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2章 生死台之约

第282章 生死台之约

        天权峰的交易殿,交易的东西,五花八门,其中也包括各种野兽、凶兽肉……

        段凌天又一次来到交易殿,花费了一些银子,买下了许多经过冰冻处理的野兽肉,装满了几个纳戒。

        段凌天走出交易殿,准备离开的时候,似是有所察觉,看向远处。

        索桥之上,两道身影迈步踏上了天权峰的石台。

        这是两个青年男子,跟他一样,都是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

        对于这两人,段凌天并不陌生。

        “还真是冤家路窄。”

        认出两人以后,段凌天的嘴角上,泛起了一抹冷笑。

        在段凌天看到两人的时候,刚踏上天权峰石台的两人,也现了段凌天,瞬间,在他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

        “是他!”

        “他终于出现了!”

        两个青年男子看到段凌天以后,一脸的激动,脚下生风,转眼之间就飞掠而出。

        身法武技,运用到极致!

        段凌天现这两人向着自己掠来,并不觉得惊讶,他的目光从两人的身上收回,完全无视两人,自顾自走向了天权峰的山路……

        只是,这两人会让他就这样离开吗?

        答案是否定的。

        呼!呼!

        仿佛有两阵风吹过,那两个青年男子,拦在了段凌天的去路上。

        “段凌天,你还想跑?”

        说话的青年男子,正是前几日段凌天刚拜入七星剑宗的时候,挑选段凌天到天权峰的那个外门弟子……

        也是十日前,在墨竹城酒楼的时候,段凌天命令熊全丢出酒楼的三个七星剑宗弟子之一。

        段凌天记得,这个人,好像是叫霍信。

        当日,他刚到天权峰的一路上,霍信就处处对他展现出敌意。仿佛恨不得将他杀死。

        后来,他去领取外门弟子服饰的时候,却又是惊讶的现霍信离开了。

        那时候,他就怀疑,这个霍信是否现了他的不简单……

        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要不然,霍信现在也不会拦下他。

        “段凌天!当日。墨竹城酒楼之仇,今日我袁勿就好好跟你清算清算!”

        霍信身边的那个青年男子。看向段凌天,眼中流露出一丝丝狠毒的光泽,择人而噬。

        这个青年男子,段凌天也有些印象,正是被熊全丢出酒楼的另外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

        现在,当初的三个七星剑宗弟子,除了那个内门弟子没来,另外两人都到齐了。

        “哦?你要如何跟我清算?”

        段凌天双眼眯成一条缝,语气平静的问道。

        “哼!”

        袁勿冷笑一声。眼中跳动着森然的火焰,“你,可敢与我上生死台一战?”

        生死台?

        听到袁勿的话,段凌天眉头一皱,脸色微沉。

        生死战,唯有相互间有不可化解仇恨的七星剑宗弟子,才会选择踏入其中。进行生死一战,不死不休!

        “生死台?”

        袁勿的声音不小,让路过的几个天权峰外门弟子都听到了,他们低呼一声,顿时围了过来。

        很快,围过来的天权峰弟子越来越多。

        “咦。是霍信师兄,还有开阳峰的袁勿师兄。”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霍信和袁勿。

        至于段凌天,虽然曾经在这里和赵林有过闹剧,但对他有印象的人,却远没有对霍信两人有印象的人多。

        “你叫袁勿?”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袁勿一眼,“袁勿。我自问当日与你算不上有什么仇怨……我们之间的过节,也是你们先惹出来的。若非你们想要强买强卖,我会让我的仆人将你们丢出去?归根究底,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现在,为了这一点小事,你就要邀我这个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登上生死台一战?你,不觉得过分?”

        说到后来,段凌天眼中泛起了一丝丝冷光。

        上生死台,他不惧!

        然而,这个袁勿,为了当日的一点小事,就想要邀他上生死台,杀死他……

        让他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一团火!

        “原来是这么回事。”

        “看来,应该是这位师弟在拜入宗门之前,曾经跟袁勿师兄生过矛盾。”

        “强买强卖?如果真是这样,袁勿师兄就太过分了。”

        “那现在岂不是更过分?袁勿师兄,乃是元丹境四重武者,据说都快要突破到元丹境五重了……邀一个刚拜入我们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登上生死台,这不是以大欺小吗?”

        “其实也没什么,只要这位师弟拒绝就行了。”

        ……

        围观的天权峰弟子,忍不住议论纷纷。

        听到周围的议论,袁勿眉头皱起,脸色一沉,看向段凌天,冷笑道:“小事?过分?我袁勿这辈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羞辱!在我袁勿的心里,你,段凌天,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意欲杀死的仇人!”

        说到后来,袁勿的语气间,夹杂着一丝丝嗜血的冷意。

        段凌天脸色一沉。

        看到段凌天的脸色,袁勿笑了,“当然,我知道你肯定没有胆子接下我的生死台之约……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今日若是不答应我的生死台之约,以后,我见你一次重伤你一次,只要不将你弄死弄残,宗门规矩也奈何不了我!”

        说到后来,袁勿脸上的笑容,夹杂着一丝丝疯狂之意。

        “还有我!”

        霍信也开口了,看向段凌天,目光冷漠,“段凌天,袁勿方才说的,也是我要说的……今日,你若是不敢答应袁勿的生死台之约,以后,在天权峰,将无你的立足之地!”

        霍信一开口。毫无意外的在周围的天权峰弟子中引起了一阵轰动。

        “霍信师兄也和这位师弟有仇?”

        “天啊!这位师弟刚拜入我们七星剑宗,就得罪了两位元丹境四重的师兄?”

        “这也太牛逼了!不佩服不行。”

        ……

        围观的一群天权峰弟子,忍不住惊叹,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怜悯的矛盾组合。

        在他们看来,段凌天敢得罪霍信和袁勿,勇气可嘉。

        然而。现在他却是要承受霍信两人的怒火,下场。可想而知,必然极为悲惨。

        “霍信,你也想杀我?”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平静的看着霍信,沉声问道。

        “当然!”

        霍信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冷声应道,语气间充斥着一丝丝狠毒之意。

        段凌天点了点头,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

        霍信、袁勿二人,当日在墨竹城酒楼咄咄逼人。帮着另一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意欲强买他的碧睛通天鼠。

        后来,他只是让熊全丢他们出去,略施小惩。

        他自问自己已经手下留情。

        可今日,这两人非但没有对自己当日的过错有丝毫悔恨,反而心肠狠毒的想要杀死他……

        段凌天目光闪烁,忍不住跳动起一丝丝杀意。

        “段凌天。你现在可有决定?是要接下我的生死台之约,让我给你一个痛快的……还是想让我和霍信以后慢慢折磨你?”

        袁勿看向段凌天,目光冷漠。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

        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

        “咦,这位师弟,不就是前两天的那位兄弟吗?”

        “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真的是他!听说他好像已经从了赵林长老……”

        “什么?他就是从了赵林长老的那个小白脸?”

        “看他这弹指可破的稚嫩皮肤。我们天权峰估计也没有第二人能有,应该就是他了。”

        ……

        围观的一些天权峰弟子,认出了段凌天。

        段凌天听到这些天权峰弟子的议论,差点没被气死……

        他什么时候从了赵林?

        而段凌天也现,那霍信和袁勿听到一群天权峰弟子的议论后,脸色都是一变,再次看向他时。眼中多了几分厌恶和忌惮。

        “段凌天,你还真行……真没想到,你刚到天权峰,就和赵林长老搞上了。”

        霍信刚才虽然也现段凌天的皮肤变白了,却也没多在意,现在听到一群天权峰弟子的议论,他也忍不住想起这几日七星剑宗天权峰上下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

        天权峰外门长老赵林,有特殊嗜好,看上了天权峰的一个小白脸弟子,后者好像还从了他。

        想到赵林,霍信心里忍不住有些忌惮。

        如果这个段凌天真的和赵林有那一层关系,那他和袁勿估计是没办法再找段凌天报仇了。

        赵林,天权峰外门长老,他们惹不起!

        “段凌天,真有你的。”

        袁勿脸色阴沉,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皱了皱眉,看向周围一群还在议论的天权峰弟子,脸色难看,陡然爆喝一声,“够了!”

        刹那间,所有天权峰弟子安静了下来,但他们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却是多了几分不善,接着又闹腾了起来:

        “刚才听霍信师兄和袁勿师兄说,这个小白脸好像叫段凌天?”

        “真是白搭了这么一个好名字!”

        “一个刚拜入我们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也敢在我们面前大吼大叫?”

        “你们别忘了,现在他的身后可是有赵林长老在撑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