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2章 裴三

第222章 裴三

        “是。  ”

        三皇子和五皇子,连忙低头应是。

        在低头的刹那,他们的双眸之间,却闪烁着森然的杀意。

        这杀意,自然是针对段凌天的。

        “父皇,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三皇子看向皇帝,恭声道。

        “儿臣也告退。”

        五皇子跟着离开。

        皇帝的目光,时而落在段凌天的身上,时而落在碧瑶公主身上……

        段凌天还好,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一脸云淡风轻。

        而碧瑶公主,却是羞红了脸,“父皇,你看什么呢?”

        “哈哈哈哈……”

        皇帝爽朗一笑,半响,笑声方才停歇,“你们两人认识?”

        碧瑶公主羞涩点头。

        皇帝看向段凌天,微微一笑,“段统领,你难得进宫一趟,既然你和碧瑶相识,便陪她各处走走吧。”

        “是,陛下。”

        段凌天应了一声,和碧瑶公主一起离开了金銮殿。

        碧瑶公主身后的宫女,也跟了上来。

        而站在皇帝身旁,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丞相顾友亭,如今脸色却是微沉,一双眸子,闪烁着森然的厉光。

        像极了一条凶狠的毒蛇,择人而噬!

        比起以前,现在的碧瑶公主明显有些拘束。

        自从听说了段凌天指挥十万大军大破南诏王国南蛮城后,她的脑海里就尽是段凌天的身影……

        她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心上人,竟然还有那么大的本事。

        如今,和魂牵梦绕的心上人走在一起,她却是羞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段凌天也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

        陪着碧瑶公主走了一阵,他先一步开口了,“公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嗯。”

        碧瑶公主轻轻点头。遥遥望着段凌天离去,良久才叹了口气。

        离开皇宫,段凌天摇头一叹,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碧瑶公主是一种什么感觉。

        不过,可以肯定一点。

        碧瑶公主今日闯进金銮殿,为他求情。让他心里也升起了一丝感动。

        虽然她没帮上忙,但这份心意。却是极为难得。

        “呼!”

        舒了口气,段凌天回到了锦衣卫的落脚处,那座宽敞的宅院之中。

        “统领大人,你给我们的绣春刀……都是八品灵器?”

        段凌天刚进门,就现张谦迎了上来,一脸错愕。

        另外的十一人,目光也都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没想到段凌天这么大手笔!

        “你们才现?”

        段凌天淡淡一笑。

        “统领大人,你又何必如此破费,请八品炼器师炼制这些灵器。花费不小吧?”

        赵刚也说道。

        “我自己随手炼制的小玩意而已,也就花了一点材料钱。”

        段凌天随意说道。

        刹那间,包括那两位半步虚境的老人在内,十二人呆若木鸡。

        他们的统领大人,是八品炼器师?

        据他们所知。

        这位统领大人,似乎要再过一、两个月,才满十九岁吧?

        十八岁的八品炼器师。这是什么概念?

        “统领大人,如果我没感觉错,这些八品灵器都能增幅整整两成的力量……比一般八品炼器师炼制的要好上许多。”

        昨天出手杀死城卫军统领薛禄的那位老人,忍不住开口了。

        “洪老好眼力。”

        段凌天微笑点头。

        这位老人,正是神威侯府的老侯爷派给他的两位半步虚境强者之一。

        现在,听到段凌天和洪老的对话。剩下的人就更惊讶了。

        他们取出绣春刀,认真试探了一番,结果现果然和洪老所说的一样,可以增加整整两成的力量……

        他们不由动容。

        要知道,一般的八品灵器,最多也就增幅近两成力量,能增幅一成九就算是极品了。

        他们手里的绣春刀。放在八品灵器中,绝对算得上是极品中的极品。

        一时间,他们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浮现出几分敬畏。

        十八岁的元丹境、八品炼器师!

        却不知,如果他们知道段凌天还是一位八品炼药师,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很快,段凌天看向了张谦。

        “张谦,你和赵刚去皇城各大药铺查查这几种药材。”

        段凌天取出纸笔,写了几种药材,递给了张谦,“主要查一下三年前那段时间的账目,看看他们还记不记得将药材卖给了谁……”

        这几种药材,都是皇帝所中之毒的主药材,平时很少有人会用。

        段凌天的目的,就是查出向皇帝下毒之人。

        “是。”

        张谦和赵刚领命离开。

        皇宫,一座幽深的行宫之外。

        “顾丞相?”

        一道空洞的声音,宛如自四面八方传来,声音阴冷,没有携带任何感情。

        一个身穿黑衣的老人,无声无息出现。

        “薛老。”

        顾友亭看向老人,微微点了点头。

        “顾丞相,你来找我可有事?”

        黑衣老人,有着一双浑浊的眸子,整个人看起来透露出几分阴森,配合他瘦削的身体,仿佛迎风即倒。

        然而,顾友亭却是知道,这个老人,实力很可怕。

        最少不下于他!

        “薛老,节哀顺变。”

        顾友亭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顾丞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黑衣老人闻言,身上的阴森气息,又深邃了几分。

        “薛老,可能你还不知道……你的孙儿薛浪,被人废掉了丹田,一身修为尽失。”

        顾友亭双眸一闪,说道。

        “什么?!”

        黑衣老人浑浊的眸子,刹那间闪烁起森然的精光,一股可怕的杀意。笼罩在顾友亭的身上,“顾丞相,你说的是真的?”

        “是。”

        顾友亭点头。

        “谁干的?我儿可曾为浪儿报了仇?“

        黑衣老人的情绪有些激动。

        “薛老……令郎,死了。”

        顾友亭苦笑道。

        黑衣老人这次没有出惊呼,但他那瘦削的身体却是微微一颤,声音冰冷无比,宛如来自九幽之下。“顾丞相,你可知道是谁干的?”

        “薛老。令郎正是因为想帮你的孙儿报仇,然而,最后仇没报成,他却被反杀……废你孙儿,以及杀死令郎之人,正是同一人!”

        顾友亭缓缓说道。

        “是谁?”

        黑衣老人怒目横眉,怒到极致。

        “锦衣卫统领,段凌天!”

        顾友亭缓缓说道:“薛老,你还是回去看看你的孙儿吧……我真担心。令郎一死,那段凌天会对你孙儿下狠手!”

        “他敢?!”

        黑衣老人低喝一声,语气间夹杂着慑人的冰冷。

        呼!

        刹那间,黑衣老人身形一颤,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凌天……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抵挡这个薛疯子的愤怒。”

        顾友亭嘴角泛起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

        皇城内城的大街上,段凌天纵马走在前头。在他的身后,十个锦衣卫紧随其后。

        两位老人,宛如两尊守护神,紧紧守护在段凌天的两侧。

        十一人所过之处,路人纷纷避让。

        “是锦衣卫!”

        “他就是锦衣卫统领段凌天?”

        “天啊!我还以为传闻有所浮夸,没想到这个段凌天真的只是一个少年。”

        ……

        围观的路人。窃窃私语。

        这些议论,段凌天自然也都听到了,只是摇头一笑,没有放在心上。

        一路上,不乏类似的言论,他已经习惯了。

        “驾!”

        就在这时,前方一辆豪华的马车。迎面而来,

        段凌天皱了皱眉。

        “让开!”

        赶车的车夫,明显极为霸道,一边甩着手里的马鞭,一边惊喝。

        看到前方向两边逃窜的行人,车夫的眼中,明显夹杂着几分戏谑……

        很快,他就看到了段凌天一行人。

        “嗯?”

        车夫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段凌天一行人身上统一的飞鱼服,隐隐意识到这些人可能不简单,心里一慌,连忙勒紧了缰绳,“律!!”

        马车停了下来,距离段凌天座下之马,不到三米。

        “阿福,怎么停下了?”

        就在这时,车厢之内,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

        “三少爷,前面有几位军爷,我们先等他们过去吧。”

        车夫看着眼前身穿飞鱼服的少年,心里有些没底。

        “什么军爷?”

        车厢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很快,马车车帘被掀开,一个青年人探出头来。

        只是,这一眼望去,青年人的瞳孔却是忍不住一缩,看着正对面的少年,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狰狞和愤怒,“是你!”

        对于眼前的青年人突然对自己惊喝,段凌天有些愕然。

        我认识他吗?

        段凌天仔细打量着从车厢里探出头来的青年人,脑海中的记忆飞掠而过。

        最后,一道模糊的身影,好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与眼前之人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年多以前,凯旋城外的一幕,又一次在段凌天脑海中掠过。

        当时,他在赶往凯旋城的路上,遇到了两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少年、少女……

        少年、少女是以汗血宝马赶路。

        当时,他刻意避让到一边。

        可谁知,那个少女竟然对她挥出了马鞭!

        他教训了少女一顿,少年为少女出头,对他出手,结果被他斩断了一臂……

        后来,段凌天才知道,少年是燕山郡郡守的第三子裴三。

        “是你。”

        段凌天想起来了,眼前的青年人,正是两年多以前被他斩断一臂的裴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