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32章 查到了

第232章 查到了

        “段凌天。      .    ”

        李安看到段凌天,有些尴尬。

        以段凌天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就算他有点小心思,也不敢再在段凌天面前使坏。

        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坠入无底深渊。

        段凌天淡淡点了点头,他和李安并没有什么交情,反而有些矛盾,不过,他现在也懒得计较,直接回家去了。

        李安看到段凌天离开,不由舒了口气,他还真担心段凌天要找他算旧账,现在看来,却是他自己太过于小鸡肚肠了。

        段凌天回到家的时候,现一个肥胖的身影正坐在那里跟他娘聊天。

        “李轩?”

        段凌天走进院子,有些迟疑开口。

        李轩,如今应该也有这么大了。

        “哈哈!老大。”

        胖子转过身,跟过去相比,胖脸上的稚嫩也消失无踪了,不过,一双小眼睛,却还是那么猥琐。

        “李轩,你长大了。”

        段凌天看着胖子,也忍不住笑了。

        接着,他就替代了他娘李柔,跟胖子聊了起来……

        “老大,你现在可牛逼了,我在李氏家族一说你是我老大,没人敢惹我。”

        李轩牛气哄哄的说道,胖脸上全是得意。

        段凌天摇头,“你这小胖子,什么时候也学会狐假虎威了?”

        “老大,你在外面拼出这么大的名声,要是我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浪费了你的努力?”

        李轩一本正经道。

        “你能再无耻点吗?”

        段凌天给了李轩一个白眼,这个死胖子,果然还是跟当年一样猥琐,让段凌天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在清风镇李家的日子。

        他还记得。

        当初二长老的那个儿子,被李轩整得见到他就跑……

        “老大,跟我说说你在皇城的事吧。”

        李轩对于段凌天在皇城的经历,明显很感兴趣。

        随着段凌天的叙说,他的一双小眼睛。更是闪烁着亮光,“老大,要不你这次离开,带我去皇城吧……到时候有你罩着我,那我还不是可以横着走。”

        说到这里,李轩一脸向往。

        段凌天摇了摇头,“恐怕不能让你如愿了。等我把这边的事办完,我回皇城也待不了多久。”

        眼看李轩一脸疑惑。段凌天继续说道:“我准备去青林皇国。”

        李轩闻言,胖脸耸拉了下来,“那我只能继续待在极光城了。”

        接下来的日子,段凌天就在李氏家族住了下来,等待着消息……

        终于,一个月后,林奇带回了好消息。

        “段凌天,查到了。”

        林奇到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的。明显是一得到消息就跑来了。

        “查到了?”

        段凌天双眸一亮。

        “段凌天,根据紫金香商会查到的消息,在一年前,郡城有一个八品炼器师和一个人进行了炼器赌命,最后,前者炼制的八品灵器品质比对方高,对方也因此丧命!”

        林奇一口气说完。“当时,这件事在郡城传得沸沸扬扬,我姑母也知道,这一次她知道是你在查这件事,第一时间就让人骑着汗血宝马到极光城通知我了。”

        “知道那个炼器师的来历吗?”

        段凌天脸色一沉,眼中掠过一丝寒光。问。

        “好像是郡城朱氏家族的人。”

        林奇继续说道。

        朱氏家族么?

        段凌天目光一闪,对林奇感激一笑,“林奇,谢了。”

        “客气什么,都是朋友。”

        林奇摇了摇头,旋即又道:“段凌天,我姑母说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到了郡城以后,可以去找她。”

        “放心,如果真的需要,我不会客气的。”

        段凌天点了点头。

        林奇走后,李菲从房间里出来,有些激动,“坏蛋,有消息了是吗?”

        “嗯,有消息了。不过还不确定是不是爷爷,我准备去一趟郡城,亲自确认一下。”

        段凌天点头,说到后来,目光微冷,“如果真是爷爷,那个朱氏家族的八品炼器师,必死无疑!”

        “我跟你一起去。”

        李菲说道。

        段凌天也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拒绝不了,也没理由拒绝。

        现在最关心这件事的人,无疑就是李菲。

        “嗯,我跟可儿和娘说一声,我们带上熊全即刻出。”

        段凌天去跟可儿和李柔说了一声后,和李菲一起,带上了熊全就出了。

        三匹汗血宝马,化作一阵风出了极光城。

        有汗血宝马代步,段凌天三人花费了七天的时间,就赶到了燕山郡郡城。

        郡城,比极光城大,不如皇城。

        进入郡城,车马行龙,川流不息……

        段凌天找了家客栈,三人先住了下来,然后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楼吃饭。

        李菲并没有戴面纱,所过之处,吸引了许多的炙热的目光。

        不过,这些人虽然眼热,却也不敢乱来,他们看出来了,跟这个女子走在一起的紫衣青年,气度不凡,明显不是一般人。

        还有,跟在后面的那个中年人,一看就不简单。

        “客人,吃些什么?”

        很快,一个小厮就来到了段凌天这一桌前,恭敬问道。

        啪!

        段凌天抬手,扣下了一块银元宝,“我向你打听一些事,如果你说好了,这就是你的。”

        小厮闻言,双眸亮。

        动动嘴皮子,就能拿这么多银子?

        就这块银元宝,抵得上他一个月的薪俸了。

        “客人,你有什么想要打听的,尽管问。”

        小厮谄媚笑道。

        “别的我也没兴趣知道,我就想问你……一年前,朱氏家族是不是有一个八品炼器师,和一个外来的八品炼器师起了冲突?甚至于以炼器一较高下,进行赌命!”

        段凌天看向小厮,问道。

        “客人,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原来是要问这个……这个我知道。”

        小厮一听段凌天的问题,顿时笑了起来,“你口中的朱氏家族的八品炼器师,就是朱氏家族的二长老……说起来,这个朱氏家族的二长老可是我们燕山郡郡城出了名的八品炼器师,他甚至能炼制出增幅一成九的八品灵器!”

        “一成九啊……那可是八品灵器中的极品!据说,多年前。他就曾经和另一个八品炼器师以炼器赌命,当时他还只能炼制出增幅一成八的八品灵器。但还是胜过了对方。”

        “据说,一年前那个不自量力的八品炼器师,就是多年前那个八品炼器师的徒弟……这师徒二人,栽在同一个人的身上,也算是倒霉。”

        说到后来,小厮忍不住一叹。

        李菲听到小厮的话,一双秋眸微红……

        现在,她几乎可以确认,和朱氏家族二长老以炼器赌命的那个八品炼器师。就是她的爷爷李德。

        “你知道一年前那个找朱氏家族二长老赌命的八品炼器师长什么样吗?”

        段凌天看向小厮,进一步确认道。

        “客人,说来巧了,当时我正好休息,我一个朋友是朱氏家族的仆人,他带我混了进去,亲眼目睹了那一场赌命……那个八品炼器师。是一个年纪约莫七十岁左右的老人,老人的左眉上面,有一块月牙状的疤痕。”

        小厮一字一句缓缓说道:“可惜,他虽然炼制出了增幅一成八的八品灵器,却还是输了。”

        “爷爷!”

        李菲心里一颤,抬起头。仿佛想要止住即将流下的眼泪。

        “这银子是你的了,给我们上几个你们这里的招牌菜。”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现在可以完全确认,那个老人就是李德。

        “好嘞!”

        小厮接过银子,兴高采烈离开,在他看来,几句话换来这么一块银元宝。赚大了。

        “坏蛋。”

        李菲含泪欲滴,有些激动。

        “小菲儿,我们赶了一天路了……一会饭菜上来,你好好吃饱。吃饱了,我们就去朱家府邸,让那朱氏家族二长老偿命!他不是喜欢以炼器赌命吗?那我就陪他好好玩玩。”

        段凌天说到后来,双眸一冷。

        “嗯。”

        李菲轻轻点头,显得乖巧可人。

        “少爷,一个郡城的家族而已,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去灭了它。”

        熊全双眸一凝,声音冷漠。

        “熊全,有些人,你直接让他死,就太便宜他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走进了酒楼,为的一人,是一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人,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老人。

        青年人脸色略显苍白,脚步轻浮,明显纵欲过度。

        “嗯?”

        很快,青年人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所在的那一桌,落在了李菲的身上。

        “好美!”

        青年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三两步就走了过去,看向李菲,眼中流露出几分炙热,“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自始至终,他完全无视一旁的段凌天和熊全。

        “滚!”

        李菲本来心情就不好,如今被这样一个讨厌的家伙烦,脸色一沉,冷喝道。

        “哟!还挺泼辣的……本少爷喜欢。”

        青年人并没有生气,反而更有兴趣了,“小姐,交个朋友如何?”

        “叫你滚,没听到吗?”

        段凌天脸色一沉,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青年人一眼。

        青年人这才现段凌天,顿时面露冷笑,“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也不打听打听,我朱照朱三少,是你惹得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