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6章 我们走!

第206章 我们走!

        “难道真的不是?”

        萧禹听到萧寻的话,心里也有些迟疑了。

        对于自己的直觉,他还是很自信的。

        只是,他想不通,为何萧寻的哥哥口中的那个天才炼药师,会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少年。

        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段凌天的伪易容手段,堪称出神入化!

        接下来的几日,段凌天三人都在营帐内修炼。

        直到五日后,包括段凌天三人在内,这一次圣武学员来的相星系学员,都被聚集到了一个宽敞的营帐之内。

        营帐正中,摆放着类似于楼盘模型的东西。

        段凌天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座城市的外围模型。

        如今,在这模型的一旁,聂焚正和一个中年将领站在一起,而在聂焚的身后,之前就跟在聂焚身后的那位老人,如影随形跟着聂焚。

        这个老人,段凌天以前并没有在神威侯府见过。

        只是,如今凭借精神力的感应,以及轮回武帝的经验,他几乎可以确认。

        这个老人,是一位半步虚境的强者!

        “看来,神威侯府也并非只有聂伯伯一个半步虚境。”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道。

        转念一想,段凌天又释然了。

        神威侯府在赤霄王国的地位,仅次于皇室。

        再加上有一位真正的虚境强者坐镇,其中的半步虚境强者,应该也不会少。

        虽然,那位虚境强者,如今已不复当初。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威侯府的底蕴,没人敢小看。

        老人似乎也现段凌天在看他,浑浊的眸子一凝,对段凌天点了点头。

        段凌天回予一笑。

        对于神威侯府的人,他还是很敬重的。

        很快。圣武学院相星系的十二个学员,相继到齐。

        另外又有两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缓步走了进来。

        应该是军师一流的人存在。

        段凌天暗自猜测。

        “哼!”

        突然,段凌天听到了一声冷哼,与此同时,也察觉到了一道冷漠凝视在他身上的目光。

        不用回头,他也能猜到这是谁的目光。

        “聂统领。这两位便是我军中的两位军师。”

        跟聂焚站在一起的中年将领,将两个进来的中年文士介绍给聂焚。

        聂焚对两个中年文士微微点头。“见过两位军师。”

        两个中年文士顿时受宠若惊,“见过聂统领!”

        聂焚虽然年轻,但他们却不敢小觑,这可是威震赤霄王国上下的神威侯、骠骑大将军聂远的独子,地位然,远非他们所能比。

        “何将军,这十二位,便是圣武学院这次派出来的相星系的精英学员。”

        聂焚看向段凌天、顾轩等十二人,微笑介绍。

        “哦?”

        被称为何将军的中年将领。也就是统领绍兴城整支边境军队的将军,目光在段凌天等十二人的身上一一掠过。

        当他的目光落在萧禹和萧寻身上时,微微一凝。

        在他的印象里,圣武学院这个年纪的相星系学员,似乎也就只是一、二年级的学员吧?

        这么年轻的学员,就算来到战场,似乎也帮不上忙。

        毕竟。按照过去的惯例,圣武学院的相星系学员,只有到了四年级以上,才开始深入对行军作战的谋略计策有所研究、感悟。

        很快,他神容一滞。

        因为他看到了段凌天!

        “这一位,应该最多也就十八岁吧?”

        看着眼前的自已少年。何将军皱了皱眉,问。

        圣武学院这次,是不是太儿戏了?

        “是。”

        段凌天看到这个何将军的神色,自然知道他是看自己年纪小而小看自己。

        他也不在意。

        时间,会证明一切。

        “何将军,你可别小看这位……他可是我们赤霄王国最近最具盛名的绝世天才!”

        聂焚看向段凌天,挤了挤眉。旋即说道。

        “哦?”

        何将军闻言,沉吟片刻,目光陡然亮,“难道他就是段氏家族的那位段凌天?十八岁的元丹境武者?”

        “正是。”

        聂焚微微点头。

        “失敬失敬。”

        知道段凌天的底细后,何将军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完全不同了。

        就算段凌天在相之一道上没什么研究,可段凌天的武道天赋,却足以让他钦佩。

        云霄大6,本来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在他看来,十八岁的元丹境,日后成长起来,必然是一方巨孽!

        “见过何将军。”

        段凌天也对眼前的中年将领点头一笑,对方有礼,他自然不会失礼。

        “你就是何将军?何伟安将军?”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却是站在一旁的顾轩开口了。

        “这位是?”

        对于眼前气度不凡的青年人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何伟安有些惊讶。

        “何将军,我早就听说我爹说,你乃是我们赤霄王国的栋梁……这些年来,西北边境能守住南诏王国的多次袭击,都是何将军的功劳。”

        顾轩微微一笑,缓缓说道。

        “真会拍马屁。”

        萧寻低哼一声,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道。

        “这位小兄弟过奖了,我可不敢当,西北边境这些年能守住,大多都是神威侯、骠骑大将军聂远大人的功劳。却不知令尊是?”

        何伟安虽然谦虚,却也是被夸得一脸笑容。

        “顾友亭就是我爹。”

        顾轩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段凌天嘴角含笑。

        他看得出来。

        这个顾轩,故意拍这个何将军的马屁,做那么多铺垫,为的无疑就是这一刻。

        “顾丞相?”

        何伟安闻言,顿时大惊,“原来是丞相大人家的少爷,真是失礼了。”

        “见过顾少爷。”

        站在一旁的那两个中年文士,也不由动容,一同向顾轩行礼。

        一时间。整个营帐,顾轩成为了焦点。

        顾轩言语间虽然谦虚,但脸上的高傲和得意,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早就听说顾少爷继承了丞相大人的睿智,这一次能前来襄助我军,看来我军想要攻破那南蛮城,指日可待!”

        何伟安爽朗一笑。

        至于那两个中年文士。也是纷纷奉承。

        “何将军和两位军师过奖了,我又如何能比得上我爹。”

        顾轩谦虚一笑。一双眸子却尽显得意,时而扫过段凌天,想要在段凌天面前耀武扬威。

        可他却羞恼地现,段凌天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

        就好像对这一切不屑一顾!

        “段凌天!”

        顾轩暗自恨得咬牙切齿,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段凌天听到何伟安的话,眉头一掀。

        攻破南蛮城?

        看来,这一次援军的到来,也让赤霄王国这边士气大增,准备反守为攻。

        “顾少爷。各位,还请上前一观这南蛮城的布局,看看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顺利攻破南蛮城,扬我赤霄王国之威!”

        这时,何伟安回到了南蛮城布局的一侧,同时邀请一众圣武学院相星系的学员上前。

        顿时,包括段凌天在内的相星系学员。都站上前去。

        一时间,布局四周拥挤了起来。

        有三个相星系的高年级学员,更是无法挤上前来。

        “哼!”

        眼看段凌天三人都到了模型之前,顾轩冷哼一声,不屑道:“那些一年级的学员,就别在这里抢占位置、不懂装懂了吧?没看到还有三个五年级的学员被你们挤在后面吗?”

        “你!”

        听到顾轩的讽刺。萧禹和萧寻脸色一变,纷纷怒视顾轩。

        段凌天刚看了一眼那南蛮城的布局,就听到了顾轩的这一番话,缓缓抬起头,冷漠地看了顾轩一眼,“这么说来,顾大少爷是觉得我们帮不上忙。而你们。却能出谋划策,助大军一举攻破南蛮城了?”

        “那是自然!有你们三人和没你们三人,没什么区别。”

        顾轩一脸傲然,直言道。

        “顾大少爷,这里似乎也不是你丞相府吧?你这般行为,是否有些喧宾夺主了?”

        段凌天淡淡说道。

        “哼!我只是为了大局着想……何将军,你觉得呢?他们三人,是否应该给我们圣武学院相星系的另外三个五年级学员让位?”

        顾轩不屑扫了段凌天一眼,旋即又看向了何伟安。

        “这……”

        何伟安看向段凌天,迟疑了一阵,脸上浮现歉意,“凌天小兄弟,要不然你们……”

        段凌天的武道天赋,他确实很钦佩。

        可这行军打仗出谋划策,却是和武道天赋没半点关系。

        同时,他也不认为这三个圣武学院相星系一年级的学员,能有什么好计策。

        “明白了。”

        段凌天出声打断何伟安的话,点了点头,以目光制止了意欲开口的聂焚,招呼萧禹和萧寻一声,“萧禹,萧寻,既然这里不需要我们,我们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你们觉得呢?”

        “我们走!”

        萧禹和萧寻冷哼一声,和段凌天一起离开了营帐。

        聂焚扫了顾轩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意。

        这个顾轩,说段凌天无用?

        难道他想得出瞒天过海那等妙计?

        对于段凌天能想出瞒天过海那等妙计,就算是聂焚,也是钦佩不已。