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56章 ‘墙头草’

第256章 ‘墙头草’

        这个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七星剑宗内门弟子,长相一般,眉宇间却隐约夹杂着一丝阴郁。

        “这只金毛鼠幼鼠,多少钱?我买了。”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来到段凌天这一桌的桌前,淡淡开口说道。

        可儿闻声,柳眉一蹙,有些不悦。

        小金鼠似乎听懂了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话,瞪着一双碧青色的眸子,对着他张牙舞爪。

        只是,小金鼠一身毛茸茸的毛,就算故作凶狠,也没有任何威慑力。

        “青眸金毛鼠?”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双眸一亮,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自己遇到变异金毛鼠了!

        金毛鼠,成长到巅峰,可拥有半步虚境的力量……

        若是变异金毛鼠,甚至可能突破到虚境,蜕变成为妖兽。

        段凌天看到了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眼中升起的贪婪光华,嘴角不由泛起了一抹冷笑,淡淡开口说道:“你走吧,我们不卖!”

        我们不卖!

        段凌天的话,让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愣了一愣。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看向段凌天,故意挺了挺胸,将胸前的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标记完全显露了出来。

        “你在耍猴吗?”

        段凌天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道:“我知道你是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可那又如何,难道你是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我就一定要割爱,将这只小金鼠卖给你?”

        耍猴?

        听到段凌天的话,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脸色一变,沉声道:“小子,小心祸从口出!”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

        在他的眼里,这一句类似于玩笑的话,跟羞辱没什么区别。

        眼看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变脸,段凌天目光平静的扫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吃饭,没有再理会他。

        看到段凌天这样,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还以为段凌天是怕了他,冷笑一声,“还真是一个贱骨头!”

        说着,他一抬手。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叠银票,拍在桌子上。沉声道:“这里是十万两银子,买下你们的这只金毛鼠幼鼠!”

        十万两银子?

        段凌天一愣,吞下了嘴里的饭菜,旋即看白痴一样看了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一眼,“我给你一百万两银子,你再给我弄一只金毛鼠幼鼠来,如何?”

        可儿和李菲的柳眉也微微蹙了起来,一脸不满。

        这个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确实太过分了!

        “小子。识相的话就赶紧将金毛鼠幼鼠交出来,我们的师兄,你惹不起的。”

        就在这时,两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也站在了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段凌天,其中一人沉声威胁道。

        “不错,我们师兄可是七星剑宗的杰出内门弟子。以后是要成为七星剑宗长老的存在,你如果识相的话,就将金毛鼠幼鼠让给我们师兄,这样一来,你或许还能结下一番善缘。”

        另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也对段凌天说道。

        段凌天双眸一凝,看着两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按照你们的话说,我现在将这金毛鼠幼鼠拱手让给你们师兄,就是我最识相的选择,最明智的选择?”

        “那是自然。”

        两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异口同声说道。

        “呵呵……”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一抬手,将小金鼠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吱吱”

        小金鼠对段凌天点了点头,张牙舞爪。接着又转头看了一眼三个七星剑宗弟子。

        段凌天自然看出了小金鼠现在表达的意思。

        小金鼠现在是在问他,可不可以出手,将这三个讨厌的家伙干掉……

        段凌天自然相信小金鼠有这个实力,但他却摇了摇头。

        如果三个七星剑宗弟子真的被小金鼠杀死,他这一次就真的是白来了,到时候,七星剑宗绝对不可能再让他拜入其中。

        “小子,算你识相。”

        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看到段凌天摇头,还以为段凌天在拒绝小金鼠想要留下的请求,嘴角泛起了一抹得意。

        又何止是他,就算另一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还有那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也是一个想法。

        那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看向段凌天,伸出了手。

        “嗯?”

        段凌天眉头一掀,冷眸一扫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警惕道:“你干什么?”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脸色一沉,“小子,你耍我?”

        “耍你?”

        段凌天愣住了,他什么时候耍过这家伙了?

        “坏蛋,他以为你刚才是在劝小金跟他。”

        李菲对段凌天说道,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刚才不是说了不卖吗?赶紧走,我们还要吃饭呢。”

        段凌天皱了皱眉,不耐烦道。

        “小子,你……”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脸色大变,伸出去的手,猛的用力,顷刻间元力肆虐,呼之欲出。

        在他头顶之上,一百一十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元丹境八重!

        “怎么,你还想硬抢不成?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就能这么霸道?”

        段凌天脸色一沉,目光灼灼,盯着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

        这时,酒楼内的一群酒客,目光都落在了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身上。

        “七星剑宗的内门弟子抢东西?”

        “不会吧……七星剑宗向来都是规矩严明,严禁弟子在外恃强凌弱的。”

        “这个小兄弟不是说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要抢他东西吗?”

        ……

        一群酒客,议论纷纷。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也现了周围的目光,脸色一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提高声音道:“小子,你已经把这只金毛鼠幼鼠卖给我了,现在是你自己出尔反尔,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

        “我就说七星剑宗的弟子应该不会恃强凌弱。”

        “做人要有诚信。既然答应了旁人,就要说到做到……这个年轻人,有些过分了。”

        ……

        在场的酒客,恍然大悟,一时间都站在了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那一边,声讨着段凌天。

        “无耻!”

        李菲和可儿听到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话,都被气得脸色涨红。没想到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竟然这样信口开河。

        “呵呵……看来。偌大的七星剑宗,也并非是人人都能遵守宗门规矩。”

        段凌天笑了,笑得很灿烂,目光落在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身上。

        “小子,你就不用再狡辩了,这金毛鼠幼鼠你已经答应卖给我,现在就交出来吧……我给你一个机会,否则,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盯着段凌天。一双眸子深处,闪烁着森然的杀意。

        “年轻人,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就交给他吧。”

        “是啊,正所谓人无信则不立,诚信很重要,没必要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

        旁观的酒客,纷纷出声,有的在劝段凌天,有的在教训段凌天。

        对于这一群墙头草,段凌天直接无视,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里喋喋不休。真以为自己是大公无私的圣人?

        “小子,众怒难犯,你还是老老实实将这只金毛鼠幼鼠交出来吧。”

        七星剑宗内门弟子听到这么多人帮他声讨段凌天,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得意。

        “不错,赶紧交出来,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子。识相点!要不然,看我把你丢出去!”

        另外两个七星剑宗外门弟子,也配合着对段凌天说道,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七星剑宗……”

        段凌天嘴角泛起的笑意更甚,果然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会有一些害群之马。

        就算是青林皇国的顶尖宗门七星剑宗也不例外。

        这三个七星剑宗弟子,看上了小金鼠,就无所不用其极,将黑的说成白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如果我不交呢?”

        段凌天看向眼前的三个七星剑宗弟子,淡淡说道,一脸云淡风轻,仿佛压根就没将眼前的三人放在心上。

        其实,他也确实没放在心上。

        三个元丹境的存在而已……

        “小子,看来你是存心戏弄我了?”

        那七星剑宗内门弟子脸色一沉,大义凛然的开口说道。

        他手上的元力肆虐、躁动……

        他现在所说的一切,明显都是在为他下一刻的狠辣出手作铺垫。

        这样一来,他就占了理,没有人会说是七星剑宗弟子仗势欺人。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听到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的话,酒楼之内,毫无意外的响起了一阵感慨之声。

        “现在的年轻人太冲动了,不守信也就算了,还这么振振有词,这么嚣张。”

        “今天,他就算是被这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杀了,也只能怪他自己。”

        “不错,他就算是死了,那也是白死!毕竟他不占理。”

        ……

        一道道声音,进一步为七星剑宗内门弟子造势。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少爷根本没有答应要将小金卖给他!”

        可儿听到一群酒客的议论,俏脸涨得通红,为段凌天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