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57章 夏斗

第257章 夏斗

        “可儿,你没必要跟他们解释,他们只是一群墙头草而已。  ”

        李菲伸出了皓白如玉的手,轻轻拍了拍可儿的手背,安慰的说道。

        李菲的话,自然引起了众怒。

        “小女娃,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就是,你凭什么说我们是墙头草?难道,你的意思是这位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故意冤枉你们?”

        “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有必要冤枉你们?”

        ……

        一群酒客,纷纷怒视李菲。

        李菲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也是被气得脸色涨红,粉拳紧握,娇躯微微颤抖了起来。

        啪!

        陡然之间,一声巨响传来,酒楼之内的噪杂之声,顿时戛然而止。

        却是段凌天一掌拍在桌上,“闭嘴!”

        此刻,段凌天的脸色极为难看,这些人说他可以,他最多一笑而过。

        可这些人竟然敢说李菲,说他的女人!

        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这时,酒楼内一群酒客的目光,都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大多面露冷笑,等着段凌天被七星剑宗的弟子教训。

        “怎么,小子,你恼羞成怒了?”

        七星剑宗的那个内门弟子,面露讽笑,他也没想到,眼前形势的展,竟然完全偏向了他。

        他知道,是时候了。

        现在,就算他出手,也不会有人觉得他是仗着七星剑宗的势欺人。

        段凌天看向这个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眼中寒光凛冽,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耐心陪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玩下去了,“熊全,把他们三个丢出去!”

        听到段凌天的话,三个七星剑宗弟子却是都忍不住笑了。

        就算是酒楼内的大部分酒客,也忍不住笑了。

        且不说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实力惊人。就算有人实力胜过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也不敢乱来,毕竟,这样做会直接得罪七星剑宗……

        七星剑宗,青林皇国顶尖宗门。

        又岂是谁都敢招惹的?

        只是,他们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因为他们看到。

        “是,少爷!”

        熊全应了一声。身形掠动而出,宛如化作了一阵风。

        在七星剑宗的三人脸上笑容凝固的瞬间。熊全闪电般出手,一抓一个,直接对着酒楼外面摔了出去……

        轰!轰!轰!

        酒楼之外,传来三声巨响,伴随着三道凄惨的叫声。

        酒楼内,一片死寂。

        所有的酒客都惊呆了。

        他们不是因为熊全展现出来的元婴境实力而惊呆,而是因为熊全敢动七星剑宗的弟子而惊呆……

        七星剑宗,是出了名的护短!

        在他们看来,这个中年男子敢动七星剑宗弟子。肯定是要倒大霉了。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那三个七星剑宗的弟子,却是根本不敢将今天的事告诉宗门长老……

        他们的占理,只是假象。

        七星剑宗的长老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十万两银子买金毛鼠幼鼠?

        这已经是在仗势欺人了!

        所以,三个七星剑宗弟子狠狠的瞪了酒楼内的段凌天一眼,灰溜溜的离开了。

        “师兄。难道就这么算了?”

        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一脸的不甘心。

        “不这么算了你还能怎么样?没想到,他的身边竟然还有元婴境武者。”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脸色一沉,本以为金毛鼠幼鼠可以手到擒来,没想到突然出了这么一个变故。

        “师兄,你的十万两银票好像还在他们的桌上。我们要不要回去拿回来?”

        另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灵光一闪,想起了这件事。

        “要不你去拿回来?到时我分你一半?”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瞪了这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一眼。

        让后者一脸苦笑,不敢再作声了。

        “该死!若非有那个元婴境武者在,我一定要弄死那个紫衣青年。”

        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脸色阴郁,沉声道。

        “师兄,再过五天就是我们七星剑宗外门弟子考核……你说。他们会不会也是为了这个来的?我听他们的口音,并不像是墨竹城周边一带的。”

        突然,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双眸一闪,猜测道。

        “对啊,师兄,真的有这个可能!”

        另外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也是目光一亮。

        “你们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哼!如果他真的是来拜入我们七星剑宗的,那就是自投罗网,我一定弄死他!”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双眸一冷,择人而噬,冰冷的声音,就像是从那寒风凛冽的冰窟内传出,夹杂着慑人的杀意。

        “要是他进了七星剑宗,他身边的那个元婴境武者就没办法再保护他了。”

        两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也笑了起来。

        酒楼之中。

        熊全展现出一身元婴境的实力后,一群酒客顿时闭上了嘴,安静了下来,生怕惹恼了那个紫衣青年。

        他们丝毫不怀疑,如果他们再敢多嘴,以紫衣青年的脾气,肯定会毫无犹豫的让身边的元婴境武者对他们出手。

        紫衣青年忌惮那三个七星剑宗弟子的身份,不敢下杀手。

        却不会忌惮他们。

        “好了,小菲儿,别生气了。”

        段凌天看向李菲,接着目光一冷,扫过在场的一群酒客,“这样,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让熊全将他们全都扔出去!”

        段凌天这一句话说的随意,可听在一群酒客的耳中,却是宛如雷鸣。

        当他们抬头看去,也看到了刚才出手的中年男子正看向他们,目光灼灼……

        顿时,所有的酒客都骚动了下来,直接放下了饭钱、酒钱,逃一般离开了酒楼。

        下一刻,酒楼内就只剩下他们这一桌人。还有目瞪口呆的酒楼掌柜和小厮……

        “扑哧!”

        看到这一幕,李菲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得明媚动人,勾人心魂。

        段凌天不由看呆了,恨不得现在就将李菲扑倒,尽情索取……

        “坏蛋,看什么呢。”

        李菲白了段凌天一眼。语气间多了几分羞涩。

        “真是诱人的小妖精!”

        这一刻,段凌天只感觉下腹一热。强忍下冲动,深吸一口气。

        “菲儿姐姐,少爷这是被你迷住了呢。”

        可儿一边抚摸着小金鼠,一边微笑对李菲说道。

        李菲闻言,俏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同时伸手就去挠可儿,“可儿妹妹,你说什么呢……”

        “啊……好痒!菲儿姐姐饶命,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可儿连忙求饶。

        “吱吱”

        小金鼠看到这一幕,就好像是变成了一个观众,雀跃的看着李菲和可儿嬉闹,一双碧青色的眸子转动着,闪烁着妖异的光泽。

        段凌天摇头一笑,心情也好了许多。

        “七星剑宗……一旦我、可儿和小菲儿拜入其中,以后免不了会遇上刚才的那三人。希望他们能识相一点。别来找我们的麻烦。否则……哼!”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段凌天眼中掠过一丝寒光。

        青林皇国,皇城。

        “你……你说什么?你说我儿死了?”

        宽敞的大宅院里,一个年迈的老人,盯着站在眼前的中年人。眼中流露出森然的杀意。

        “是。”

        中年人身体瑟瑟抖,如今站在他面前的老人,乃是玉兰商会中呼风唤雨的存在,偌大的一个玉兰商会的副会长夏斗。

        窥虚境六重的存在!

        夏斗一怒之下,一股可怕的压力就笼罩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呼吸都变的有些不顺畅了。

        “广儿!”

        夏斗悲呼一声,浑浊的眸子。刹那间精光四射,闪烁着腥红的杀意。

        感觉到夏斗身上延伸而出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年人脸色一变,咬牙撑着,他相信,继续这样下去,估计不用多久他就要瘫倒在地。

        终于,夏斗身上延伸而出的肆虐气息消失了,可怕的压力随之消散,让中年人缓过气来,舒了口气。

        “说,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杀了我儿?”

        夏斗看向中年人,一双眸子充斥着森然的寒光,择人而噬。

        中年人倒吸一口冷气,此时此刻,他甚至于有一种错觉,如今站在他面前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毒蛇,一条能让人顷刻间毙命的可怕毒蛇……

        “夏斗大人,出手之人,是一个窥虚境层次的存在。”

        中年人缓过气来,缓缓说道:“这件事,要从近三个月前在马家拍卖行举行的拍卖会说起……”

        接着,中年人将他从黑风城马氏家族那里所知道的一切,一一说了出来。

        “一个紫衣青年?拿出了纯度九成一的强元丹?”

        夏斗脸色一沉,听说了这个,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惊。

        纯度九成一的丹药……

        在过去的他眼里,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现在,他不由有些忌惮了起来,那人能拿出这样的强元丹,是否意味着那人的身后,有一位强大的炼药师?

        或许是看出了夏斗的忌惮,中年人补充说道:“夏斗大人,那枚强元丹,据马氏家族所言,是那个年轻人意外所得……他和炼制那枚强元丹的炼药师,没有任何关系。”

        夏斗闻言,舒了口气,眼中杀意凛然,“我和你走一趟黑风城……不管是谁,敢杀我儿,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他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