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7章 锦衣卫

第217章 锦衣卫

        段凌天心里一动,很快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能站在赤霄王国皇帝一侧,又有如此风范之人,除了那丞相顾友亭,应该也就没有别人了。

        “这顾友亭,竟对我兴起了杀意……”

        段凌天心里一动,隐隐猜到了一些原因。

        如今,不只是圣武学院之中,就算是皇城上下,都在拿顾友亭之子顾轩和他对比,无形之间踩着顾轩夸赞他。

        想来,这个顾友亭就是因为这个而对他起了杀意!

        堂堂赤霄王国丞相,心胸竟是如此狭窄……

        段凌天的心里,升起了几分警惕。

        他看得出来,这个顾友亭,极难对付,是一个善于隐藏内心之人。

        刚才的杀意一闪而逝后,顾友亭就再也没有异样,能将情绪收敛得如此完美之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陛下万安。”

        展雄恭敬对赤霄王国皇帝行礼,微微欠身。

        “展副院长免礼。”

        皇帝点了点头,缓缓开口。

        “见过陛下。”

        段凌天也看向皇帝,微微点头行礼。

        看到段凌天的动作,皇帝微微皱了皱眉,而站在一旁的顾友亭,却是已经冷喝出声,“大胆段凌天!见了陛下,为何不行跪礼?难道,你真以为立下了些许功劳,就能和展副院长相提并论?”

        “顾丞相,陛下都还没说话……你如此在陛下面前喧哗,却不知又将陛下置于何地?至于我行不行礼,说白了……关你屁事?!”

        段凌天刚才察觉到顾友亭对他起了杀意以后,就对顾友亭充满了警惕和敌意,如今被顾友亭劈头一顿教训,顿时出言反激。

        顾友亭脸色大变,一双眸子,杀意再现……

        此刻,就算是聂远和聂焚。嘴角也泛起了一丝苦笑。

        这个小天,在赤霄王国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面前,竟也如此放荡不羁……

        不过,他们倒也不担心。

        有他们在,段凌天断然不会有事。

        “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皇帝却是笑了起来,一张年迈的脸上。露出了畅怀的笑容,他看向段凌天。“你就是段凌天?”

        “是。”

        段凌天微微点头,面对皇帝时,却显得彬彬有礼。

        “你是第一个在朕的面前这样顶撞丞相的人……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皇帝脸上的笑容,不曾停歇,似乎还在想着刚才的一幕。

        顾友亭有些尴尬,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陛下言重了,我只是觉得顾丞相太过夸张,不过就是形式上的一个礼仪。又何必如此拘泥呢?”

        段凌天缓缓说道,不卑不亢。

        “你这么一说,朕倒是也有些好奇了,你为何不跪?”

        皇帝笑问。

        “陛下,在我的眼里,普天之下,能让我下跪的。除了天、地,也就只有父母……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段凌天说道。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皇帝闻言,愣了一愣。细品了一番这句话后,又是畅怀一笑,“果然不愧是能让十万大军不损一兵一卒,就攻陷南诏王国南蛮城的人……竟有如此傲气!不过,你也确实有这个资格。”

        “朕准许你往后见到朕,都可以免跪礼,如何?”

        皇帝现在的心情明显很好。

        可他身边的丞相顾友亭。心情却是不怎么好,看着段凌天的一双眸子,时而闪烁着一丝阴冷。

        顾友亭眼中的阴冷,若不仔细察觉,根本现不了。

        “多谢陛下。”

        段凌天连忙欠身道谢。

        “好了,今日找你来,主要就是要赏赐你……这一次,你指挥我赤霄王国十万大军,不费一兵一卒攻陷那南诏王国南蛮城,乃是不世战功!你倒是说说,你想要些什么?”

        皇帝看向段凌天,直接问道。

        皇帝此话一出,就算是站在一旁的聂远父子和展雄,也不由微微动容。

        “陛下,不可!”

        顾友亭连忙劝阻,“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陛下你……”

        “怎么,丞相你是想要替朕做决定?”

        皇帝虽然年迈,可如今双眸眯起,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也让顾友亭不由色变,慌忙跪伏在地,“陛下,臣绝无此意!”

        “哼!朕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不过,丞相,你今日却是有些失态了。”

        皇帝冷哼一声,自从知道顾友亭之子顾轩坑死了上万将士以后,他的心里就升起了一团怒火。

        也是他一直都很看重顾友亭,否则,就算顾轩不在,他也要惩罚顾友亭!

        毕竟,子不教,父之过!

        “是,臣知罪,臣也是思儿情切,希望陛下恕罪。”

        顾友亭连忙求情。

        “起来吧。”

        皇帝淡淡开口,语气间不带任何感彩。

        “谢陛下。”

        顾友亭站了起来。

        “顾丞相,据我所知,顾轩好像在两个月前就已经返回皇城了吧?你这所谓的思儿情切,却不知又是何意?难道,陛下降罪于顾轩,让顾轩到牢狱中思过去了?”

        段凌天双眼微眯,淡淡说道。

        说完,他无视顾友亭怒目以对,看向皇帝,恭声道:“陛下英明!”

        皇帝闻言,也不由愣了一愣。

        这个小家伙,好厉害的一张嘴!

        “段凌天,你倒是说说,你想要什么?”

        皇帝回归了刚才的话题,再次问段凌天。

        “陛下,我想让你特许成立一个机构,然后让我成为这个机构的主事人……”

        段凌天沉吟片刻,看向了皇帝,缓缓说道。

        “哦?”

        皇帝听到段凌天的话,也觉得有些新鲜,“那你倒是说说,你要朕为你成立一个什么机构?”

        “锦衣卫!”

        段凌天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双眸间闪烁着一丝亮光。

        锦衣卫!

        也是前世段凌天心中的一个梦想。

        想到前世古时的明朝,锦衣卫的霸道,段凌天就怦然心动。

        锦衣卫,说白了,就是明朝的特务机构,也是当时皇帝手里的一把刀,权力滔天。

        其实。段凌天也就是想玩玩,过过类似的瘾。

        毕竟。不久之后,他就要离开赤霄王国,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玩……

        又或许,以后就算是有机会,他也没这个心思了。

        “锦衣卫?”

        如今,不只是皇帝疑惑,就算是聂远父子二人,还有展雄,乃至丞相顾友亭。都是一脸疑惑。

        段凌天眼见皇帝来了兴趣,顿时又道:“陛下,所谓锦衣卫,就是一个直属于陛下你的机构,除了陛下你以外,不受任何人干预!至于锦衣卫的职能,则是为陛下你分忧。荡尽赤霄王国不平之事。比如帮陛下解决对你不敬之人,比如找出对陛下你下毒之人……”

        段凌天说到这里。

        除了皇帝以外,在场的其他四人都是色变!

        “段凌天,你莫要胡言乱语,陛下身份崇高,谁敢向陛下下毒?”

        顾友亭看向段凌天。冷声道。

        然而,皇帝接下来的话,却让顾友亭呆若木鸡。

        “你……看得出朕中了毒?”

        皇帝看向段凌天,饶有兴致地问道。

        “陛下,我不只看得出你中了毒,还看得出你中了什么毒,更知道你中毒已有数年……若非陛下你修为深厚。或许早就……”

        段凌天虽然没有说下去,但在场之人,都能明白段凌天的意思。

        “陛下……”

        聂远父子和展雄都看向皇帝,心里一惊。

        陛下,好像承认自己中了毒?

        他们的心里升起一丝寒意,到底是谁,竟敢对赤霄王国的皇帝下毒!

        “如果朕答应你的要求,你真的能为朕找出对朕下毒之人?”

        皇帝双眸一凝,威严的气息,笼罩在段凌天的身上。

        下毒之人,其实他暗中也查了许久,却都是一无所获。

        段凌天不为所动,淡淡一笑,“若是陛下答应我的要求,我不只能为陛下你找出下毒之人,还能为陛下解毒!”

        这时,段凌天心里也不由感慨。

        清灵丹可真是好东西……

        到哪都用得上。

        “什么!?”

        听到段凌天的话,原本一脸平静的皇帝,不由动容。

        要知道,他中的毒,就算是炼药师公会总会的那位会长,六品炼药师,都束手无策。

        他几乎都认命了。

        以他的估计,他最多再活半年。

        所以,对外,他一直宣称自己病了,而非中毒……

        其实,以他一身修为,又怎么可能会生病。

        “你当真能为朕解毒?”

        皇帝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段凌天,情绪有些激动,就好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解了毒,他最少还能再活几十年。

        “陛下,你若是不信,我现在便可以为你炼制出为你压制体内之毒的丹药……足以压制你体内的一部分毒性,让你可以再多撑一年。”

        段凌天一脸云淡风轻,身上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你……是炼药师?”

        皇帝一愣。

        嗤!

        段凌天反手之间,一缕丹火,若隐若现。

        一瞬间,在场之人,除了聂远父子二人以外,皇帝、展雄和顾友亭都愣住了。

        这个段凌天,除了武道天赋逆天,军师天赋逆天,就连炼药方面也如此逆天?

        十八岁的九品炼药师!

        顾友亭眼中的阴冷更甚,冷笑道:“段凌天,若是区区九品炼药师就能为陛下解毒,你觉得还轮得到你出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