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48章 焚炎铭纹

第248章 焚炎铭纹

        银离草?

        段凌天的目光,透过包厢的窗户,落在了拍卖台上老人的手中。

        老人的手里,正拿着一株很特别的药草。

        不同于一般的药草,这株药草通体银白色,闪烁着淡淡的光泽,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药草。

        大厅之中,毫无意外的响起了一阵阵惊讶的声音。

        “真的是银离草!”

        “听说炼制六品以下丹药的时候,只要将这银离草一起放进药鼎,可以提高一成的纯度!”

        “这种银离草,对炼药师来说可是一件宝贝。”

        ……

        拍卖台上的老人微微一笑,“各位客人看来都很了解银离草,不错,银离草确实可以提升六品以下丹药的纯度,最少可以提升一成。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于可能提升接近一成五。”

        提升六品以下丹药的纯度?

        包厢之内,段凌天的嘴角上泛起了一抹不屑。

        在他看来,这只是银离草最为普遍、广泛的效用,难以完全体现出银离草的价值……

        这银离草,要是到了他的手里,可以成为无往不利的利器!

        “各位客人,银离草的起拍价为十万两白银……现在,有兴趣的客人可以出价了!”

        拍卖台上的老人,缓缓说道。

        “十万两!”

        几乎在老人话音刚落的时候,大厅里面就有人出价了。

        “二十万两!”

        “三十万两!”

        ……

        不一会儿,银离草的价格节节攀升。

        “坏蛋,你也对这株什么银离草有兴趣?”

        李菲看了段凌天一眼,眨了眨秋眸。

        她也现了,段凌天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银离草。

        “这株银离草,我志在必得。”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少爷,你难道也想要用这银离草炼制丹药?”

        可儿也看向段凌天。一脸好奇。

        “炼制丹药?”

        段凌天摇了摇头,“可儿,我炼制的丹药的纯度,都在九成以上,加不加银离草,没有太大的区别……我想要得到这银离草,并非是要用它炼制丹药。而是要用它铭刻铭纹!”

        银离草,是段凌天如今能铭刻的一种强大攻击铭纹的主材料。

        那种攻击铭纹。也是段凌天现在能铭刻的几种最强大的铭纹中的一种,极为霸道!

        可儿恍然点头,李菲也明白了过来。

        这时,大厅里面的报价,也慢了下来。

        银离草现在的价位,是在九十万两……

        报出这个价位的,是大厅里面一个华服胖子,眼看没有人继续和他竞拍,胖子翘起了二郎腿。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

        “一百万两!”

        就在这时,二楼的一个包厢内,传出了一道洪亮的声音。

        让胖子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骂骂咧咧道:“爷不要了!”

        段凌天目光一凝,他明白,二楼包厢的客人现在才开始出手……

        他没有急着出价。

        “一百一十万两!”

        另一个包厢里也传出了声音。

        最后,这两人就将银离草的价位竞拍到了一百七十万两。

        “七号包厢的客人出一百七十万两。还有客人需要吗?”

        拍卖台的老人,缓缓开口,“一百七十两第一次,一百七十万两第二次……”

        “二百万两!”

        就在这时,段凌天开口了,他就在等着这最后的时机出手。

        一时间。七号包厢沉寂了下来。

        大厅之中,一阵哗然。

        “疯了!一株银离草而已,竟然拍到了二百万两……”

        “就是,银离草最多也就只能提升一炉七品丹药的纯度,一百七十万两,已经是天价了。”

        “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

        如今在大厅中的大多数人。都觉得出价二百万两银子是一个冤大头。

        拍卖台上的老人,也没有想到银离草能拍到二百万两的高价,脸色微微涨红了起来,“一号包厢的客人出价二百万两银子,还有客人需要加价吗?二百万两第一次……二百万两第二次……二百万两第三次!成交!”

        “银离草,属于一号包厢的客人。”

        最终,银离草被段凌天拍了下来。

        段凌天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一会儿,敲门声传来,小厮恭声道:“客人,您拍下的银离草送过来了。”

        “拿进来吧。”

        段凌天淡淡应了一声。

        包厢门被打开,段凌天拿到了银离草,同时也付出了二百万两银票。

        一株草,二百万两银票,这才旁人眼中是不可思议、难以理解的……

        可在段凌天看来,这二百万两银子,花的值!

        银离草,乃是焚炎铭纹的主材料。

        焚炎铭纹,一种强大的攻击铭纹。

        一旦动用,窥虚境之下武者,十死无生!

        就算是半步入虚的武者,也不可能在焚炎铭纹之下逃生。

        焚炎铭纹的霸道,可想而知。

        “可惜了……一道焚炎铭纹,就需要一株完整的银离草作为主材料。”

        段凌天现在恨不得用一株银离草铭刻十道、八道焚炎铭纹,但他也知道,这只是他的妄想。

        焚炎铭纹,若非完整的一株银离草所铭刻,威力将大打折扣。

        甚至于连蚀骨铭纹都不如!

        “我还是太贪心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心里一叹,能得到一株银离草,铭刻一道焚炎铭纹,已经算得上是他的造化了。

        “坏蛋,这银离草可以铭刻什么铭纹?”

        李菲现了段凌天脸上的激动,好奇问道。

        可儿也看向段凌天。

        就算是熊全,如今虽然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但一双眸子,还是流露出几分好奇。

        跟着少爷久了。他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现在的麻木。

        少爷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多了!

        现在,任何奇迹生在少爷的身上,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焚炎铭纹!”

        段凌天双眸一凝,接着又将焚炎铭纹的威力说了出来……

        “可以灭杀窥虚境以下的任何存在?”

        李菲、可儿娇躯一颤,都被吓到了。这是何等可怕的攻击铭纹!

        熊全脸上也浮现出惊骇之色。

        就算他出身自青林皇国的宗门,可是能灭杀窥虚境以下任何武者的强大攻击铭纹。他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

        据他所知,这种铭纹,只有那些逆天的铭纹师才能铭刻。

        他突然觉得,就算是现在,他对少爷的了解,依然只是沧海一栗,不值一提。

        “这次能得到银离草,收获也算不错了。”

        段凌天满意的笑了。目光又落在了大厅的拍卖台上,如今拍卖台上拍卖的并非物事,而是一个人,一个被铁链捆起来的壮硕汉子。

        在壮硕汉子的脸上,有着一个奇怪的烙印。

        “奴隶?”

        段凌天眉头一挑,认出了这个烙印。

        这种烙印,熊全的脸上也有。

        不过。熊全脸上的烙印如今却是被面具遮住,旁人根本现不了。

        壮硕汉子站在拍卖台上,目光冰冷扫过拍卖行大厅,让不少人脸色一变。

        “元婴境三重?”

        凭借强大的精神力,以及轮回武帝的经验,段凌天依稀辨认出了壮硕汉子的修为。

        这时。拍卖场上的老人也开口了,“各位,我身边的这人,是一个拥有元婴境三重修为的奴隶……奴隶,大家都了解,我也就不多介绍了。起拍价,一百万两银子!”

        “一百万两?”

        段凌天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仿佛事不关己。

        即便融合了轮回武帝的记忆,但段凌天终究不是轮回武帝,他有着自己的想法,现在,看着眼前的奴隶被人出价竞拍,他的心也逐渐冷了下来。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人命,贱如草,可以用金钱去衡量。

        只有成为真正的强者,才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

        他知道,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他要走的路,还远着……

        “五百万两!”

        “六百万两!”

        ……

        元婴境三重奴隶的价钱,节节攀升。

        最后,被人以八百万两银子的高价给买走。

        接着,又是几个奴隶的拍卖。

        后面的奴隶,实力也越来越强。

        最强的,竟然是元婴境六重的存在,最后被人以八千万两银子的高价拍下。

        段凌天也不由咂舌。

        “这些人,花费这么多钱买下这些奴隶,难道就不怕这些奴隶叛变吗?”

        李菲有些难以理解,在她看来,动辄花费数百万两,乃至数千万两买下一个养不熟的奴隶,风险实在太大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小菲儿,敢拍下这些奴隶的人,身边一般都不会缺少强者,所以也不怕这些奴隶会叛逃……这些人,既然沦为了奴隶,也就说明他们怕死,为了活命,他们不敢乱来的。”

        李菲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拍卖品,不再是奴隶。

        一个年轻女子,端着一个被红布遮掩的盘子走上了拍卖台。

        咻!咻!

        而几乎就在这时,段凌天长袖之下的两条小蟒蛇,飞掠而出,落在了窗前。

        “嘶嘶”

        小白蛇和小黑蛇吞吐着蛇信,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那被红布遮掩的盘子,好像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