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3章 ‘生死之争’

第303章 ‘生死之争’

        “你们十人,明日一早,前往开阳峰……这一次的外门武比,将在开阳峰的开阳台进行!届时,将由开阳峰的峰主大人亲自主持。  ”

        第一轮外门武比落幕,天权峰外门长老鲁秋看向段凌天十人,缓缓开口。

        段凌天十人点头,表示明白。

        很快,以鲁秋为的十个天权峰外门长老,相继离开。

        “恭喜何东师兄!”

        “恭喜王竹师兄!”

        ……

        接着,一群外门弟子,开始向晋级的外门弟子贺喜。

        特别是以何东为的五个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更是被一群外门弟子围住。

        一个个外门弟子热情无比,都想要与何东五人打好关系。

        毕竟,五人以后几乎是板上钉的内门弟子。

        “段凌天,恭喜。”

        贺春也来到段凌天的身前,向段凌天道谢。

        虽然早就知道以段凌天的实力,必定能通过第一轮外门武比,但真的到了这一刻,他还是为段凌天感到高兴。

        段凌天对贺春点头一笑,两人并肩而行,随着一群天权峰弟子,离开了天权台。

        跟贺春告辞一声,段凌天就离开了。

        离开以后,段凌天眉头一掀,融入涌动的人流中,来回穿梭,一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才隐入了一条偏僻的山间小路。

        “现在,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跟踪到我。”

        段凌天刚才的作为,并非多余,正是担心会被人跟踪。

        当然,主要还是提防赵林。

        今日,赵林的表现,让段凌天感受到了压力。

        他相信,赵林一日不达到目的,就一日不会放过他。

        所以。他现在不得不防。

        若是真的被赵林找到一丝一毫的机会,他必然十死无生,万劫不复!

        “赵林!”

        段凌天眼中掠过寒意。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方才缓和下愤怒、激荡的心情,往天权峰峰巅而去,回到了石钟乳洞之中。

        而如今,在天权峰中的一条山路上。一道身形飞掠而出,赵林现出身形。

        他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那个段凌天,竟然能甩掉我……看来,他之前甩掉我的跟踪,也不是偶然和运气!这么说来,他可以现我。”

        此时此刻,赵林的眼中,除了寒意,还夹杂着一丝丝贪婪,“真是令人震惊!段凌天。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段。又或许……你之所以能现我,也是因为那套神奇的功法易筋洗髓经!”

        现在,赵林将他难以想象的事,将生在段凌天身上的所有奇迹,都归功于易筋洗髓经。

        他内心对易筋洗髓经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段凌天,我一定会得到你的易筋洗髓经!”

        赵林心里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离开了天权峰,踏上索桥,到了主峰天枢峰以后,继续往远处而去,最后抵达了玉衡峰。

        玉衡峰。一座宽敞的峡谷之内。

        “赵林长老?”

        长相扭曲而狰狞,有着一双三角形眸子的青年男子,看到踏步而入的中年男子,微微皱眉。

        他认得出眼前之人,是天权峰外门长老赵林。

        “石浩。”

        赵林看到石浩,淡淡点了点头。

        虽然石浩是七星剑宗外门第一人,可也就只是一个元丹境七重武者。在他这个七星剑宗长老的眼里,与蝼蚁无异。

        “赵林长老,却不知你找我所为何事?”

        石浩开门见山问道,他可不认为这个天权峰外门长老来,只是来看望他。

        他跟这个天权峰长老,虽然相互认得,过去却没有交流过哪怕只是一言半语……

        “石浩,明人不说暗话,我今日来找你,只为了段凌天。”

        赵林也是直奔主题,一双眸子,闪烁着森然的厉光。

        “嗯?”

        石浩眉头一皱,本就狰狞、扭曲的五官,纠结在一起,一双三角眸子,闪烁着寒冷的光泽。

        他看到了赵林眼中的厉光。

        他只以为这是赵林在针对他,顿时脸色一沉,“赵林长老,抱歉了,如果是有关那段凌天的事,那我们两人之间没得商量!”

        赵林是天权峰外门长老。

        段凌天是天权峰弟子。

        在他看来,赵林此来,肯定是为了让他打消对付段凌天的念头。

        听到石浩的话,赵林脸色一沉,一双眸子流露出森然的寒意。

        嗖!

        赵林一抬手,衣袖鼓涨,猛然扫出。

        刹那间,在赵林头顶之上,数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砰!

        一声巨响,石浩被赵林一袖扫飞了出去,如离弦之箭。

        轰!

        石浩狼狈落地,口中不断吐出淤血,但一双三角形的眸子,却是死死的盯着赵林,夹杂着慑人的寒意,“赵林,你敢动我?”

        “动你?”

        赵林冷笑,身形一动,转瞬之间,就到了石浩的面前,手中元力凝聚、动荡,“你信不信,我这手一落下,你必死无疑!”

        刚才那一袖子甩出去,他已经是留了手,若他全力施为,刚才石浩就必死无疑!

        在这峡谷之内,他就算杀死了石浩,也无人知道是他所为,根本无须担心七星剑宗怪罪。

        石浩脸色一沉,一双三角形的眸子,寒意更增,“那又如何?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那段凌天……他废了我妹妹的丹田,我一定要让他死!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

        石浩的话,让赵林神容一滞,“你……你以为我是要你放过段凌天?”

        “难道不是?”

        石浩冷笑,一双三角形的眸子,寒冷依旧。

        “哼!”

        赵林冷哼一声,骂道:“白痴!我恨不得让那段凌天死,你竟然以为我要让你放过他?真是可笑。”

        石浩脸上的怒容,彻底凝固。怀疑的看着赵林,“赵林长老,你所言当真?”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

        赵林抬手,一枚七品金创丹飞出,落在了石浩的手里,“服下吧。“

        石浩深吸一口气。服下了丹药,伤势恢复了过来。站起身,脸上浮现出几分歉然,“赵林长老,抱歉了,是石浩误会了你……只是,赵林长老此来,却不知所为何事?”

        “我此来,自然是要给你杀死段凌天的机会……”

        赵林目光一冷,缓缓说道。

        看到石浩一脸疑惑。赵林继续说道:“石浩,你不会以为,明日,你若能遇上段凌天,就能将他杀死吧?外门武比,向来严禁外门弟子之间相互杀戮,你若是真敢直接杀了那段凌天。要面临的麻烦恐怕也不会小。”

        “哼!”

        石浩脸色一沉,眼中泛起一丝丝冷意,“那又如何?为了我妹石燕,我定要将那段凌天挫骨扬灰,不惜一切代价!七星剑宗的规矩,阻止不了我。”

        “那如果你既能杀死段凌天。又不用违背七星剑宗的规矩呢?”

        赵林淡淡说道。

        “赵林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浩皱眉,一脸的不解。

        “如果我有办法,让明天的外门武比变成生死之争……你觉得如何?是否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赵林嘴角泛起一抹暗含阴谋的笑意。

        “当真?”

        石浩双眸一亮,如果真的可以如此,那他就算杀死段凌天,也不会违背七星剑宗的规矩。

        毕竟。实现就说好是生死之争,就算死人,那也是无可厚非。

        “我有必要骗你?”

        赵林一脸的自信。

        石浩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赵林,“赵林长老,你特意来找我,跟我说这件事……应该不会只是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的吧?”

        赵林点头,“那是自然。我的要求很简单,你杀死那个段凌天以后,我要他手里的纳戒。”

        “就这个?”

        石浩一愣,这个要求,确实很简单。

        虽然,他也意识到,段凌天的纳戒里面应该有赵林需要的东西,但他并不在乎。

        他只想为自己的妹妹报仇。

        “就这个。”

        赵林再次点头,“如何?”

        “赵林长老,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就让明天的外门武比,变成生死之争!”

        石浩答应下来,在他看来,这件事就是送上门来的好事。

        “好。”

        赵林笑了,满意的离开。

        在他看来,只要得到段凌天的纳戒,必然能得到那易筋洗髓经。

        从段凌天如今取得的成就中,他可以意识到易筋洗髓经的不简单,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样的功法,段凌天必然是随身携带……

        毕竟,越高深的功法,就越是复杂。

        很难记住。

        一般都会随身带在身边。

        天权峰峰巅,崖壁一侧,隐藏在云雾之中的歪脖子树上,段凌天正半躺在那里,依靠着歪脖子树强壮的树枝。

        “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

        一边喝着猴儿酒,一边望着原始森林的方向,段凌天又想起了两条小蟒蛇。

        “也不知道,可儿回来了没有。”

        想到可儿,段凌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当年在清风镇街边遇到的那个楚楚可怜的少女,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让他感到欣慰的同时,心里又怜又爱。

        那是他的女人。

        第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