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3章 赵林的贪婪

第293章 赵林的贪婪

        烈日当空,正午时分,如期而至。      .

        生死台所在的广阔平台上,一片宁静。

        “嗯?那唐白还没来?”

        段凌天睁开一双亮如繁星的眸子,目光落在了广阔平台之外,没有现那唐白的丝毫踪迹。

        “现在都到正午了,唐白还没来……估计是不敢来了!”

        “被我猜中了,唐白果然怂了。”

        “段凌天昨天刚干掉天玑峰的邵英,邵英的实力不弱于唐白,不敢来也正常。”

        “哼!昨天,他还在段凌天面前耀武扬威,说到时候段凌天别不敢来……现在倒好,他自己不敢来了!”

        “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真是丢人!”

        ……

        生死台周围,彻底闹腾了起来。

        “还有女弟子。”

        段凌天的目光,在生死台周围掠动,这才现,围观的人群之中还有不少的女性外门弟子,都是摇光峰弟子。

        段凌天心里一动。

        看来,其它峰的人也来天权峰看热闹了。

        只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又等了一阵,唐白还是没有出现,段凌天眉头一挑,没有再等下去,直接跃下生死台离去。

        唐白没来,他并不觉得惊讶。

        毕竟,一旦登上了生死台,就意味着不死不休!

        那唐白跟他没什么深仇大恨,昨天答应他上生死台,也是那唐白对自己有自信,觉得能从他的手里夺取那子虚乌有的功法易筋洗髓经。

        如今,他杀死天玑峰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邵英的事传开,唐白投鼠忌器,不敢来,也在段凌天的意料之中。

        段凌天的情绪并没有太大波动,从一开始,他就没将唐白放在心上。

        而且。段凌天也清楚。

        今日一事之后,那唐白,注定臭名远扬,为一众七星剑宗弟子所不齿。

        一个应下了生死战之约,又不敢临场的人,无疑是一个懦夫,这样的人。在武道上,难有大成就。

        段凌天离开的时候。可以听到身后传来的一阵阵议论声。

        无疑都是在声讨那唐白。

        宽敞的峡谷,灼灼的阳光洒落而下,让峡谷内的一切,仿佛铺上了一层金装。

        “赵林长老,你没跟我说他连元丹境六重武者都能杀死!”

        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眉清目秀的青年人,脸色极为难看,身体微微颤抖着,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沉声道。

        他知道。今日以后,他在七星剑宗将再无名声可言。

        他,注定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

        这让他心里又是憋屈,又是愤恨!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中年人所赐,若非这个中年人,他现在的处境不会这么尴尬。

        “唐白。你以为是我赵林故意要害你?”

        赵林脸色一沉,眼中寒光闪烁,弥漫着一丝丝杀意。

        昨日之事,就算是他,也是始料不及!

        那个段凌天,竟然连元丹境六重的外门弟子都能杀死。如此实力,令人心颤……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想要得到段凌天手里的那套神奇功法易筋洗髓经,没有那么容易。

        “抱歉,赵林长老,我刚才太激动了。”

        眼见赵林生气,更对他心生杀意。唐白深吸一口气,连忙改口。

        这才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是天权峰的外门长老,窥虚境层次的存在,要杀他,比剪草还要简单。

        他不敢再记恨赵林。

        满腔的恨意,转向了别处,“段凌天!”

        唐白离去以后,赵林的一双眸子,闪烁着慑人的光泽,声音低沉而压抑,“段凌天,真没想到,你一个区区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人,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那段凌天修炼的易筋洗髓经,价值不比万年石钟乳低!”

        赵林心中的,更加难以抑制。

        在他看来。

        段凌天能在如此年纪有这一身实力,都是因为修炼了易筋洗髓经!

        “既然外门弟子无人能奈何你……那我也只能亲自出手了。我还就不信,我会找不到机会将你杀死……只要毁尸灭迹,谁能知道你是我杀的?”

        赵林喃喃自语,一双眸子流露出极致的贪婪和森然的杀意。

        段凌天离开天权峰的生死台以后,并没有回石钟乳洞,而是再次去了天玑峰。

        找到了胡力。

        “胡力,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段凌天看向胡力,沉声问道。

        现在的胡力,不复过去的萎靡,神采奕奕,丝毫不因为自己被废了一条腿而气馁,“我现在是一个废人,就算七星剑宗暂时不会驱逐我离开,可等我三十岁时,也注定无法成为内门弟子,一样会被驱逐出去……所以,我决定回家。”

        “你这样回去……”

        虽然知道胡力的选择是理智的,可现在看到胡力的断腿,段凌天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以想象,胡力成为七星剑宗弟子以后,他的家人必然也是极为高兴,认为胡力将一飞冲天……

        可现在,胡力却以残躯之身回去,必然需要承受极大的压力。

        “放心吧。”

        看出了段凌天的担心,胡力爽朗一笑,“不就是一条腿么?除非是和我同修为的武者,或是跟你一样的变态,否则,想要胜我,也没那么容易!”

        段凌天点了点头,看到胡力这么开朗,他也放下心来。

        “我送你回去?”

        段凌天沉吟片刻,方才开口。

        “不用,前段时间,我已经写了书信回家了,再过几日,我的家人应该也到了……段凌天,你好好修炼,再过三个多月,就是七星剑宗的外门武比,到时。你拿个第一名,让我也能在家里吹嘘吹嘘。”

        胡力说到后来,开怀大笑,一点都不像是失去了一条腿的人。

        虽然知道胡力这话有一半的玩笑成分,但段凌天还是一脸凝重的点头,“放心,外门武比第一。我一定会拿到!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的步伐。”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眸子,闪烁着坚定的光泽。

        这是他对胡力的承诺!

        “你这家伙,这么严肃干什么?放心吧,只要七星剑宗不改外门武比的规则,参与外门武比的外门弟子,最多也就是元丹境六重……你连邵英都杀了,难道还会怕其他的元丹境六重?”

        胡力对段凌天很有信心,“所以说,外门武比第一。你是拿定了!”

        段凌天点了点头,又陪了胡力一阵,离开之前,取出了一个丹药瓶,递给胡力,“胡力,这个你拿着。”

        “这是什么丹药?”

        胡力接过丹药瓶。一脸好奇。

        “这不是丹药,是一滴酒。”

        段凌天摇头一笑,缓缓的道。

        “一滴酒?”

        听到段凌天的话,胡力先是一愣,旋即笑骂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小气!一滴酒。你让我怎么喝……”

        胡力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丹药瓶的瓶塞。

        随着浓郁的酒香飘飞而出,胡力身体一震,话没说完,就一脸骇然的看向了段凌天,“段凌天,这是……什么酒?”

        刚才。闻到酒香,胡力只感觉体内元力动荡,差点就让他冲破了元丹境三重的瓶颈,突破到元丹境四重。

        虽然没有突破,但胡力有一种感觉,如果他服下丹药瓶里的这一滴酒,绝对能瞬间突破。

        “猴王酒。”

        段凌天微笑说道。

        “猴王酒?”

        胡力一愣。

        段凌天看得出来,胡力并没有听说过猴王酒,顿时解释道:“那你可听说过猴儿酒?”

        “当然听说过,那可是好东西……难道这猴王酒和猴儿酒有什么联系?”

        胡力双眸一亮,略微有些激动。

        猴儿酒,传说中的存在,他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上看过记载。

        “你刚才不是说我小气吗?这一壶酒,让你喝个痛快。”

        段凌天取出了一壶酒,递给了胡力。

        “这酒香……”

        胡力目光一亮,虽然这壶酒的酒香,远不如猴王酒,却也能让他体内的元力有所躁动。

        “这是猴儿酒。”

        段凌天笑道:“喝下试试。”

        “这就是猴儿酒?”

        胡力瞪眼,却没有直接喝下猴儿酒,而是看向了手里的那个丹药瓶。

        虽然,他没有听说过猴王酒,但他无比肯定,这一滴猴王酒,绝对比这一壶猴儿酒要珍贵的多。

        一看到胡力的反应,段凌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胡力,猴儿酒,你可以直接喝下修炼,如无意外,应该可以助你突破到元丹境四重……至于猴王酒,你好好收藏起来。”

        “段凌天,你就别给我卖关子了,这猴王酒到底有什么用?”

        胡力给了段凌天一眼白眼,急切问道。

        “猴王酒……有着类似于破虚丹的药效,却又比破虚丹强!猴王酒,没有破虚丹的那种后遗症。”

        段凌天看到胡力急了,也没有再多废话,直接说道。

        一旦服下破虚丹,一生将和入虚境无缘,最多修炼到窥虚境九重。

        而服下猴王酒,却不会有这种后遗症。

        “什么?!”

        听到段凌天的话,胡力身体一震,瞳孔一缩,一脸的惊骇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