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60章 天权峰

第260章 天权峰

        段凌天的身后,正好站着一个青年男子。

        他本来咬紧牙关,死死硬撑……

        只是,现在看着眼前悠闲的段凌天,又看到段凌天在他面前伸了个懒腰,他再也忍不住了,心神失守,身体一颤,轰然落地。

        身后传来的动静,吓了段凌天一跳,回头看了过去。

        瘫软在地的青年男子,脸上遍布苦涩,当他现段凌天转过头来的时候,差点眼一黑就昏死过去。

        天啊!

        他看到了什么?

        站在他前面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男子!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朋友,你没事吧?”

        段凌天现倒在地上的青年男子瞪着一双眸子看着他,不由疑惑问道。

        青年男子闻言,张了张嘴,最后终究没能说出话来……

        考核长老的气势笼罩而落,让他难以开口。

        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变态!

        这个紫衣青年人,简直就是一个变态。

        轰!轰!轰!轰!轰!

        ……

        半个小时以后,一个个青年男子相继瘫倒在地,渐渐的,还能站着的青年男子,也就只剩下一百人。

        这时,考核长老的气势也收敛了回去。

        段凌天看了周围一眼,现站着的青年男子当中,也有几个和他年纪相仿之人,这些人的修为,并没有突破到元丹境。

        他们能撑下来,明显也是意志力惊人。

        “这样的考核倒是有意思,够直接,够干脆。”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道。

        随着考核长老的气势收起,所有人顿感压力大减,站着的人脸上都挂上了灿烂的笑容。瘫倒在地的五十三人,都是一脸苦笑和无奈。

        “你们二人,带他们下山。”

        考核长老吩咐身后的两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

        “是。”

        两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闻言,带着艰难的站起来的五十三人离开。

        这五十三人,这一次算是白上山一趟了。

        “恭喜你们,成为了我们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

        考核长老的目光,在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一百个青年男子身上掠过。缓缓说道:“现在,我跟你们粗略介绍一下我们七星剑宗……我七星剑宗。分为七大剑峰,其中,天枢峰为主峰。”

        “主峰之中的修炼之地,属于七星剑宗的高层,以及内门弟子。”

        “外门弟子,是在另外六峰之上修炼……外门六峰之中,摇光峰,乃是外门女弟子的修炼之地,另外五峰。是外门男弟子的修炼之地。”

        说到这里,考核长老继续说道:“现在,另外五峰的长老和他们带来的外门弟子,会在你们当中各自挑出二十人……以后,你们就是挑走你们的长老那一峰的外门弟子。至于其它具体的介绍,各峰长老会跟你们细说。”

        “摇光峰,外门女弟子修炼之地?”

        段凌天摇头一笑。那和女儿国似乎没什么区别。

        这时,在考核长老的招呼下,另外五峰的长老带着身后的弟子,迈步而来。

        “嗯?”

        当这些人靠近,段凌天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段凌天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对方。

        在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的身后,三个外门弟子之中,有一人算得上是段凌天的老熟人了。

        正是五天前,在墨竹城酒楼内遇到的三个七星剑宗弟子之一。

        是其中的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

        因为刚才距离的远,段凌天并没现这人。

        很快,段凌天又现,这个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也看到了他。不只如此,这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见到他,似乎并不怎么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了他的存在一般。

        “或许,可儿和小菲儿跟着摇光殿的碧长老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我也在了。”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道。

        这时,五个老人,也就是另外五峰的长老,带着他们身后的外门弟子一起走了过来。

        段凌天看到,那个和他冤家路窄的外门弟子,直接冲着他而来,看向了他,嘴角噙起一抹胜利的笑容,将一枚小巧的令牌丢给了他,“以后,你就是我们天权峰的外门弟子了。”

        段凌天眉头一挑,将令牌接住,仔细一看,现这是七星剑宗天权峰弟子的令牌。

        在这个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脸上,浮现出促狭的笑意,他看向段凌天,身体前倾,靠近了过来,低声道:“小子,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还真是冤家路窄……我很好奇,在这里,没有了那个元婴境武者作为依靠,你是否会在我面前跪地求饶。”

        “跪地求饶?”

        段凌天听到这个外门弟子的话,忍不住笑了。

        刹那间,他脸上的笑容收敛,面无表情的看了对方一眼,口中缓缓吐出了二字,“白痴!”

        “你!”

        这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没想到段凌天现在还敢在他面前横,顿时脸色一沉,咬牙切齿道:“小子,你会后悔的……”

        段凌天打了个哈欠,不再理会这个外门弟子,走向了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也就是天权峰的长老。

        这时,天权峰这边也选好了二十人。

        “我叫鲁秋,是七星剑宗天权峰的外门长老……以后,你们可以称我为鲁长老。”

        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对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二十个新进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说道。

        “鲁长老。”

        顿时,不少人率先打着招呼,存了混脸熟的心思。

        “你们刚进宗门,许多事也不了解,我现在带你们回天权峰,路上我和你们的这三位师兄,会一一跟你们说明在七星剑宗中要注意的事情。”

        鲁秋话音一落,就带着段凌天一行人继续登上了天枢峰。

        路上,鲁秋的声音传来,“你们既然拜入了七星剑宗。就要遵守七星剑宗的规矩……七星剑宗弟子,不得恃强凌弱,不得欺善怕恶!这是七星剑宗立宗数千年来的宗旨。”

        “另外,在七星剑宗之内,宗门弟子,若非登上生死台,不得竞相杀戮!违者。将按照宗门规矩,严惩不贷!”

        鲁秋说到后来。语气间多了几分冷意,让人毛骨悚然。

        “鲁长老,生死台是什么?”

        顿时,一个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忍不住出声问道。

        鲁秋看向旁边一个外门弟子,“霍信,你解释一下。”

        “是。”

        如今被鲁秋点到名字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段凌天冤家路窄的那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

        只是。在鲁秋的面前,霍信却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霍信的目光,落在一群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身上,目光掠过段凌天身上时,俨然夹杂着一缕寒光。

        当然,这寒光一闪而逝。只有段凌天这个当事人才能察觉到。

        “霍信?”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对于霍信眼中一闪而逝的寒光,不屑一顾。

        在他眼里。

        这个霍信,跳梁小丑而已。

        “生死台,是我们七星剑宗一处极为特殊的存在……我们七星剑宗的七大剑峰,各自都有一座生死台。这生死台。是给那些相互间有不可化解的仇恨的弟子泄的地方,一旦登上生死台,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命作为赌注押了上去。

        “登上生死台,也就意味着不死不休……生死台,也是我们七星剑宗内,唯一的一处杀人不需要担负任何责任的地方!”

        霍信缓缓说道,说到后来。目光又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其间不乏挑衅的意味。

        就好像在问段凌天:

        你可敢跟我登上生死台一战?

        很快,霍信就现,段凌天自始至终就没有正眼看他,这让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下来,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无视过?

        更重要的是,对方还只是一个刚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

        “小子,我迟早弄死你!”

        霍信的心里,升起了森然的杀意,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想要找回五天前在酒楼丢掉的面子。

        他的心里,已经彻底恨上了这个紫衣青年人。

        随着霍信话音一落。

        除了段凌天神情自若以外,在场的一群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些色变,更有几人被吓得脸色惨白。

        生死台!

        不死不休!

        杀人不需要担负责任!

        段凌天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这生死台,还真是一个好地方。

        当然,段凌天心里也清楚,生死台的存在,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七星剑宗弟子相互残杀……

        暗地里,只要不被人现,一样可以进行杀戮,一样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生死台的存在,只是让七星剑宗弟子不敢在有旁人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杀戮。

        如果没人在场,有没有生死台都一样。

        很快,鲁秋又开口了,“你们成为天权峰的一员以后,希望你们能为天权峰争光……只要是为天权峰争了脸面的人,天权峰是绝对不会亏待他的。”

        鲁秋的话,让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二十个刚拜入七星剑宗的外门弟子都是一愣。

        “鲁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刚入门的外门弟子,一脸疑惑,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