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7章 楚人皇

第227章 楚人皇

        “五皇子?”

        皇帝听到段凌天的话,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良久,方才深吸一口气,眼中掠过一丝阴冷。

        段凌天看着皇帝,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皇帝心中的怒意……

        他可以理解皇帝现在的心情。

        “段统领!”

        皇帝开口了,声音冰冷,透露出彻骨寒意。

        “陛下。”

        段凌天应了一声。

        “现在,你带着你手下的锦衣卫,去将那个孽子抓来……朕即刻宣丞相、神威侯进宫。朕要在这金銮殿上,让那孽子伏诛,以儆效尤!”

        皇帝的声音,宛如来自九幽之下,阴寒无比。

        他彻底怒了!

        段凌天倒吸一口冷气,都说君王无情,他今日算是彻底领教到了。

        不过,想到五皇子的所为,段凌天又释然了。

        五皇子,咎由自取!

        “是。”

        段凌天领命,带上熊全离开了皇宫,召集了手下的十二个锦衣卫,一行人直接往五皇子府邸而去。

        五皇子府邸大门口的家将,看到段凌天带人前来,纷纷色变。

        “段统领!”

        他们认得出锦衣卫的飞鱼服,恭敬对段凌天行礼,不敢阻拦。

        段凌天没有理会这些家将,带着熊全和十二个锦衣卫,直接纵马闯进了五皇子府邸。

        “段凌天,你放肆!”

        很快,五皇子出来了,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白眉老人。

        “放肆?”

        段凌天目光一凝,看向五皇子,淡淡开口,“五皇子,我这次是奉陛下之命来请你进宫!所以,还请五皇子配合。”

        “哼!父皇若要召见我,何须让你前来?段凌天。你到底想干什么?”

        五皇子脸色一沉,明显不相信段凌天的话。

        “五皇子,你若是不配合,就别怪我动粗了……来人,请五皇子!”

        段凌天说到后来,陡然下令,声如炸雷。

        顿时。除了段凌天身后的熊全、洪老和秦老,十个锦衣卫纷纷上前。就要去抓五皇子。

        “放肆!”

        五皇子身后的白眉老人脸色一沉,爆喝一声,跨前一步,将五皇子护在了身后。

        “若有人阻拦,杀!”

        段凌天继续下令,声音冷漠。

        顿时,十个锦衣卫出手了,绣春刀呼啸而出,寒光凛冽。宛如化作了一条条毒蛇,咬向了老人。

        老人身形一颤,头顶之上,浮现出一千二百头远古巨象虚影……

        元婴境九重武者!

        不过,即便他是元婴境九重,在十个元婴境七、八重武者默契的联手之下,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甚至于,在绣春刀组合而成的刀网的笼罩下,有些狼狈。

        就在这时,一阵口哨声响起。

        正是五皇子吹的。

        呼!呼!呼!呼!呼!

        ……

        刹那间,一道道迅疾无比的身影,自各处飞掠而来。

        这些人。又以一个老人为。

        这个老人,一身青衣,动作之间,携带着惊人的气息,修为不俗。

        在老人的身后,另外五个老人紧随其后,另外还有一群面容冷峻的中年人紧随其后。

        这些中年人。正是五皇子所培养出来的死士,只为杀戮而活的死士。

        为的老人,奔行而出,头顶之上,一千五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半步入虚强者!

        “蒲老,我要那段凌天死!”

        看到这个老人,五皇子目光一亮,陡然下令,就好像对这个老人充满了信心。

        “殿下放心,他们一个也活不了。”

        为老人的声音,在空气间扩散开来,整个人宛如化作了一只大鹏,笼罩向段凌天的所在。

        “熊全,杀了他!”

        段凌天面对这个半步虚境强者掠来,目光平静,一脸云淡风轻。

        “是,少爷。”

        熊全闻声,身形一动。

        咻!

        伴随着一道凛然风声,清脆的剑啸声,戛然而止。

        刹那间,来势汹汹的老人,喉咙上绽放出刺眼的血柱,还在半路上,就垂下了头,整个人栽落在地,被惯性带着狠狠摔了出去,彻底没有了声息。

        死!

        在场之人,除了纵马跟在段凌天身边的洪老和秦老以外,无一人能看清楚熊全的动作。

        在他们的眼里,熊全一直坐在马上,从来没有动过。

        “窥虚境!”

        洪老和秦老心里一颤,他们都没有想到,最近一直跟在统领大人身边的中年人,竟然是一位窥虚境强者。

        而且,好像还不是窥虚境一重那么简单。

        他们只感觉头皮麻。

        “不!”

        五皇子看到这一幕,瞳孔一缩,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

        他最大的依靠,半步虚境的存在,就这么死了?

        原本跟在半步虚境老人身后的另外五个老人,如今也顿住了脚步,一个个被吓得傻眼了。

        白眉老人身形一动,让开了一群锦衣卫的联手,站在远处,一时也愣住了。

        只有那些死士,前仆后继扑了上去。

        却都死在了十个锦衣卫的绣春刀下。

        没过多久,五皇子府邸的前院,血流成河……

        再也没有一个死士站着。

        “五皇子,希望你能配合。”

        段凌天冰冷的目光,扫过那呆若木鸡的白眉老人和另外五个老人,最后落在了五皇子的身上。

        五皇子有些失魂落魄,直到十个锦衣卫围上去,他才反应过来。

        “段凌天,你死定了!”

        五皇子看向段凌天,声音中充斥着冰冷的寒意。

        “五皇子,我说过了,我是奉了陛下之命,请你进宫。”

        段凌天继续说道,至于五皇子的威胁,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陛下?那个老家伙。是不是现了什么?”

        五皇子的双眸,掠过一丝狠毒之色,沉声问。

        “老家伙?”

        段凌天深深看了五皇子一眼,看来,五皇子对皇帝一点都不尊敬,竟然直呼老家伙。

        “带走!”

        段凌天调转马头,离开了五皇子府邸。

        他并没有现。五皇子被一个锦衣卫抛上马背的时候,对白眉老人使了一个颜色。

        而白眉老人也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

        段凌天带走五皇子以后。白眉老人第一时间离开了五皇子府邸,直掠皇宫的所在。

        论度。

        远胜纵马而行的段凌天一行人。

        段凌天一行人带着五皇子进入皇宫,来到金銮殿的时候,现除了皇帝以外,还有不少人在。

        除了神威侯聂远和丞相顾友亭,神威侯府的那位老侯爷竟然也来了,如今正坐在一旁,明显被皇帝赐了座。

        段凌天带着熊全和十二个锦衣卫,迈步走进了金銮殿。

        “父皇!”

        五皇子看到皇帝。就好像是见到了救星,跪伏在地,“这段凌天胆大妄为,竟敢硬闯儿臣的府邸,更是杀了我的人……父皇,你要为儿臣做主啊!”

        “是朕让段统领将你抓来的,怎么。你有意见?”

        皇帝目光微冷,沉声道。

        “父皇,不知儿臣做错了什么?”

        五皇子看向皇帝,问。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难道还要朕亲口告诉你?”

        皇帝脸色一沉。双眸之间透露出几分阴冷。

        “父皇,你可千万不要听信小人谗言,这个段凌天和儿臣有私仇,他是在陷害儿臣!”

        五皇子连忙说道。

        “陷害?”

        皇帝冷笑,“你真以为朕是昏君不成?我原本也曾经怀疑到你的身上,可后来一想,你毕竟是朕的亲生儿子。所以朕也说服自己,没有再怀疑你。谁知,如今真相大白,果然是你!朕的好儿子!“

        “父皇,儿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五皇子故作迷茫。

        就在皇帝脸色一沉,又要怒斥五皇子的时候。

        “旬儿。”

        一道平静的声音,自金銮殿外传了进来。

        很快,一个白衣中年人,缓步走进,他的度看似缓慢,可转眼之间,却已经来到了大殿之中。

        这时,后面又有一人跟了进来。

        正是五皇子府邸的那个白眉老人。

        “人皇陛下。”

        一时间,聂远、顾友亭看向了来人,微微欠身行礼。

        段凌天眉头一挑。

        人皇?

        他就是楚人皇?皇室中的那位强大的虚境强者?

        “四皇弟?”

        皇帝眼看楚人皇到来,脸上的怒容缓和了几分,“你怎么来了?”

        “皇兄,听说你要处罚旬儿?”

        楚人皇看向皇帝,一双平静的眸子,肃杀之意,一闪而逝。

        却还是被段凌天捕捉到了。

        段凌天心里一跳,突然觉得这个楚人皇到来,恐怕没那么简单。

        “四皇弟,你有所不知,这个孽子,竟敢对朕这个父亲下毒!你说,这样的孽子,是否该杀?”

        皇帝深吸一口气,语气急促,激动无比。

        “孽子?”

        楚人皇威严的虎眉一挑,淡淡说道:“那如果他不是皇兄你的儿子呢?”

        “四皇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帝脸色微变,凌厉的目光,落在楚人皇的身上。

        “旬儿,告诉他。”

        楚人皇平静地看着皇帝,淡淡开口。

        这时,五皇子楚旬直接站了起来,恭敬对楚人皇行礼,“是,父皇!”

        静。

        随着楚旬话音一落,现场一片死寂。

        五皇子,称呼楚人皇为父皇?

        这……

        到底怎么回事?

        在场之人,除了段凌天和熊全还能保持镇定以外,其他人都是纷纷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