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8章 外门第一人

第298章 外门第一人

        “坏蛋,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李菲现段凌天不自然的表情,一脸疑惑的问道,语气间夹杂着关切。

        “没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段凌天摇了摇头,并没有跟李菲说有关两条小蟒蛇失踪的事。

        他不想让李菲跟着他一起担心。

        段凌天和李菲聊着天,不知不觉之间,就聊到了三个月后的外门武比上。

        “坏蛋,听说外门武比更改规则了。”

        李菲突然对段凌天说道。

        “更改规则?更改什么规则?”

        段凌天愣了一愣,问道。

        “我听师尊说,这一次更改规则,追根究底,都是因为你……”

        说到这里,李菲白了段凌天一眼,虽然知道自己的男人本事很大,可当她听说自己的男人连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都能杀死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免震撼。

        若是段凌天用了攻击铭纹,她不觉得奇怪。

        可问题是……

        段凌天自始至终就没有用过攻击铭纹,完全是以自己的真正实力杀死的对手。

        “因为我?”

        李菲的话,让段凌天极为不解,这七星剑宗的外门武比更改规则,跟他有什么关系?

        “是啊。”

        李菲点了点头,看到段凌天目露疑惑,也没有继续卖关子,直接说道:“我听师尊说,自从你杀死天玑峰元丹境六重内门弟子邵英的事迹传开以后,除了我们摇光峰和你们天枢峰的峰主以外,另外四大外门剑峰的峰主,一个月前,特意起了一个六峰会议。”

        “会议的内容,就是针对三个月后的外门武比。过去的外门武比,必须是拜入七星剑宗未满三年的外门弟子才能参与……可这一次,外门六峰的峰主却是决定取消这个限制!这一次,七星剑宗六大外门剑峰。只要是外门弟子,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外门武比。”

        李菲一口气说完。

        段凌天眉头一掀。

        他怎么也没想到,杀死一个邵英,引起了这样的连锁反应。

        “至于吗?”

        段凌天摇头一笑,他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七星剑宗六大剑峰的峰主特意为了他而召开这么一场会议。

        当然,段凌天可以猜到六大剑峰峰主这样做的用意。

        无非是觉得如果不更改规则。这一次的外门武比将毫无悬念,他。段凌天,必将成为外门武比第一。

        “他们就是怕你得到第一,故意使绊子。”

        李菲低哼一声,一脸的不高兴。

        “好了,这没什么好不高兴的……他们这样做,也是不希望外门武比还没开始,外门武比的第一名就已经揭晓。如果真是这样,必然会打击到一群外门弟子的信心。”

        段凌天笑了笑,完全可以理解六大外门剑峰峰主的用意。

        “你还笑得出来……如果真是这样。到时肯定会有一些元丹境七重外门弟子参与外门武比。外门武比的时候,又不能借助灵器以外的外力,也就是说,你的铭纹不能用。”

        李菲看向段凌天,似乎有些介怀,“那样一来,你就得不到第一了。”

        对于本该属于段凌天的第一。就这样被剥夺,李菲心里很不高兴。

        在她心里,她李菲的男人,永远都是最优秀的。

        “不能用铭纹?”

        段凌天有些惊讶,转念一想,又释然了。

        铭纹。毕竟不比灵器,铭纹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影响了外门武比的公平。

        “怎么,小菲儿,你就对你男人这么没信心?”

        段凌天的手,不老实的放在小妮子没有丝毫赘肉的娇躯上。上下其手。

        小妮子娇躯一颤,双颊绯红。

        见此,段凌天的呼吸急促起来,再次翻身而上,尽情的驰骋……

        腻了整整一天,段凌天方才离开。

        “温柔乡,英雄冢……古人诚不欺我也。”

        段凌天离开摇光峰的时候,心里感慨,虽然跟李菲腻了一整天,但在他看来,却好像只是过了一瞬。

        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些,段凌天踏上了索桥,回到了主峰天枢峰。

        如今已是夕阳西下,段凌天来到通往天权峰的索桥一头的石台时,现正有不少天权峰弟子踏上索桥,往天权峰方向而去。

        “哼!”

        耳边传来一声冷哼,段凌天回头望去,这才现,天权峰外门长老赵林也在石台上,正一脸阴沉的盯着他。

        这时,段凌天又现,黄济站在不远处,正在对他挤眉弄眼。

        段凌天心里暗笑。

        看来,黄济真的是带着这个赵林在七星剑宗上下绕了一天。

        眼见赵林这般气急败坏的模样,他突然觉得,那一万两金票,花的值了。

        “赵林长老,好久不见。”

        段凌天站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看向赵林,微笑招呼,就好像在跟一个老朋友打招呼。

        赵林没有理会段凌天,他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或许,在他看来,他这一天之所以一无所获,都是因为段凌天太狡猾,让他无迹可寻。

        并没有怀疑到为他带路的黄济身上。

        段凌天眼见赵林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耸了耸肩,嘴角泛起一抹挑衅的笑容,深深的看了赵林一眼后,方才踏上索桥,往天权峰方向而去。

        如今这里那么多人,他不担心赵林会对他动手。

        很快,段凌天就现,赵林在后面跟了上来。

        他也不在意。

        凭借一身的反追踪手段,他要是想甩掉赵林的追踪,轻而易举。

        段凌天回到天权峰后,在人流汹涌的交易殿绕了几圈,成功将赵林甩掉,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天权峰峰巅,回到了石钟乳洞。

        交易殿中。

        现段凌天的踪迹消失后,找了半个小时一无所获的赵林。脸色阴沉无比,“段凌天,我迟早会找到机会的……你等着!”

        现在的赵林却是不知道。

        他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玉衡峰。

        索桥之上,一个脸色阴霾的青年男子,迈步走进玉衡峰高台。

        这个青年男子,长相极具特色。五官扭曲而狰狞,一双三角形的眸子。更像是时刻闪烁着阴冷的光泽。

        整个人站在那里,宛如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

        不过,一群玉衡峰弟子,在青年男子身边经过时,都恭敬的对他打招呼:“石浩师兄。”

        “石浩师兄!”

        “石浩师兄!”

        ……

        这些玉衡峰弟子在打招呼的同时,脸上或多或少浮现出又敬又怕的神色。

        他们心里清楚。

        这个青年男子,抛去不堪入目的外表,是一位实力极为强大的存在。

        也是他们玉衡峰的名人。

        更是整个七星剑宗大多数外门弟子公认的外门第一人……

        石浩!

        “咦,石浩师兄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

        “他的脸色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我没看出有什么区别。”

        “你再认真看看……还有。你看他的一双眸子,是不是夹杂着怒意?也不知道,是谁惹了他。”

        “还真是。”

        ……

        两个玉衡峰弟子站在一旁,遥遥的看着走进玉衡峰的石浩,窃窃私语。

        “石浩!”

        玉衡峰交易殿外,一道身影踏步如风,转眼就到了索桥附近。站在了石浩的面前。

        这是一个壮硕中年男子,虎背熊腰,一双眸子,炯炯有神。

        “钟兵长老。”

        在这个壮硕中年男子的面前,石浩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石浩,有件事要告诉你……三个月后的外门武比。不再限制三年内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才能参与。只要是外门弟子,都可以参与。你,也可以参与!”

        钟兵,玉衡峰外门长老,笑看着石浩,“这一次,我们玉衡峰就靠你了。”

        在他看来。以石浩的实力,三个月后拿下外门武比的第一,如果不出意外,不会有任何悬念。

        “怎么回事?”

        石浩刚才还有些心不在焉,现在听到钟兵的话,来了精神,“外门武比的规矩,一直以来都有限制……这一次,怎么会突然改变?”

        他难以理解。

        “这个,就要从天权峰的一个外门弟子说起了。”

        钟兵说到这里,眼中掠过一丝嫉妒,“近三个月前,我们七星剑宗新招收的一批外门弟子中,出了一匹黑马……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后来去了天权峰。”

        “他刚到天权峰没多久,就在天权峰生死台杀死了两个元丹境四重外门弟子……两个外门弟子,都是天权峰弟子!他们在生死台上联手对付那个青年人,结果被那个青年人一个照面就杀死了。”

        “这个青年人的天赋,简直令人震惊!天权峰的运气,还真是好,竟然能收到如此妖孽的外门弟子……”

        “咦,石浩,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钟兵说了半天,最后现石浩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本就扭曲、狰狞的五官,如今更是完全纠结在了一起。

        看起来极为吓人。

        “钟兵长老,你说那个青年人是近三个月前拜入的七星剑宗?”

        终于,石浩开口了,声音中夹杂着几分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