是这样,你,还真是我们男人的耻辱!”

        男人的耻辱!

        胡雪峰这一句话,不可谓不狠。

        “段凌天,看来你得罪的人还挺多的……”

        石浩的嘴角上。泛起一抹嗜血的冷意,择人而噬。

        随着胡雪峰话音一落,段凌天再次成为了焦点。

        这一次,又有所不同。

        刚才,石浩虽然也挑衅了段凌天,可在场之人,并不觉得段凌天弃权有什么不妥。

        也没人会看不起段凌天。

        毕竟。段凌天的武道天赋摆在那里,他日必能大放异彩,成为七星剑宗之中举足轻重的天才弟子。

        可现在。

        胡雪峰,却是给段凌天套上了这样一个帽子。

        如果段凌天弃权,无疑就是承认他只会躲在女人后面,依靠女人庇护……

        丧失男人的尊严!

        所有人都好奇。如此形势之下,段凌天会如何选择。

        李菲听到胡雪峰的话,秋眸中升起一丝怒意,就想要作。

        段凌天捏了捏李菲的手心,微微一笑,“小菲儿,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在哪,从来不缺疯狗……你又何必跟它一般见识。”

        段凌天的声音虽然不大。

        可如今开阳台上却是一片寂静,他的话,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眼中。

        疯狗?

        一群七星剑宗弟子,嘴角忍不住一抽。

        这个段凌天,竟然骂胡雪峰是疯狗?

        他们只感觉头破麻。

        这个段凌天,疯了!

        “段凌天死定了!”

        这是大多数七星剑宗弟子心中的想法。

        一时间,胡雪峰替代段凌天,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胡雪峰的身体猛然一震,英俊无比的脸颊微微颤抖了起来,一双眸子流露出森然的杀意,但很快又被他压制了下来,再次看向了段凌天。

        “真不知道,一个获得了第二轮外门武比资格,却又不敢参与、只能弃权的废物……哪来的狂妄!”

        胡雪峰的声音清冷无比,废物二字,咬的特别重。

        胡雪峰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

        这些人,大多都是摇光峰的一些花痴女弟子,“胡雪峰师兄说得对,一个连参与外门武比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没有资格狂妄!”

        “就是。段凌天,你如果是男人,就登上斗擂,参与第二轮外门武比!”

        “若是不敢,那你就是石浩师兄口中的懦夫,胡雪峰师兄口中只会依靠女人的废物!”

        ……

        眼看场面被自己反控,胡雪峰看向段凌天,双眼缓缓的眯成一条线,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就好像在对段凌天说: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哈哈……”

        段凌天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双眸子,掠动着慑人的精光,看了胡雪峰一眼,目光又随之落在石浩的身上,缓缓说道:“我段凌天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弃权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郑凡峰主好像还没有中止其他外门弟子是否选择参与第二轮外门武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