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0章 阴魂不散

第280章 阴魂不散

        “噗!”

        最后,赵林气血翻涌,硬生生被段凌天和一群天权峰弟子气得吐出了一口鲜血!

        血洒一地,刺眼而夺目。

        看到这一幕,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一群天权峰弟子,全都被吓的愣住了。

        “赵林长老,我们没骗你,我们真的……”

        一个天权峰弟子,像个愣头青一般看向赵林,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就现赵林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连忙老实的闭上了嘴。

        “你……很好!我会再来找你的。”

        赵林深吸一口气,冷漠的扫了段凌天一眼,离开了。

        围在一起的一群天权峰弟子,让开了一条路。

        赵林离开后,一群天权峰弟子看向段凌天,眼中夹杂着几分怜悯,“兄弟,看来赵林长老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了……保重。”

        “兄弟,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们爱莫能助。”

        “兄弟,下辈子投胎,别长这么白了……你这皮肤,就算是女人恐怕都会嫉妒。“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会被赵林长老觊觎。”

        ……

        一个个天权峰弟子,纷纷对段凌天说道。

        眼看段凌天站在原地,呆若木鸡,没有任何反应,他们才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看来,他已经被赵林长老吓傻了。”

        “真不知道是他倒霉还是运气,我们天权峰这么多弟子,赵林长老偏偏看上他。”

        “所以说,男人,千万不能长太白,否则会遭来像赵林长老这一类的人觊觎。”

        ……

        这些天权峰弟子离去的同时,难免有些感叹。

        终于,段凌天也回过神来。

        赵林离去之前,看向他的目光,让他意识到这件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他没有那种嗜好?我误会他了?”

        段凌天看得出来。赵林被气得吐血的时候,双眸间凝聚的阴冷目光,并非恼羞成怒的目光。

        赵林后面的表现,也不像是有那种嗜好的人。

        “只是,他若是没有那种嗜好,他看向我的时候,为何会有那种贪婪的目光呢?”

        段凌天的心里充满了困惑。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通。

        “不过。这一次,我算是彻底得罪那个赵林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却也没有太在意。

        那个赵林,毕竟是天权峰的外门长老,有七星剑宗的宗门规矩摆在那里,应该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对他动用私刑。

        舒了口气,段凌天迈步而出。准备回石钟乳洞。

        想到刚才的那个赵林,段凌天心里总是有些不舒坦,在观察了一阵周围后,他咬了咬牙,看到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去。

        不一会儿,他就顺着三五成群的人流。在天权峰上绕了大半圈。

        花费了整整半个小时。

        “我的精神力,不足以感应到窥虚境武者,就算有窥虚境武者跟踪我,我也不会有任何察觉……不过,就算是窥虚境武者,想要跟踪我。也没那么容易!”

        段凌天相信,他这半个小时绕下来,就算是那个赵林真的在跟踪他,肯定也已经被他甩掉了。

        作为前世地球上的兵王之王,这点自信,段凌天还是有的。

        很快,段凌天放心的找了一条小路。直往天权峰峰巅而去。

        那个赵林,如果真的在跟踪他,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他的住处和修炼之地,竟然是在天权峰的峰巅。

        在段凌天抵达峰巅的时候。

        天权峰半山腰一处,赵林站在那里,脸色阴沉难看,“那个小子,竟然将我甩掉了……难道他现了我?”

        想起刚才一路上,段凌天几乎都选择人多的地方走,他心里就有些怀疑。

        现在,段凌天在他眼皮子底下跑掉,将他甩掉,更是加深了他心里的怀疑。

        “那个小子,顶天了也就只是一个元丹境武者……他怎么可能甩掉我!肯定是他运气好。”

        赵林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了决断。

        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能甩掉他。

        他可是窥虚境层次的武者!

        这时候,段凌天也回到了崖壁之内的石钟乳洞,看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两条小蟒蛇,段凌天苦笑摇头。

        紧接着,他坐在了石台上,开始修炼。

        九龙战尊诀,蛟蟒变!

        修炼之中,通过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现了一件事。

        原来,九龙战尊诀第三变蛟蟒变所赋予他的颤劲,也是可以提升的……

        元丹境四重时,只是让体内的元力孕育出颤劲。

        后面随着修为的提升,颤劲也会有所提升。

        “现在,我只是元丹境四重,颤劲就这么可怕……若是继续提升下去,那颤劲岂不是更加逆天?”

        段凌天睁开双眸,目光陡然一亮,脸上充满了欣喜和期待。

        颤劲的威力,今日进入原始森林,他就深刻的见识到了,绝对称得上是逆天。

        那元丹境四重象犀,原本他以元丹境三重修为,凭借八品灵剑,还不能破开它的皮肉……

        可当他动用了颤劲,七品灵剑直接摧枯拉朽般的没入了象犀的脑骨,更是将象犀的脑骨碎裂,杀死了象犀!

        颤劲,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力手段!

        脱于武技之外。

        还有那元丹境六重的残豹也是,直接被他像切豆腐一般干掉了……

        想到这里,段凌天修炼起来,更加卖力了。

        “以我如今的极限天赋,凭借纯度九成以上的强元丹,三个月内,肯定能顺利突破到元丹境五重!”

        段凌天对现在的自己充满了自信。

        自从服用了万年石钟乳的乳液以后,他的一身天赋,已经今非昔比!

        修炼!

        段凌天重新闭上了双眸,开始刻苦修炼。

        一直修炼到第二天。他才醒了过来,是被饿醒的……

        随手烤了一只乳猪吃掉,段凌天打着饱嗝,离开了石钟乳洞,离开了峰巅,准备前往天权峰的交易殿,也就是索桥后面的那座广阔建筑。

        昨天从原始森林出来的时候。他和施兰、胡力平分了在原始森林的收获。

        本来,施兰和胡力是想要将残狼和象犀的内丹都给他的。但他却拒绝了,那样的话,就不算是平分了。

        最后,他只拿了残狼的内丹。

        现在,他正准备去交易殿,用残狼的内丹,换取一些材料。

        他需要的材料,正是焚炎铭纹所需要的材料。

        焚炎铭纹,可以灭杀半步虚境强者的攻击铭纹!

        焚炎铭纹的主材料。就是银离草,前来七星剑宗的路上,在那黑风城马家拍卖行的拍卖会上已经得到。

        剩下的一些材料,他虽然也有准备,可其中一种,却是不全。

        想要铭刻出焚炎铭纹,那种材料必须足够。

        所以。他想到了天权峰的交易殿。

        交易殿中,除了天权峰弟子可以用材料向天权峰的炼药长老、炼器长老换取丹药、灵器……天权峰弟子之间,也时常会进行一些私下交易。

        残豹的内丹,算不上珍贵,却也极为难得。

        至于段凌天需要的那种材料,虽然罕见。可对炼药师、炼器师而言,却没有多大的用场。

        所以,段凌天只花费了半个小时,就成功换到了。

        用一种用不上的材料,换取了段凌天手里的残豹内丹,那个天权峰弟子脸上笑开了花。

        段凌天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终于可以铭刻焚炎铭纹了!

        就在段凌天归心似箭,准备回去铭刻焚炎铭纹的时候。他又见到了赵林,“还真是阴魂不散!”

        赵林拦在他的去路上,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赵林长老,你有事?”

        段凌天也没有避让,直接走了过去,皱眉问道。

        现在,他几乎可以确认,赵林应该没有那种特殊的嗜好……

        只是,这个赵林,为何要盯住他不放?

        这是他难以理解的。

        所以,现在,他迫切想要知道原因。

        “段凌天!”

        赵林看着段凌天,脸色阴郁,想到昨天生的事,他的眼中就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缕森然的杀意……

        昨天的事,如今已经传遍了整座天权峰。

        他现在无论到了天权峰哪里,都可以察觉到一道道看向他的怪异目光。

        他相信,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不用多久,整个七星剑宗都会以为他真的有那种嗜好……

        他的名声,几乎尽毁!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如今站在他眼前的青年人,一个普通的天权峰弟子。

        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一旦目的达成,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一定要想方设法弄死这个天权峰弟子,以泄他心头之恨!

        “嗯?”

        段凌天两世为人,前世更是从枪林弹雨、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兵王,自然可以感应到赵林眼中的杀意。

        顿时,他脸色一沉,“赵林长老,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赵林深吸一口气,凌厉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沉声道:“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交出万年石钟乳的乳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