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7章 再临摇光峰

第297章 再临摇光峰

        段凌天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直到强元丹的药效被他完全吸收,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眸,清醒了过来。

        “呼。”

        吐出一口浊气,看了一眼冷清的石钟乳洞,段凌天摇了摇头,迈步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站在歪脖子树上,享受着晨露的洗礼,段凌天的目光,透过苍茫的云雾,望向原始森林的方向。

        他的心里,对两条小蟒蛇,始终有些放心不下。

        “去看看小菲儿和可儿了……小菲儿应该也突破了。”

        回过神来,段凌天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凭借敏锐的精神力感应了一阵峰巅,确认无人以后,一跃而起,往天权峰下行去。

        很快,他就抵达了交易殿所在的广阔平台上。

        刚到交易殿附近,他就现有几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似乎在刻意的凝视着他。

        “哼!”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意,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些人应该都是那外门长老赵林吩咐监视他的。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这些人对他毫无威胁。

        “嗯?”

        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段凌天的目光落在不远处。

        如今,那里站着一个青年男子,正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刘宇?”

        段凌天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青年男子,正是当日在这交易殿附近拦下他,意欲帮赵林强夺他手中那套子虚乌有的功法易筋洗髓经的外门弟子。

        这个刘宇,是元丹境五重外门弟子。

        他还记得。

        那个时候,面对拦住他去路的刘宇,他直言要和刘宇登上生死台一战,最后,刘宇选择了退缩。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刘宇一眼,转身走向了索桥,迈步远去。

        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理会刘宇的打算。

        刘宇站在原地,看着逐渐远去的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双腿宛如灌了铅一般,久久不能动弹。

        “当日,幸好我没答应他的生死台之邀……否则,我必死无疑!”

        这些日子以来。多少次午夜梦回,刘宇都会梦到段凌天当日邀请他上生死台一战时的那一幕情景。

        每一次。他都会被吓醒!

        然后就是一身冷汗。

        回想起自己当日的选择,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明智……

        段凌天,连元丹境六重的外门弟子都能杀死,更何况是他这个元丹境五重外门弟子。

        可以想象,当日他要是和段凌天登上了生死台,必然十死无生!

        段凌天,太可怕了!

        几个盯着段凌天离开的天权峰弟子,聚在了一起。

        “那个段凌天上索桥了,谁跟上去?”

        其中一个天权峰弟子。低声说道。

        一时间,另外几个天权峰弟子,除了其中一人能保持镇定,剩下的几人都低下了头。

        段凌天,能杀死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的存在,他们不敢冒险跟踪。

        “我去。”

        很快,一脸镇定的那个天权峰弟子开口了。自告奋勇。

        段凌天刚走过索桥,就现了后面多了一条尾巴。

        “又是他!”

        敏锐的精神力,让段凌天第一时间就现了来人,正是上次跟踪他,被他揪出来的那个天权峰弟子。

        段凌天的眸子,冷厉了起来。

        这个天权峰弟子。竟然还在为赵林办事?

        而且,还敢跟踪他?

        段凌天很快就抵达了天枢峰,在天枢峰上绕了进来,很快进入了一处偏僻之地。

        就在段凌天准备隐藏在一旁,准备故技重施将对方引诱出来的时候。

        “段凌天,我知道你现我了。”

        天权峰弟子往前走几步,低声说道:“我跟着你过来。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赵林长老另外又找了几人,让我们一起配合追寻你的行踪……另外几人,现在去通知赵林长老了。很快,赵林长老就会到天枢峰来,你好自为之。”

        “嗯?”

        段凌天有些惊讶的走出来,看向天权峰弟子,“你为什么帮我?”

        天权峰弟子有些尴尬,“昨天你本来可以杀了我的,但你没有……我欠你一条命。”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这个天权峰弟子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黄济。”

        天权峰弟子连忙回答,不敢有任何怠慢。

        哗!

        段凌天一抬手,手里多出了一张万两面额的金票,“黄济,想来你帮那赵林,也只是为钱办事……现在,我给你一万两金票。以后,那赵林如果想要跟踪我,你就带着他好好在七星剑宗上上下下转上一圈,给他一线希望,然后让他一无所获。”

        说到这里,段凌天的嘴角上,泛起一丝邪异的笑意。

        黄济欣喜的接过一万两金票,连忙答应了下来。

        自从他在段凌天手底下捡回一条命后,就对赵林心生怨恨。

        如今,有机会整到赵林,更能得到这么多黄金,他自然不会错过。

        “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否则……”

        段凌天现在就像是给一块糖给黄济吃,然后再打黄济一巴掌,言语间威胁之意尽显。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好,不会让你失望。”

        黄济信誓旦旦。

        “去吧。”

        段凌天挥手,在黄济离开以后,他也离开了,很快就抵达了通往摇光峰的索桥,到了摇光峰。

        再次来到碧长老的住处,段凌天看到了一个容貌清秀的年轻女子。

        这个女子,他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外门弟子考核之前,他看到女子跟在碧长老身后。

        第二次,是在摇光峰,当时她也是跟在碧长老的身后,好像还是碧长老的弟子,名叫左晴。

        算得上是李菲的师姐。

        “左晴师姐。”

        段凌天微笑对女子招呼。女子是小菲儿的师姐,自然也就是他的师姐。

        “段凌天。”

        左晴看到段凌天,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你是来找师妹的吧?”

        “嗯。”

        段凌天微笑点头。

        “我去叫她出来。”

        左晴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她再次回来的时候,身边多出了一个容貌绝美。堪称绝色的女子。

        女子有着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让人一眼望去。忍不住想入非非,有一种想要将其扑倒,蹂躏一番的。

        “坏蛋!”

        女子看到段凌天,如水的秋眸一亮,扑向了段凌天。

        段凌天只感觉香风扑鼻,一片柔软入怀,微笑着揽住了扑过来的女子,“小菲儿,快三个月没见了……”

        李菲轻轻点头。将头埋在段凌天强壮的胸膛上,久久不愿抬起。

        段凌天伸手抚摸着李菲的玉背,脸上浮现出一丝丝暖暖的笑容。

        左晴看到这一幕,羡慕的看了李柔一眼,转身离去。

        她知道。

        这一刻,只属于这一对小情人。

        她为自己的师妹感到高兴,女人这一辈子。能找到像段凌天这样的男人,不枉此生。

        一时间,整座宽敞的峡谷,就只剩下了静静的相拥在一起的段凌天和李菲。

        “小菲儿,碧长老不在吧?”

        段凌天嘴巴贴着李菲的耳垂,轻轻的吐气。

        李菲娇躯一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摇了摇头,“师尊有事出去了。”

        段凌天闻言,下腹一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伸手就将李菲拦腰抱起,直接冲进了李菲居住的木屋之中。

        久未沾雨露的年轻男女。尽情的相互索取着……

        云歇雨停之后,段凌天拥着一脸满足的靠在他肩头的李菲,“小菲儿,我上次来过,碧长老说你正在突破的关头……你,似乎突破了?”

        一脸幸福的李菲,天使般的面孔上全是红润,轻轻点头,“嗯,突破了。”

        “你最近有见到可儿吗?”

        段凌天想起了一直待在他的身边,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子,声音温柔似水。

        “可儿妹妹前几日跟着峰主出远门去了……她来找过我,我和她一起去了天权峰,可却没有天权峰弟子知道你住在哪里。所以,她是带着失望离开的。”

        李菲伸出玉手,芊芊玉指放在段凌天的胸前,轻轻的转动着。

        段凌天点了点头。

        可儿的身边有摇光峰峰主庇护,他倒也不担心可儿的安危。

        李菲好奇的看向段凌天,“坏蛋,你到底住在哪里?我和可儿问了几十个天权峰弟子,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平时住在哪里。”

        段凌天摇头一笑,“我住的那个地方,别说是天权峰弟子,就算是天权峰峰主,乃至七星剑宗宗主……都不可能知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李菲俏脸上浮现出几分好奇。

        对于李菲,段凌天自然是没有任何隐瞒,将当初现石钟乳洞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你给我和可儿妹妹喝的万年石钟乳乳液,就是来自那个地方……坏蛋,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那样的地方都能被你找到。要是让七星剑宗高层知道这件事,岂不是要被你气死?”

        李菲忍不住感慨,说到后来,绝美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是啊,我运气不错。”

        段凌天点了点头,说到石钟乳洞,他又忍不住想起了两条小蟒蛇,现在也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