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35章 赌命!

第235章 赌命!

        段凌天握着李菲的手,此时此刻,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李菲情绪的波动。      .

        “放心吧,我一定会为爷爷报仇的。”

        段凌天给了李菲一个安心的眼神。

        “我信你。”

        李菲轻轻点头,对于这个男人,她无条件信任,她的爷爷死了,在这个世界上,这个男人就是她最大的依靠。

        以后,她只为这个男人而活。

        “来了!”

        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段凌天眉头一挑,目光望向远处。

        密集的人群,好像商量好的一般,让开了一条路。

        “是朱氏家族二长老!”

        “朱氏家族的二爷也来了!”

        “还有朱氏家族族长、大长老、三长老……天啊,朱氏家族的高层几乎倾巢而出!”

        ……

        人群一阵涌动,噪杂无比。

        而人群分开的一条路上,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

        这些人中,段凌天只认得朱启,朱氏家族二爷。

        很快,空出来的一片区域中,段凌天与朱氏家族一群人对峙。

        面对一群元丹境和元婴境的存在,段凌天丝毫不惧,目光平静,就好像看着一群普通人。

        而在段凌天打量朱氏家族一群人的时候,朱氏家族的人也在打量段凌天。

        他们的第一念头,就是惊讶。

        这么一个年轻人,绝对不过二十岁,竟然就取得了那般骇人的成就,实在令人震惊。

        朱氏家族二爷朱启站前一步,看向段凌天,沉声道:“小兄弟,我朱氏家族二长老已经到了,现在,你是否可以放了犬子?”

        “哪个是朱氏家族二长老?”

        段凌天的目光,在朱启身后的一群人身上掠过。

        “我就是朱氏家族二长老。朱良。”

        朱启身后的一个老人,站前一步,和朱启并肩而立,看着段凌天的目光,夹杂着几分不屑,“小家伙,得饶人处且饶人……”

        “得饶人处且饶人?”

        段凌天听到朱良的话。忍不住笑了。

        就在朱良皱眉的时候,段凌天的笑声戛然而止。目光冷然,落在朱良的身上,“朱家二长老,我也不跟你多废话……现在,你我定下赌命之约,一局定胜负,谁炼制的八品灵器品质比较低,谁死!”

        “你……可敢?”

        段凌天看着朱良,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哼!”

        朱良声冷如冰。“有何不敢?现在,我便答应你的赌命之约!”

        他如果不敢,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段凌天点了点头,“好,够爽快!熊全,放了他。”

        随着段凌天话音一落,熊全将手里提着的朱照丢了出去。就好像是丢垃圾一样,直接丢向了朱启。

        朱启怒视熊全一眼,伸手接住了自己的儿子。

        “爹。”

        朱照一脸羞愧。

        朱启冷哼一声,“站到后面去,回去再收拾你。”

        这一刻,围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中的紫衣青年人和绿衣老人。

        他们屏住了呼吸。

        他们知道,最精彩的时刻将要到来!

        朱良看向段凌天,语气平静,夹杂着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你是小辈,就由你提出要求……炼制什么兵器?”

        朱良现在的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前辈在教训一个晚辈。

        人群一阵涌动。

        “不愧是朱氏家族二长老。我们燕山郡公认的第一八品炼器师,气度就是不凡。”

        “那是,虽然这个年轻人炼器天赋堪称妖孽,可论经验,肯定拍马也赶不上朱氏家族二长老!”

        “他找朱氏家族二长老进行炼器赌命,简直就是找死。”

        “初生牛犊不怕虎!今日,这个炼器天才恐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

        围观的人群,没有人看好段凌天。

        人群的议论,段凌天自然也听到了。

        李菲脸上浮现一抹担忧,抓着段凌天的手紧了几分……

        “放心。”

        段凌天轻轻捏了捏李菲的手心,松开她的后,站前一步,看向朱良,“我无所谓,那就炼制一柄剑吧。”

        剑?

        朱良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他这一生,炼制最多的就是剑。

        如果是炼制灵剑,他最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炼制出增幅一成九的八品灵剑。

        “那就开始吧。”

        朱良双眸一凝,一抬手,从纳戒里取出了一堆材料,开始炼制八品灵剑。

        朱良的手法极为繁琐,却又极为熟练,让围观之人一阵叹为观止,“朱氏家族二长老的手法太快了,这才是真正的炼器师!”

        很快,围观的人群又看向了段凌天,可他们很快就现,段凌天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开始炼器的打算。

        “难道他就这么放弃了?”

        “这不是有心求死吗?”

        ……

        不少人一阵无语。

        时间飞逝,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朱良手中器火上的一堆材料,如今也完全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块剑胚。

        按照这个度,一个小时后,必然能完成八品灵剑的炼制。

        现在,段凌天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附近的一座酒楼,两个相邻靠近赌命之地的包厢里,两双眼睛,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这个年轻人难道放弃了?”

        其中一个包厢中,燕山郡郡守裴元眉头微皱,一脸错愕。

        另一个包厢里面,苏墨看着这一幕,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这个小家伙,看来很有自信啊……真没想到,他除了是一个炼药师,还是一个炼器师!”

        苏墨刚来到这个包厢的时候,就现如今打算和朱氏家族二长老进行赌命的年轻人,竟然就是曾经的那个少年段凌天!

        知道这个事实后。他的心里充满了震撼。

        很快他又释然了,在他看来,段凌天就是一个小怪物,在段凌天身上出现任何奇迹都不奇怪。

        “也不知道,这朱氏家族的二长老如何招惹了这个小怪物……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如何收场。”

        苏墨嘴角噙起了一抹笑意,对于段凌天有着极大的自信。

        虽然。他也知道朱氏家族二长老朱良可以炼制出增幅一成九的灵器。

        可一想到段凌天当初炼制出来的纯度九成以上的丹药,他又对段凌天充满了信心。

        而且。他知道,段凌天既然如此张扬跟朱氏家族的二长老赌命,肯定是有所把握!

        段凌天,不是一个莽撞的人。

        酒楼正对面的奢华建筑,楼阁之上。

        “玉儿,你说他为何现在还不开始炼器?”

        气宇轩昂的中年人,微笑问身边的美妇人,声音中尽是柔情似水。

        美妇人一双如水般的秋眸,凝聚出一丝丝复杂的流光。汇聚在紫衣青年的身上,“或许,他炼制八品灵器用不了那么多时间吧……别忘了,他是段凌天!”

        “是啊,他是段凌天。”

        中年人轻轻点头,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感慨,“三年前你跟我提起他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以为然……甚至于,在他拒绝了你的好意后,我还觉得他不识好歹!谁曾想到……”

        美妇人接过了话头,“谁曾想到,短短三年的时间,他就已经名扬整个赤霄王国……现在看来。何止是我们紫金香商会,就算是赤霄王国,也容不下他。”

        “那就让我们再一次见证他创造奇迹吧。”

        中年人微笑点头,目光随之落在了远处的紫衣青年身上。

        朱氏家族的一群人,眼看段凌天半天没有动作,一个个也是不由面露不屑。

        “他竟然还不开始炼制八品灵器,难道是准备认输了吗?”

        朱氏家族的一个长老。冷笑道。

        “应该不会。”

        朱氏家族族长朱戎摇了摇头,“既然这一次的赌命是他起的,他不可能认输……我总觉得,我们贸然让二长老答应了这一次的赌约,是否有些不妥?”

        说到后来,朱戎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看着远处一脸云淡风轻、不急不躁的紫衣青年人,他的心里突然有些没底。

        “族长,难道你以为他还能胜二长老?”

        另一个朱氏家族长老摇头,一脸不信。

        “大伯,放心吧,二长老可是我们燕山郡公认的第一八品炼器师,在燕山郡中,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八品炼器师能炼制出增幅一成九的八品灵器。”

        朱照现在也恢复了过来,看着段凌天的目光,阴冷无比,“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他如何死!”

        朱启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淡淡说道:“那你恐怕是要失望了……家族已经作出了决定,就算是这个年轻人输给了二长老,二长老也不一定会要他的命。”

        “为什么?”

        朱照一愣,一脸的不甘心。

        朱戎补充道:“照儿,这个年轻人的背景应该不简单,为了不给家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只能这样做。”

        朱照脸色一沉,“大伯,如果他没什么背景呢?”

        朱戎双眸一凝,杀意凛然,“如果可以确认他没有什么背景,那他输了,自然是难逃一死!我和二长老商量过了……炼器完成后,二长老会进一步探听他的底细,如果他真的没什么背景,二长老不会放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