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34章 赌命之约

第234章 赌命之约

        一刹那,段凌天成为了酒楼中绝对的焦点。

        在所有人看来。

        不到二十岁的元丹境武者,如此天赋,在赤霄王国当今年轻一辈中,似乎也就只逊色于皇城中的那位锦衣卫统领段凌天。

        但是。

        不到二十岁的八品炼器师,却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最少,在赤霄王国悠久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如此妖孽的存在……

        朱照也傻了。

        他没想到,自己随便招惹的一个家伙,竟然是这么变态的存在。

        他虽然纨绔,却也不是蠢货。

        他知道,他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而且还是特硬的那种。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段凌天看着朱启,目光平静,“你将你们朱氏家族的二长老叫出来就是了……对了,记得跟他说,我这次来找他,只为找他赌命!听说他曾经以炼器赌命,赢过两次……想来应该也不会拒绝我的挑战。”

        以炼器赌命?

        朱启瞳孔一缩,深吸一口气,看向段凌天,“小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你既然能在如此年纪突破到元丹境,更成为了八品炼器师,想来你的来历也不简单。”

        “但我还是要劝你……赌命,可不是说着玩的!我们朱氏家族的二长老,在赤霄王国的八品炼器师中,可以说是屈一指,炼制十件八品灵器,最少有八件是增幅一成九的极品。”

        说到这里,朱启看向段凌天,想让段凌天知难而退……

        若是换作一般的八品炼器师,他才不会浪费这么多口舌,可现在对方来历明显不简单,他可不想因为炼器赌命,而让朱氏家族平白招惹一个疑似强大无比的势力。

        如今。就算是酒楼内的一群酒客,也觉得段凌天是在异想天开。

        “这个年轻人太狂了。”

        “是啊,虽然他在如此年纪就成为了八品炼器师,可是论经验,又怎么可能比得上朱氏家族的那位二长老。”

        “就是!朱氏家族的二长老,曾经两次以炼器与人赌命,从未输过。”

        “真是年少轻狂。初生牛犊不怕虎!”

        ……

        在场的酒客,没有一个人看好段凌天。

        “小兄弟。你也听到了,你如果真的跟我们朱氏家族二长老赌命,输的肯定是你……所以,还是算了吧。“

        眼看段凌天无动于衷,朱启进一步劝道。

        段凌天平静地扫了朱启一眼,缓缓问道:“你们燕山郡郡城最大的交易集市在什么地方?”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为何问这个,朱启还是说道:“在郡城的城中一带区域。”

        段凌天点了点头,放下了饭钱以后,牵起李菲的手。看了熊全一眼,“熊全,我们去城中的交易集市。”

        说着,段凌天牵着李菲出了门。

        熊全也提着朱照跟了上去。

        “小兄弟,犬子……”

        朱启脸色微变,有些急了。

        “只要见到你们朱氏家族的二长老,只要他答应跟我以炼器赌命……我会将你的儿子毫无损还给你。”

        段凌天的声音遥遥传来。让朱启的脸色也阴郁了下来。

        “二爷,现在怎么办?”

        朱启身后的一个中年人,略微忌惮道。

        “回家族!”

        朱启深吸一口气,离开了酒楼。

        而酒楼内的一群酒客,也都纷纷结账离开,前往城中区域的交易集市而去……

        他们知道。很快就有热闹看了!

        朱家府邸,大殿之中。

        自朱家族长朱戎以下,朱家众高层齐聚一堂。

        “族长,这么急着将我们找来,可是生了什么大事?”

        一个朱家长老现朱戎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由问道。

        其他长老,也都纷纷看向了朱戎。

        朱戎脸色一沉。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朱启,“二弟,你来说吧。”

        一时间,朱家众长老的目光,落在了朱启的身上。

        朱启深吸一口气,将刚才在酒楼的所见所闻,一一详细说了出来,最后补充道:“按照那个年轻人的意思,如果二长老不愿意答应他的要求,就不会放过我儿。”

        随着朱启话音一落,大殿之中,一片死寂。

        不到二十岁……

        元丹境武者?

        八品炼器师?

        “二爷,可知道他的来历?”

        朱家大长老,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目光落在了朱启的身上,沉声问道。

        “大长老,我就是不知道他的来历,所以才有所顾忌。”

        朱启苦笑。

        “二长老,这件事你怎么看?”

        族长朱戎看向坐在大长老下的朱家二长老朱良,问。

        朱良一脸平静,淡淡说道:“不过就是一个年少无知的小子,仗着一身天赋,目中无人……不过,他能在如此年纪就拥有一身元丹境修为,更成为了八品炼器师,他的背景,应该不简单。”

        朱良的话,在场的朱家众高层都深以为然。

        “我也觉得如此……只是,他放下话来了,我若是想要救我儿子,别无他法。”

        朱启点了点头,说到后来,一脸苦笑。

        “哼!一个无知小子而已……要不然,二长老便应了他的赌命之约。”

        一个看起来脾气火爆的朱家长老直接说道。

        “应他的赌命之约容易,赢他的赌命之约也容易……”

        朱良浑浊的眸子闪烁着一丝精光,伸手轻轻敲打着桌面,“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来历……若是赢了他,他死了,我们必然会得罪他后面的那个势力。”

        朱家众高层一阵沉默,这也正是最棘手的。

        “二长老,要不这样……你便应了他的赌约,最多到时候你赢了,展现出你的气度。让他无需履行赌约。这样一来,既可以救回朱照,又可以避免得罪他。”

        朱戎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这个方法可行!”

        “我也觉得可以!”

        ……

        顿时,一群朱家长老纷纷赞同。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二长老朱良的身上。

        朱良眸子一闪,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我赢了他,不让他履行赌约。也能得个好名声。”

        燕山郡郡城,今天无疑是热闹的一天。

        今天,郡城来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神秘青年人。

        据说,这个青年人,刚到郡城,就打了朱氏家族的三少爷朱照。

        不只如此。

        在朱氏家族二爷带人来找场子的时候,神秘青年人更是展现出了他的修为和炼器师天赋……

        不到二十岁,元丹境武者,八品炼器师!

        随后。这个青年人,更是扬言要和朱氏家族二长老朱良进行赌命,以炼器赌命!

        并且,他选择在城中心最繁华的交易集市进行这一场赌命。

        一时间,整个郡城都轰动了。

        城中心的交易集市,本就人流涌动,如今更是寸步难行……

        郡守府。

        一个威严的中年人。坐在前院的凉亭之中,惬意地品味着香茗。

        突然。

        “郡守大人,出大事了。”

        一个家仆,慌慌张张跑到了威严中年人面前。

        “什么是这么慌张?”

        威严中年人正是燕山郡郡守裴元,眉头一挑,沉声问。

        “郡守大人。我们郡城来了一个年轻人,要和朱氏家族二长老进行炼器赌命……”

        在家仆的详细叙说之下,裴元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嘴角微弯。

        “不到二十岁的元丹境武者?八品炼器师?”

        裴元豁然站了起来,双眸一亮,“有趣,有趣……走。随我去凑凑热闹。”

        炼药师公会。

        自从在三年前成为七品炼药师,离开极光城后,苏墨就回到了郡城的炼药师公会,更是成为了炼药师公会的副会长。

        “什么?不到二十岁的元丹境?八品炼器师?”

        苏墨听说了如今外面沸沸扬扬的传闻后,也有些惊讶。

        “难道,在赤霄王国的年轻一辈之中,还有能跟那个小变态相比的存在?”

        苏墨喃喃自语。

        当年的那个紫衣少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当年,正是因为那个少年,他才能顺利成为七品炼药师,才能离开鸟不拉屎的极光城,回到这繁华的郡城……

        后来,他虽然身在郡城,却也听说了当年那个少年的许多传闻。

        圣武学院第一天才。

        段氏家族嫡系子弟。

        锦衣卫统领。

        如今,当年的那个小家伙,已经被公认为赤霄王国年轻一辈天赋最强的绝世天才。

        “我也去凑凑热闹……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妖孽,都快能比得上段凌天那个小家伙了。”

        苏墨嘴角含笑,直接离开了炼药师公会。

        城中心交易集市。

        一座奢华的建筑,外面悬挂着一个特殊的标记。

        紫金香商会的标记。

        建筑最高处,有一座楼阁。

        如今,楼阁之上,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正坐在那里,遥遥望着交易集市空出来的一片区域……

        那里,正站着一个紫衣青年,一个美丽的女子。

        在两人的身后,一个中年人捉小鸡一般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人。

        “没想到,他这一来,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不知何时,一个面容坚毅、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来到了美妇人的身边,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