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43章 化干戈为玉帛

第243章 化干戈为玉帛

        终于,在段凌天不知疲倦的炼制之下,又一百多枚云烟丹现世。

        两条小蟒蛇将云烟丹瓜分以后,终于心满意足。

        让段凌天意外的是,它们这一次并没有陷入沉睡,反而是精神烁烁,眼巴巴的盯着段凌天。

        现在,云烟丹,两条小蟒蛇也已经开始嫌弃。

        接下来的几日,段凌天又开始炼制流沽丹和赤玉丹……

        当两条小蟒蛇将上百枚流沽丹和赤玉丹瓜分吞下以后,同样不愿意再吃流沽丹和赤玉丹。

        只是,它们还是没有任何沉睡的迹象,精神饱满,神采奕奕。

        “两个吃货!”

        看着眼前两条期待的盯着他的小蟒蛇,段凌天有些无奈,突然觉得,或许自己的想法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两条小蟒蛇实力的提升,并没有那么简单。

        “没了!就这些丹药,你们爱吃不吃。”

        段凌天将剩余的几枚云烟丹、流沽丹和赤玉丹放在桌上,故作凶狠瞪着两条小蟒蛇说道。

        谁知。

        “嘶嘶”

        两条小蟒蛇迅吞吐着蛇信,两条小尾巴闪电般掠出,将桌上的三种丹药全部甩飞了出去。

        段凌天看到这一幕,不由愣住了。

        “你们两个小家伙,闹脾气给谁看呢?”

        段凌天一巴掌甩出,直接抓起两条小蟒蛇,丢到后院的一棵树上,不理会它们的抗议,直接离开了后院,回房修炼去了。

        九龙战尊诀,蛟蟒变!

        往后一个月的时间,段凌天虽然摸到了元丹境四重的门槛,却也迟迟难以突破。

        倒是可儿那个小妮子,在猴儿酒和强元丹的双重辅助下,顺利突破到了元丹境三重!

        至于李菲。距离元丹境三重也只差半步之遥。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段凌天的宅院,除了萧岚偶尔会来串门找他娘李柔聊天外,倒也平静如常。

        一个月后,段凌天离开宅院,开始一一上门去收取材料。

        从神威侯府开始,再到苏氏家族。然后去了萧氏家族。

        段凌天和萧寻一起从萧氏家族的族长手里取了材料,却又意外的遇到了萧河……

        “小寻。这位是?”

        萧河看到段凌天,有些惊讶,这个紫衣青年不就是一个月前他在内城一家药铺门口遇到的那人吗?

        紫衣青年英俊不凡、风度翩翩,他印象深刻。

        “哥,他就是段凌天。”

        萧寻笑着介绍道,然后又对段凌天说道:“段凌天,这就是我哥萧河。”

        “原来是段统领。”

        萧河闻言,心里一惊,脸上浮现出一丝敬意。

        “你是萧寻的哥哥。叫我一声段凌天就行了,不用那么生疏。”

        段凌天对萧河友善一笑,他看得出来,现在的萧河跟他一年多以前在炼药师公会遇到的萧河相比,确实变了许多。

        没有了过去的狂傲和锐气。

        “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凌天兄弟。”

        萧河点头一笑,当他的目光凝视着段凌天的双眸。仔细打量了一阵以后,他脸上的笑容却是彻底凝固了……

        这一双眼睛,对他而言,是那么熟悉。

        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只是,当初的那个紫衣少年,和眼前的紫衣青年。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可转念一想,据他弟弟萧寻所言,眼前的紫衣青年,十八岁时就已经是九品炼药师……

        这一点,却又和当初的那个紫衣少年相符合。

        段凌天看到萧河凝视着自己的目光,心里一蹬。

        这萧河好像现了什么……

        只是,他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不过。段凌天也现,萧河似乎迟迟不敢确认。

        眼看萧河眼中的困惑越来越深,段凌天淡淡一笑,一抬手,手里多出了一大叠银票,正好五百万两,递给了萧河,“这些钱,现在就算是物归原主吧。”

        “你……你真的是……”

        萧河却没有去接银票,反而瞳孔一缩,好像见了鬼一般。

        “哥,你怎么了?段凌天,你为何要给我哥钱?”

        站在旁边的萧寻一脸疑惑,不知道生了什么。

        “小寻,他就是当初那位在炼药师公会和我立下赌约、赚了我五百万两银票的紫衣少年。我刚才就现,凌天兄弟的眼睛和当初的那个少年一模一样……我刚才还不敢确认。却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是同一人,不可思议!”

        萧河的脸上浮现苦笑,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昔日的那个天才少年炼药师,会是如此情景。

        萧寻呆住了,“哥,你不是说当初的那个少年容貌很普通的吗?”

        “这个你可能就要问凌天兄弟了。”

        萧河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目光极为复杂。

        “段凌天。”

        萧寻看向段凌天,一脸疑惑。

        段凌天淡淡一笑,“当初为了不让人识破身份,所以我便用了一些手段,进行了易容……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记住了我的眼睛。”

        说到后来,段凌天看向萧河,一脸惊讶,

        他现在终于知道萧河是如何认出他的了。

        他可以易容,但改变的只是脸部,一双眼睛却是没有任何改变。

        “其实,当初的赌约输给你以后,我心里也气愤得很,恨不得报复你……所以,在我临走之前,深深记住了你的脸,你的眼睛,你的一切。”

        萧河摇头一笑,想起当初,恍若隔世。

        “怎么,现在不想报复我了?”

        段凌天笑了。

        萧河摇了摇头,“当初我回到家族以后,想了许多……最后才意识到自己以前确实是太过于倨傲,不知天高地厚。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是你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短处。”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萧河,你有如此心态,我相信日后你必然能在炼药一道上独树一帜,站在赤霄王国的巅峰。”

        听到萧河的这一番话,段凌天也对他高看了几分。

        “但愿吧。”

        萧河点了点头,谦虚道。

        最后。萧河终究是不愿收下段凌天手里的银票。

        段凌天也没有勉强,不过却是在炼药方面。稍微指点了萧河一番。

        不得不说,萧河在炼药方面的天赋确实很高,很多地方一点就懂……

        段凌天心里也不由暗赞一声。

        对于段凌天的在炼药一道上的高深见解,萧河也是源自内心感到敬佩,段凌天离开时,更是亲自将段凌天送出了萧家府邸大门。

        两人之间,也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离开萧家府邸,段凌天去了皇宫。

        御花园中。

        皇帝将一枚纳戒交给了段凌天,“这些都是皇宫中的库存。以及朕令人四处搜罗的你需要的材料。”

        “多谢陛下。陛下,这些材料多少钱?”

        段凌天道谢以后,微笑问道。

        “钱?”

        皇帝摇了摇头,摆手道:“钱就不用了,你若是有心,就在离开之前去看看碧瑶吧。”

        段凌天一怔,却也明白皇帝的意思。点了点头。

        再次见到碧瑶公主,段凌天现,碧瑶公主的体态明显瘦弱了几分,我见犹怜。

        “公主。”

        段凌天对碧瑶公主行礼。

        碧瑶公主见到段凌天,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你来了。”

        “嗯。”

        段凌天微微点头。心里一叹。

        有时候,有些事,还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得不说,碧瑶公主很出色,也很善良,丝毫不输于可儿和李菲。

        只是,他的心里。终究是难以迈出那一步。

        一步,虽只是咫尺之遥,却又像是远在天边。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碧瑶公主轻声问,银铃般的声音,隐约有些颤抖,楚楚可怜的姿态,更是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明天一早就走。”

        段凌天轻声说道。

        “这么快?”

        碧瑶公主的娇躯,不易察觉的一颤,偷偷看了段凌天一眼,现段凌天也看了过来的时候,怯怯的转过头,像极了一个偷糖吃被现的小孩,俏脸上浮现起了一抹红晕。

        段凌天目光一挑,缓缓说道:“公主,我陪你走走吧。”

        “嗯。”

        碧瑶公主乖巧点头。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段凌天陪着碧瑶公主走,相互间聊了许多……

        两人之间,对各自也多了一些了解。

        段凌天更是特意将他和可儿、李菲的事说了出来,本以为碧瑶公主会失落。

        可谁知。

        碧瑶公主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笑容,“这么说来,李菲姐姐和可儿都会陪你去青林皇国了?”

        “嗯。”

        段凌天微笑点头,嘴角泛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他却没有现,碧瑶公主转过头去的瞬间,一双秋眸深处,隐约夹杂着几分羡慕的流光……

        仿佛恨不得自己能取代可儿或李菲,陪在段凌天的身边。

        “你……还会回来吗?”

        离别时,碧瑶公主轻声问,俏脸上夹杂着几分忐忑。

        “肯定会回来。”

        段凌天微微一笑,“这一次,我娘并不会跟我一起离开。以后有空,我会回来看她。”

        碧瑶公主闻言,双眸一亮,“我能去见见你娘吗?”

        “嗯?”

        段凌天一愣。

        碧瑶公主这才意识到自己太直接了,脸上的红晕加深了几分,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