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7章 犯了众怒!

第207章 犯了众怒!

        离开营帐后。

        萧寻一脸愤然,“段凌天,那顾轩太过分了!”

        段凌天眼中掠过一丝精光,笑道:“萧寻,有些人想要自取其辱,你又何必与他生气。”

        萧寻和萧禹听到段凌天的话,都是一愣,不明白段凌天话中的意思。

        “你们以为想要攻下南蛮城就那么简单?你们就等着那顾轩出丑吧……哼!”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丝不屑。

        刚才,他虽然只是看了南蛮城的布局一眼,却已经了然于胸……

        他心里清楚,就算有赤蛟军作为援军,想要攻破南蛮城,也是极难。

        不只如此,南蛮城地处天险,若是无法一举攻破,自身也将受到极大的损伤。

        听到段凌天的话,萧禹、萧寻都是似懂非懂。

        半个月后。

        赤霄王国这边,准备出兵攻打南蛮城。

        顾轩,毫无意外的成为了这一战的军师。

        “段凌天,那顾轩马上就要随军出征指挥了……你怎么还睡得着?”

        萧寻眼看段凌天大白天躺在床上,一脸焦急。

        “你急什么?”

        段凌天摇头一笑。

        对于段凌天的反应,萧寻和萧禹都有些无语。

        直到三日之后,前往三十里外攻打南蛮城的大军归来,他们才明白了段凌天当初那番话的意思。

        赤霄王国,攻打南诏王国……

        南蛮城,稳如泰山。

        而赤霄王队,损失惨重。

        幸好,一万赤蛟军在聂焚的带领下,及时撤离,只有一部分人受了轻伤,无人身亡。

        而圣武学院的三百将星系学员,跟着赤蛟军,也都活着归来。

        边境军队。却是伤亡了上万人!

        “段凌天,半个月前你那么自信,难道就已经认定那顾轩不可能指挥攻破南蛮城?”

        萧寻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大惊,看向段凌天,问道。

        “哼!想要攻破南蛮城,可没有那么容易。”

        段凌天淡淡说道。

        当初他看到南蛮城的布局。就知道除非用三十六计中的釜底抽薪、暗度陈仓和草船借箭相配合,若不然。不可能攻破南蛮城。

        而三十六计中的这三计,就那个顾轩,恐怕做梦也想不出来。

        “若换作是你,可有办法?”

        萧寻双眸一亮,问。

        “你觉得呢?”

        段凌天嘴角含笑,反问道。

        此时此刻,萧寻可以清晰地察觉到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强大自信,知道段凌天肯定是有办法。

        “段凌天,你这样做是否有些不妥?你既然有办法。当日为何不说出来?”

        一直没有开口的萧禹,皱了皱眉。

        毕竟,这一次边境军队可是损失了上万人!

        那可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段凌天耸了耸肩,“萧禹,上次的事,你也在场,看得一清二楚。那顾轩有意挤兑我们也就算了。最后,那个何将军竟也听信他的话,让我们离开……你觉得,当时,就算我说我有办法攻破南蛮城,那个何将军会信吗?那两个军师会信吗?”

        “所以。那上万将士的死……要怪,也只能怪在那何将军和顾轩的身上!”

        段凌天说到后来,一脸冷笑。

        当然,还有一些话段凌天没说。

        这一次赤霄王国的军队出征之前,聂焚来找过他,也说了顾轩的计谋。

        当时,段凌天就看出那计谋有两个明显的破绽。

        不过。那两个破绽,一般人却是根本看不出来,就算他提醒,旁人也不会相信……不过,那两个破绽,只要到了紧要关头,必然会暴露出来。

        所以,他提醒聂焚。

        只要现形势不妙,就马上领着赤蛟军将士退离战场,千万不要有任何迟疑!

        若非他提醒了聂焚,赤蛟军的一万将士,不可能完好归来。

        萧禹闻言,思索了一阵,也知道段凌天说的有道理,对段凌天歉然一笑,“段凌天,我不该说你,我太冲动了。”

        “无妨。毕竟那是上万条人命。”

        段凌天摇了摇头,不以为意。

        “哼!那个顾轩,当初是何等狂妄自大,看他这次还敢不敢那么得意……据说他们今天回来后,就都待在那个中心营帐里面,那顾轩的脸色,现在估计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吧。”

        萧寻冷哼一声,嘴角浮现一抹讽笑,“这次的战败,可以说是他一人的责任,都是他的计策出了问题!”

        萧禹双眸之间也掠过一丝寒意,“那顾轩,这次可是彻底丢了丞相府的脸……就算是那顾丞相知道,恐怕都要被气得吐血!三言两语,一个破计谋,害死了上万将士……恐怕也就只有那顾轩才能做到。”

        “我还记得,当初在顾轩面前,那何将军和那两个军师的谄媚模样……还说什么顾轩继承了顾丞相的睿智。我真的很好奇,现在的他们,再次面对顾轩时,又会是什么表情。”

        萧寻说到后来,虽无亵渎死去的上万将士之意,却也有些幸灾乐祸。

        如今,何伟安和麾下的两个军师,脸色自然不会好看。

        “死了一万一千三百五十二个兄弟……”

        宽敞的营帐之内,何伟安的脸色极为难看,看向脸色难看的顾轩,一脸羞愤,仿佛忘记了顾轩那尊贵的身份,“顾轩,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我们边境军队,全力配合你的计策,却是被那南诏王国坑杀了上万人!”

        “你不是说,你的计策万无一失吗?”

        何伟安脸色赤红,勃然大怒。

        何伟安能有今日的地位,能让十万大军信服他,那也是靠摸滚打爬一步步走到今日的,平时更是出了名的爱惜部下。

        曾经,他手下的一个百夫长被南诏王国的人潜入绍兴城刺杀身亡。

        他只身前往南诏王国,潜入那南蛮城,杀死对方两个千夫长!

        那一次以后。他也被南蛮王国的人称之为何疯子!

        自那以后,南蛮王国的人再也不敢搞刺杀。

        “何伟安,本少爷已经说了,是那南诏王国的人太狡猾。”

        顾轩脸色一沉,再次重复道。

        南诏王国的人太狡猾?

        这是什么借口?

        噗!

        何伟安气得脸色涨红,活生生吐出了一口淤血,伸手指着顾轩。悲愤咆哮道:“顾轩,若非你是丞相大人之子……就你害死我上万兄弟。单此一罪,你今日必死无疑!”

        这一次,如果换作是他手下的军师坑死了上万将士。

        他早就直接出手将其轰杀!

        奈何这顾轩的背景太硬,否则,他绝不会让顾轩多活哪怕只是一秒。

        “怎么,你还想杀我?”

        顾轩脸色一沉,冷笑道:“不过就是一万条贱命,你以为能及本少爷尊贵的一条命?”

        如今,种种压力落在顾轩的身上。也让他几近崩溃,几乎丧失了理智。

        如果是平时的他,肯定不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种话。

        “你说什么?!”

        何伟安脸色大变,再次被气得连吐几口淤血,身上的杀意再也难以压抑,呼之欲出。

        一直没说话的聂焚,双眸一寒。一脚踢出,直接将顾轩踢飞了出去,冷喝道:“顾轩,你害死了那么多兄弟,不道歉也就算了,竟还说出如此丧尽天良的话……今天。我就替顾丞相好好教训你!”

        “聂焚,你敢动我!”

        顾轩站起来,双眸一冷,恨意冲霄。

        “顾轩哥。”

        一直跟在顾轩身边的两个圣武学院相星系学员,连忙拦下了顾轩,一脸苦笑。

        “怎么,你们也觉得是我错?”

        顾轩脸色一沉。

        “顾轩哥。你刚才的话,确实太过分了。”

        “是啊,那可是一万条活生生的性命。”

        两人苦笑道。

        这时,顾轩深吸一口气,也冷静了下来,意识到刚才自己确实太冲动了。

        只是,让他道歉,主动认错,却是不可能!

        他乃是丞相之子,高高在上,又岂会轻易向人道歉。

        “杀了顾轩!”

        “让他为上万兄弟偿命!”

        “杀了顾轩!”

        “偿命!”

        ……

        就在这时,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营地,声势浩瀚。

        顾轩脸色大变。

        聂焚皱了皱眉,迈步走了出去。

        一眼望去。

        聂焚这才现,除了他麾下赤蛟军的上万将士,边境军队剩下的近九万将士,都汇聚在这座营帐的周围,尽皆一脸气愤……

        他们是来为死去的上万兄弟报仇的!

        什么丞相之子,他们不在乎!

        他们只想用顾轩的鲜血,慰藉上万兄弟的在天之灵!

        “你如果不想死,最好别出去。”

        何伟安冰冷的目光,扫过早就被吓得脸色苍白、双腿打颤的顾轩,深吸一口气,赤红着双眼,走出了营帐。

        “将军!”

        而就在何伟安迈出营帐的刹那,营帐之外的近九万将士,直接跪倒在地。

        轰!轰!轰!轰!轰!

        ……

        宛如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是我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

        何伟安看到这一幕,双眸间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将军,与你无关,都是那顾轩之错!”

        “不错,若非他让兄弟们深入,那些兄弟就不会死!”

        “他是让兄弟们去送死!”

        “我们怀疑他是南诏王国的奸细!”

        “杀了他!”

        “杀了他!”

        ……

        一群边境军队的将士,群情激昂。

        顾轩,犯了众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