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0章 外门武比

第300章 外门武比

        “他很出名吗?”

        段凌天看到贺春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一脸的迷茫和疑惑。

        石浩?

        不对!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只是,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了。

        “当然出名!”

        贺春也看出段凌天是真的没听说过石浩,不由解释道:“石浩,是我们七星剑宗大部分外门弟子公认的外门第一人……外门弟子中,几乎没人是他的对手!”

        外门第一人?!

        段凌天瞳孔一缩。

        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记得,当初那个被他废掉丹田的石燕,曾经在他面前嚷嚷,说什么她有一个外门第一人的哥哥,而且还是即将成为内门弟子的存在,是准内门弟子。

        后来,碧长老也提醒过他,让他小心石燕的哥哥石浩!

        原来,贺春口中的意欲和他登上生死台一战之人,就是那个石浩。

        石燕的哥哥。

        看到段凌天不断变幻的脸色,贺春还以为段凌天是怕了,连忙提醒道:“段凌天,你如果没其它要紧事的话,还是继续躲起来吧……那个石浩,恐怕不用多久就会知道你出现在这里的消息,到时,他肯定会第一时间过来找你。”

        “那就让他来找呗。”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看向贺春,微笑问道:“贺春,胡力应该已经回家去了吧?”

        “嗯。”

        贺春看到段凌天无所谓的模样,一脸苦笑,只以为段凌天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让我跟你说,以后,他会让你看到全新的他……另外,他所在的胡氏家族,在空明城。”

        段凌天点了点头。记在了心里,胡力能如此开朗,他也为胡力感到高兴。

        最少,胡力并没有沉侵在过去的阴影中。

        “段凌天,我觉得你还是躲一下吧。”

        贺春一想到石浩,就有些头皮麻,在他看来。石浩实在是太强大了,远非现在的段凌天所能抗衡。

        “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

        段凌天耸了耸肩,摇头笑道。

        贺春沉默。

        “对了,贺春,外门武比什么时候开始?另外,如果我想要参加,需要做些什么?”

        正好贺春也在,段凌天顺便问道。

        他这次离开石钟乳洞,就是为了这一次的外门武比。

        他不只要参加外门武比。还是得到第一!

        这是他对胡力的承诺!

        男人的承诺!

        “三天后,就是第一轮外门武比……第一轮外门武比,只要是天权峰弟子都能参加,什么都不用做。到时候,想要参加的人,都可以到天权台会合,领取号牌。进行淘汰战,决出最强的十人。”

        贺春对段凌天说道,“不过,这一次的外门武比和往年不同,不再像过去一样设有限制……这一次,有不少的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会参与。”

        段凌天点头。这个他之前就已经从李菲口中得知,倒是有心理准备。

        元丹境七重?

        那又如何!

        他既然答应了胡力要夺得外门武比的第一,就一定会做到!

        段凌天的目光无比的坚定。

        “贺春,那我就先回去了……三日后再见。”

        段凌天跟贺春打了一声招呼,转身离去,消失在所有天权峰弟子的眼前。

        来去无踪,神龙见不见尾!

        没过多久。一道奔行如风的身影,来到了天权峰,在一些天权峰的弟子的指引下,找到了贺春。

        “你认识段凌天?”

        长相扭曲而狰狞的青年男子,瞪着一双三角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贺春。

        贺春没想到,这个石浩竟能找到自己的修炼之地,嘴角泛起一抹苦笑,点了点头。

        “带我去找他!”

        石浩一双眸子闪烁着阴冷的光泽,声冷如冰。

        “我不知道他的修炼之地在哪。”

        贺春摇了摇头。

        “嗯?”

        石浩脸色一沉,一双三角形的眸子,盯着贺春,最后现贺春似乎并没有撒谎,“那他找你做什么?”

        “我和他只是偶遇,他问了我一些外门武比的事后,就又回去了。”

        贺春没有隐瞒,在他看来,这些也无需隐瞒,三天后所有的天权峰弟子都会知道。

        “这么说来,他会参加这次的外门武比?”

        石浩的一双三角眸子亮起,嘴角泛起一丝阴寒的冷笑,好像段凌天已经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了一般。

        “是。”

        贺春点头,这一点,他倒是可以肯定。

        他看得出来,段凌天今天出现在交易殿附近,就是为了打听有关外门武比的事。

        “那就好。”

        石浩的一双三角眸子,冷光闪烁,一抬手,将贺春直接击飞出去,眼见贺春轰然落地,这才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噗!”

        贺春被击伤,吐出一口淤血,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这个石浩,果然如传闻中所说的一般霸道!

        三日后。

        七星剑宗的第一轮外门武比开始。

        外门六大剑峰,都将在今日决出最强的十个外门弟子,参加明日的第二轮外门武比!

        第二轮外门武比,也是真正的外门武比。

        在第二轮外门武比中表现出众之人,可以得到七星剑宗赐予的丰厚奖励……

        这一点,也是让所有外门弟子对外门武比趋之若鹜的原因。

        嗖!

        天权峰峰巅,一道身影奔行如风,转眼飞掠而下,到了交易殿的附近。

        “那天权台在哪?”

        如今从峰巅而来之人,正是段凌天。

        “跟着他们走吧。”

        不知道第一轮外门武比的地点在什么地方的段凌天,融入了天权峰山路上的人流之中。

        顿时,附近的一些天权峰弟子,认出了段凌天。

        “是段凌天!”

        “段凌天,你竟然还敢出现。难道你不怕石浩师兄?”

        “是啊,段凌天,石浩师兄若是知道你出现,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

        段凌天耳边,传来了一阵阵类似的话语。

        对此,段凌天只是淡淡一笑,没有理会。身形一动,奔行如风。顺着人流往山下掠去。

        很快,段凌天经过了生死台所在的那一座广阔平台。

        继续往下。

        终于,段凌天来到了天权台。

        看着眼前这一座占地面积远胜生死台所在平台的天权台,段凌天目光一闪,“这天权台,还挺大的。”

        天权台很大,伫立着十座宽敞的石台。

        这些石台,任何一座,都不比生死台小。

        以段凌天猜测。这些石台,应该就是第一轮外门武比所用的进行淘汰战的斗擂。

        不一会儿,天权台上汇聚了不少的的外门弟子。

        这些外门弟子一个个神采奕奕,摩拳擦掌,都想要成为今日最后晋级的十人。

        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得到七星剑宗赐予的奖励。

        段凌天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现在的段凌天。在天权峰,绝对算的上是名人……

        不过,如今看向段凌天的人中,也有一些人的眼中夹杂着幸灾乐祸,“这个段凌天竟然敢参加外门武比……就算他成功晋级,最后肯定也会遇到石浩师兄。以石浩师兄对他的恨意。他不死也残!”

        “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不会参加这次的外门武比。”

        “是啊,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躲起来修炼……等什么时候突破到元丹境七重,再出来。以他的天赋,应该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到时候,石浩师兄未必能奈何他。”

        “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

        一群天权峰弟子的窃窃私语。段凌天隐约可以听到一些,但他也没在意。

        躲?

        如果他那样做了,那他就不是段凌天了。

        “段凌天!”

        很快,段凌天看到贺春也来了,不过,他现贺春的嘴角上有伤,皱了皱眉,“贺春,谁伤了你?”

        “是石浩。没什么大事,皮外伤而已。”

        贺春摇头一笑,一脸的无所谓。

        “石浩?”

        段凌天眉头一皱,感觉有些奇怪,“他为何伤你?你和他也有过节?”

        贺春摇头,“没有。也就是三日前,我在交易殿附近跟你说话,被一些人看到了,他们跟石浩说了……石浩找到了我的修炼之地,询问了我有关你的事。我将你参加外门武比的事告诉了他,抱歉。”

        说到后来,贺春一脸的歉意。

        “小事而已,就算你不说,他今天也会知道。”

        段凌天淡淡一笑,并没有在意,“怎么样,今天可有把握晋级?”

        “你就别开玩笑了。我今天来,压根就没打算上场,就是来为你加油鼓气的……不过,以你的实力,想要晋级,轻而易举!”

        贺春言语之间,对段凌天充满了信心。

        “是何东师兄!”

        就在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让许多天权峰弟子纷纷侧目。

        段凌天也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自山路一侧迈步而来。

        所过之处,一个个天权峰弟子热情的打招呼,“何东师兄!”

        “何东师兄!”

        “何东师兄!”

        ……

        青年男子走进天权台以后,就站在一旁闭目养神,对于周围的一切,不予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