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5章 凯旋而归

第215章 凯旋而归

        “来,干了!”

        段凌天也被气氛感染,站了起来,豪气干云,一口饮尽。

        前世,他就是军旅出身,很快就和在场的十万将士打成了一片,喝到夜深,方才休息。

        第二天一早。

        一行人离开了南蛮城,往赤霄王国方向而去。

        正是赤蛟军!

        如今,南蛮城已经被彻底攻陷,接下来的事,就是边境军队的事了。

        作为援军,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现在,回皇城!

        赤蛟军上万骑,只花费了几个小时的功夫,就横穿了横断山脉,抵达了赤霄王国绍兴城。

        绍兴城中的居民,站在城外,望着赤蛟军远去,一个个激动不已。

        昨晚夜深之时,就有一队边境军队的骑兵队伍带回了攻陷南蛮城的消息,让南蛮城的许多居民激动得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赤蛟军,又一次大展神威!”

        “这一次赤蛟军能突袭成功,还是多亏了那位少年军师段凌天。”

        “真是不可思议……区区十八岁的少年,竟能指挥十万大军,不损一兵一卒就攻陷了南蛮城。”

        “从今日开始,这个段凌天,必将名扬赤霄王国,流芳百世!”

        “哼!我现在又想起了那个丞相之子顾轩,他跟段凌天,根本没法比!当初,他手下有十一万大军,不只没能攻破南蛮城,还坑死了上万边境军队将士。”

        “顾轩?在我眼里,他连段凌天的一根头都比不上,还丞相之子,真是丢尽我们赤霄王国的脸!”

        ……

        绍兴城的居民,深深记住了段凌天这个名字,也深深记住了顾轩的名字。

        前者,让他们尊敬。

        后者,让他们鄙夷。

        赤蛟军浩浩荡荡而来。又浩浩荡荡而归。

        总体来说,这一次援军之行,也算是彻底圆满了。

        这支万人队伍的最前面,段凌天和聂焚并肩纵马而行,沉默寡言的老人跟在两人的身后,就好像是一道影子。

        “回去了!”

        “这次回去,也不知道皇帝陛下会赏赐什么给我们。”

        “我们的赏赐应该都差不多……我倒是好奇。皇帝陛下会赏赐什么给段凌天。”

        ……

        一群圣武学院学员,议论得热火朝天。

        段凌天。可以说是这次攻陷南蛮城的核心力量,若无段凌天,赤霄王队根本做不到那一步。

        段凌天的封赏,必然也是最多的、最高层次的。

        这一点,他们丝毫不怀疑。

        萧禹和萧寻并肩而行,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一次的战场之行,让他们特血沸腾、痛快无比!

        “这次回去,田虎那家伙肯定又要抱怨了。”

        “那是肯定。”

        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两个月后。一行人再次回到了皇城。

        “小天,圣武学院的人,就由你亲自带回去……我先带赤蛟军的将士回营地去,然后再去找我爹,一起进宫,面见陛下。”

        皇城外城之外,聂焚对段凌天说道。

        赤蛟军营地。在皇城之外。

        段凌天点了点头。

        “圣武学院众学员,跟着段凌天回去!”

        聂焚高声下令。

        顿时,以段凌天为的圣武学院一群人,浩浩荡荡进入了皇城。

        离开时,圣武学院学员,一共有三百一十二人。

        现在。有三百一十一人。

        少了的那个人,正是两个多月前就已经离开绍兴城的顾轩。

        也是赤霄王国丞相顾友亭之子。

        段凌天一行人回到圣武学院,没有任何意外的造成了莫大的轰动。

        “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从这里到西北边境,就算纵马而行,来回最少也要四个月……如今,他们不到五个月就回来了。也就是说,他们在西北边境待了不到一个月。”

        “南诏王国的军队就这么没用?”

        ……

        如今,正是下午时分,圣武学院演武场上,汇聚了不少的圣武学院学员,他们正议论纷纷。

        很快,随着跟在段凌天身后回来的一群学员融入了他们,他们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赤霄王队,不费一兵一卒,攻陷了南诏王国南蛮城!

        让那些没有前往西北边境的学员都懵了。

        当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段凌天的功劳以后,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不管是低年级学员,还是高年级学员!

        而作为焦点的段凌天,眼看一群学员回到了圣武学院,他跟萧禹、萧寻打了一声招呼,就直接开溜回家了。

        站在自家宅院门口,段凌天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回来了!

        随着熊全打开宅院大门,段凌天迈步走了进去。

        “少爷!”

        “少爷!”

        ……

        前院之中,管家静茹和两个丫鬟恭敬向段凌天行礼。

        段凌天对她们点头一笑后,就迫不及待走进了后院。

        后院之中,两个小妮子正围坐在李柔的身边,仿佛没有意识到段凌天的归来。

        “天儿!”

        直到李柔现了段凌天,两个小妮子才反应了过来,如遭雷击。

        “娘,我回来了!”

        段凌天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再过几日,距离他当初离开,就满五个月了。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李柔脸上露出了笑容,明显也舒了口气。

        “少爷!”

        “坏蛋!”

        两个小妮子,化作两阵香风,一左一右扑进了段凌天的怀里,紧紧抱住了段凌天。

        “我回来了。”

        段凌天将二女揽在怀里,眉宇间也透露出了几分激动。

        “嘶嘶”

        就在这时,一黑一白两道闪电掠来,直接落在了段凌天的手上。对段凌天轻轻点头,好像在欢迎段凌天回来。

        “哈哈!小白,小黑。”

        段凌天哈哈一笑,对两条小蟒蛇打招呼。

        整整一个下午,一个晚上。

        段凌天将一切抛在脑后,和两个小妮子腻在宽敞的房间里面,翻云覆雨、颠龙倒凤……

        直到夜深。才搂着两个一脸满足的小妮子沉沉睡了过去。

        此刻,段凌天却是不知道。

        如今。在皇城各处,许多人注定无眠。

        下午时分,随着神威侯聂远父子进宫,西北边境的战事也从皇宫内传递而出……

        赤霄王队,一鼓作气攻陷了南诏王国南蛮城!

        而当其功的,却不是赤蛟军统领聂焚,也不是边境军队的将军何伟安。

        而是段凌天!

        段凌天这个名字,又一次席卷了皇城上下,成为了各家酒楼热论的话题。

        “真是没想到。段凌天不只武道天赋逆天,行军打仗也这么牛逼……简直就是算无遗策,战无不胜!”

        “全才,全才!我们赤霄王国能出一个段凌天,实在是我们赤霄王国之幸!”

        “没错,段凌天确实是不世奇才!不过,跟段凌天比。那顾丞相之子顾轩,却就是奇葩了!”

        “确实是奇葩!十一万大军听他号令,连南蛮城的城墙都没摸到,就死了上万人……而南诏王国的军队,死伤不到一千!”

        “还什么丞相之子,我呸!”

        ……

        不管是皇城外城。还是内城,到处都是类似的言论。

        尽皆在抬高段凌天,贬低顾轩。

        毕竟,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同于皇城上下的热火朝天,丞相府内,却是一片死寂。

        宽敞的大殿之中。

        一个文人装扮,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不断地来回踱步。

        “相爷!”

        很快,一个年迈的老人,迈步而入。

        老人双眸璀璨如繁星,步伐沉稳,明显修为不低。

        “怎么样?”

        中年男子沉声问,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他那一双焦急的眸子,却完全暴露了他此刻焦急的内心。

        “相爷,我去问过了……他们说,两个月前,少爷就已经独自离开了绍兴城,回皇城来了!”

        老人缓缓说道。

        “什么?!”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瞳孔一缩,“到底怎么回事?”

        “相爷,据说是那边境军队的近九万将士,向那何伟安将军请命,要杀死少爷……后来,何伟安将军为了少爷的安全,私底下让少爷离开了。”

        老人又道。

        “轩儿!你怎么能一个人离开呢。”

        中年男子瞳孔一缩,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

        作为赤霄王国的丞相,顾友亭智慧卓群,寻常人难以企及。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十之是被杀死了!

        只是,他也只能吃一个哑巴亏。

        因为这件事已经怪不到边境军队的身上了……

        “现在外面传得如何?”

        顾友亭深吸一口气,睿智的眸子,流露出一丝丝森然的流光,强行将悲痛压在了内心深处。

        老人闻言,有些迟疑。

        “不用顾虑,说!”

        顾友亭目光如电,看向老人。

        “是。”

        老人点头,将如今皇城上下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些议论,如实告诉了顾友亭。

        说完以后,老人嘴角也噙起了一抹苦笑。

        “段凌天?确实是不世之才。”

        顾友亭深吸一口气,眼中跳动着一缕杀意,“不过,据我所知,这个段凌天,和轩儿似乎早就有矛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